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屯門色魔(二) 憎恨女人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記者問新界總區刑事科高級警司岳華理:「這宗兇殺案中,死者未被姦污,與『午夜人狼』一貫手法不同,何以警方認為這案是『午夜人狼』所為?」

岳華理回答記者時說:「雖然這宗案件的死者未被姦污,但兇徒手法與之前五宗相似,警方相信是同一兇徒所為。至於兇徒何以沒有強姦死者,可能兇徒用力過度,將死者弄死而放棄強姦,或者兇徒犯案時受到干擾而要離去。」

案中死者身上無任何身份證明文件,警方派出十多名探員,拿着死者遺照,在興盛樓進行問卷調查,最後證實死者是二十三歲的麥少嫻。

警方調查所得,麥少嫻和幼妹(17歲),在新世界中心一間卡拉OK任職唱片騎師。
當日在卡拉OK打烊後,死者和幼妹與另一名在屯門居住的女同事,在九龍宵夜後,一同搭小巴返回屯門。
死者和幼妹在屯門八百伴下車,死者妹妹到男友家中渡宿,死者自行搭的士返家,在回家途中遇害。

案中死者麥少嫻與父親及兩妹,同住興盛樓一單位。
父親(42歲)在一間粥麵店工作,二妹在屯門一間百貨公司任職售貨員,幼妹在中環一間寫字樓工作。

由於家庭環境關係,麥少嫻讀至中三就出社會工作,在屯門美心酒樓任職知客多年,半年前轉到新世界中心一間卡拉OK,任職唱片騎師。

麥少嫻已有一名要好男友,由於工作關係,死者經常夜歸,曾兩度遇上色魔,幸而逃脫,麥少嫻的男友曾送一把小刀給她自衞。

午夜人狼為患屯門,死者同事送了一罐防狼噴霧給她傍身,防狼噴霧體積太大,麥少嫻沒有隨身帶備。

麥少嫻父親在4月15日下午認屍後,指責警方辦事不力,未能捉到為患多時的色魔,令他的女兒遭到毒手,他懷疑兇手可能是區內的越南人。

死者父親表示,屯門區治安不靖,他曾想過申請調遷到天水圍,女兒以太偏遠反對,豈料成了色魔獵物。

在麥少嫻父親責難警方的翌日下午,屯門警區指揮官祈利邦,就「午夜人狼」事件召開記者會。

祈利邦指出,警方己加強在區內黑點巡邏,抽調機動部隊、新界衝鋒隊、輔警等,加強截查可疑人物。

他又表示,屯門區近期發生連串風化罪案,但屯門區過去一年罪案數字較前年下降一成,他有信心偵破近期連串姦劫及姦殺案。

他又透露,警方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第二隊共三十名人員及額外調配的十名人員,組成專案小組,採用超級電腦,調查過去一年內發生的六宗姦殺及姦劫案。

他又說,麥少嫻被殺後,專案小組曾在凌晨時份,在案發現場向居民進行調查及問話。

屯門警方為求盡快拘捕「午夜人狼」,設立一條電話熱線,二十四小時聽市民舉報。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第二隊總督察王永基,在記者會上透露,警方己掌握兇徒特徵資料,相信該六宗兇案均屬同一人所為,呼籲曾接載麥少嫻之的士司機和警方聯絡。

王永基說,根據受害人描述,兇徒年齡在二十五至三十歲之間,身高五呎六至五呎七吋,身裁瘦削,尖面,大眼,通常在凌晨三時後犯案。

王永基指出,兇徒犯案手法,是從受害人正面叉頸弄暈受害人,將受害人強姦後再取去她們的財物。

對於有人懷疑兇手是越南人,王永基表示沒有證據支持這種說法。

雖然警方重申有信心拘捕「午夜人狼」,但部份屯門居民在晚上一個治安諮詢大會上,直斥警方辦事不力。

大興警署助理指揮官(行動)鄭錦泉,當晚列席諮詢大會被人質問,如果他的家人是受害人,他有何感受,令到場面一度混亂。

麥少嫻未被姦污,專案小組成員感到困擾,這和「午夜人狼」一貫手法不同,他們擔心,可能有人有樣學樣,模仿「午夜人狼」手法犯案,如果是這樣的話,會大大增加警方查案困難。

一名專案小組成員提出疑問:「我們查問過案發現場附近居民,他們都表示在案發期間沒聽過任何特別聲音,死者在凌晨二時至五時一段時間遇害,但在早上八時才被發現,兇徒有足夠時間強姦死者,為何他沒有這樣做呢?」

另一名成員作出解釋:「兇徒沒有強姦死者,可能是因為死者剛巧月經來潮。」

一名成員問:「死者被發現時,全身衣物完整,兇徒沒脫下死者衣物,又怎知月經來潮?」

「可能是死者說給兇徒聽……」這名探員說到這裏,也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

經過連番假設,專案小組成員傾向相信,麥少嫻之死與「午夜人狼」無關。

一名成員說:「麥少嫻親人態度十分惡劣,拒絕和我們合作,連基本資料也有心隱瞞,我們所知的,較新聞記者還少,我懷疑麥少嫻的死另有別情。」

一名成員說:「我查過死者銀行戶口,她每月的人工,都轉帳入一間財務公司,那間務公司實際是大耳窿,死者會否是大耳窿殺害呢?」

專案小組一名資深成員說:「看情況不似,死者每個月都還錢,大耳窿應該不會這樣做,不過,死者為何借大耳窿錢可能是線索。」

專案小組循大耳窿這條線索調查,死者親人仍然三緘其口,幸而死者一名同事雯女充份和警方合作。

雯女說:「少嫻非常孝順,她的媽媽在她八歲那年與丈夫離婚,他們三姊妹都由父親湊大。」

「少嫻讀到中三就無再讀書,搵工做幫補家計,原本在一間餐廳做侍應,去年八月轉到CATWALK做經理兼唱片騎師(CATWALK是卡拉OK,位於新世界中心),每日下午五點鐘返工,凌晨三點放工。」

「她在屯門住,返工放工都不方便,上個月叫我幫她在九龍搵屋,打算搬出來住,豈料竟然俾人害死。」

探員問雯女:「為何她會向大耳窿借錢?」

雯女說:「那筆錢是少嫻的親人借的,她是代那人還債。」

探員到那間財務公司調查,證實借錢的不是麥少嫻,而是死者的親人。

探員認為麥少嫻的死和大耳窿無關,至於其他原因,例如得罪人遭殺害等,無任何線索可供調查,調查方向又轉回「午夜人狼」身上。

麥少嫻遇害後,「午夜人狼」沒在屯門區出現,專案小組相信可能已轉移陣地到其他地區犯案。

部份專案小組成員認為,若非在輿論壓力下,警方被逼透露案情進展,午夜人狼可能不會聞風而遁,增加緝捕困難。

雖然有跡象顯示「午夜人狼」己離開屯門地區,專案小組仍未放棄「守株待兔」計畫。

大量數據不斷輸入超級電腦,專案小組定時研究案情,將更多資料輸入電腦。

專案小組主管在專案小組會議上說:「『午夜人狼』為屯門區居民是重要假設,我們先肯定這個假設,否則難以有目標地搜集資料。」

「我相信午夜人狼在屯門區公屋居住,這個推測是因為他十分熟識屯門公屋情況,知道在何時何地下手及犯案後如何逃走,可惜,房屋署以個人隱私理由,拒絕向我們提供住戶資料。」

王永基補充說:「兇手犯案後,能在極短時間內到附近銀行提款機,以受害人提款卡提取金錢,相信配備汽車。」

「我們要走一些遠路,調查所有在屯門區居住,二十五至三十歲男子,集中調查有車牌的人。大部份受害人在下了的士回家時遇害,『午夜人狼』可能駕車尾隨載單身女子的士,待女子落車時下手。」

「如果大家還記得林過雲那宗案件,都知道的士司機是極佳掩飾身分,根據法醫所說,兇手右手特別有力,這正是職業司機特徵。第一批要調查在屯門區居住之的士司機,之後才調查其他車主。」

這項相信僅次於人口普查的調查,在屯門區內默默進行,專案小組先後查問超過一萬人,包括「午夜人狼」在內。

一如專案小組所料,「午夜人狼」是屯門區公屋居民,他叫林國偉,與「雨夜屠夫」林過雲僅差一字(林過雲原名是林國裕),1971年1月27日出生,住屯門大興邨興泰樓,是一名裝修工人。

警方在記者會上說己掌握「午夜人狼」資料時,林國偉以為警方衹是說門面話,直至有一天他駕車在屯門區找尋「獵物」,尾隨一名女子返回大興邨,途中被警員截查身份證後,才知道警方已布下天羅地網來捉他。

林國偉明白到,屯門已不再是他的淫虐樂園,藉口方便工作,搬到姊姊家中居住。

林國偉的姊姊住在土瓜灣居住,他「磡察」附近一帶環境後,急不及待犯案。

1993年5月24日,早上十時,姓廖裝修工人(41歲),途經紅磡益豐大廈十一樓梯間,發現一名女子蹲在牆邊,上前查看,發現該名女子口吐白沬,昏迷不省,於是報警。

警方到場將女子送到醫院後證實不治,死者衣物完整,無明顯傷痕,警方認為案件無可疑。

法醫驗屍,發現死者頸核被扼碎,有被人雞姦痕跡,通知警方接手調查。

案中死者劉小敏(23歲),與未婚夫住在益豐大廈一單位,原計畫下星期註冊結婚,案件由九龍城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

「午夜人狼」專案小組接到姦殺案報告後,派人到案發現場及殮房了解情況。

從手法判斷,死者可能被「午夜人狼」所殺,一度失去蹤影的「午夜人狼」,在紅磡出現。

專案小組相信,「午夜人狼」會再度犯案,為免有更多人受害,警方於5月31日,發出兩份分別為十五萬元花紅,通緝今年2月及4月,在屯門地區殺害兩名女子的「午夜人狼」。

翌日,警方發出「午夜人狼」兩幅拼圖,呼籲市民提供消息。

6月平安渡過,「午夜人狼」沒按周期在屯門區出現,專案小組成員認為,午夜人狼已離開屯門區。

專案小組主管對他的成員說:「麥少嫻案件後,我相信他已離開了屯門區,最可能落腳的地方在紅磡。」

專案小組主管說:「紅磡益豐大廈姦殺案,死者體內精液證實和『午夜人狼』相符,我們已要求九龍城重案組接供有關資料。」

「一名的士司機和我們聯絡,說接載一名女子回家途中,被一部私家車尾隨,那部私車開大燈照他的車。」

「有理由相信,那部司家車司機這樣做,是想看清楚的士內搭客,確定目標後伺機下手,我已約那名司機到來提供資料。」

的士司機在專案小組總部,向主管講述當時情況:「4月24日,大約凌晨三時,我在屯門八百伴載一名女子到友愛邨愛明樓,當我駛入友愛邨時,一部私家車由後駛近,用大燈照我的車,我從倒後鏡看,由於光線太猛,看不清楚司機樣貌。」

那名的士司機說,他落了客將車駛離時,隱約看見一名男子從泊在路邊一部私家車下車。

的士司機的記憶就衹有這麼多,無法形容那部私家車及那名男子樣貌。

這是一條重要線索,專案小組得到該名司機同意,由政府催眠師楊志滔,用催眠方法喚起記憶。

該名司機在催眠狀態下,記得那部私家車是一部白色日本車,那名男子的頭髮是向後梳的。

這些線索立刻輸入超級電腦,專案小組空群而出,逐一調查屯門區內有白色日本車的車主,查問他們有否不在現場證據。

為免打草驚蛇,專案小組對那些車主表示,他們正調查一宗車禍傷人不顧而去案件。

正當專案小組逐步收緊調查網時,7月12日,「午夜人狼」又在紅磡犯案,今次受害人是一名三十一歲女子。

7月12日中午十二時,這名受害人坐的士到伊利莎伯醫院求醫,最初沒說出曾被強姦,醫生檢驗時發現有被雞姦跡象,通知警方。

受害人向警方表示,她在凌晨三時從外返家,在大廈梯間被人扼暈,醒來時身上衣衫不整,頸項疼痛,下體受創,財物失去,懷疑遭姦劫,為怕醜事張揚,沒有報警,自行到醫院求醫。

何文田警區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到受害人家中檢走部份證物,在垃圾桶檢回一條由受害人丟掉的內褲。

在受害人體內及內褲上的精液,經化驗後證實和「午夜人狼」相符。

「午夜人狼」專案小組討論紅磡這兩宗案件,與會的心理學家指出,「午夜人狼」犯案手法己開始變態。

心理學家提出警告:「紅磡區兩名受害人都遭到雞姦,顯示一般性行為已不能滿足兇徒慾念,如果繼續發展下去,兇徒可能會姦屍。」

犯罪學家認為「午夜人狼」已逃到紅磡,會在住所附近繼續犯案

心理學家的預言沒有錯,「午夜人狼」己到了變態階段,他甚至幻想被他強姦的受害人會愛上他。

1993年8月5日,「午夜人狼」強姦及雞姦一名女子後,逼受害人說出家中電話,翌日下午約受害人,到黃埔UA戲院看五點半電影《天長地久》。(電影男主角是劉德華,女主角是吳家麗,吳家麗是案件主管王永基的女朋友。)

受害人被侵犯後沒有報警,接到「午夜人狼」電話後,感到驚慌,將事情告知在懲教署工作的弟弟,在對方敦促下才去報案,但衹說被人非禮。

紅磡警署刑事偵緝組人員,叫受害人假意應承對方約會,在相約見面地點,當場拘捕「午夜人狼」。

「午夜人狼」落網後,法證人員比對他與死者身上遺下的DNA,證實兩者相符。

當時DNA技術剛在香港使用,此案是香港法證部門使用DNA破案經典案例。

「午夜人狼」林國偉於8月7日被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及兩項強姦罪。

林國偉承認與在屯門區發生的風化案有關,「午夜人狼」專案小組主管王永基,為林國偉錄取口供。

王永基是警方談判專家,為令林國偉坦白交代,使出談判本領。
這類連環犯案罪犯已「置生死於道外」,他們知道所犯罪行嚴重,難以得到輕判,既然如此,又何必與警方合作。

王永基和林國偉交談,摸清楚對方性格,王永基察覺到林國偉是個「寂寞的人」,很想有人和他談天說地,王永基把握這點,漸漸得到林國偉信任。

林國偉說:「我咁樣做,係因為我好寂寞,無知心朋友,我最鍾意的女朋友呃晒我的錢,我覺得女人無一個係好人!」

林國偉有不少異性朋友,他衹將他們視為性慾工具,在眾多女友中,衹有兩人是他喜歡的,一個是初戀情人,但由於林國偉太「花心」,這名女友最後離開他嫁給別人。

愛人出嫁令林國偉感到憤怒,一向衹有他拋棄人,今次是第一次被人拋棄。

這次打擊令林國偉有自毀傾向,當時他在一間車房工作,晚上偷駕在車房維修的汽車參加非法賽車。

林國偉參加非法賽車時不要命,很快打響名堂,賽車時如出柙雄獅,加上鬈曲的頭髮,因而被稱為「獅王」。

在這段時間,林國偉得到別人認同,認識一個令他變成人狼的女人,阿May。

1989年,一場非法賽車,以「支持六四民運」作為號召,林國偉在這場非法賽車中認識阿May。
他當時不但有名,非法賽車所得獎金亦不少,這是阿May看上他的主要原因。

林國偉有了愛情,開始珍惜生命,不要命的作風收歛,非法賽車輸多贏少。
阿May知道林國偉無復當年之勇,1992年假意和他結婚,騙了他的積蓄不知所終。

這個打擊令林國偉更憎恨女人,尤其長頭髮女性,因為兩個令他傷心的女友都是長頭髮。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