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連環殺人 「肥師奶」大話連篇(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郭貴珍(74歲)的姓吳丈夫,四十多歲時因病逝世,她獨力撫養兩女一子.
長女已婚,居於澳門,次女於澳門賭場任職.

郭貴珍與幼子(42歲)及媳婦(42歲),同住黃大仙竹園南邨華園樓六樓.
幼子在青衣一間家具店任職室內設計,媳婦患有類風濕,在酒店當兼職.

郭貴珍患有風濕及骨刺,行動不便,出入要撐拐杖或雨傘,須定期覆診,兒媳間中會陪郭貴珍看醫生.

郭貴珍靠綜援金生活,生活十分有規律,每天早上八時下樓做運動,之後到街市買菜,然後往商場與街坊聊天,下午四時許回家,在門外上香後,準備晚餐與兒媳分享.

2006年年初,兒媳疑欠債,被大耳窿登門潑漆及貼大字報,事件令郭貴珍強烈不滿,雙方曾發生激烈爭執.

9月,郭貴珍遺失家門鎖匙,兒媳替她重新配匙,但沒有更換門鎖.

11月4日,郭貴珍到澳門探視女兒,女兒給她一萬三千元作零用,她一直隨身攜帶.

11月17日早上十一時許,幼子離家往青衣上班,媳婦於下午一時許外出,替丈夫拿手錶去維修,家中只有郭貴珍一人.

晚上十一時,兒媳結伴在外吃晚飯後回家,發現郭貴珍雙手遭衣服反綁,雙腳用繩索捆綁,全身被棉被及衣服覆蓋,倒臥床上,兒媳立即替郭貴珍鬆綁及報警.

救護員到場,發現郭貴珍身上有多處瘀傷,送院時右臉腫脹,後腦位置瘀黑,急救後返魂乏術,案件列劫殺案處理.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探員接手調查,郭貴珍身上佩戴的金戒指、玉戒指、金頸鏈、手錶俱無失去,隨身攜帶的一萬三千元現金不翼而飛。
單位鐵閘及大門沒被撬過痕跡,警方封鎖大廈及翻看閉路電視展開調查。

凌晨四時,探員邀請郭貴珍的兒媳,到警署助查達二十小時。

法醫下午驗屍時發現郭貴珍身上有傷痕,證實因窒息致死,不排除她抗賊時遭賊人毒打受傷致死,相信被發現前一段時間已遇害。

郭貴珍的女兒悲慟哭喚:「個兇手就算得到錢都唔會好使,一定有報應。」

晚上七時許,十多名重案組探員重返現場,向住戶進行問卷調查。

郭貴珍被殺案仍未偵破,二十三日後,另一老婦遭到毒手。

遇害老婦吳基鑾(82歲),三十年前喪夫,含辛茹苦養大兩子一女,十多年前搬入石圍角邨石芳樓504室居住,曾患腸癌,約在1996年動手術。

兩子女結婚後遷出,幼子於2005年年初搬走,留下吳基鑾一人獨居,兒孫均十分孝順,平均每月兩、三次返家探望她。

吳基鑾為人忠厚和藹,間中出外晨運,一年前在廚房跣倒導致盆骨骨裂,康復後仍要靠拐杖行路,減少外出。
平日習慣只鎖鐵閘,不關木門,晚上九時睡覺前才關上大門。

1994年,黃春逢遷入石圍角邨石芳樓,認識鄰居吳基鑾,兩人成為朋友。

2006年10月,有收數公司職員登門,向吳基鑾其中一名兒子追債,她表示兒子已搬走,收數佬無奈離開。

12月6日晚上七時,黃春逢回家,經過吳基鑾單位,兩人曾寒暄幾句,翌日,吳基鑾沒有外出晨運。

12月8日早上九時許,黃春逢擔心吳基鑾發生意外,到她住所查看,發現木門反鎖,鐵閘虛掩,拍門沒有反應,從木門入信口窺望屋內情況,發現吳基鑾倒臥客廳近浴室對開地上,雙手被捆綁,臉上蓋有毛巾,衣衫染有血漬,黃春逢立即致電報警。

警員接報連同消防員破門入屋,發現吳基鑾頭部、手部、右面、上唇均有傷痕,雙手被膠紙向前捆綁,身旁有大量血跡,地上有血鞋印,相信死去一天左右。

法醫高永富與鑑證科人員到場逗留個多小時,採集死者體液等樣本化驗,初步相信頭部傷痕由鐵錘造成,案件交由荃灣警區重案組第二隊接手調查。

數十名機動部隊警員及搜索犬到場,在大廈範圍、附近花槽、垃圾桶、消防喉等設施尋找兇器。
在綠楊新邨廖寶珊紀念書院附近的垃圾桶內,找到棍狀兇器及一卷膠紙。

探員向住客進行問卷調查,在屋內檢走一批證物,包括一張折凳、一柄鐵錘、一個枕頭、一張麻雀紙。

吳基鑾兩名兒子接獲警方通知趕返家,驚聞噩耗神情哀傷,幼子在仵工搬運遺體時,跪於住所門外激動痛哭。

荃灣警區重案組第二隊高級督察陳朗楊表示,現場無掙扎及搜掠痕跡,單位門戶無被撬毀,財物損失仍在點算,初步不排除劫殺或遭熟人所害,不排除與黃大仙竹園南邨老婦劫殺案有關。

法醫高永富驗屍時發現,吳基鑾一顆牙齒鬆脫,右肋骨上有八根肋骨折斷,皮膚下方有廣泛深層瘀傷,延伸至頭皮和臉部肌肉層。

頭上有很多瘀傷和嚴重傷痕,尤其臉頰,前額,側面和背面有嚴重瘀傷,大腦最外層背面有一塊瘀傷,估計被硬物襲擊頭部達十二下。

法醫認為吳基鑾在地板上遭受嚴重暴力,頭部反覆受到猛烈打擊,頸上受了一些瘀傷,但不是死於絞殺,而是死於頭皮割傷和腦部損傷導致的急性失血。

吳基鑾被殺案,探員調查後無進展,與郭貴珍被殺案,成為懸案。
十五個月後,又有一名老婦遇害。

案中死者顏算(80歲),丈夫於2005年逝世,獨居石硤尾邨美綵樓十一樓1139室,顏算沒有子女,領綜援維生,無財政問題。

顏算有一名感情甚好的世交,將兒子孫民道與顏算上契。
孫民道十分關心契媽,經常登門探訪,2007年12月,孫民道曾陪顏算回福建治腳患,2008年2月底才回港。

3月4日,顏算在孫民道(65歲)陪同下,到銀行提取三千元現金作家用,之後連續兩日,孫民道多次致電給契媽,一直沒有人接聽。

3月7日早上九時許,孫民道擔心契媽安全,登門造訪,拍門良久沒有反應,用後備匙開門入屋,發現顏算倒臥廚房地上,雙腳伸入廁所,雙手被反綁,口部被牛皮膠紙密封,面上蓋一張紅色被單。

孫民道大驚致電報警,救護員接報趕至,證實顏算已明顯死亡,毋須送院。

案件列作謀殺案處理,由於犯案手法類似,懷疑與郭貴珍及吳基鑾兩宗命案有關,兇手可能涉及近期連串長者遇劫案件,西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跟進。

屋內無明顯搜掠痕跡,死者一個銀包、一對金耳環、身份證,銀行存摺及三千元均不翼而飛,不排除是熟人所為。

探員及鑑證科人員在現場搜證,未發現兇器,檢走一條繩、刀、口罩,一個一呎長八吋闊的木櫃桶。

大批警員到場,在花槽及休憩公園搜尋兇器,多名重案組探員向死者鄰居進行問卷調查,查詢是否聽過嘈雜聲,是否見過可疑人物等。

法醫黃漢文奉召到場檢驗屍體,屍體頭部右側有開放傷口,有大量割傷和瘀傷,頭部兩側都有深深瘀傷,尤其左側。
在大腦頂部有一層薄的硬膜下大出血,瀰漫性軸突損傷,相信曾遭硬物狂撲襲擊,頭部有四處重擊傷口,導致失血過多致命。

屍體由仵工舁送殮房,孫民道與妻子及女兒到殮房認屍後,返回現場協助警員調查。

西九龍總區刑事總部馬志堅警司表示,單位門鎖沒有被破壞跡象,由屋內環境及事主死狀分析,相信是一宗劫殺案。
事主數日前由銀行提取三千元現金,連同存摺、錢包、身份證,一對金耳環等財物均不翼而飛,會集中循熟人方向追查疑兇。

深水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戴律持表示,婆婆有申領援助金,有社工長期跟進,警方將邀請社工助查,了解婆婆生前與甚麼人稔熟。

顏算因腳患不良於行,社區生活圈子狹窄,生前有社工跟進個案,探員聯絡社工,調查顏算生前來往的朋友,希望找到破案線索。

3月8日早上九時許,孫民道到葵涌殮房認屍,法醫黃漢文驗屍發現,顏算全身有二十處傷勢,有腦膜出血現象。

顏算沒有窒息跡象,死亡原因是頭部受傷,大量失血,造成頭部受傷所需力量很大,顏算頭部至少受到四次打擊,可能在地板上遭到襲擊。

顏算心臟雖有毛病,有跡象顯示她遇襲後心臟仍有泵血到其他器官,她的死與心臟病無關。

顏算出現肺部吸入現象,表明顏算曾吐出嘔吐物,嘔吐物使肺部積聚了物質,將胃中的內容物吸入肺部,遇襲後昏迷十二小時死亡,估計死去超過兩日。

下午一時,西九龍總區重案組兩名探員到殮房,帶走一袋屬於死者衣物,血液及胃液樣本進行毒理化驗。

重案組探員重返案發現場向街坊進行問卷調查,主要是向鄰居詢問近日有否見過陌生人,在顏算住所出現,她有否說過被人跟蹤。

探員到顏算經常買菜的石硤尾街市,向商販出示照片,查詢近日有否見顏算到街市,探員將顏算用過的一批物品及拐杖帶走檢驗。

探員發現這三宗老婦被殺案都有共通點,三人都是寡婦,在公屋居住,行動不便。
三人的雙手被捆綁,口部被牛皮膠紙密封,面上都被蓋上遮蓋物,如黑色布、紅色被單。
死者都是被硬物擊斃,沒有使用利器,現場無掙扎及搜掠痕跡,單位門戶無被撬毀。

兇手在死者面上蓋上遮蓋物,從犯罪心理分析,兇手與死者是認識的,殺人後為免看到死者樣貌,才會遮蓋死者的麵。

死者都是被硬物擊斃,顯示兇手可在屋內自由行動,隨手拿起屋內物件行兇。

郭貴珍及吳基鑾的家人曾被上門追債,郭貴珍與顏算遇害前身上都有現金。

假如兇手與死者認識,兇手應曾多次到訪死者,閉路電視應會拍到,探員翻看這三宗命案的閉路電視,在閉路電視片段找到連環殺手身影。

住在顏算樓下的鄰居郭迎兒對探員說,3月4日上午十時左右,她往石硤尾邨街市買菜,遇上顏算,顏算買了雞蛋及米粉,郭迎兒代顏算拿食物。

兩人回到美綵樓,在大堂遇上一個「肥師奶」,三人一同進入升降機,「肥師奶」沒有按掣。
到十樓時,三人一同出升降機,顏算因腳痛年老無力上樓梯,「肥師奶」上前攙扶,郭迎兒跟隨其後。

「肥師奶」扶顏算至家門前,要求顏算交出鎖匙由她代為開門,顏算以為「肥師奶」出於好心,將鎖匙交給她。

「肥師奶」之後扶顏算入屋,協助顏算把剛買的食物拿入屋,郭迎兒見顏算已到家,自行離開。

探員翻看閉路電視影片片段,3月4日上午十一時零一分,顏算、郭迎兒、「肥師奶」,一同乘搭美綵樓升降機,一分鐘後,他們在十樓離開升降機。
上午十一時四十二分,「肥師奶」獨自進升降機,一分鐘後,「肥師奶」離開美綵樓。

5月9日,西九龍總區重案組,懸紅三十萬元緝兇及發出疑兇圖片。

被通緝的是一名婦人,年約三十五至五十歲,高約1.57米、身材肥胖、蓄短髮。
這名婦人在2008年3月4日曾探望顏算,當時身穿長袖外套、深色褲、拿一個深色袋。
懸紅有效期至2008年10月1日。

通告刊出閉路電視截圖,相中人為一名中年胖婦,打扮樸素。
2008年5月11日下午二時許,姓李女的士司機在機場市區線的士站候客,姓鄧男行家懷疑她是被警方通緝的女殺手,暗中報警,提供該輛的士車牌及位置。

數部警車將的士站各出入口封鎖,七名警員從四方八面包圍的士,事後證實人有相似,虛驚一場。

5月14日早上,高級偵緝督察蔡偉森根據線報,在天水圍一家學校外面,拘捕該名被通緝婦人,這名婦人叫李瑞香(49歲)。

李瑞香對蔡偉森說:「我無心殺阿婆,我剩系去阿婆度追債怎麼!」

及後自爆稱:「我有另一宗案發生在石圍角邨,我都系錯手打死個阿婆。」

西九龍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梁家明表示,女疑兇無業,過去十年都沒案底,相信她是隨機找獵物犯案。

李瑞香有七兄弟姐妹,她排行第六,性格孤僻,很少與家人談及自己的事,哥哥曾當警察,姐姐已移居加拿大。

李瑞香有四項案底,1974年,十五歲時因盜竊罪被判罰款。
1975年,因三項盜竊罪,被判監禁一個月並緩刑十八個月。

李瑞香育有兩名二十九歲及二十七歲兒子,兩人從不供養她,長子育有一名女兒,出世不久已交由李瑞香照顧。

李瑞香曾任侍應,1999年開始失業,與丈夫、孫女同住天水圍天華邨。
2001年丈夫因肺癌逝世,李瑞香獲得五十萬元保險金,很快就將錢花光,她患有糖尿病,靠每月四千元綜援維生。

李瑞香在警誡下承認犯案,帶探員到旺角彌敦道裕民金飾有限公司,職員證實在3月4日晚上十二時三十分,李瑞香將屬於顏算的一隻耳環,在該店以四百九十六元出售。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山寨廣播(粵語版)
https://www.youtube.com/c/networkabc

西瓜視頻(華語版)
https://www.ixigua.com/home/2761604949869150

bilibili(華語版)
https://space.bilibili.com/15261337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