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窮夫奪產 妻變粉漿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三堡北苑小區是村子拆遷後的回遷房,位於杭州市江干區四季青街道,距離杭州東站僅十幾分鐘車程。

2020年7月4日上午,來惠利(53歲)與丈夫許國利(55歲),到杭州市紅十字會醫院,許國利到醫院拔牙,來惠利患有高血壓定期前去配藥。

中午,兩人由醫院回家吃飯,飯後,許國利外出視察正在裝修的新房子。
今天,是他們小女兒十一歲生日,來惠利與小女兒到銀泰百貨杭州慶春店買書。

下午五時十分,來惠利與小女兒買了蛋糕,回到三堡北苑小區,搭升降機回到四幢802室。

傍晚七時,一家人吃晚餐,慶祝小女兒生日,晚上十時,看完電視後,一家人上床休息。

7月5日凌晨零時三十分,許國利起床上廁所時,來惠利仍在熟睡。
早上五時三十分,許國利發現來惠利不在家,他當時沒有為意,以為來惠利外出晨運。

7月5日中午和傍晚,來惠利都沒有回家吃飯,沒有通知丈夫和女兒,一夜未歸。

7月6日上午,來惠利的單位打電話來,說她未到崗上班,來惠利的家人感到蹊蹺,向許國利查詢時,他叫他們不用擔心。

下午,許國利收到來惠利網購快遞,內含治療睡眠不足的藥物。

7月6日晚上八時零七分,來惠利與前夫所生的大女兒等家屬,「押」許國利到公安局報案,一行人到達江干區分局四季青派出所。

許國利說來惠利於7月5日凌晨失蹤,未帶證件、手機、銀行卡,家中失去一件咖啡色吊帶睡衣和一雙黑色鞋子。

警方起初列為失蹤人口立案,簡單問訊許國利後,叫他回家等消息。

來惠利家人將這宗失蹤案通知傳媒,浙江電視台新聞節目率先追訪,「人間蒸發」成了全國熱點話題。

自媒體網紅主播蜂擁而至,搞網絡直播,網紅變身福爾摩斯,要破解「人間蒸發」之謎,案件備受關注,在網絡上引起哄動。

7月16日,浙江電視台,教育科技頻道《小強熱線》,採訪許國利及來惠利家人。

許國利稱「(家裏僅)少了一件吊帶睡衣,她出去肯定不是一個人,一個人她出不去的,按她的智商。」
媒體循「躲開監控鏡頭出逃有同黨接應」、「妻子夜裏約會私奔」、「夢遊」、「睡覺時離奇失蹤」等方向報導。

家屬懷疑來惠利可能掉進景觀河,抽乾了河水也沒有找到其人。

7月17日,《小強熱線》問許國利與妻子是否有過節。
許國利稱:「最多就是半年前,不是你死我活的事,不需要化解。」
一度情緒激動失態:「所有事情你不要說異常,反正沒有異常情況。」

許國利的弟弟許明及他的妻子劉燕,在抖音看到嫂子來惠利離奇失蹤消息,7月18日早上九時,一家三口到達三堡北苑。

許國利當時不在家,只有十一歲女兒在屋內,看見哥哥獨留女兒在家,許明感到嫂子失蹤可能與哥哥有關。

許國利回來時,許明悄悄對他說:「主動向公安交代,可得到寬大處理。」

許國利說:「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做過的事,我不會承認,沒事,有甚麼進展我會告訴你們。」

7月18日,浙江電視台,錢江都市頻道《范大姐幫忙》節目,記者和安防專業人士到小區查看,發現小區負一樓有一條沒有燈暗道,可避開監控到達一個通往地面、沒有監控出口,懷疑來惠利失蹤,是「佘祥林事件」重演。

佘祥林是湖北省京山縣雁門口鎮人,原是當地派出所治安巡邏員,1994年因「涉嫌殺害妻子」,一審被判死刑,1998年,改判有期徒刑十五年。

事後女兒輟學、其母病故,親友為他上訪時被扣押。
2005年3月,「亡妻」突然出現,他無罪釋放,佘祥林披露當時因不認罪被毆打了十日十夜,事件轟動全國。

杭州富陽野狼搜救隊義務到小區幫忙尋找,搜救隊接受浙江電視台,民生休閒頻道《1818黃金眼》採訪時,明確指出小區內監控存在死角,暗示「佘祥林事件」可能重演。

許國利在妻子失蹤期間仍照常上班,面對媒體採訪時從容冷靜,連問「我的女兒怎麼辦?我的生活怎麼辦?我老婆到底甚麼時候回來?」

許國利對親戚說:「找不着就不用找,出去玩幾天,可能就回來了。」

事件愈鬧愈大,有指斥警方無能的說話傳出,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區分局(下稱公安局),將案列為「7·5杭州女子失蹤案」,7月19日成立專案組調查。

公安局刑偵大隊民警唐偉國認為,這宗不是簡單失蹤事件,可能另有內情,暗示許國利殺害妻子,毀屍滅跡。

公安局組織全市百多名警力,對小區六幢單元樓,379戶人家,1075名住戶全部進行走訪詢問,詳細記錄重點時段活動情況。

專案組搜索小區地下室、樓頂等,查看窯井、電梯井、蓄水箱,整幢樓住戶的雪櫃、保險櫃等。
派警犬搜查小區附近的池塘、公園,前後開展了四次地氈式排查,未有發現。

許國利面對媒體採訪時候冷靜說了一句:「以她的智商,一個人是走不出小區的,警察最近老是來找我。」

這些話引起專案組注意,要走出小區,需要多少智商?
這句話出自妻子失蹤的丈夫口中,十分可疑。

專案組調取該小區內及周邊所有影像監控,確定來惠利乘坐單元樓升降機回家後,未再離開小區樓,證件和手機都留在家中。

三堡北苑是「智安小區」,小區內部有九十六個監控、外圍監控近千個。

專案組進行天網監控大數據對比,緊急徵調全市共百餘名專業影片偵查員,分時段、分點位、分對象,二十四小時分組反覆查看,交叉覆核,查看7月份以來,將近六千小時監控影片。

進行識別糾錯後,排除來惠利自行出走可能性,來惠利回家後,未再離開小區,為案件偵緝指明了方向。

專案組稍後排除她被人帶走,初步發現來惠利丈夫許國利有犯案嫌疑,列為專案攻堅重點對象。

7月22日,來惠利與前夫所生的大女兒,辭職拿了十萬元用來懸紅,提供線索找到來惠利將給予十萬元感謝費,來惠利的侄子在小區內外張貼大量尋人啟事。

7月22日下午,專案組抽擊隊,冒着將近四十度高溫,穿上防護服,進入化糞池內部查找證物,未有發現。

警方安排抽糞車將小區化糞池的糞水抽乾,用了二十五小時,共抽出三十八車共重三十五噸糞水,經沖洗、篩查,找到疑似人體組織的肉沫,經過基因比對,確定屬於來惠利。

警方借助生物科技基因技術,綜合判斷來惠利可能遇害,許國利有重大犯罪嫌疑,將他拘捕。

7月23日早上十一時,許國利初步交代,因家庭生活矛盾對來惠利產生不滿,7月5日凌晨,趁來惠利在家中熟睡,將她殺害並分屍扔至化糞池內。

1965年,許國利於諸暨市安華鎮球山村出生,這村位於紹興諸暨與金華義烏、浦江的交界處,家中有三兄弟,大哥是抱養來的,許國利排行第二,最細的兒子叫許明。

許國利四歲時,母親因癌症去世,許明當時只有八九個月大,由父親和外婆將他們養大,家境很困難,文革時,許國利加入紹興專區諸暨縣安華公社。

許國利在村裏讀小學,初中畢業後沒讀高中,1983年當兵,駐防福建,當了三年修路橋的工兵,1987年退伍還鄉,曾在安華鎮一家玻璃廠上班。

許國利之後做了幾年期貨經紀人,經常遊走在杭州、上海等大城市,1990年開始做魚粉(魚肉磨成粉末的飼料)。

許國利與來惠利,兩人年少時曾是戀人關係,這段青梅竹馬戀情,因家長反對未能結果,兩人其後男婚女嫁。

1998年,許國利與一名姓官女子結婚,育有兩名兒子。

來惠利與第一任丈夫生了大女兒,其後離婚,跟第二任姓余丈夫生了二女兒,她在杭州一家同仁堂工作,丈夫在五金店做鈑金工。

2002年,許國利生意失敗到杭州找來惠利,來惠利借錢給他在杭州開鴨子養殖場,兩人舊倩復熾,雙雙出軌。
2004年,兩人一同到上海開鴨子養殖場。

2004年1月底,上海南匯區康橋鎮怡園村鴨棚暴發禽流感,許國利接受訪問時仍意氣風發。

2007年,許國利以家暴逼妻子離婚,兩名兒子歸前妻撫養。

來惠利與丈夫打了兩次離婚官司,最終離婚,女兒由前夫撫養,88平方米價值三十萬元房產歸前夫所有。

2008年,許國利與來惠利正式結婚,兩人先後將戶口遷到三堡村。

2010年,上海徵用鴨棚地皮,許國利因此獲得約一百萬補償款,他將錢用來炒賣股票,很快輸光。

2014年,許國利參與村幹部選舉,因為長時間不在村上,最終選不到。

2015年,許國利在諸暨安華鎮一個工程項目,為朋友管理帳目和採購。

2017年,許國利因炒股失利虧空公款,來惠利用私己為他填數,避過官非。

2018 年,兩人回到杭州,許國利在杭州某公司做駕駛員,來惠利在杭州平安金融中心,德勤會計師事務所杭州分所做保潔工作,屬退休返聘,除退休金外,每月薪金四千元。

三堡村拆遷後,來惠利分到回遷房,包括案發單位,現在居住的55平方米房產。
許國利和小女兒分到110平方米房產,距三堡北苑不足三公里,原定2020年底入住,現在正進行裝修。

許國利借錢炒股失敗債台高築,寄望一朝翻生,現時萬事俱備,只欠本錢。

來惠利有數十萬元積蓄,許國利出盡花言巧語,她都不肯給他分毫。

過往,許國利意氣風發時高高在上,如今,靠來惠利供養食軟飯要低聲下氣,對於自以為聰明的許國利,是比死更難受,寄望有機會得到金錢,扭轉形勢。

2020年6月,許國利藉口大兒子結婚,要求來惠利將正在裝修的房子轉名給他,來惠利其後查明,許國利想將屋契抵押,套現用作炒股,拆穿他的詭計。

時間一天天過去,來惠利活得比許國利好,還有紅杏出牆跡象,對許國利開始不客氣,許國利嚥不下這口氣,要來惠利徹底消失。

7月5日凌晨,許國利趁妻子熟睡,用枕頭蒙頭將她殺害,在衞生間支解屍體,去皮後骨肉分離,用絞肉機將血肉軟組織絞碎,通過馬桶沖入小區化糞池,徹底消失。

物業人員證實,案發當天,許國利家中用了二千公升自來水。(一般三口家庭每天用水少於一千公升)

公安局曾到位於杭州市德勝東路5277號,一家超市調取監控,為員工做筆錄,影片顯示,7月6日、7日,許國利分別購買了洗潔精、膠布。

7月25日,杭州市公安局,在杭州市公安局大樓七樓會議室召開記者會,杭州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賈勤敏,通報「7·5杭州女子失蹤案」相關情況。

7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提請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許國利。

杭州市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許國利的犯罪手段殘忍,性質惡劣,已涉嫌故意殺人罪,8月6日,依法批准逮捕許國利。

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胡天俊說:「 犯罪嫌疑人善於偽裝,事後配合家屬報案,接受媒體採訪,反偵查意識極強。」

許國利被捕後,掀出陳年舊案,許國利前妻的閨蜜劉女士,想起她的十六女兒劉某潔,2002年於家中被殺死,案件一直未偵破。

劉女士懷疑許國利是兇手,再次向警方報案,7月27日,諸暨市公安局回應記者:「諸暨警方對所有命案積案始終未放棄過偵查,不存在重新調查的說法。」

案發當日中午,劉女士飯後與朋友上街購物,家中只有女兒一人,晚上回到家後,發現女兒躺在衞生間地板上,已經死亡,頸部右側有一道傷口,房間門窗均無破損痕跡。

五樓一名住戶說,下午三時半到四時之間,身高一米七多一點,身材較瘦男子,從劉女士家中走出來。

警方調查與劉女士家庭有矛盾的嫌疑人,未找到兇手,這案成為懸案。

劉某潔遇害五天後,遺體火化,許國利為樓某潔買了壽衣,出席葬禮。

許國利是否兇手,還有待警方調查才有結果。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