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變得不一樣 寶馬山雙屍案-張有恒

日期:2004年12月13日
標題:月光變得不一樣 寶馬山雙屍案-張有恒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8367793851811/462729794157729/?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5.html
地址:石壁監獄
人物:張有恒
案情:未成年的張有恒,因寶馬山雙屍案而被裁定謀殺罪名成立,但因刑期未確定,出獄無期。
備註:2006年,法官頒下三十五年刑期,扣減假期及之前所服刑期,約於2009年獲釋。
張有恒出獄後找到工作,並已成家立室。

  2004年中秋節的月光,對沙煲兄弟尹三龍與張有恒來說,最大分別,是灑在尹三龍身上的月光,是自由世界中的月光,張有恒照到的,仍是失去自由的月光……

  張有恒與尹三龍是沙煲兄弟,兩人在十一、二歲時已一起在街頭「搵食」,雖然經常三餐不繼,在天橋底露宿,但仍互相扶持。
  受審期間,張有恒接受律師意見,以受威逼參與殺人為由,否認兩項謀殺罪名,若不是污點證人尹三龍指證,張有恒可能會被裁定較輕罪名。

  對於因被頂證而被判重罪,張有恒說:「我無嬲過他(尹三龍),他只是實話實說,換轉是我也會這樣做,況且我的確做錯事。」

  張有恒犯案時只得十七歲,尚未成年,法官只能判他須作無期囚禁,要等候英女皇發落實際服刑年期。
  這一項原本為保障少年犯權益的措施,陰差陽錯下,成了一場「無期徒刑」,張有恒還未得到英女皇發落,香港已經回歸祖國,「發落權」轉到特區行政長官手上。

  1998年,董建華判處張有恒最低刑期三十年,是還未定下最低刑期的少年犯中最長的一個,意即到了2016年,他才會知道自己的確實刑期,這一刑期比大部分獲假釋的成年謀殺犯刑期還長,當時他曾想過一死了之。

  不過,特區行政長官無「發落權」,他所定出的刑期違反《基本法》,高等法院在2002年廢除特首頒發的最低刑期,張有恒與其餘十二名少年犯,陸續由高院重新發落最低刑期。
  十三名等候最高法院重新發落刑期的少年重犯中,唯獨張有恒是沒有親人替他爭取落實刑期,因為他是一名孤兒,自小便無親無故。

  張有恒在孤兒院長大,對於自己的不幸遭遇,他說:「更痛苦、更絕望的日子我也曾經過,我以前以為上天對我不公平,對所有事都深深不忿,由於思想偏激,結果闖出彌天大禍。」
  張有恒生於破碎家庭,他的父親在十八歲那年與還未成年的妻子,誕下了「早來的愛情結晶品」。
  他出生後不久,父母已視他為「眼中釘」,兩人互相埋怨下,以離婚告終。

  父母離婚後,雙方都無意撫養張有恒,還幸他的祖母見孫兒可憐,含辛茹苦照顧他。
  數年後,祖母沒有精力去管朿會行會走的小娃娃,將他交託孤兒院寄養。

  張有恒八、九歲時,他的生父再婚後為申請一個較大的公屋單位,把他從孤兒院接回家中。
  獲得編配公屋資格後,張有恒的「利用價值」已完,成為家人的眼中釘,生父及繼母把他作為出氣袋,後更把他送到調頸嶺一間小學寄宿,張有恒就這樣渡過了他的童年。

  小學畢業後,他的父母獲配公屋,遷到屯門湖景邨居住,張有恒轉到元朗一間中學就讀,中一還未讀完,他在十二歲那年離家出走,情願流落街頭,也不回那個比街頭還冰冷的家。

  在流浪期間,張有恒遇上「唔黐家」的尹三龍,尹三龍雖然有一個溫暖家庭,但他卻認為家人限制了他的自由,有家不願歸,情願與張有恒一起,在尖沙嘴天星碼頭替人開車門賺取食用。

  張有恆與尹三龍在街頭混飯吃的日子雖然艱難,他們從未想過要「打家劫舍」,直至1985年初,兩人在街上遇上彭信義,彭信義指兩人在他的「地盤」「搵食」,要認他做「大佬」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兩人跟隨彭信義數月後,彭信義說鰂魚涌郊野公園有很多有錢的晨運客,要打他們的主意。
  張有恒說:「彭信義說,那些有錢晨運客十分怕死,只要嚇嚇他們,他們就會交出財物。」

  「我們五人到鰂魚涌郊野公園『視察環境』,找尋下手及逃走路線,在寶馬山遇上那兩名英籍男女學生。」
  「我從無想過要殺人,彭信義說要殺死他們滅口時,我還以為他說笑,他說如果我不參加就連我也殺死,我在被逼情況下,犯下了泯滅人性的罪行。」

  就因為這一次,張有恒被關進監內,出獄無期。
  2004年12月13日,中秋甫過,張有恒眼見沙煲兄弟尹三龍獲准提早出獄,自己仍自由無期,他申請覆核刑期,要求高院法官考慮當年他願意做控方證人,只是控方選中尹三龍,沒有選他。

  張有恒透過代表大律師,指出寶馬山雙屍案中兩名死者的家人已經原諒他,符合獲准出獄的另一基本條件,得到受害人原諒,他在案中只是從犯,當年是在主腦威脅下才犯案。
  對於張有恒的要求,律政司認為需向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查證,以及翻查當年代表律師的文件紀錄,證明否真有其事。

  法官認為,現階段只是空談,律政司需作進一步調查,將案押後至2005年2月25日再審。
  中一便輟學的張有恒,在監獄中渡過十九個中秋節,由犯案時的十七歲,到現在已是三十五歲壯年人,個子瘦小的張有恒仍有一張孩子臉。
  他在獄中好學不倦,至今已達大學程度,信奉了天主教,為失去自由的生命尋找寄託。

  2006年,高院法官於參閱懲教署報告,指張有恒不斷進修,報讀公開大學翻譯系課程,考取到學士學位。
  心理及精神報告,認為張有恒無反社會性格或其他心理問題,再犯案機會低。

  法官頒下三十五年刑期,扣減假期及之前所服刑期,約於2009年獲釋,張有恒出獄後找到工作,並已成家立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