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六命滅門案羅生門

株洲六命滅門案羅生門
(冷血罪案實錄)

https://www.facebook.com/frogwong/videos/oa.779129812442274/10155833543286437/?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9/01/blog-post_14.html

2014年8月1日,株洲市公安局110報警服務台接報警稱: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區九塘村發生滅門命案,村民程永強一家六口被殺害。
湖南省和株洲市兩級公安機關啟動命案偵破機制,滅門案發生的九塘村,位於株洲市西北面,距離株洲主城區直線距離十三公里。

被害六人是程永強(四十七歲)、程永強的老父親(七十八歲)、程永強的妻子周細龍(五十五歲)、十六歲女兒和十三歲的兒子、二十一歲女兒程瑤,她已懷有八個月身孕。

程瑤的丈夫羅偉(二十三歲)是滅門案兇手,羅偉犯案原因可能與徵收款有關。
羅偉的家在株洲市天元區馬家河那邊,因政府收地面臨拆遷,多一個人就多幾十萬元人頭費。

程瑤經人介紹與羅偉相識,兩人從認識到領證,不到兩個月,為了婚禮和彩禮錢,兩家多次協調無果。

程瑤提出離婚訴訟,要求男方支付二十多萬元,在法院傳票送達的第二天,程瑤一家六口慘死。

程家親屬說:「兩人於去年9月領證結婚,羅偉有錢了就想離婚,夫妻兩人因為徵收款吵架,七月以來,兩人一直在鬧離婚。羅偉可能擔心離婚會分走錢,兩人為此還曾到法院,羅偉威脅過,說要殺死他們全家。」

7月31日晚上九時許,邱桂華和其他兩位鄰居來到程家閒談。
程家位於株洲市石峰區九塘村,離市中心十多公里,每隔幾十米才有一戶人家。

坐定後,邱桂華問程瑤母親周細龍:「明天那邊會來報日吧?」
(報日是當地婚禮習俗,即男方來女方家送彩禮,商定婚禮事宜)
周細龍小聲地說了一句:「不要了,他家裏還要來打人。」
當晚,關於女兒的事情,周細龍沒提及太多,她將三位鄰居送到路口,這一送竟成永別。

8月1日凌晨二時許,程瑤的父親程永強報了警,離世時手上還握着手機。

一早,程家大門微開,村裏來了警車,拉上警戒線,警察從二樓抬兩具屍體,一樓抬出四具屍體。

警方初步判斷,程瑤的丈夫羅偉有重大作案嫌疑。

程瑤去年還在長沙一銀行做文秘。
程瑤的姨媽周細珍回憶,因為認識了石峰區一個男孩子,說不要程瑤做事了,她便辭職回家,但家裏知道那個男孩子不太規矩,不滿意。
周細珍說:「可能是因為這個,家裏人才急着給她作介紹。」

去年9月,經人介紹,程瑤認識了株洲市天元區栗雨社區的羅偉。

介紹人回憶,雙方印象都不錯。
男方家面臨拆遷,多一個人就多幾十萬元人頭費。
結婚前,雙方父母約見面,羅偉曾跟母親提及「太快了」,但那時,雙方已約好,羅偉的意見沒能阻止見面。

程瑤和羅偉領證後,一直沒有辦婚禮,在農村就等於沒有結婚,此時,程瑤懷有身孕。
今年上半年,羅家完成徵收拆遷,拿到拆遷款二百多萬元,人均三十萬元左右,沒出生的孩子八萬一千元。

周細珍記得,今年3月至4月間,程瑤的妹妹曾多次給她打電話說,程瑤的日子不好過,常常捱打。
周細龍去羅偉家中時,還被掐紅了脖子,最後索性將程瑤接回家。

6月4日,第一次協商,在雙方村幹部見證下,雙方答應在農曆6月底舉行婚禮,彩禮五萬元。
村幹部回憶,兩人還手拉手回去,感覺已經和好。

參與協調的堂叔叔程向軍後來得知,協調後,羅偉經常回家給程瑤做飯,但兩人還是不說話。

程瑤肚子裏的孩子天天長大,商定的婚期將近,婚禮卻還沒有動靜,程瑤一家再來到羅偉家中。
程向軍回憶,羅偉認為程瑤在家中不做事,不做飯,也不做家務,覺得程瑤和其家人只想要彩禮錢。
程家人認為,程瑤有孕在身,應該得到男方照顧,

程向軍回憶,最後一次協商,羅偉坐在電腦前不理人,雙方不歡而散。

在羅偉所住的天元區栗雨社區,羅偉不是一個壞孩子,親戚和鄰居說羅偉性格平和曾在附近一家工廠做焊工,工作勤奮,不怕辛苦。

變化在過去一年出現,羅偉開始留長頭髮,戴個耳機,總是騎摩托車獨來獨往。
他變得性格孤僻,喜歡穿黑色衣服,不愛說話,沉迷網絡,沒有朋友。

羅偉的姑姑回憶,今年正月初二,兩人從娘家回來,半路上摩托車壞了,程瑤沒有陪羅偉,自己坐上公交車,留下羅偉一個人推車回家。
回家後羅偉炒了一碗黃瓜炒火腿,程瑤說味道不好。

羅偉的姑姑說:「那件事情對羅偉打擊很大,今年春節後,羅偉曾失蹤過一周,有一次自己躲在山上割腕自殺,還將肚子划破。」

7月上旬,羅偉的父親曾向鄰居陳利華詢問,他患有精神病的兒子是怎樣治好的,陳描述兒子舉刀殺人、不停罵人的病狀後,羅偉父親點點頭說:「正是這樣子。」

程瑤的閨密蔣慧君說,羅偉對她不好,兩人第一次圓房時,羅偉發現程瑤不是「第一次」,羅偉自己是第一次,心裏一直有疙瘩。

去年10月19日,程瑤在自己QQ空間寫道:「明天和我家羅偉先生訂婚了,大家祝福我吧。」
11月5日,兩人領了結婚證,隨後,程瑤的戶口也遷到羅偉家中,兩人從認識到領證,還不到兩個月。

12月8日,程瑤發表一條237字的文:「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家庭生活了一個多月了,還是那麼的陌生,這窒息的氣息我每天都感受得到,沒有任何人陪我說話聊天,不願給予我絲毫的關心,感受不到任何浪漫,永遠都是沉默,沒有絲毫活力,這生活,這日子,誰可以體會?誰曾體會?」

在一天前,她還寫上:「這樣的生活沒意思,真的沒意思。我為我自己而感到悲哀。」
程瑤的妹妹安慰她說:「多與他交流,你們之間只是缺少交流罷了。」

3月25日,程瑤在微信上寫道:「我已經想好了,真的沒有必要再繼續了,這幾個月沒有一天是開心快樂的,你要走我不留,我也覺得大家放手吧,求你別折磨我了。」

案發前一周,程瑤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要求羅偉賠償產檢費用、營養費用,孩子以後的生活費以及徵收的人頭費,共計二十多萬元。
案發前一天,法院傳票送到羅偉手中。

8月2日下午二時左右,羅偉的屍體在天元區栗雨渡口被打撈上岸。
株洲警方根據刑事調查、視頻偵查,羅偉手機上留言以及與家屬的通話內容等綜合判定,係自殺身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