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虐殺五歲女兒 親父繼母謀殺罪成(四)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https://mewe.com/p/frogwong1/show/60863ac05204c35ad69ccf42

3月25日,控方庭上讀出黃曉彤與密友的訊息,黃曉彤向密友投訴臨臨經常失禁。
密友回覆臨臨或是身體有問題,黃曉彤篤定回答:「一定唔係!佢特登唔出聲!唔走去屙!」

黃曉彤其後談及逸仔,說曾特意買生日蛋糕慶祝逸仔生日,當時她因為外婆剛過世,沒向逸仔唱生日歌,逸仔因此發脾氣,不肯吃蛋糕。

黃曉彤說,一對兄妹也有乖巧時候,例如逸仔默書滿分,而且字體漂亮,臨臨曾告訴老師「媽咪生日」,畫了一張生日卡送給她。

黃曉彤當時曾告訴丈夫,「佢有心已經好好啦,我已經好開心」,黃曉彤於庭上談及此事時,一度哽咽抹淚。

辯方直接問黃曉彤:「你有無愛過臨臨?」
黃曉彤回答說真心疼愛兩兄妹,「我真係有攞個心嚟錫佢哋」、「當佢哋係我親生小朋友」、「好想教好兄妹,讓他們如澄澄一樣」、「我從來無諗過臨臨會走」。

控方指出,兩被告曾連續三天讓臨臨挨餓。
黃曉彤承認沒給臨臨食物是不對,辯稱有時是臨臨不肯進食,兩兄妹曾揚言「你煮嘅嘢我唔會食、你煲嘅水我唔會飲、你洗嘅衫我唔會着。」

黃曉彤承認曾綁着兩兄妹,但只是不想讓他們搣傷口或偷食物。

控方其後讀出兩夫婦對話,黃曉彤指臨臨「成身藤條痕,綁住佢!綁鐵閘!佢做唔到啲咩」

黃曉彤透露臨臨背脊「瘀晒」,臀部上方腫脹、雙手有瘀血,承認曾用藤條及拖鞋打女兒,讓她捱餓,但真的沒想過女兒會死。

控方披露陳海平與黃曉彤的對話內容,搬進新居後四日,陳海平已不斷打兩名子女,黃曉彤稱「再打驚小朋友成個星期返唔到學」。
陳海平回應:「狠打!打!打!打到佢驚!」

黃曉彤曾向陳海平提及,兒子默書滿分、字體漂亮,建議陳海平回家讚兒子,陳海平簡短回覆「唔讚」。

黃曉彤問原因,陳海平答「無點解」,黃曉彤其後指若他讚兒子,兒子定會感到開心,說「你都無幾可讚佢」。

3月26日,黃曉彤第三日在高等法院自辯,控方指出,黃曉彤曾告訴密友,丈夫連續打臨臨多達二百九十五下。

黃曉彤稱從未親眼看見,丈夫打臨臨時她沒有參與,她只聽到幾十下藤條聲,「一定無二百幾下咁多」。

控方問黃曉彤,臨臨當時是否哭喊、尖叫,黃曉彤說有。

庭上披露多則手機信息,黃曉彤談及臨臨時,曾以「條臭×」、「睇見佢後面就憎佢前面」、「同佢哋(兩名兒童)出街影衰晒」。

控方指黃曉彤以下流用語形容兩兄妹,黃曉彤辯稱學歷不高,習慣以粗話表達情緒,但從不在小孩面前罵粗話。
黃曉彤承認不會以粗俗字眼形容親生女澄澄,因澄澄性格乖巧。

黃曉彤透露,只曾打澄澄手掌一次,她說「澄澄好乖好生性,學習上唔洗我擔心」,澄澄會為她設想,知賺錢辛苦,會選擇較便宜的擦膠。

黃曉彤又稱,親生女兒澄澄曾向她投訴,逸仔使用課本後,課本變得破舊。
她將此事告訴丈夫,讚澄澄寧願使用舊書也沒要求買新書,她為此感動得衝進洗手間哭泣。

控方質疑黃曉彤對兩兄妹懷有恨意,她自稱疼愛兩兄妹:「我連新年新衫新褲都準備好,連阿妹(臨臨 )2018年9月升小學啲嘢,我都準備好晒。」

控方指兩兄妹搬入繼外婆家後,即本案發生時,曾表示想搬回祖母舊居。

黃曉彤承認兩兄妹有此想法,但認為他們旨在威脅她。

黃曉彤透露,曾問兩兄妹為何跟隨自己回家:「佢哋話返嚟做功課,咁做完功課之後呢?阿哥(逸仔)同我講想返阿嫲度,阿妹(臨臨)就話要去公園玩,夜晚上去麥當勞瞓。」

黃曉彤早前供稱,母親王文儀因交通意外而患上抑鬱症,需定時覆診及服藥。

控方指黃曉彤自言亦有抑鬱症狀,可是從未就醫或服藥。

黃曉彤同意,說起初不覺得自己有精神問題,案發後就情緒問題求診,從主診醫生口中得悉自己患有抑鬱症。

控方指黃曉彤從未有自殺念頭,黃曉彤稱有想過但沒有行動。

控方追問黃曉彤的自殺計畫,黃曉彤直言曾想過燒炭、鎅手或吊頸。

控方追問,她被轉往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時,未向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提及此事,黃曉彤堅持有此對話。

辯方讀出黃曉彤向丈夫發出的短訊:「但首先係阿哥唔好再話走,我好記仇㗎,佢再講我唔睬佢」、「我同佢傾完」、「阿哥講到喊」。

黃曉彤庭上解釋逸仔曾表示想回祖母家,「講到好似想離家出走」,她與逸仔講道理,逸仔聽罷激動落淚,為自己的說話感到後悔。

辯方提到黃曉彤曾表示,「我打到佢仆街,除咗個頭」,她解釋臨臨的臉經已跌損,故沒有打頭。

3月29日,辯方傳召精神科醫生蔡永傑作供,蔡永傑曾於青山醫院工作。

他在案發三年後會見黃曉彤並撰寫報告,共花約十八小時檢視黃曉彤與丈夫的微信對話。

蔡永傑知道另一名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曾兩度為黃曉彤作精神診斷。

蔡永傑指廖清蓉的評估較着重面談內容,他認為微信對話,能準確反映黃曉彤在案發時的精神狀態。

蔡永傑表示,黃曉彤曾三度抑鬱症發作,首次是她十三歲被人強姦後,婚後數年,黃曉彤得悉前夫有婚外情,再度抑鬱症發作,持續一年至年半。

黃曉彤與陳海平婚後,因家務繁重、照顧子女倍感壓力等,第三次抑鬱病發,病情嚴重,容易煩躁、哭喊,感到強烈絕望及無助,會喊叫及打牆等,她更表示「想死同埋全家一齊死」。

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早前供稱,黃曉彤經常與丈夫和友人發短訊,未見情緒低落,診斷黃曉彤沒有患上抑鬱症。

蔡永傑在庭上表明不同意,認為黃曉彤案發時患有抑鬱症,導致情緒崩潰、心情悲觀和脾氣暴躁。

辯方讀出黃曉彤的短訊,她曾揚言「我有啲想揑死自己」、「一家六口齊齊燒炭算數啦,快靚正」。

蔡永傑認為黃曉彤言論有「託孤」意味,顯示她非常絕望,反映有自殺念頭,估計在本案後期、即2017年11至12月,黃曉彤開始失去自制能力。

庭上透露,黃曉彤因本案還押的三年來,從無就精神問題接受診治。

蔡永傑引述文獻指出,抑鬱症病人可自行康復,沒有求診記錄,不代表案發時沒有患上抑鬱症,黃曉彤的精神問題,嚴重影響判斷力。

控方引述精神科醫生廖清蓉的報告,顯示黃曉彤有一定程度的判斷力。

蔡永傑回應說,黃曉彤在某方面有判斷力,不代表在其他範疇有同樣判斷力,尤其是一些被困擾的事情上。

3月31日上午,控辯雙方將作結案陳辭,控方指出,今次案件並非單次毒殺或謀殺案,而是長期虐待致死案件。

黃曉彤的母親王文儀,明明可阻止女兒及女婿體罰兩童,卻選擇袖手旁觀,控方指父親和繼母提供了可怕的家庭環境。

下午,辯方律師開始結案陳詞,代表陳海平的律師指出,本案是一宗容易挑動他人情緒案件,陪審團應理性考慮本案證據作出裁決。

陳海平使用過份懲罰,但無意對臨臨構成嚴重身體傷害,案中證據只支持裁定陳海平誤殺罪名成立。

代表繼母黃曉彤的律師指出,本案只是因家人之間性格不合造成的悲劇,案中成人與小童間的僵持,最終由臨臨臨死時一句遺言,「媽咪,我好驚呀」戛然而終。

案中有一名女童喪命,難免對女童有所同情,他提醒陪審團應從黃曉彤角度考慮,涉案五個月所發生的事情。

臨臨離世是無可拯救,整個家庭亦因此事破裂。

律師最後指出,繼母往往被塑造為邪惡化身,但沒有人起初便是邪惡,反問陪審員,若繼母不愛臨臨,為何會為臨臨付出:「難道繼母的行為只是出於純粹的憎恨嗎?」

4月1日,王文儀代表律師結案陳詞時指出,王文儀涉虐打小兄妹兩項控罪,辯方指控方未能證明王文儀用藤條打臨臨。

證供顯示,王文儀向小兄妹「講道理」,臨臨被親父用藤條打時,曾加以勸阻。

王文儀因工作關係,晚上九時許才返家,不知道小兄妹日間所發生的事。

經過約一個月審訊,2021年4月8日,法官黃崇厚開始引導由四女三男組成的陪審團。

4月12日早上十一時半,陪審團退庭商議,商討九小時後,晚上八時半仍未能達成裁決,須在高等法院安排的設施內留宿,明早繼續商議裁決。

陪審團經一連兩天退庭商議共約十五小時後,4月13日一致裁定陳海平謀殺罪名成立,以六比一大多數裁定黃曉彤謀殺罪名成立。

王文儀四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其中兩項涉及忽略臨臨和逸仔罪名成立,另外兩項涉及虐待臨臨和逸仔罪名不成立。

法官黃崇厚批准辯方要求,押後至4月14日聽取辯方求情,4月20日判刑。

案件主管稱本案是她見過最嚴重虐兒案,回想起亦感「心噏」,看到兄妹傷勢照後會質疑「點會打得落手?」,她說若不找醫生治療「啲傷勢點會好番?」。

逸仔最初不知道胞妹臨臨已死,只知道家中發生大事,胞妹進了醫院。

逸仔傷勢已康復,已經轉校,當局發現他無表面精神及心理問題,仍會經常發噩夢,不願再回想及提起事件,逸仔有社署跟進,現由祖母照顧。

澄澄生父始終沒有現身,澄澄交由寄養家庭照顧,已轉校。

4月14日,高院法官黃崇厚聽取辯方求情,陳海平及黃曉彤被裁定謀殺罪名成立,法例規定必須判處終身監禁。
辯方沒有就謀殺罪求倩,只就殘暴對待逸仔和臨臨的控罪求情。

陳海平的律師指稱,無證據顯示逸仔體重過輕,如按逐次體罰計算,情況不算嚴重,只是多次懲罰累積至傷勢嚴重。

代表黃曉彤的律師指出,本案涉及虐兒的情節雖然惡劣,但並非同類案件中最差,黃曉彤與臨臨和逸仔一家曾有美好時刻。

代表王文儀的律師指出,王文儀愛惜臨臨和逸仔,只是沒有阻止女兒及女婿虐打他們,她是怕女兒女婿被捕坐監,才沒有帶臨臨和逸仔接受治療。

律師首度表示,王文儀於2012年遇上車禍後出現精神問題,至今仍定期覆診及服用精神科藥物,案發時其判斷力可能受精神問題影響。

法官表示,案件開審以來,辯方從無提出過這種說法,而且無提出任何證據支持。

法官原打算索取逸仔心理創傷報告作判刑參考,控方透露逸仔不願意再與心理學家會面,辯方認為毋須索取報告,法官表示尊重逸仔意願,不索取報告,案件押後至4月20日判刑。

4月20日,陳海平及黃曉彤在高等法院判刑,法庭內共有近百人旁聽判決。

法官斥責三名被告自私,兩童在案發期間受到極端殘酷對待,除身體受嚴重傷害,亦受到不同形式侮辱性懲罰及精神虐待。
生父和繼母不帶女童看醫生,向校方隱瞞子女傷勢,避免自己被捕,繼外婆是當時唯一可幫到兩童的人,如她帶兩童看醫生,或可避免女童死亡。

陳海平及黃曉彤被裁定謀殺罪名成立,法官黃崇厚依例判處終身監禁。

兩人開審前已承認的殘暴對待臨臨兄妹控罪,法官判兩人入獄九年半,與謀殺罪同期執行,王文儀兩項疏忽照顧兒童罪名成立,判監五年。

法官在判刑後向黃曉彤表示:「我見你作證時曾手按聖經,據《約翰一書》第1章第9節,『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我相信你都會記得。」
黃曉彤對此沒有任何反應。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總督察高美儀表示,警方歡迎法庭判刑,相信對同類案件起到阻嚇作用。

高美儀表示,家長如在管教上遇上困難,應尋求專業人士協助,警方呼籲市民,發現兒童身體有不尋常傷勢,應立刻報警。

高級督察譚婧珊說,兩兄妹就讀的學校知道他們的傷勢而不報警,調查期間,校方及老師已向警方披露所知,警方一直有諮詢律政司意見,至今沒其他人就本案被捕。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山寨廣播
https://frogwong.com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mewe專頁
https://mewe.com/p/frogwong1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