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加拿大 網絡直播女生遭姦殺 (下)(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加拿大 網絡直播女生遭姦殺 (下)

3月31日,第二位法醫莫羅伊出庭作證,莫羅伊醫生過去三十多年擔任全職法醫,檢查過5,000具屍體。
雖然從沒去過柳乾案發現場,但不影響他判斷死因,法醫說:「死因報告是一種觀點」。

莫羅伊與第一位作證,曾到過現場的法醫有不同觀點,他認為柳乾是頸部受壓時導致機械性窒息。

他的結論是柳乾死於頸部被擠壓,排除其他所有可能性,柳乾頸部肌肉瘀青,眼睛有小塊出血,這些與死因相關。

法醫說,產生這些瘀青需要外部持續壓力,令血液流向頭部受阻時產生瘀血。
柳乾頸部受壓,沒有外傷,但頸部受壓時,不一定有外傷。

如用細物擠壓,比如領帶或手指,受害者頸部往往會留下痕跡。
如果用比較粗物體,比如胳膊,可能從外表看不出頸部受傷。

有的醫生說柳乾的心臟有260克,也有醫生說380克。
莫羅伊表示,柳乾的心臟有點大,但還算正常。
死因與心臟病無關,她也沒有心臟病史。

4月1日,迪克森的辯護律師納特爾聲稱,控方缺乏證據,迪克森不會出庭作證,因為他有權這樣做。

納特爾提出,可能當時有一名身形高大男子坐在柳乾胸部,因此導致其氣道阻塞,受害人瀕死前改變身體成俯伏姿勢,這推測或許可解釋其頸部內側肌肉出現挫傷原因。

心血管病理學家坎寧安出庭作證,案發後他檢查柳乾的心臟,未顯示有心臟疾病,心臟沒有結構性、微觀結構或遺傳損傷。

坎寧安反駁迪克森的辯護律師納特爾和其他人說法,他們說柳乾可能死於名為心震盪的罕見心臟病。
坎寧安說,心震盪通常發生在年輕運動員身上,因心臟遭受重擊後導致猝死。

坎寧安認同鈍傷可導致心臟心率失常,如果心臟沒有「重新啟動」,大約數分鐘內可導致死亡。
他指出,本案中沒有跡象顯示這種情況,柳乾的心臟沒有任何挫傷,其胸前或胸部下方軟組織沒有出現挫傷。

科學鑑證中心法證生物學家科爾出庭作證,他說在柳乾身體上,包括其指甲裏發現的男性DNA,和迪克森的DNA樣本高度吻合。

警方在迪克森房間裏檢獲的一件藍色T恤上發現的血漬,證實含有柳乾的DNA,偏差率為1.4億的四次方之一。

4月4日,案件結案陳詞,控辯雙方皆同意被告有罪,但控罪方面則有分歧。
控方認為迪克森犯一級謀殺罪,辯方認為被告是誤殺罪,預謀殺人證據不足。

檢控官皮若利亞表示,迪克森強行進入柳乾房間,有不軌目的,遇到反抗,擔心被告發,決定將柳乾殺死。

柳乾屍體被發現時,睡裙被掀到胸部以上,內褲、襪子、衛生巾都散落在地。
腹部和腹股溝發現唾液和男性精液,這些唾液與精液與迪克森高度相似。
迪克森稱沒有擁抱、親吻、性侵柳乾的謊言,不攻自破。

根據證人即案發時人在北京與柳乾視像通話的孟賢證供,柳乾倒在地上後生存,柳乾的聲音在兩聲悶響後才消失。
法醫排除柳乾猝死,說明迪克森謀殺柳乾,柳乾頸部有擠壓痕跡,法醫稱,柳乾死於頸部受擠壓。

迪克森的辯護律師納特爾在結案陳詞中強調,迪克森性侵時誤殺了柳乾,當時的情況應該是:「迪克森坐在柳乾身上達到性高潮,柳乾的頭頂着牆壁,由於緊張而肌肉痙攣,令她窒息而亡。迪克森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那個姿勢會導致柳乾死亡。案發時,樓內有其他租客,甚至有租客走動,迪克森不會冒險去殺人。」

納特爾表示,控方說迪克森因不想性侵行為被人所知,決定殺人滅口,這種推斷是否合理?
性侵罪與謀殺罪區別很大,他會這樣做嗎?

14名陪審員在法庭觀看案發現場影像紀錄及照片,法官莫里表示,陪審團必須「很肯定」迪克森「全部符合」,以下四項要素,才能判一級謀殺罪成立。

四項要素是:
迪克森「非法造成」柳乾死亡。
他「有謀殺的心態」。
他「性侵或企圖性侵」柳乾。
他「性侵與謀殺」 柳乾是「同一系列事件的組成部份」。

二級謀殺罪是,迪克森造成柳乾死亡,或造成柳乾由於身體受傷導致死亡,並且,他並不在意她是否是死是活。

作為謀殺案一部份,發生企圖性侵或承認性侵,都自動被認為是一級謀殺。

迪克森拿走柳乾的電腦和手機,不能證明他蓄意謀殺,法官對陪審團說「幾乎不可能絕對肯定證明任何事」,陪審團不需解釋為甚麼這樣判決。

2014年4月7日,陪審團退庭商議三小時,一致裁定被告迪克森一級謀殺罪名成立。
法官依例判終身監禁,坐牢25年後才可申請假釋,迪克森立即向安省上訴法院提交上訴申請。

不過,迪克森之前向政府部門申請律師費補貼被拒,多倫多刑事案律師納特爾不再為他辯護。
在加拿大,沒有任何一位律師願意幫他申辯。

柳乾的父母於4月11日上午抵達多倫多警隊總部,遞交受害人聲明,柳乾的父親說:「女兒已經失去,我們也不能永遠活在仇恨當中,會好好走下去,我們接受迪克森父母的道歉,也希望他們好好活着。」

柳乾父母在聲明說:「自柳乾遇害已經1086天,我們每秒、每時、每天都在想念着她。每到中國新年等家庭團聚日,卻是我們最黑暗的日子。團聚只能在駕車兩個小時之外的墓地進行。面對着冰冷的墓碑,我們靜靜流淚,回想女兒生前的美好,回憶我們無法用言語形容她的離開,帶給我們心靈上的傷害。」

聲明最後寫到:「致我們唯一的可愛女兒,你的離去也讓我們失去所有對未來的展望。你的離去,是對我們而言,任何金錢都換不回的。」

柳乾父母表示,法院作出公正判決,他們很讚賞加拿大司法系統,如警察、法官、陪審團及檢控官。

迪克森入獄後,與前加國空軍基地變態前司令官威廉斯,2004年綁架殺害華裔女童張東嶽的陳敏成為獄友。
迪克森在信中說,監獄是一個令人寂寞的地方,他很想念家人、朋友和寵物。
為使自己活得充實,他經常讀書、寫字、做運動和看電視。

2017年1月,36歲的迪克森仍在卑詩省太平洋監獄坐牢,他撤銷上訴。
安省法官作出裁決,迪克森之前的上訴作廢,原定在今年上半年舉行的聽證會取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