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美國 出軌夫殺懷孕妻油浸兩女(上)(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美國 出軌夫殺懷孕妻油浸兩女(上)

莎娜從亞利桑那州出差回到科羅拉多州,已是2018年8月13日凌晨1時左右,在機場搭乘閨蜜阿特金森的車回家.
莎娜在車上把準備好的講稿給阿特金森看,內容寫道:「我試着想解決問題,但我已經快被逼瘋了.我知道你需要一些時間,我也尊重你要有私人空間.我需要時間消化,我們兩個一起才能解決這些紛爭。」

早於8月8日,莎娜已對閨蜜說,她懷的第三胎摧毀了婚姻,莎娜說對阿特金森:「他告訴我他不想要這個孩子,他認為有貝拉和塞萊斯特已經足夠,再生一個,會加重負擔,令剛好轉的經濟轉壞.我知他己有外遇,我一想到就感到痛心,昨晚試圖與他發生性關係,他拒絕了我。」

莎娜早上10時要到醫院做產檢,她約阿特金森到時見面,討論如何解決與丈夫克里斯(33歲)的感情問題。

早上10時,阿特金森在醫院未見莎娜出現,到了11時,知道莎娜沒有出席一個商務會議,打她的電話沒人接聽,擔心她發生意外。
下午12時10分,阿特金森到莎娜的家找她。

阿特金森敲了多次門都沒人應,打電話聽到屋內有手機聲響起。
從窗往屋內看,見到莎娜的鞋仍在屋內,懷疑她在屋內出了事,立即報警。

1時40分,警察到場,但仍無法入屋,打電話給正在上班的克里斯,查問莎娜的下落。
克里斯冷靜地說,今日凌晨五時許與妻子見過面,出門上班前,曾與妻子「進行了一次有些傷感的談話」。
他拒絕承認兩人吵架,對妻子及兩名女兒失蹤,毫不知情。

克里斯回來,允許警察入屋調查,屋內空無一人,未發現可疑情況。
警察在廚房的櫃檯上找到莎娜的錢包,手機放在兩個沙發墊之間,結婚戒指及常用藥物都在家中。
她的凌志房車仍在車庫內,車上放着兒童汽車安全座椅。

根據現場種種跡象及克里斯與阿特金森的證供,警方認為她與兩名女兒可能是「非自願離開」,另方面亦不排除莎娜會攜同兩名女兒自殺。

警方搜索了一天無任何結果。
8月14日上午7時,弗雷德里克警察,請求聯邦調查局和科羅拉多州調查局協助。
尋找莎娜及兩名女童,同時發出三宗失踪瀕危警報。

克里斯的鄰居向警方提供家門前的閉路電視片段。
8月13日凌晨1時48分,莎娜由閨蜜駕車送回家後,之後沒有出過門。

鄰居對警方說,凌晨時份聽到莎娜和兩名小女孩拚命尖叫。
早上5時27分,克里斯將卡車倒退入車庫,從屋內搬重物上車,閉路電視沒拍到莎娜與兩名女兒身影。
克里斯之後開卡車出門,下午獨自駕車返回住所。

莎娜的社交生活十分活躍,許多朋友知道她與女兒失了蹤。
向克里斯查問,他都說不知道妻子去了哪裏,克里斯回應警方查詢時,改口說妻子帶兩名女兒去找朋友。

8月15日下午,克里斯在家門口接受NBC電視台採訪,面對鏡頭訴說對妻子和兩名女兒失蹤的擔憂和震驚。

克里斯提到,莎娜回家前一天,女孩們都很急着想見到媽媽,他幫孩子們洗澡,送上床睡覺。

「到現在我都不覺得這一切是真的,整件事就像是一場我無法醒來的噩夢。」

「我昨天回到家,家裏靜悄悄、冷冰冰的,空無一人,就像一座鬼屋。她不在,孩子們也不在,我不知道她們到底去了哪裏,我一點頭緒都沒有。」

「我整夜都無法入睡,希望妻子和寶貝女兒可平安回來,我在家裏為你們點亮每一盞燈,盼着你們回來!」

克里斯接受Fox另一場採訪,他提到莎娜曾跟他說,要帶兩個孩子去朋友家。

「她說要帶孩子們去一個朋友家,這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她說的話,就只有這個。」

「我相信莎娜肯定在某個地方,我希望她平安,會不會是她自己離開了?我不知道。如果被人帶走,她們現在都不安全,只希望她們能回來。」

他這時轉過頭,對着攝影機鏡頭說:「莎娜、貝拉、塞萊斯特,如果你們離開了,快回來吧,如有人把她們帶走了,請讓她們回來吧。」

「我一定要再次見到她們每一個人,這座房子缺少了她們任何一個人,都不算完整,請一定讓她們回來。」

聯邦調查局行為分析專家看過克里斯受訪片段後。認為他十分可疑,說不定就是兇手。
專家說,克里斯在電視上的表現,反映出他自信可暪騙所有人,也代表他十分自負。

克里斯最初堅稱不知道妻女身在何方,其後又說妻子帶女兒去了找朋友,顯示他企圖與妻女失蹤撇清關係。
他用「惡夢」、「靜悄悄」、「冷冰冰」、「空無一人」,克里斯一再用「讓她們回來」作為結尾,這些字句,顯示他知道妻女不會再回來。

談及妻女時,克里斯沒顯示出任何情感與同情心。
他說房子像一座鬼屋,暗示妻子與兩名女兒都已經死去,「在家裏為你們點亮每一盞燈」也有招魂的意思。

兩家電視台播出採訪片段數小時後,警方向克里斯播出鄰居提供的閉路電視片段。
事情敗露後,為求逃出鬼門關,克里斯於下午四時向警方自首。
警方將他拘留,關進韋爾德縣監獄,不過,克里斯仍拒絕露透棄屍地點。

行為分析專家認為,克里斯會以「專業犯案」,棄屍地點應與他工作的阿納達科石油公司有關。
克里斯被捕後,公司已將他即時解僱。

克里斯的同事透露,案發當天克里斯曾給他發過短訊,告訴他要去遠郊的油罐區。
一般情況下,克里斯不會在周末給他發短訊,也少去這麼遠的油罐區。

8月15日下午4時15分,警方用無人機調查阿納達科石油公司的油罐區。
晚上11時,警方在油罐區一個淺坑內,發現莎娜(34歲)的屍體。

8月16日下午,警方在油罐區一個幾乎全滿的原油缸內,發現兩名小童屍體,工人把原油排走,缸內仍充滿有毒煙霧。
警員戴上防毒面罩入內,搬出兩具屍體,屍體的皮膚已因浸泡多天而剝落。
兩名小童屍體是貝拉(4歲)及塞萊斯特(3歲)。

科羅拉多州調查局局長約翰向傳媒證實,已尋回失蹤三母女的屍體。

法醫驗屍後,認為莎娜是被勒斃,身上無明顯傷痕,她經過一段時間才斷氣,含有胎兒的羊膜從她的陰道區域突出。
兩名女童是被悶死,塞萊斯特身上沒有明顯傷痕。
貝拉曾奮力掙扎,抗爭時多次咬着舌頭。

警方在克里斯家中廚房的垃圾桶發現一張床單,與在原油缸附近地上一張床單的圖案一樣。

警方相信,莎娜與兩名女兒在家中遇害,兇手將屍體用車載到油罐區附近丟棄。

晚上11時30分,警方再次逮捕克里斯,控以三項一級謀殺和三項損害死者屍體罪名,克里斯會在韋爾德縣地方法院進行羈押聽證。

克里斯對警方說,8月13日清晨,他向莎娜提出分居。
莎娜沒有答應,進入兩名女兒房間。
他從嬰兒監視器畫面,見到妻子捏死3歲幼女塞萊斯特。
一怒之下入房制止時勒死懷孕妻子,之後發現4歲長女貝拉倒臥床上,已經死亡。

克里斯的供詞反覆,而且未能通過測謊。
警方循多個方向全方位調查,主要是金錢與女人。

莎娜生於1984年1月10日、克里斯生於1985年5月16日。
他們於2012年11月3日在梅克倫堡縣結婚。
結婚六年,兩名女兒現在分別是四歲及三歲。
莎娜懷有15周身孕,性別是男性,已取名為尼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