山寨探案實錄 渴望感受家庭溫暖

梁嘉傑1981年在香港出生,是獨生子,父親梁兆在梁嘉傑六歲時與妻子離婚。
兩夫婦都沒有撫養梁嘉傑,交由鄰居何伯照顧,每月給何伯數百元。

梁嘉傑十四歲升讀中二時,何伯在學業上無法教導梁嘉傑,將梁嘉傑交給兒子和媳婦照料。

梁嘉傑母親每月探兒子一次,每次只逗留一會,留下數百元,何伯的兒子搬家後,與梁嘉傑母親失去聯絡。

1996年,梁兆體弱多病,孤苦無依。
十五歲的梁嘉傑一直渴望感受家庭溫暖,主動回到梁兆身邊,加以照顧,兩人在屯門山景邨同住,梁兆想申領綜援,梁嘉傑反對。

為維持兩人生活,梁嘉傑讀至中三輟學。
早上九時至晚上八時在石油氣公司做搬運,每月收入六千元,三千元給父親,交水電費、屋租、雜費後,剩下千多元零用。

梁兆喜歡喝酒,梁嘉傑買十全大補酒給他,梁兆喜歡外出吃喝,梁嘉傑經常陪梁兆飲茶。

梁嘉傑的收入,不足以支持這種「揮霍」,漸漸債台高築。

梁嘉傑為增加收入還債,晚上九時至十一時在區內屋苑當清潔工,每月收入二千元,執拾紙皮,每月分得六百元。

梁嘉傑做清潔工時經常被欺負,清潔女工馮紹淦看不過眼,兩人上契,梁嘉傑稱馮紹淦為「淦姨」。

2009年2月1日,社會福利署調高綜援金額,年滿六十五歲的梁兆,每月可得綜援超過四千元。

梁兆為免兒子太過辛勞,有意申領綜援,梁嘉傑認為應自食其力,不應增加社會負擔,現時做兩份工,月入八千六百元,以前欠下債項已差不多還清,兩父子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梁兆喜歡看電視,2009年7月,梁嘉傑分期付款五千九百六十元,購買索尼三十二吋高清大電視。

梁嘉傑為怕梁兆申領綜援,更珍惜一分一毫。
8月13日,梁嘉傑被上司扣起三十元紙皮錢,梁嘉傑感到不開心,但又不敢向上司爭取。

8月14日晚上八時,梁嘉傑放工後回家吃飯,梁兆坐在碌架牀下格牀牀沿,再度提出申領綜援,雙方因而口角。
梁嘉傑按捺不住伸手推了梁兆的肩膊一下,梁兆失去重心,頭部撞到牀架流血。

梁嘉傑立即扶梁兆入廁所幫他抹血,梁兆表示不用看醫生,返回碌架牀下格睡覺。

梁嘉傑之後離家做清潔工作,晚上十一時許,梁嘉傑回家,梁兆已經止血但神情甚為痛苦,頭上枕着的兩個枕頭都染滿血,叫梁嘉傑將兩個染血枕頭掉到公眾垃圾桶。

梁兆對梁嘉傑說腹痛(腹痛是腦出血警號),梁嘉傑給梁兆服止痛藥。

8月15日凌晨三時,梁兆從牀上跌落地,仍然清醒,說要上廁所,梁嘉傑幫助梁兆上廁所,扶梁兆回到碌架牀,梁兆睡着後,梁嘉傑到上格碌架牀就寢。

梁嘉傑聽到重物墮地聲驚醒,從上格牀向下看,見到梁兆倒臥地上,梁兆平時喜歡睡在地板,梁嘉傑不以為意,直到天亮睡醒後,發覺梁兆不省人事。

8月15日早上八時許,梁嘉傑報警說父親梁兆在家中暈倒,救護員到場,梁兆(65歲)已無呼吸脈搏。

法醫驗屍時發現梁兆頭頂有一條十厘米長損傷,不過無骨折,腦部皮層有大量出血及腫脹。
法醫推斷,梁兆撞向鈍物導致頭皮受損,力度雖不足以造成骨折,但足夠傳入顱內對腦部造成嚴重震盪。
腦部停止運作,傷口附近軟組織大量出血,受傷後數小時死亡,若及早送院或可得救。

梁嘉傑對探員說,對梁兆因何受傷毫不知情,探員在單位內的碌架牀下格發現血漬,梁嘉傑改口說前一晚放工回家,見到梁兆頭部流血。

探員認為案件有可疑,將梁嘉傑帶返警署調查。
梁嘉傑在警署內情緒激動向探員供稱,前一晚被梁兆責罵,盛怒下推倒梁兆,梁兆頭部撞到碌架牀下格牀架,受傷流血,重申是無心之失,並非有意傷害梁兆。

探員以謀殺罪名拘捕梁嘉傑,梁嘉傑直接承認謀殺,探員為梁嘉傑錄取警誡口供後,認為他有自殺傾向。

梁嘉傑無法原諒自己殺死父親,還柙荔枝角收押所期間企圖自殺。

在收押所內,梁嘉傑仍難逃被壓逼厄運,幫手掃地倒水獲得的食物獎賞被搶,有些年老犯人怕黑無法入睡,懲教署找囚友陪伴,梁嘉傑必被選中。

2009年11月,和勝和紅棍何國柱(四眼柱),被警方臥底舉報串謀收取「保護費」,還柙荔枝角收押所,何國柱對梁嘉傑的遭遇深表同情,出手相助。

何國柱說:「入面咩人都有,有啲有名望嘅江湖人就唔會恰佢,但有啲踢波都專登省佢。佢好慘,畀人呼呼喝喝,無人乜拜山(探監),嘢食又成日畀人搶,淨係縮埋一邊,咁睇唔過眼咪幫囉……講真,佢係唯一一個『無拏無掕』幫嘅。」

何國柱離開收押所前,跟裏面的「朋友」交帶幫他照顧梁嘉傑,不時回收押所探梁嘉傑,買日用品給他,每周花一千元向懲教署申請,讓梁嘉傑可吃外邊送來的私家飯。

何國柱與契媽不停鼓勵梁嘉傑不要放棄自己,梁嘉傑改變態度振作起來。

梁嘉傑寫信給何國柱,表示猶如他的父母,何國柱說:「佢話我係佢好朋友,哈哈,你哋最好都係唔好提我啦,費事個官誤會佢同啲江湖人喺埋一齊,唔好累到佢。」

2010年9月10日,梁嘉傑在高院原訟庭承認誤殺罪,控方接納,辯方大律師謝志浩向法庭呈交多封求情信。

大律師為梁嘉傑求情時強調,本案並非一般家暴案件,而是「最悲傷案件」。

梁嘉傑童年生活坎坷,與父親好不容易才能重聚,父子感情極佳,梁嘉傑估不到無心一推,會造成如此嚴重後果,事後因為惶恐不報案求助,一直悔疚不已。

梁嘉傑一直對父親盡孝,今次案件完全違反他的常態,犯案後即時承認罪責。

律師嘗試向他解釋,驗屍報告可能對他有利,梁嘉傑仍堅持自己有錯,選擇認罪,指示律師在陳詞時,不可說父親壞話。

大律師為梁嘉傑利益仍向法官提出,梁兆被推倒前的言行,有挑釁梁嘉傑之嫌。

法官聽取求情後認為,梁嘉傑弄傷梁兆後,一直沒有報案求助,導致梁兆因失救死亡。

大律師說梁兆當時表示不用治療,梁嘉傑低估梁兆傷勢,現已非常後悔。

法官在判刑前,要確定梁嘉傑之前有無情緒失控,暴力行為記錄。
索取背景、心理、精神科報告,以了解梁嘉傑狀況。
將案押後到10月5日判刑,梁嘉傑期間繼續還押監房看管。

審訊期間,梁嘉傑生母都沒有到庭旁聽,「淦姨」說:「傑仔生母已再婚育有子女,不方便到法庭。佢媽媽都好慘,背負住好多不愉快過去,依家有自己家庭,唔識點面對個仔,又怕畀人知、畀人笑,曾去過收押所探傑仔,傑仔不肯見她。」

「傑仔生母年近六十歲,現時在麻雀館任職,平日很少向朋友講家事,佢好保護自己,心事都收埋,佢同我講話佢好煩,差人同社工不停搵佢,為咗呢件事長期失眠,靠安眠藥先瞓到。」

10月5日,法官潘敏琦收到背景、心理、精神科報告,報告對梁嘉傑的評價出現兩個極端。

背景及精神科報告指出,梁嘉傑對罪行真誠感覺懊悔及內疚。

臨牀心理學家認為,梁嘉傑的悔意流於表面,梁嘉傑因工作壓力導致自控能力低,談及父親死亡時曾顯露笑容,覺得是一種解脫,心理學家認為,梁嘉傑可能有潛藏精神問題,此點與精神科報告不符。

辯方大律師表明不接納心理報告結果,請求法官勿以心理報告判斷梁嘉傑。

大律師再向法官呈交,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撰寫的求情信。

大律師表示,黃毓民寫信前曾往收押所探望梁嘉傑一小時。

法官表明,黃毓民在此案後才接觸梁嘉傑,對案件的認識僅來自梁嘉傑之口,黃毓民的求情效用實屬有限。

法官表示,三份報告有分歧,心理報告只佔極小比重。

梁嘉傑自認沉迷換手機和玩網上遊戲引致欠債,案發前不足一個月還購置新電視機。

大律師對此作出解釋,梁嘉傑僅在約十年前初入職場時才如此揮霍,之後已改掉生活習慣,惟始終未能還清欠債,換新電視是為了讓梁兆觀賞賽馬節目。

法官聽取求情後判刑,本案是悲劇,父親失去性命,兒子失去父親,付出自由作代價。

梁嘉傑無案底及無暴力記錄,有正常工作,無不良嗜好,相信他個性平和,卻因衝動釀成大錯。

縱使如此,此類錯手殺人罪行仍需阻嚇,梁嘉傑打傷父親後無即時求助,令案情更加嚴重,判入獄四年。

「淦姨」聽判後在庭外說:「傑仔自小缺乏關愛,形成怕陌生人和有輕微自閉性格,好少出聲,佢份人又純良又抵得諗,好肯幫人唔怕蝕底,我哋個個都好錫佢。」

「佢做清潔工成日畀人搵笨,人哋叫佢做乜就做,做埋人哋嗰份,有時人哋蝦佢唔畀紙皮錢佢又唔敢出聲,俾廿蚊叫佢搬家具落樓佢又照做,佢做嘢好勤力,電梯壞咗就行樓梯,八號風球一樣照開工。」

「佢身上無一樣嘢值錢,手機又舊又殘,佢鍾意玩電腦,部電腦都係人哋畀,佢啲衫褲着到爛,我買衫畀佢,佢唔肯要,我哋有時執到啲新淨嘅鞋畀佢着,買衫就要講大話,話係執嘅佢先肯要。」

「今早我特地為傑仔拜觀音,偕同傑仔堂兄阿順及兩名朋友到庭,抵達後仍合十祈福:千祈唔好重判呀,一定要大步檻過……我真係好擔心……直到判決後才放下心頭大石,計埋假期,坐多年半左右就出得嚟。」

聘請梁嘉傑搬運石油氣的陳元武說:「佢身世好可憐,所以比較自卑。每逢時節都會邀傑仔回家吃飯,讓佢感受家庭溫暖。佢為人好勤力好有愛心,連流浪小貓小狗佢都照顧,點會殺人?」

「可能佢自細無乜人關心,所以好孤單寂寞,我哋會同佢玩同佢傾偈,佢成日黐住我哋,少少嘢已經可以氹到佢開心。」

「佢永遠無遲到早退,會喺自己個日曆仔,記低客人下次換石油氣嘅日子。事發當日佢都打電話返嚟,講低阿爸暈咗要陪佢去醫院,下晝應該返到工,發生咁大件事都咁有交帶,真係好難得。」

「傑仔還押期間,寫了十多封信問候我,我好感動,佢好關心我,問候我三個女,我當佢親人,依家判咁重,我個心都好唔舒服,傑仔出獄後會重新聘請他。」

梁嘉傑同事的父親鄭伯說:「我兒子有輕度智障,傑仔不嫌棄與他做朋友,佢份人有禮貌,又乖又純品,我唔信佢會殺人,可能只係一時錯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