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殺九人藏頭顱 「上吊師」萬聖節落網(上)(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殺九人藏頭顱 「上吊師」萬聖節落網(上)

2017年10月23日,住在東京都八王子市的田村愛子(二十三歲)失蹤後,她的哥哥於10月24日報案。
田村從中學開始閉門不出,母親於今年6月去世後,她一直自責是自己害死母親,在推特發消息說想自殺。

警方翻查監控畫面,發現田村於10月23日在JR八王子站出現,在小田急線相武台前站,拍到她和一名男子的身影。

警方查閱田村的推特帳號,發現她曾聯繫一個叫「上吊師」的人,追查下,發現另一名女用戶崗田曾與「上吊師」交談的。

崗田向警方表示,2017年8月透過推特和「上吊師」認識,「上吊師」說介紹她到酒店工作,兩人見了約三十次。

「上吊師」常抱怨說,「我想死,想消失算了」,她也向「上吊師」透露想自殺的念頭。
「上吊師」回應說,「一個人會害怕的話,我和你一起」,且不止一次地說,崗田覺得他很體貼。

警方認為「上吊師」有可疑,要求崗田協助,崗田按警方要求與「上吊師」聯繫,對他說「想自殺」。
10月29日,「上吊師」發來了「要不要幫你自殺」訊息。

10月31日萬聖節下午一時,「上吊師」約崗田在相模大野站前見面。
探員在附近緊盯着「上吊師」一舉一動,通過在崗田身上放置的監聽器,監聽交談。

探員跟蹤到達日本神奈川縣座間市一幢出租公寓。
下午三時,探員入屋搜查,「上吊師」與崗田分別坐在廳中兩個保冷箱上閒談。

「上吊師」否認與田村愛子失蹤有關,探員發現田村的手提包放在地板上,問他田村的下落。
「上吊師」側過身,指着崗田所坐位置,說:「就在那個箱子裏。」

崗田嚇得立時彈起身,探員將她帶到屋外後。
打開保冷箱,一股腐臭氣味瀰漫開來,在滿滿的貓砂下面,埋着一個女性人頭。

除這個保冷箱外,屋內還有七個保冷箱,在公寓玄關的一個保冷箱,裏面裝有兩顆已經腐敗的人頭和屍塊,另六個箱,每箱都有一顆頭顱。
警方在屋內搜出已被肢解的人體殘塊,包括頭顱與四肢大約二百四十塊人骨。

警方在室內發現繩索、尼龍扎帶、錐子與鋸子,在廚房找到數把不同類型菜刀。
食品櫥櫃內還有廚房剪刀,所有刀具上都沾有疑似血跡,相信被用於分屍。
「上吊師」以遺棄屍體的罪名,當場逮捕。

「上吊師」對探員說在浴室裏碎屍,把人肉部分混着普通生活垃圾扔掉。
為怕人頭被尋獲後追查到身份,將九個人頭分別裝進填上貓砂的八個保冷箱內。

被害八女一男,年齡從十五歲到二十六歲不等,「上吊師」承認曾性侵部分被害人,搶走九名被害人隨身攜帶的現金,最少一個只有五百日圓,最多的有五萬日圓。

法醫驗屍後認為,九名受害者中,幾乎所有人在被繩索勒頸後,都有明顯抵抗和求生意識。
屍體頭部損傷較少,但頸部以下軀幹、手臂和腳部,留下了疑似刀具使用後的痕跡等,損傷嚴重。

「上吊師」原名白石隆浩(二十七歲),他向東京警視廳高尾警署專案組探員供稱,他用多個推特帳戶偽裝成其他人,物色年輕有自殺傾向者。
以「我們一起自殺」、「我幫你自殺」作餌,先後將九名被害人騙至他租住的公寓內殺害。

8月底,他在單位內殺了第一個女受害人,目的是劫財劫色,9月再殺四人、10月又有四人被他所殺。

白石說:「將女性帶入室內時為避免驚擾,曾用手將其嘴捂住,掐頸令其昏迷後再殺害。」
他在自家浴室分屍,起初花三天才完成肢解屍體,熟練後只需一天,切下來的肉和內臟都當成垃圾丟掉。

九名受害者中,四人是十五至二十歲少女,其他大都是二十多歲女性,男性僅一人。
唯一被殺男性,是第一名被殺女性的男朋友,他聯繫不到戀人後,向白石詢問時被騙至公寓後殺害。

白石說:「我不能對他們放任不管,我認為那樣做是把他們帶向光明。」
犯罪心理學專家、東京未來大學教授出口保行表示,可以斷定,白石隆浩對於殺人有異常興趣,被害人垂死掙扎,讓變態殺人魔產生強烈快感。

白石在1990年出生於座間市一戶普通家庭,有一個妹妹,自幼就不太引人注目。
十六歲那年父母離異,母親帶妹妹搬去東京,白石和父親感情較好,住東京都豐島區。
高中畢業後無心學業,到附近厚木市一家大型超市工作,之後到父親的汽車改裝工廠做了一年,發現對汽車沒興趣,開始輾轉於神奈川縣各處打散工。

2015年初,白石在一家小鋼珠店打工時,認識一名常客,這名客人在新宿歌舞伎町經營兩家酒廊。
他為白石介紹了一份高收入工作,為色情服務場所當「星探」,誘騙少女出賣肉體。

2017年1月,白石與茨城縣土浦市幾家妓院勾結,將幾名「急需用錢」的女孩介紹給這些妓院。
他對女孩們說「只是普通按摩店,沒有其他業務」,女孩到店裏被通知「要自己準備安全套」,才知上當。

在日本,強制賣淫是重罪,女孩報案,茨城縣警方調查後,2017年2月抓獲白石,控告違反職業安定法。
法院念其初犯,2017年5月對其處以六個月拘役、緩刑六個月。
白石被判刑後,曾報名2017年6月的自衛官錄取考試,因背負有罪判決,申請落空。

8月22日,白石搬回老家,向父親訴苦,哀嘆「活着沒甚麼意思」、「不知道到底為何而活?」
白石說,他只想自由、輕鬆地過日子,但父親不停催他找工作,之後與父親發生爭執離家出走,暫住在「星探」朋友家中。

無所事事的白石,每天都在刷推特,也許之前曾有自殺傾向,他不自覺翻起與「自殺」標籤相關的內容,關注了幾個表達厭世念頭的網友。

8月8日,白石發現一名多次提出,「覺得生活沒有希望」、「想要自殺」的女孩,私信她:「我尊重你想要自殺的想法,自殺是每個人自己的權利。你還想死嗎?我也想自殺,能跟你交個朋友嗎?」

白石第一個搭訕「想要自殺」的女孩,名叫三浦瑞季,二十一歲,在老人院裏做護理工作。
三浦把白石介紹給同樣厭世的好友西中匠吾,三人一起去看花火大會。

白石對他們說:「我以前有個朋友,曾幫女朋友自殺,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們可以相信我。」
取得信任後,白石向三浦借了三十六萬,在距離老家三十分鐘車程的神奈川縣座間市,以月租二萬二千日圓,租住僅有13.5平方米房間。
接下來三個月,這座公寓變成恐怖的連環殺人現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