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少年拯救地球弒母殺妹(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呢個世界太多人……少啲人會好啲……」
「我殺咗佢哋,現在荃灣海濱公園。」
2010年7月22日,天文台發出三號風球警報,警方九九九報案電台,凌晨三時半接到一個自首電話。

警員到達荃灣海濱公園,在一張長椅上,找到一名穿黑色T恤少年,右手掌有四吋刀傷,左手指,右手背及腳趾受傷,只穿一隻鞋,鞋面有血跡,公園地上留下血跡。
他是報案人,十五歲的簡家良。

警員以為他是受害人,正要召救護車將他送院。
簡家良對警員說:「我殺咗佢哋。」
警員問:「你殺咗人?你殺咗邊個?」
簡家良說:「媽媽同我個妹。」
警員問:「你喺邊度殺佢哋?」
簡家良說:「屋企。」

警員在他的背囊裏找獲一把染血菜刀,一冊香港地圖、一個指南針,在他身上檢獲一隻染血黑色手套。
警員向簡家良作出警誡,將他拘捕。

受傷少年以紙袋包裹雙手,蒙頭鎖上鐵鏈,送往仁濟醫院。
醫生懷疑少年曾企圖用菜刀斬斷右手掌,為少年施右掌駁筋手術後留醫。

簡家良拒絕說出兇案現場,對警員說:「洪水……冰川……呢個世界太多人……聽到佛祖同我講,斬死佢哋……斬死佢哋,呢個世界少啲人會好啲……」

警方在凌晨四時許才查到地址,多部警車到達荃灣享和街九十號安豐大廈。
警員到達十八樓B室單位,單位鐵閘鎖上,大門虛掩,從門縫往內看,兩個血人倒在地上,一個在客廳,一個在廁所門外。
警員撬門入屋查看,兩個血人已無生命跡象。

屋中廚房、客廳血跡斑斑,牆身有一個個血掌印,大廳梳化有十多處被刀砍痕跡。

兩名死者是簡家良的母親藍連金及妹妹簡仲榆,警員查到簡家良的父親在附近開設茶餐廳。

警員到享和街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茶餐廳,找到正在招呼人客的簡福駒。
他驚聞家變,妻女陳屍屋內,疑兇是他的兒子,恍如晴天霹靂,一度無法言語。
為免簡福駒傷心過度,警員拒絕他進入現場。

警方依現場遺下血路推測,疑兇關上鐵閘但無關木門,沿樓梯逃跑,步落幾級後又折返十八樓乘升降機離去。

兇案單位由門口至客廳地上,兩名女死者伏屍處均血跡斑斑。
警員封鎖單位調查,拍照存檔,為防血腥場面曝光,警員在門前掛白布遮擋。
重案組探員在兇案單位,檢走電腦等證物返警署調查。

早上十一時,母女兩具屍體舁送殮房,等候解剖驗明真正死因。

簡家良戴手套行兇,警方不排除有計劃行事,案件由荃灣區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

荃灣區重案組第一隊主管陳尚言透露,事發時男戶主不在家,涉嫌殺死母親及妹妹的少年,無精神病或濫藥紀錄。
初步調查相信三人事前無發生爭執,案件列作謀殺案處理。

下午三時,探員完成現場蒐證,簡福駒由兄長及多名親友陪同回家。
他們在門外點上白蠟燭拜祭,親友協助清理現場,把簡仲榆一個戴畢業帽的玉桂狗卡通毛公仔,五個染血紙箱及雜物搬走。
下午五時,簡福駒由親友勸服,一同離去。

簡家良接受盤問時對探員說,案發前他已入睡,有人對他說:「呢個世界太多人……少啲人會好啲……」

凌晨二時十五分,他起床後到廚房拿了一柄菜刀,由廚房出來時,她的胞妹剛從廁所出來,有人對他說:「佢就係第一個,先解決她。」

簡家良手起刀落,他的胞妹捱斬後發出慘叫聲,慘叫聲驚醒了他們的母親,出來看到兒子用刀斬女兒,衝前阻擋。

這時,有人對簡家良說:「邊個阻你就斬邊個。」

簡家良掄起菜刀向母親身上狂斬,母親逃到客廳,想開門逃走時,最終因傷重倒地。

簡家良這時才停手,坐在客廳的梳化上,到他恢復理智時,看見媽媽與胞妹倒在血泊,自己手上握着染滿鮮血的菜刀。

他不知如何是好,努力回想發生甚麼事時,可是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他怒極用菜刀狂劈梳化十多刀。

三時十五分,有人對他說,將刀塞入背囊,離開住所再殺多些人。

簡家良換掉染血衣服掉進浴室,離開兇案現場。
到他回復清醒時,已身處兩公里外的荃灣海濱公園,不知道在這兩公里路程中,殺了多少人。
他在一張長椅上坐下,痛恨殺了母親及妹妹,左手拿菜刀,向右掌斬去,但只斬斷了手筋。

這時有人對他說:「自殺不成,不如報警。」
簡家良於是拿出手機報警。

聽了簡家良的口供,探員感到疑惑,問他是否因積怨殺死母親及妹妹。
簡家良說媽媽對他很好,與妹妹相處融洽。

探員問他的殺人動機時,簡家良說:
「呢個世界太多人……少啲人會好啲……我要繼續斬,斬曬啲衰人。我喺李城璧中學讀3A。世界變了,人要死,冰川融化啊。大浪西灣又收番。我有兩條路,一條繼續斬,一條係報警。但我無得揀,我傷咗,只有報案。」

探員將簡家良送到精神病院檢查後,四出調查他的家庭背景。

簡家良出生於小康之家,與父母及妹妹,一家四口感情十分好。

父親簡福駒(59歲),勤奮工作,為家人締造美好生活條件。
早年在荃灣楊屋道街市經營雞檔,2004年,政府因為禽流感收回雞檔牌照,每檔最多賠三十九萬元。

簡福駒交回雞檔牌照,連同多年積蓄,在安豐大廈買入三個單位,其中一個自住。

母親藍連金(42歲)由內地來港,1992年與簡福駒結婚,是相夫教子賢妻良母,克勤克儉。

2004年,簡福駒與數兄弟合資,頂讓安豐大廈對面街一家素食館,開設飯飯好茶餐廳,二十四小時營業,年前獨資經營,剛與業主續租約十年。
案發前幾個月,茶餐廳停業大裝修,一家人首次舉家去海南島旅行。

店舖重開後,簡福駒與妻子輪班打理,兩名子女偶爾會到茶餐廳幫手,兒子幫忙執拾樓面,女兒負責收銀。

餐廳職員多暱稱簡家良為「少爺仔」,他性格內向,愛打遊戲機,尤其是戰爭和暴力種類。
喜歡讀偵探小說、哲學、人類和夢想的書,書櫃放滿台灣作者九把刀的著作。

簡家良在荃灣潮州公學讀小學,妹妹簡仲榆(12歲)亦讀這所學校。
荃灣潮州公學校長林傑虎,對事件表示詫異及驚愕,他說簡家良在小學高年級時一直是班中頭三甲,2006至2007年度六年級時,考獲全班第一名。

小學畢業,簡家良就讀荃灣保良局李城璧中學,升上中學後,他的成績只屬中等,在教師眼中是一個平凡而不起眼學生,今年暑假後便升讀中四。

副校長曾偉耀接獲警民關係組人員,來電查詢簡家良資料時,對事件難以置信,簡家良並非社工個案,亦無向學校求助紀錄。

他說簡家良成績中等,操行良好守規矩,課餘喜歡打籃球,參加過公益少年團及校內舞台幕後工作。

簡仲榆性格活潑,樣貌標致,成績優異,甚得人喜愛,擔任校內的小女童軍,是圖書館管理員。
成績良好,溫文有禮,勇於服務,與同學關係良好,曾獲班內學業進步獎。

小學畢業時獲父母送贈玉桂狗卡通毛公仔,暑假後升讀保良局李城璧中學,與兄長同校。

精神科醫生丁錫全認為,涉案青年家庭融洽,無明顯行兇動機及精神病紀錄,突然失控行兇,極可能患上思覺失調,出現幻聽、幻覺、妄想被逼害、思緒混亂。
可能因怕被人傷害而做出自衛,演變成攻擊行為,導致人命傷亡。

中文大學精神科教授李誠估計,疑兇可能患上突發性精神病,亦可能出現「多重人格」分裂。
現時醫學界仍未證實「多重人格」的存在,只能推斷他早已患上精神病。

精神科專科醫生李德誠估計,疑兇說出令人難以理解話語,可能是思覺失調。
他帶同染血兇刀逃離現場,不一定是要毀滅證據,可能覺得自己不安全,誤以為被人陷害,所以帶同兇刀防身。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代表李永堅醫生認為,疑兇或出現急性精神失常,長期打機可致失眠及睡眠不足,引起幻覺,現實世界愈變模糊,外國過往曾有「機癡」失常殺人個案。

城大犯罪學課程主任黃成榮指出,少年突發狂殺親人可能因為「壓力爆煲」。
父母開二十四小時茶餐廳,日做夜做,令少年會為自己將來擔憂:「我要捱到幾時?人生有何意義?」

犯罪學者黎定基認為,「殺咗佢哋,世界少啲人會好啲」這句說話,反映疑兇「不能共存、只能毀滅」的意識形態。
疑兇極可能有毀滅型人格,不排除受線上遊戲影響,刺激情緒,做出毀滅他人的殘暴行為。

簡家良在facebook帳戶的「喜好及興趣」中,有台灣暢銷網絡小說作家九把刀的連結。
九把刀作品不乏描寫變態殺手,思覺失調年輕人故事,有不少病態及血腥情節。

九把刀回應這宗慘劇時說:「作品只是呈現社會暴力,反映現實,不希望讀者曲解小說背後真正意義,我在每本書的序言,均強調故事的真正意義,以引導讀者以正面態度來閱讀。」

簡家良在仁濟醫院接受手術後,下午被送回病房。
警員帶簡福駒到醫院探望兒子,簡家良異常平靜,沒流出一滴眼淚。

簡福駒說:「我覺得個仔變得好恐怖,好陌生,佢一滴眼淚都無,只係好似做錯了事情,例如考試成績唔好,感覺有少少慚愧,但一句道歉都無。」

7月24日,警方正式控告簡家良謀殺罪名,於荃灣裁判法院(少年法庭)提堂。
他穿醫院病人衣服,右手傷口仍包紗布,提堂後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看管。

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簡家良向醫生講述案發經過(以下用第一身敍述)。
爸爸叫我在茶餐廳幫手,由於生意好,我做到凌晨一時仍未回家,妹妹打電話給我,對我說:「哥,你返嚟未呀,我瞓先啦!」

我這時才知道時間已經不早,對爸爸說由他接班,之後步行回家。
洗澡後,我在房打遊戲機。

剛過了一關,腦內突然有一把聲音對我說:「呢個世界咁多人,殺死佢哋,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
我走入廚房取了一柄菜刀,殺死媽媽及妹妹。

法醫驗屍時,發現兩名死者傷口集中在背部,兩人頭顱幾近斬至甩脫,頸部以下滿身刀傷,被剁至皮開肉綻。

藍連金下巴有一點損傷,身中十七刀,頸、氣管、頸動脈、脊骨均被切斷,無反抗造成的創傷,推測她遭到突襲,來不及反應便失去知覺。

簡仲榆頭、面、手腳有約三十四處刀傷,頸部幾被斬斷,左臉有刀傷,左肩被刀削去一塊肉。
一小塊頭骨被斬至飛脫至廳中梳化前面,相信她遇襲時仍清醒,曾作出抵抗。

簡福駒到殮房認屍時,傷心得跪在地上。
他為慘死妻女購買骨灰龕位時,一共買了三個,家人擔心他會做傻事,連日來輪流陪伴他,希望他盡快克服悲傷,重新振作。

7月25日,道士在兇案現場做法事,唸經打醮期間,簡福駒不斷呼喚妻女名字:「我要留喺屋企,我要逼自己瞓覺,希望老婆或阿女報夢畀我,講清楚當晚究竟發生甚麼事,但愈心急就愈發唔到夢,我個心真係好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