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加拿大 網絡直播女生遭姦殺 (上)(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加拿大 網絡直播女生遭姦殺 (上)

2011年4月15日凌晨1時左右,於加拿大約克大學就讀的中國女留學生柳乾(23歲),在距學校三分鐘車程的四層獨立屋地庫單身住所內,用視訊與北京的前男友孟賢聊天。

孟賢在鏡頭中看到柳乾的房有人敲門,柳乾去開門,門外站着一個比柳乾高出一個頭的白人。
二十多歲,大約6英呎高、200磅重,肌肉型身材,黃頭髮,頭髮前面凌亂,後面梳理得整齊,穿一件藍色圓領T恤和短褲。
短暫對話後,柳乾返回房內,拿了一部手機給該名男子,那名男子站在門框處用手機,房門仍打開。
柳亁坐在電腦前與孟賢聊天,不時回頭和該男子交談。

凌晨1:19,孟賢在QQ上跟柳乾說:「這人話真多、請他離開,說你還要繼續寫作業。」
孟賢還用了QQ的窗口震動功能,但柳乾沒注意到。

孟賢看到柳乾走到門口,門外男子嘗試擁抱她,柳乾拒絕,試圖將男子推出門外,男子強行進入且隨即關上身後的門。

接下來的鏡頭,該男子將柳乾推到鏡頭範圍之外,孟賢無法看到具體畫面,只看到柳乾一隻腳不斷擺動。
聽到柳乾使用中文和英文說「不,不」,接下來是兩聲悶響,柳乾的聲音不再出現。
柳乾的腳也不再動,剩下男子的粗重喘息。

過了不久,孟賢透過鏡頭,再次看到這名男子。
他將柳乾的房門鎖上,關閉房間內的燈,回到柳乾倒下的地方,孟賢聽到鑰匙的聲音及類似挪動家具的聲音。

男子再次出現在鏡頭正前方時,他腹部以下赤裸。
男子走向電腦,將電腦關閉,此後再無視像或聲音出現。
孟賢之後登錄柳乾的QQ號碼,聯繫她在多倫多的朋友,要求他們盡快查看柳乾是否安全。

一位朋友回覆孟賢,已經報警。
可惜,她報了柳乾之前的地址,警方到場未有發現。

孟賢通知柳乾的父母,她的父母尋求中國駐加拿大領事館幫忙。
加拿大當時是凌晨時份,領事館無人當值。

4月15日早上8時許,孟賢的朋友周飛龍抵達學校,發現孟賢發出的求救訊息,致電仍在家的表哥周志明,請其前往查看。

周志明發現柳乾的房門緊鎖,拍門無人應。
周志明致電周飛龍,請其聯絡房東開門。
房東曾法泉從多倫多市中心到來,取出備用鑰匙開門。
兩人入房後發現屍體,因英語不好,由住在二樓的印度裔租客報警,當時已是早上十時許。

柳乾被發現時,背部朝上俯伏在房間地板上,身穿的灰色裙被推到背部上方。
胸部以下一絲不掛,下半身赤裸。
頭髮凌亂,臉部下方布滿血跡,頭部與頸部周圍有一灘血。

救護員接到「最高級別」求助電話後趕到現場,到達時發現柳乾已死,警方隨後到達現場。

警員發現房內沒有任何爭鬥跡象,房間裏沒有碎玻璃,沒有人挪動家具。

柳乾左腳腕附近壓着一條使用過的衛生棉,屍體不遠處,她的內褲和黑色連褲襪,丟在房間一角。
鋪着黃色床單的單人床上,凌亂放着兩個文件架和若干小件物品,衛生間門前地上是凌亂的衣服和雜物。

鑑證人員用特殊光照射柳乾房間,發現床墊上有兩處血跡,柳乾小腿與床之間的地面有肉眼看不到的血跡。
柳乾生前用的IBM ThinkPad手提電腦與諾基亞手機不翼而飛,房內遺下諾基亞手機充電器與一部紅色舊手機,現場其他財物沒有被拿走。

柳乾租住的獨立屋共四層,由地庫至三樓,房東曾法泉將獨立屋分割成12個房間出租。
柳乾住在地庫最裏面東南角一個帶衛浴小房間,與東北角房間僅一牆之隔。
柳乾房間外是狹長走廊,位置很偏僻。

一層靠近大門的103房間的租客是29歲加拿大人迪克森,這一層另有三個房間及廚房、客廳。
最先發現柳乾死亡的中國留學生周志明和表弟周飛龍,住在二樓一間房,隔壁租客是幫忙報警的印度裔學生。
這一層另外還有一個房間,三樓是頂層,有兩個出租房間。

警方發現,迪克森與孟賢視訊中見到的男子特徵最相似,迪克森身高6呎,體重在275至300磅之間。
4月18日,警方跟蹤迪克森,取得他拋棄的兩個煙頭,檢驗他的的DNA。

4月19日,警方向迪克森問話超過三小時。
柳乾案首席調查員、高級探長史畢克面談前提醒迪克森,他有權不說話,這不會給他帶來任何法律後果。
若他向警方說謊,將被指妨礙司法公正罪名,迪克森多次點頭表示明白這些後果。

史畢克表示,迪克森有權先諮詢律師,再與警方談話,所有談話都會被錄像,可能作為證據指控其他人,甚至他自己。
迪克森多次點頭,說不用請律師。
他回答史畢克每個問題,講述自己家庭背景。

迪克森表示,他在多倫多長大,有一名哥哥。
母親曾在多倫多社區心理健康中心工作超過20年,父親退休前在兒童援助協會(CAS)工作27年。

他在多倫多讀中學,隨後在約克大學讀政治學(主要學政策)。
迪克森熱衷於政治,曾與同學共同創立北約組織學會,擔任約大大學部政治學議會主席,是非常活躍的學生領袖。

2008年秋天,迪克森曾在加拿大大西洋議會實習六個月。
該機構是一個附屬北約的外交政策智囊團,他當時是議會總裁助理,處理一些行政、研究和文字工作。

警方調查後發現,2005年秋季,迪克森擔任學生會幹事期間突然辭職,原因不明。
2006年1月,迪克森被多倫多警方控告性侵犯罪名,雖然四個月後獲撤銷控罪,但事件對他的生活造成很深影響。

迪克森最後一次在約克大學上課是2010年夏季,其後離開校園,他於2010年11月搬進柳乾住的樓宇。

迪克森在臉書上說,他是業餘演員和跑步教練。
迪克森之前在多倫多傳單服務公司工作,逐戶派發廣告傳單,他的僱主說,他每周工作兩、三次,有九成時間遲到。

約克大學4月21日 表示,迪克森並非註冊的在學學生,也未曾拿過約克大學的學位。
迪克森的前女友表示,迪克森曾毆打她。

警方發現迪克森在約會網站有帳戶,有一段內容是替一家影視公司找一名亞裔女子。
警方其後發現他收集黃色內容,在網上支持兒童色情與性剝削。

迪克森曾在城市加拿大的網站論壇,撰寫有關毒品和色情的系列帖子。
2010年曾用電郵在裸體主義者論壇上,寫了令人不安內容,鼓吹亂倫和孌童癖。

迪克森否認殺死柳乾,表示自己曾短暫進入柳乾房間兩次。
最近一次是4月14日晚上8時半左右,迪克森在洗衣房遇上柳乾,兩人還聊起做飯。
他隨後離開宿舍到約克大學校園內的餐廳待了數小時,他在家裏和餐廳都喝了酒,深夜12點半回家,隨後很快入睡。

迪克森說從未擁抱過柳乾,最多和她握手或接觸她的肩膀,沒有親吻過她或嘗試親吻她。

與柳乾同住地庫的一位租戶對警方表示,4月15日凌晨2時,在地庫廚房看到迪克森進入洗衣間,對方還和他打招呼,迪克森當時並未攜帶衣物。
這名租戶稱,迪克森當時身穿藍色T恤和短褲。

迪克森沒有不在場證據,警方相信,他在凌晨一時許闖入柳乾房間,試圖強暴她,之後殺人滅口。

法醫在屍體上沒發現刀具、子彈傷痕,指甲沒有抓痕或斷裂痕跡,柳乾身上無抵抗傷,認為柳乾可能因頸部受壓迫導致窒息死亡。

在柳乾屍體左右乳房和腹部右側、胸部、右手指甲、大腿根右方,分別取得男性DNA和精液樣本,與迪克森相符。
不過,柳乾的陰道內未發現精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