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美國 出軌夫殺懷孕妻油浸兩女(下)(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美國 出軌夫殺懷孕妻油浸兩女(下)

警方查到,這對模範夫妻的經濟環境十分差。
2014年,他們的總收入是9萬美元。
在科羅拉多州以貸款方式購買一間40萬美元房屋,每月支付近3000美元房屋貸款。
有數萬美元信用卡債務及一些學生貸款和醫療費帳單,還有總計7萬美元的無擔保索賠,汽車月供600美元。

莎娜當時在一家兒童醫院的呼叫中心工作,每小時大約賺18美元,晚上、周末或加班,工資會更高。
2015年,兩人申請破產,進行債務重組。

莎娜從事保健品銷售行業後,收入增加,每年賺8萬美元。
她經常到外地出差,丈夫克里斯每次都在家照料孩子。

克里斯在案發6個月前,在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做操作員,年薪約為61500美元。

兩人的收入雖然增加,但仍未能應付龐大的債務。
莎娜為充撑門面,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公司因她優異工作表現,向她提供800美元購車獎金,持續24個月,她因而購買凌志名車代步。

他們在一個帳戶中的儲蓄總額為9.51美元,在聯合支票帳戶中的儲蓄總額為864美元。
克里斯在下星期還要面對屋主協會的1500元訴訟。

莎娜活躍於社群媒體,經常表示「我愛克里斯!」、「他是我的女孩們最好的爸爸。」

在莎娜的社交帳戶上,經常看到兩人甜蜜合照,認識他們的朋友都說他們是模範夫妻。

今年6月19日,莎娜檢查後發現懷上第三個孩子,她用短訊傳送胎兒的超聲波圖片給丈夫分享喜訊。
克里斯得知後激動不已地表示:「看起來就像一顆小花生!我已經愛上他/她了!」

警方最初沒有懷疑案件與女人有關,直至莎娜的閨蜜阿特金森向警方透露,莎娜懷疑丈夫有外遇,今次回來會與丈夫攤牌。

阿特金森說,克里斯與莎娜的婚姻在半年前出現問題,莎娜原以為懷孕可令克里斯回心轉意,但適得其反。
出事前幾天,莎娜用手機在團購網站,搜索周末雙人出遊地點,企圖挽救婚姻。

克里斯在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工作,他的同事說,克里斯與公司女同事妮歌(30歲)有婚外情。
兩人在6月14日相識,7月初發生肉體關係。
克里斯說正與妻子辦離婚手續,兩人趁莎娜出差期間偷情。

6月27日,莎娜與兩名女兒到北卡羅來納州度假五星期,克里斯以工作為藉口沒有隨行。
這五個星期,克里斯與妮歌朝夕相對,為慘劇埋下伏線。

警方在克里斯的手機內找到一個加密程式,解鎖後發現是他與妮歌之間的親密照片,數量約一千張。
有多張妮歌性感半裸照,其中一張於7月18日,由妮歌的手機發送給克里斯。

事發前,莎娜到亞利桑那州出差,克里斯與妮歌幽會,談到與妻子離婚後,正式迎娶妮歌,一起搬到公寓居住。

警方調查妮歌的手機,發現在8月4日,妮歌花了兩小時,用手機搜索過「婚紗禮服」。
案發前一晚,她搜尋「肛交」、「肛交指引」等等資料,之後在色情網站上看三人行色情片。

警方相信,妮歌可能想用「出位性行為」迷倒克里斯,令他與妻子離婚,兩人雙宿雙棲。

命案發生後,妮歌搜尋了安柏弗瑞的故事,以及「大家恨不恨安柏弗瑞」。

加州男子史考特因為外遇,2002年聖誕節前夕,謀殺懷孕8個月的妻子。
當時的小三是安柏弗瑞,這宗命案震驚全美,安柏後來自願到法庭作證,揭發史考特陰謀,之後出了一本名為《證人》的書,記錄這宗謀殺案細節。

莎娜這宗命案與當年史考特案很相似,妮歌可能想成為下一個安柏,甚至搜尋安柏靠寫書賺了多少錢。

妮歌回應警方查詢時,斷然否認勾引克里斯,強調今次命案與婚外情無關,主要是經濟問題導致。
妮歌又說,因這案被「人肉起底」,她要接受心理治療,希望當局支付有關費用。

克里斯的說法與妮歌截然不同,他說如果沒遇上妮歌,他就不會殺害妻子和兩個小女孩。
謀殺案發生後,克里斯感覺可自由地與妮歌在一起,他說:「對她的愛戰勝了我,我沒有後悔。」

妮歌企圖與克里斯劃清界線,卻有人主動向警方承認與克里斯有一夜情。

這人叫阿曼達,她說透過約會軟件與克里斯認識,今年3月兩人在她的家中發生性關係。
阿曼達說,發生性關係期間,克里斯動作非常粗暴,覺得他做出殺害妻子和女兒這種行為並不出奇。

克里斯的出軌對象,除女人外還有男妓。
男妓博爾特對警方說,克里斯與他有性關係,他們在懷俄明州一間小木屋幽會,兩人的關係維持了10個月,今年春天結束。

博爾特的母親為兒子作證,說真有其事,她說,克里斯經常拿錢給博爾特,還資助他做豐唇手術。

8月21日,克里斯被控三項謀殺罪、三項毀損遺體、兩項謀殺兒童、一項殺害孕婦罪。

9月1日,莎娜三母女在北卡羅來納州派恩赫斯特的聖心天主教堂出殯,數以百計親朋到場致祭。

11月6日,克里斯在法庭上全部承認九項控罪,檢察官考慮是否要向法官要求判處克里斯死刑。
科羅拉多州自1977年恢復死刑以來,只有一名犯人判死刑。

11月19日,案件審結宣判。
克里斯在兩周前已認罪,聽審過程中未發一言,他的律師說他真心誠意的懊悔。
檢方表示,克里斯為擺脫婚姻和家庭,冷血勒斃懷孕妻子,令兩名稚齡女兒窒息而死。

法官科普考在判刑前表示:「這是我看過最不人道、最惡毒的罪行」
因為被告有認罪協議,未能判死刑,以三項謀殺罪名判處克里斯連續三次無期徒刑,另外還判其他兩項無期徒刑,服刑期間沒有任何假釋期。

非法終止懷孕導致胎兒死亡,判處48年。
毀壞屍體罪,每一受害人判處12年徒刑,共36年。

莎娜的父親聽到判決,激動得當庭痛哭,他對克里斯說:「殺害我的女兒及兩個孫女,如同丟棄垃圾,令我作嘔,把你關進監獄都太便宜你,雖然難以啟齒,但我希望上帝懲罰你的靈魂。」

克里斯的父母,以受害女童祖父母身分發言時表示,他們仍深愛兒子,要求他尋求上帝的寬宥。

12月4日,基於安全原因,克里斯從科羅拉多州監獄,轉移到威斯康星州沃蓬道奇懲教所。
每天23小時獨立囚禁,只有一小時可離開監房。

道奇懲教所是一個安全性最高,僅限男性的懲教所,以前是州立精神病醫院,被稱為犯罪精神中央醫院。
連環殺手吉恩及伊利諾伊州的科爾曼都被關在這裏,科爾曼因殺死妻子和兩個兒子,2011年被判處死刑。

克里斯在牢房內貼上妻子和女兒的照片,每晚都對着小女兒的照片,讀她最喜歡聽的故事。

克里斯自入獄以來一直收到男女寄來的情書,其中包括發送比基尼照的婦女等。

導致命案發生的妮歌與克里斯仍藕斷絲連,另有兩名婦女到監獄探望克里斯,其中一個叫安娜,另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婦女,每周探望克里斯2至3次。

克里斯逃過一死,仍千方百計想減刑。
2019年3月7日,克里斯於2月18日完全認罪的視頻被公開。
在視頻中,他告訴科羅拉多州調查局的調查人員,謀殺案發生當晚,他告訴莎娜不再愛她後,莎娜威脅他會離開他並帶走孩子,他一怒之下勒死妻子。

殺死妻子後,克里斯將屍體放上車上,帶同兩名女兒,開車45分鐘到一個偏遠油田,把莎娜淺埋在地上。
克里斯回到車上的後座,將塞萊斯特弄至窒息死亡,將遺體丟在一個舊油缸內,回到車上打算殺貝拉。
當他施毒手時,貝拉反抗及大喊:「爸爸,不!」,這是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2019年7月,克里斯寫了一封信給他母親,信的內容是:「我還是爸爸!我還是兒子!不管如何,現在,我可以將上帝的僕人加入其中!他向我展示了和平、愛與寬恕,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

身處監獄的克里斯藉出書及版權收益,財源滾滾而來。
2019年12月15日,科羅拉多州丹佛市法官裁定,克里斯向被他謀殺的妻子的父母支付600萬美元。
這筆賠償包括每人死亡(妻子和兩個女兒)100萬美元,情感痛苦300萬美元,賠款預計將以8%的年利率增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