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六)

梁成恩初戀情人兼未婚妻張玲芝(26歲),兩人拍拖3年後共賦同居,張玲芝為梁成恩誕下遺腹子梁凱軒,現已五歲。
本月中,一度惹來企圖跳河自殺疑雲的張玲芝,在死因庭作供時表現平靜。

張玲芝於1997年11月21日晚上,為慶祝17歲生日來臨,與友人到酒吧消遣。
凌晨時分,經友人介紹結識慶祝機動部隊畢業的梁成恩,兩人墮入愛河,張玲芝是梁成恩初戀情人。

張玲芝被問及案發前一天何故與梁成恩爭執,她解釋因梁成恩瞞着她去唱卡拉OK。
案發當日早上,梁成恩來電哄她,可惜這已是「最後來電」,幾小時後,梁成恩在石圍角邨中伏身亡。

據她所知,梁成恩不認識徐步高、曾國恒、冼家強,兩人經濟狀況完全沒有問題,沒有構成任何壓力,梁成恩偶爾打麻雀及賭馬,每次下注只是數百元。

張玲芝說,梁成恩沒有欠債,只是因為搬屋,向警察福利部儲蓄互助社借過兩三萬元,做PTU(警察機動部隊)時亦欠下幾萬元卡數,梁成恩月薪1.5萬元,完全可應付以上債務。

張玲芝當時每月只有8000元補習收入,得到政府資助教育學院學費,縱使大埔愛巢每月需付4800元租金,兩口子財政完全沒有壓力。

她從未見有人向梁成恩追債,梁成恩死後才得悉他曾經瞞她「過大海」往澳門,但她不知道梁成恩往澳門所為何事。

梁成恩母親李杏娣(56歲)在護老院工作,雖有穩定收入,但梁成恩每月仍給她4千元作家用,梁成恩人壽保險受益人是梁母一人,可見他侍母至孝。

梁母痛失愛兒已六年,心情至今仍未能平復,憶及愛兒由出生至入警察學堂的種種往事,眼淚不由分說淌下,不時用紙巾拭淚。

梁成恩父親梁德生(60歲),胞弟梁成柏(28歲)也有到庭作供,兩人對梁成恩與女友的同居生活不太了解,但異口同聲讚賞他是正直及感情專一的人。

在懲教署任職的梁成柏稱,與兄長梁成恩感情要好,讚揚兄長對感情專一。
他表示,案發前胞兄月薪約19000餘元,扣除他搬遷時向警察儲蓄互助社借錢,添置家具的每月還款後,每月尚有15000餘元,梁成恩把4000元交予父母做家用,經濟上無問題。

梁成柏又指,案發前數天曾與兄長打桌球,當時兄長無異樣,案發當日接警方電話後趕赴醫院,惜兄長已不治。

梁成恩的荃灣聖芳濟中學好友葉嘉佑供稱,中三時與梁成恩同班成為好友。
1995年,梁成恩畢業,一直立志做警察的梁成恩投考警員,期間曾短暫在卡拉OK做過「打碟」工作,得知獲警察學堂取錄便立刻辭職,專心入學堂受訓。

死因研訊開庭第二日

編號33030的警員陳子坤(三十五歲)出庭作證,陳子坤於1994年平安夜加入警隊,案發時隸屬梨木樹警署軍裝巡邏第三小隊警員。

他與梁成恩(編號34345)對調食飯時間避過一劫,陳子坤出席死因聆訊作供時表示,梁成恩遇害時兩人同駐守梨木樹警署。
雖然兩人在同邨不同咇份行咇,但他們通常會兩人同行,大家認識兩年多,關係熟絡,他以「成恩」稱呼對方。

陳子坤形容梁成恩性格率直,很少發脾氣,有忍耐力,屬EQ高一族,閒時愛唱卡拉OK、打桌球及釣魚。
以他所知梁成恩與人無仇無怨,財政上無嚴重問題,欠卡數金額不大。
他承認知道梁成恩有賭馬,也會去澳門賭錢,差不多一、兩個月便去一次。

2001年3月14日上午十時,陳子坤行單咇巡邏,他在庭上解釋警員編更表。
陳子坤說:「當日我返早更,06:45至15:30,食飯食A1『頭圍』,行『咇02』,SWK即是石圍角,34345梁成恩食『尾圍』,同我一齊行石圍角。」

那天早上,梁成恩要處理一宗襲擊案,留在警署替證人錄取口供,他負責的「咇分」,由陳子坤一併兼顧,整個石圍角邨皆由陳子坤負責巡邏。

陳子坤說:「警局離石圍角邨路途較遠,我們一般不會由警局步行往石圍角『行咇』,都是乘警車去巡邏的。」

早上7時,陳子坤坐「更車」,由梨木樹警署往石圍角邨開始巡邏,留在警署的梁成恩,完成錄取口供後,已接近「頭圍」吃飯時間。

梨木樹警區的巡邏警員,分兩段時間午膳,頭圍是早上11時至12時,尾圍是12時30分至1時30分。

為免浪費時間再派警車送梁成恩「行咇」,小隊警長戴偉良將梁成恩與陳子坤的午飯時間對調,通過電台通知兩人這個安排。

戴偉良為方便工作,經常調動下屬的午飯時間,由於是合理命令,下屬都沒有異議。
正在巡邏的陳子坤,與還在警署內的梁成恩,從肩上的通訊器收到上司對調午飯時間信息,兩人都回應:「Copy(收到)。」

警員用膳時都要將佩槍交還槍房,梁成恩當日沒有按程序,在午膳時交回佩槍。
由於他與陳子坤對調了用膳時間,編更紙沒有更新,仍顯示他尚未到用膳時間,槍房沒即時追他交還佩槍。

大約十二時,報案室通知巡邏警員,石桃樓A座552室有噪音投訴,陳子坤回覆報案室問是否要去處理。
同一時間梁成恩在警署用膳完畢,上了更車打算到石圍角邨,為襲擊案錄取口供,為讓陳子坤可以回警署吃飯,梁成恩應機說:「on the way(在途中)去緊。」

中午十二時十分,陳子坤在石翠樓巴士站等接更車,梁成恩從更車下來,陳子坤向梁成恩說:「射住。」(意思是「你幫我做單嘢,唔該晒」)
梁成恩客氣回應後,陳子坤見梁成恩手上拿着一疊紙,問:「(襲擊案)係咪未搞掂呀?」
梁成恩回答:「係呀,仲要落口供」
陳子坤乘更車回警署吃飯,梁成恩往石桃樓行去,兩人就此一別成永訣。

12時20分,報案室女警梁詠誼接到梁成恩電話:「已到石桃樓552室,但聽不到有聲音,不如給報案人的手提電話,我直接聯絡他。」
梁詠誼隨即給梁成恩一個電話號碼8214 5629,她之後翻查資料後,發覺另一警員寫錯報案人的電話。

梁詠誼通知梁成恩,但沒回應,這時她收到兩個報案電話,說有人暈倒及有槍聲,地點在石桃樓五樓。

12時30分,陳子坤返回梨木樹警署準備午膳,在槍房交槍,已將子彈褪出來,這時,電台突然傳來兩個呼叫:「石桃樓五樓,有穿制服警察暈倒,旁邊有血。」、「現場有槍聲。」

警長戴偉良立刻集齊人手趕往現場。
陳子坤聽到電台報告,意識到梁成恩出事,連忙取回佩槍及子彈等裝備衝出。
此時全警局警車已駛出,趕往現場,陳子坤截的士前往。

陳子坤說:「到達時,衝鋒隊已到場,很多同袍已上了石桃樓,現場個個着住避彈衣,衝鋒隊隊長見我沒穿,不肯給我上去,我被分配到臨時指揮中心幫手
見不到成恩最後一面。」

同一時間,沙展戴偉良沿石桃樓樓梯,徒步走到石桃樓五樓,一推開防火門,下屬梁成恩躺在血泊中,沒有反應。

槍袋內的佩槍不見了,警帽掉在住戶門外的香爐旁邊,戴偉良發現,梁成恩制服恤衫右袋的記事簿,放在腰部的快速上彈器都不見了。

陳子坤說到這一幕時,情緒激動,稍為平復下來,冷不防陸貽信突然問:「覺得點呀?」
陳子坤愕一愕:「?」
陸貽信:「個投訴本係你接?」
陳子坤說:「應該係我接個投訴?」
陸貽信問:「咁你覺唔覺得自己夠運呀?」
陳子坤呆了一呆說:「係咪一定要答?」

陸貽信聞言撤回問題,全場此刻爆出笑聲,唯獨陳子坤一臉木然,成了強烈對比。
正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觸動了他傷痛,畢竟梁成恩是做了他的「替死鬼」。

陳子坤不認識曾國恒及冼家強,但認識徐步高。
梁成恩遇害後四年,當時已調往駐守北大嶼山分區的陳子坤,認識剛調來的徐步高,陳子坤強調與徐步高不熟,工作上鮮接觸,亦無社交來往,兩人偶然在警署碰面,或在更衣室換衫時閒聊兩句,只是互相知道對方名字的泛泛之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