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哋唔會蝕本,走啦!

周素芹1967年在佛山九江鎮一條村落出生,母親廖月英。

周素芹家境貧窮,小學未畢業便輟學,在九江鎮一渡頭賣蔗汁、雞蛋等小食養家。
因皮膚黝黑、樣貌娟好,有「黑牡丹」之稱,口才了得,在村民眼中是個生財有道的女人。

1987年,周素芹與姓李男子結婚,翌年誕下女兒,丈夫染上毒癮,多年來進出戒毒所。
第二名女兒出生時,周素芹的丈夫仍在戒毒所服刑。

1999年,周素芹誕下兒子,為維持生計,學習駕駛貨車,成為村內唯一一位會駕貨車的女性,及後遇上車禍受傷,在家中常被丈夫打罵,意志消沉。

2003年,周素芹與丈夫離婚,兩名女兒與兒子交由母親照顧。
周素芹持雙程證到香港做黑工,因逾期居留被遣返。

周素芹借用他人身份證申請證件到香港,在船上認識南海女同鄉劉麗英,劉麗英介紹周素芹賣私煙。

2004年12月開始,劉麗英與周素芹到香港當「北嫂」(內地到香港,年紀較大的性工作者),對象是已經上了年紀的老翁,到他們家中性交易,節省租房錢,每次約賺二百元,平均每日有一至兩宗生意。

2004年12月至2005年3月期間,兩人六次來港,兜搭老翁進行性交易賺錢。
周素芹認識了麥樹森(66歲),雙方有多次性交易。

2005年1月3日,周素芹與劉麗英來到香港,在藍田一個街市色誘李就(78歳),回家玩「一王二后」,李就說願付給兩人各一百元。

三人買早餐到藍田德田邨德敬樓李就家中,周素芹先與李就性交。
劉麗英入房,打開李就的抽屜,用佛山話說:「櫃桶有啲錢喎!」
周素芹忙於性交,沒有理會。

周素芹與李就完事後,劉麗英給李就混入舒樂安定及三唑侖的奶茶。(舒樂安定為鎮靜催眠藥,三唑侖又名「蒙汗藥」屬於短效型安眠藥)
劉麗英對李就說:「阿伯,飲啦,唔係你唔夠力同我做。」

劉麗英與李就入房,李就藥力發作昏迷,劉麗英盜去家中十三萬八千元現金,一條金項鏈、一部數碼相機。

李就醒後只給她們五十元,劉麗英說:「我哋唔會蝕本,走啦!」
之後,劉麗英給周素芹七百元。

李就的妻子黃碧月在酒樓工作,下班回家時發現大門沒上鎖,李就躺在牀上昏迷,牀頭櫃鎖頭上的木被斬開,地上有一把菜刀,家中有財物失竊。

李就送院搶救後,性命無虞,翌日出院,尿液內驗出曾服用安眠藥。

2005年3月22日,劉麗英在藍田一個街市,見到周素芹與麥樹森在一起,建議麥樹森與她們「一王二后」性交,麥樹森答應給兩人各二百元。

三人到德田邨德樂樓麥樹森住所,周素芹與麥樹森性交後。

劉麗英將氯氮平、舒樂安定、三唑侖(氯氮平用於治療精神分裂症和帕金遜症),混入叫奶茶中給麥樹森喝,兩人之後性交,麥樹森藥力發作後昏迷。
劉麗英盜去家中一萬一千元現金、一條金項鏈、一枚吊墜、三隻手錶、風筒等物品。

兩人在單位內不懂開門,劉麗英打電話給丈夫徐心鋤,從單位外開門協助她們離開。

麥樹森妻子李艷芬回家時,發現大門沒上鎖,麥樹森在牀上昏迷,家中被搜掠且失竊,李艷芬致電女兒商量後報警。

麥樹森送到聯合醫院後仍然昏迷,翌日醒來沒有大礙。
下午,李艷芬接麥樹森出院,麥樹森到的士站時感到暈眩,將他送回病房。

翌日,醫院通知李艷芬,麥樹森在洗手間跌倒,李艷芬趕到時,麥樹森已經死亡。

驗屍發現麥樹森體內有不尋常藥物氯氮平,氯氮平導致肺動脈阻塞,因肺部栓塞死亡。

探員到德樂樓調取閉路電視調查,發現麥樹森與周素芹、劉麗英,案發前同乘升降機回家。
約一小時後,徐心鋤到來與周素芹及劉麗英一同離開,三人手上都持有用膠袋盛載的物品。

徐心鋤任職廚工,是癮君子,有多次藏毒案底。
1987年在廣州經朋友介紹,與1960年出生的劉麗英結婚。

翌年,劉麗英替徐心鋤誕下一子。
2000年,徐心鋤退休前,平均每月會拿二、三千元到深圳給劉麗英,曾想過申請劉麗英來港定居,遭劉麗英拒絕,退休後,徐心鋤靠綜援維生。

2004年,劉麗英另有男友,同時到香港做「北嫂」,徐心鋤從街坊口中得知此事,與劉麗英吵了很多次,但沒有離婚。

探員根據閉路電視影像追查,首先鎖定有案底的徐心鋤。

2007年8月6日,警長劉家勝與同袍,到劉麗英丈夫徐心鋤在平田邨住所,在單位內找到麥樹森家中失竊的風筒,以謀殺麥樹森罪名拘捕徐心鋤。
及後撒銷謀殺罪名,改控徐心鋤管有涉案的風筒、棉被,控告處理贓物罪,最終獲判無罪。

2010年9月16日,周素芹獨自由內地羅湖關口入境時被捕。
警誡下承認來香港當娼,聲稱劉麗英負責在飲品內落藥,說只會令人昏睡不會致命。

周素芹說,麥樹森與她們性交時,稱有病要服藥,劉麗英給予麥樹森一杯「加料」奶茶,說喝了可增加精力。

周素芹供出李就的案件,說沒有看見劉麗英落藥,劉麗英事後拿走李就數千元財物,分了千多元給她。

探員經調查後,落案控告周素芹,誤殺及施用藥物使人迷昏等罪。

周素芹還押候審的十多個月中,平均每月一封家書寫給兒子。
周素芹讀書不多,部分信件只圖畫及一、兩句簡單句子,最長一封信約二百字。

周素芹多次在信中問及孩子成績如何,不時囑咐兒子要聽話,提點兒子天氣熱,不要到處走動,不然曬黑了「就唔靚仔」。
在多封家書中抄寫在還押期間,讀過的謎語書中的謎題。

2011年10月10日,案件於高等法院開審。
周素芹(44歲),報稱無業,承認兩項盜竊罪,否認一項誤殺及兩項施用藥物使人迷昏罪。

控方案情指出,2004年12月開始,周素芹多次與劉麗英一同來港,數天後一同離開,麥樹森案發生後,兩人沒再到香港。

主控官質疑周素芹知道麥樹森服藥後死亡,怕被警方追查而不敢來港。

周素芹否認,稱因幼子升小學,忙於照顧幼子才沒來港。

李就妻子黃碧月出庭作供時說,李就現時仍在生,居於老人院且表現癡呆,黃碧月說:「我懷疑佢(周素芹)畀啲藥食令到癡呆!」

麥樹森妻子李艷芬作供時說,猜測麥樹森確曾有召妓回家。

2011年10月12日,劉麗英丈夫徐心鋤(66歲)出庭作供。
徐心鋤說,2004年至2005年期間,劉麗英多次來港,在徐心鋤藍田家中暫住。

徐心鋤目擊劉麗英與周素芹,一同在地下壓碎藥丸,劉麗英說:「嗰啲藥丸可以迷暈啲男人,可以偷佢啲物品。」

2005年3月22日,劉麗英因未能開啟麥樹森住所的大門,打電話叫徐心鋤到來協助。
回到徐心鋤住所後,劉麗英拆開二十多封利是,取出金錢。

中文大學藥劑學院副教授李詠恩作供時指出,麥樹森體內驗出的鎮靜劑氯氮平份量,是正常人服藥量十倍,麥樹森一次過食三種鎮靜劑,有致命風險。

2011年10月17日,三男四女陪審團裁定,一項誤殺及一項施用藥物使人昏迷罪成。
由於誤殺麥樹森罪名成立,涉及他的一項施用藥物使人昏迷罪名不成立。

主審法官賴磐德判刑時,斥責周素芹犯下嚴重罪行,與同黨是有預謀犯案,兩人落藥目的最初為盜竊,但對象為長者,令罪行更嚴重,會有風險令事主死亡,兩人仍繼續,最終導致一名事主死亡。

法官說,不明兩人何以向麥樹森施用氯氮平,藥力超過麥樹森可接受十倍,導致他死亡。

周素芹雖向死者家人道歉,但即使道歉亦未能反映悔意,判刑要防止再有他人施用藥物行劫,同時反映案件嚴重性。

一項施用藥物使人昏迷(李就),判監十年。
一項盜竊罪(李就)判四年監禁。
一項盜竊罪(麥樹森)判四年監禁。
一項誤殺罪成(麥樹森)判十五年監禁。

周素芹早前承認兩項盜竊罪,考慮整體量刑,與其他罪名同期執行,四罪合共判囚十五年。

李就妻子黃碧月對法庭判決公道感欣慰:「幫人除害,社會安寧。」
現時隔日會到老人院探望李就,李就對外界事物已無甚反應。

周素芹鄉間兩名女兒,對母親被重判十五年表示難以置信,堅稱要待法庭及律師正式通知:「老竇係咁,個阿媽又係咁,聽閒言閒語都聽夠啦!」

周素芹被判監後,劉麗英仍然在逃。
劉麗英丈夫徐心鋤透露,早從街坊口中得知妻子當娼,為此爭吵多次,被問到何以不離婚,徐心鋤欲言又止。

劉麗英因此案要「着草」,徐心鋤直言「抵佢死!」。
問到是否仍愛妻子時,徐心鋤無奈地稱:「你話呢?」

周素芹不服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申請,理據是她原本打算認罪,但被律師勸阻,導致她失去因認罪而可獲扣減的三份一刑期。

2013年5月3日,上訴庭作出聆訊及裁決,周素芹解僱了勸她認罪的律師,顯見她無意認罪,駁回上訴許可申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