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八仙嶺山火 翻舊案公審(下)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八仙嶺山火事發後僅三個月,死因裁判法庭於1996年5月召開研訊,部份傷者當時尚留院治理無法上庭,其中包括關鍵證人張潤衡及李雋文。

在八仙嶺這場山火中,五名死者包括:
周志齊老師(32歲,男),屍體在八仙嶺東南下面約二百米山坡相思林發現。
王秀媚老師(26歲,女),屍體在馬騮崖西的峭壁下面被發現。
鄺淑玲(13歲,女,1B學生),屍體在馬騮崖下被發現。
龍汝瑩(13歲,女,1B學生),屍體在接近小平原地方被發現。
余驍桓(12歲,女,1B學生),留醫十日後,2月20日不治。

十三名傷者包括:
終生重傷:
張潤衡(12歲,男,1E學生),60%燒傷,在馬騮崖斜坡受傷。
陳濋汶(11歲,女,2E學生),50%燒傷。
莊美儀(13歲,女,1B學生),70%燒傷。

重傷:
李雋文(13歲,男,1D學生),在八仙嶺東南下面約二百米山坡相思林受傷。
趙罡(12歲,男,1B學生),10%燒傷 。
何韻賢(13歲,女,1A學生),頭部跌傷。
蘇婉珊(13歲,女,1B學生),40%燒傷。
陳惠紅(13歲,女,1B學生),40%燒傷 。
張容亭(13歲,男),60%燒傷。

輕傷:
葉歡 (12歲,女,1C學生),攀上馬騮崖時左手燒傷、右腳跌傷。
潘慧琪(13歲,女,1A學生)、王文軒(12歲,男)、譚碧君(12歲,女)。

6月28日,死因裁判官辛達誠裁定,導致五死十三傷的八仙嶺山火,起因必屬人為,禍根源於學生吸煙或攜帶打火機。

裁判官指出,現場至少有四人食煙,但不肯定是學生遺下未熄煙蒂或玩火所致,縱然山火出於人為,但並非蓄意而成,裁定五名燒傷致死師生「死於意外」。

學生年紀太少,法庭沒有追究責任,裁判官僅批評教師當時沒有適當分組看管,師生比例僅1比12,超出1比10標準。

死因庭就八仙嶺山火作出裁決後,在火海中救出四名學生的譚家發,7月13日,疑因事件導致情緒不穩,自焚死亡,令八仙嶺山火再添亡魂。

死因庭指稱八仙嶺活動,沒有適當分組看管,1999年起,死者家屬陸續入稟,向馮堯敬中學校長、校監、教育統籌局索償,指他們在事件中疏忽及違反照顧責任。

2003年10月8日,法律援助署入稟高等法院,要求法庭頒令教育統籌局,向其中五名繼續升學的受傷學童,各支付二百萬元,合共一千萬元。

五名學童包括:張潤衡、陳惠紅、蘇婉珊、莊美儀、陳濋汶。
他們均由法援署代表,教統局由律政司代表,原告在入稟狀中,要求訴訟各方,在下月13日出席內庭聆訊。

2006年2月10日,八仙嶺山火十周年,屈佩儀是當日負責帶領學生的四名老師之一,當日與三位老師帶四十多名學生到八仙嶺。
她與另一名老師李懿嬌,先帶近二十名學生向仙姑峰邁進,另外兩名老師周志齊和王秀媚,負責帶領其餘十多至二十名學生尾隨在後,兩組人相距十多分鐘路程。

「有火呀!有火呀!」王秀媚的大喊驚動屈佩儀,屈佩儀轉頭一看,山下一團「火龍」,火速向山上燃燒,速度之快出乎意料,她將學生往上推到安全位置。

屈佩儀聽到周志齊高叫「有火」,看見周志齊示意同學都往前走,當時火頭很小,覺得可以用人手拍滅。

曾嘗試爬下協助周志齊,但不成功,向隊首一望,發現同學正往上走向仙姑峰,回過頭來,火已迅速擴散,驚覺大難臨頭。

屈佩儀看到周志齊不遠處的王秀媚,不斷要大家趕快向上爬,屈佩儀不斷向上方呼叫,要前面同學逃命。

回頭再看小平原,除濃煙外,再看不見隊尾的周志齊、王秀媚及身邊同學,當時跟周佩儀一道逃抵仙姑峰的是梁可欣。

屈佩儀說:「我當時好驚,以為山下的老師周志齊、王秀媚和學生都安全。後來在對講機聽到發現燒焦了的屍體,當時我好震驚,好傷痛,我唔敢打電話返屋企,我好理解死者家人一定好哀痛,點解四個老師有兩個死,而死嗰個唔係我?」

屈佩儀住土瓜灣,余驍桓住黃埔花園,師生倆同路,經常一同乘搭 85C 返校,交談機會特多,了解頗深。

在事發後約一年半,屈佩儀才能平復下來。
屈佩儀說:「我雖然離開咗馮堯敬中學,但每年都會去春風亭默默想念山火情形,十年後回想都係傷痛,細節無法忘懷,絕對無因為十年時間而淡忘或者減輕。十年過得好快,好多嘢仍然歷歷在目,生命留下的痛,永遠都唔會完結,反而鞭策我去珍惜眼前一切。」

屈佩儀說,現時對學生分外珍惜疼錫,希望他們盡量發揮潛能,自己則不斷進修充實自己。
她提到,當看到學生們面對困難,不但沒有自我放棄,反而變得更加團結,是她唯一在山火後感到安慰的地方。

2006年5月18日,男生李雋文、陳罡、女學生何韻賢,分別入稟高等法院及區域法院,控告學校及教育統籌局疏忽,要求作出賠償。
被告人為馮堯敬紀念中學,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

三份入稟狀中指出,原訴人在1996年2月10日八仙嶺山火中受傷,被告須就意外負上疏忽責任,索取賠償。

2015年6月,台灣八仙樂園粉塵爆炸,導致一名年輕女孩死亡,逾五百人受傷,傷者中包括六名香港人,其中一人是陳曉妍。

張潤衡接觸陳曉妍爸爸後,對方同意他到台灣探望女兒,張潤衡出發前曾稱「謝絕一切採訪」,之後卻出現在《東張西望》節目。

他把每日行程上載至臉書,提及個人吃喝玩樂:「急步經過台北車站的食市時,心裏不禁在吶喊三個字『水煎包』,等8月再來出席學術研討會的時候,我一定會吃過夠!!!」
這段留言被網民狠批指摘,叫他做「水煎包」。

張潤衡是家中獨子,1983年10月9日在內地福建出生,綽號「章魚」、「水煎包」、「卡碧衡」。

在八仙嶺山火中身體逾半皮膚嚴重燒傷,昏迷三個月,面容被毀、聽力和視力嚴重受損。

慘劇發生接近二十年,當年的學生已長大成人,台灣粉塵爆炸事件,演變成對張潤衡的網絡指控,質疑他到台灣探訪傷者家屬的時機、動機,追究他是否當年八仙嶺山火的元兇。

2015年7月,有人在網上追究八仙嶺山火責任,聲稱張潤衡是當日唯一攜帶打火機的人。

張潤衡多次公開否認說:「山火時被直升機救起的同學李雋文,多年來一直為我做證人,證明不是我。」

張潤衡承認事發當日,曾在早上集合前,吃早餐後與同學吸煙,之後,老師分小隊帶同學行山全程緊密「監視」,他不夠膽在老師附近取出香煙,李雋文在他身旁看風景,可為他做證。

張潤衡說,當日和同學李雋文,在小平原斜坡上休息了十分鐘,「自成一角自顧自的輕聲講縱聲笑」。
不久附近起火,兩人慌忙逃生,他一直堅持,在山上沒有吸煙。

張潤衡回應指控時,對傳媒說:「其實,真相,你找到又怎樣?」
這句說話引起軒然大波,令塵封的慘劇再度揭開,在網絡上「公審」。

主流媒體加入追查,《明報》記載,馮堯敬紀念中學校長許永豪,1996年問過大埔警區分區指揮官靳惇賢警司,為何沒跟進有學生吸煙一事。
警方解釋,未作供的人(被嚴重燒傷的同學),可能有更切身資料提供,但他們暫時未適宜作供,跟進事件也無用,因為可能有人要負上責任。

2015年7月15至16日,馮堯敬校友會前主席趙善軒,訪問了六位不願公開姓名師生,他們都傾向認為事件與張潤衡有關。

網紅蕭若元認為單從死因研究,不足以確定張潤衡就是八仙嶺山火的肇禍之首。

八仙嶺山火發生當日,張潤衡穿黑白間條長袖衫,藍白間條短袖衫、戴眼鏡。

他憶述事發經過時說,當日聽到老師周志齊不斷高呼山火,慌忙向上爬,攀到馬騮崖一塊大石上,哮喘病突然發作,眼前一黑失去知覺,後腦着地。

「我當時很害怕……我知道兩秒之後自己就會死,兩秒之後,我沒有跌死,我卻墮進了一堆火之中,我當時想,也許我就會活生生被燒死。」

「我只有十二歲,我還不想死呢!我很想救自己,但是我沒有辦法,我聽到周圍有一些同學在大喊『救命呀』,『爸爸、媽媽』,又有誰會聽到呢?我很害怕,不斷想自己可以怎樣做……」

「當時我只剩下一口氣,我知道自己下一秒就會死了,我就大聲叫『主耶穌,救我吧!我不想死!』」

張潤衡說,最後主耶穌拯救了他,他身上六、七成皮膚嚴重燒傷,昏迷三個月,面容幾乎全毀,右眼視力接近全失,右耳餘下兩成聽力、右手五根指頭盡失。

張潤衡全身纏着繃帶猶如一具木乃伊,每天要換上新的繃帶以免傷口受感染發炎,拆繃帶時,繃帶連着皮滲着血,令他痛不欲生。

1997年3月,張潤衡出院後努力學習。
「康復只是其中一個過渡期,重返校園是另一個重大考驗,某些同學用看怪物眼光看我,成績一向落尾的我,要重讀中一,之後又不能原校升上中四,需要重讀。」

張潤衡說,因成績不理想要重讀中三,那時很憤怒,萌生自殺念頭,他打開家中窗花,準備躍下時,收到媽媽電話,緊張地問:「點解咁耐都搵唔到你?」
這個電話,將他從鬼門關前拉回來。

張潤衡開始發憤讀書,別人玩的時候,他靜靜坐在一旁溫書,結果,重讀中三時考獲全班第一名。

張潤衡努力突破自己,例如踢足球、組樂隊打鼓等,爭取做正常人,重建意外後失去的自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9年8月,張潤衡在《都市日報》專欄撰文,高調侮辱警隊「厚顏無恥」、「未夠班」,聲稱每天下午四時見到警方記者會時感到憤怒。

前高級督察葉家輝公開發文回應,全文如下:
張潤衡先生:
拜讀閣下在《都市日報》專欄,得知閣下不再信任警察,以「厚顏無恥」形容警察,更稱每天下午四時見到警方記者會時感到憤怒。
本人尊重閣下的個人感受之餘,想問閣下是否還記得下列這些事情……

(1)1996年2月八仙嶺大火期間,閣下與同學們被困山嶺,有一隊PTU警察捨生忘死,連更換韓國裝也沒有(俗稱「韓國仔」物料較不易燃),穿着日常當值冬季制服上山拯救你們。

(2)為爭取時間,一位PTU健兒,警員2287肩抬一箱水,急行先鋒地率先上山給你們解渴。

(3)原本預備給PTU人員的乾糧,全數給你們食用療飢,而警察則餓着肚子在旁安慰你們。

(4)拯救期間,該Platoon其中一個column4人員,曾被山火逼近,險些也陷入困境。

倏忽二十三年,閣下事業學業俱有成就,並成為一個逆境重生的象徵,或許已經忘了上述事情,懶得回顧,遑論感恩!

葉家輝曾因唱紅歌獲獎,2011中國紅歌會警營唱區總決賽在南昌舉行,由中國公安文聯、江西省公安廳,中國紅歌會組委會主辦。

葉家輝應邀參加總決賽,6月11日以一首節奏十足的《到吳起鎮》,獲得中國紅歌會警營唱區特別奬。

8月23日下午,張潤衡在臉書「道歉」,稱自己不滿警察不出示委任證、對市民無禮,感受不到香港警察的專業和敬業,因此發出這樣的言論,他表示,「我只會向當日對我有恩的警察道歉」。

除張潤衡與警方罵戰外,他的表弟亦惹上官非。
2019年10月31日有網民發起「全民面具日」,大批巿民在旺角彌敦道一帶示威,張潤衡的表弟李開正被捕。

2020年5月17日,案件在西九龍法院宣判,被告李開正(23歲)報稱學生。
控罪指他於2019年10月31日,在雅蘭里近鴉蘭街交界攜有五個汽油彈,李開正父母和表哥張潤衡到庭旁聽。

感化官在背景報告中指出,被告為掩飾身份和避免留下指模等證據,在一個未獲批准公眾集會中穿黑色衣物和戴手套,認為他守法意識薄弱,有反社會人格。

辯方律師反駁感化官報告,被告從未說過穿黑衣和戴手套是為免留下證據,指感化官並非具專業資格的心理或精神科專家,希望法庭不要接納被告有反社會人格說法。

律師強調,被告勇於承擔嚴重法律後果,日後不會再犯法,希望法庭輕判。

主任裁判官羅德泉認為案情相當嚴重,汽油彈是攻擊型武器,殺傷力和破壞力不言而喻,不會是用作自衞用途,以十八個月為量刑起點,被告認罪扣減三分一刑期,判入獄十二個月。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