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西貢結界(五)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2009年1月11日,九巴車長黃澤龍(48歲),獨自往西貢長咀洲行山後失蹤。

黃澤龍與任職護理業的妻子,育有兩女(11歲及14歲),與母親及胞弟一家同住西貢蠔涌鹿尾村。

1月11日早上六時,黃澤龍原想帶同兩名女兒行山,當日天氣寒冷,賴床的女兒未完成功課。

黃澤龍最後獨自帶齊裝備離家,聲稱會到西貢長咀洲及千溪海岸一帶行山。

黃澤龍身高一點七米,蓄陸軍裝,體格壯健,身穿黑色開胸連帽外套,附有「髀袋」啡色長褲及行山鞋,藍色背囊。

黃澤龍由住所出發往西貢市中心,乘搭九巴96R路線抵達北潭凹,黃澤龍與接載他的九巴車長閒談時,說會由北潭凹步行前往長咀洲。

路線是北潭凹、 赤徑、大浪坳、鹹田村、大灣、 東灣 、長咀,走回頭路返北潭凹。全長17.5公里,行程約六小時。

黃澤龍原預計當晚六時回家,但不知所終,當晚十時許仍未回家,黃澤龍妻子曾多次打他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翌日早上七時,黃澤龍仍未回家,他的家人到西貢警署報案。

離開警署後,黃澤龍妻子再致電給丈夫,電話筒傳來一名操普通話,自稱內地漁民男子,說在西貢大浪灣作業時撈獲一個背囊,背囊內的手機已濕透報銷,他取走電話卡使用。

黃澤龍妻子追問丈夫下落,查問拾獲背囊正確位置時,那人支吾以對,將拾獲手機過程說成不同版本,隨後掛斷電話,再致電已無人接聽,家人感到可疑,通知警方。

警方致電黃澤龍的手機,電話甫接通後即掛斷,警方聯絡網絡供應商追查手機訊號,派員在大浪灣一帶搜尋,但無結果。

黃澤龍曾駕駛小巴,十一年前加入九巴,現駕駛9號線,有十多年遠足經驗,足跡遍及港九新界,每逢假日都獨自或帶同子侄遠足。
四個月前加入民間搜索隊,協助搜尋行山失蹤的反黑組探員丁利華。

1月13日上午十一時,黃澤龍親友、休班消防隊目友人,行山隊友共十四人,組隊由西貢北潭涌出發,分成三小隊租船出海,到長咀洲一帶搜索,其他人登山及沿叢林搜尋,結果無發現。

黃澤龍家人除擔心他意外墮山,更恐遇上山賊已遭不測。

九巴發言人表示,公司會配合警方及政府部門的搜索行動,已慰問失蹤車長家人,盡量提供援助。

消防員及民安隊到場登山搜索,水警輪和消防船在海面巡視。

警方其後接到匿名人士報案,聲稱在大浪灣海邊找到疑屬黃澤龍的背囊,恐他在長咀洲失足墮海,通知消防蛙人潛落海中搜尋,至下午水陸兩路都無發現,沒找到背囊。

(黃澤龍曾參與搜尋人間蒸發的丁利華,如今他也在西貢人間蒸發,不知所終。)

2010年5月16日早上十一時三十分,西貢浪茄仔對開十五公尺高斜坡山澗石隙,一批行山人士發現一具人形骷髏骸骨,現場無手機訊號,他們回到市區後報警。

警員接報從浪茄灣海灘徒步上山,攀山踄水徒步四十五分鐘抵達時已是傍晚,因天色黑暗無法展開調查,先封鎖現場,案件交東九龍總區重案組調查。

翌日中午,東九龍總區刑事警司甘文龍,與多名同袍及法醫到發現骸骨現場調查。

法醫發現死者雙手向前,雙腕被鎖上鐵鏈及有鎖頭,雙腿腳眼位置綁鐵鏈及上鎖。
屍體已腐爛及白骨化,胸口及左腳有少許肉塊,屍體無骨折、頭骨無破損,相信不是由高處拋下。

死者身上無財物及身份證明文件,法醫及鑑證科人員初步相信死者為男性,年齡約二十至五十歲,死去至少半年。

死者身穿黑色褸、淺色恤衫、藍色長褲,均為內地牌子衣服,可能是偷渡客。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三隊總督察韋理民說,案件「高度可疑」,循謀殺案程序調查,翻查失蹤人口及牙科醫療紀錄,希望盡快確認死者身份。

現場山路崎嶇陡峭,路途遙遠難以抬屍,被殺後移屍機會不大,死者由市區被誘騙至山澗殺害機會亦不高,現場遊人稀少,山賊也不會選擇在該處打劫,死者身纏鐵鏈有鎖頭,估計行兇者有預謀。

這具骸骨相信與上月大埔田村三億毒品案,失蹤荷蘭華人張馬奇案無關,亦非於五年前失蹤的探員丁利華。
附近山頭曾發現過「人蛇竇」,不排除是非法入境者。

2010年5月18日下午四時許,消防員游繩用擔架床將腐屍包裹移離,交飛行服務隊直升機吊運至萬宜水庫西壩,轉交黑箱車舁送殮房等候驗屍。

港大病理學系副教授馬宣立指出,屍體即使化骨,追查性別、高度,年齡無問題,若屬失蹤人口,可提取基因核對死者身份,鐵鏈及鎖頭上或留有死者或兇徒指模。
案件經調查後無進展,成為懸案。

2018年12月2日,社會福利署舉行「義工運動」嘉許禮,為慶祝「義工運動」二十周年,社署與香港電台聯合製作一輯八集實況劇集《義想天開》,透過改編不同義工真實經歷,向公眾推廣「人人做義工,生活不一樣」信息。

劇集故事中三名義工,包括「郊野義務搜索隊」、「社區服務導遊隊」、「BB醫生」負責人,分享他們做義務工作的經歷。

2019年8月8日下午一時許,八名男子結伴到西貢西灣,行至大蚊山時,姓李(57歲)男子突然暈倒,同行友人報警求助,送到東區醫院,經救治後雖回復清醒,惟情況危殆。

其餘七人繼續行程,下午三時許,七人在大蚊山體力不支感到不適,報警求助,送律敦治醫院治理。

西貢大蚊山,沿途草木茂盛,烈日當空下,精神狀態不佳,稍不集中隨時迷途,易生意外,遠足專家建議,最少四人同行以便照應。

2005年探員丁利華人間蒸發,前警務處高級督察凌劍剛,2007年創辦「郊野義務搜索隊」。

搜索隊成立以來處理不少案件,但丁利華案件仍未解決,當初資料太零碎和難以掌握,他們至今仍未停止搜索。

凌劍剛說:「他失蹤的地方是我工作四年,很熟悉的郊野,若資料正確沒道理找不到。」

丁利華於2005年失蹤至今,凌劍剛與丁利華家人及「民間義務搜索隊」,絞盡腦汁希望破解「密碼」,尋回丁利華。

丁利華人間蒸發後,他的家人多次求神問卜,都是指向大蚊坑。

2005年9月14日,與丁利華家人同行一名二十餘歲道教「法師」,在北潭涌指揮中心低頭「冥想」數分鐘後,向丁利華家人表示「感應」到他仍然在生,在種有兩棵白色大樹的地方,身陷泥沼痛苦掙扎,正努力沿某處斜坡向上爬。
(大蚊坑有白灰樹,也有泥濘地。)

2005年10月26日乩文
參途絮亂化輕煙,茂密森林難復見,
魂歸天國嘆奈何,經音指引尚要多,
路向迷失難定奪,魂歸何處難提摸,
指引有道能通達,以慰安靈盡可過,
依照北方尋覓找,稍近西斜路邊尋。

2005年年底乩文
踏步上梁山,不再遇大盜 ,
昇平之世界,定會出現早 ,
面向那目標,好好用心做。

2006年年初求得「三藏取經」
三藏取經往西天,路途險阻勞聖賢,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西北有其方,見事未齊知,狂風一吹散,近前必有持。

山中瑞草,摘取艱難,凡事多磨,小船過河,流急灘險,往西無路,石頭粉碎。

2006年年中,問米曰﹕
「丁兄欲往東南,但前往了西南」
東和東南面是大蚊坑流域範圍,南和西南面是夾萬坑流域範圍。

2008年年初一,到黃大仙乩了兩簽 。

  1. [ 西貢586 ] 跌了兩支簽出來,循例再乩,這次是第四十二支簽「王允獻貂嬋」。
    月明散步到花欄,無策焉能剿滅奸,
    幸有貂嬋思定國,英雄難過美人關。
    遺失:尋貴人可得。
  2. [ 487020 ] 得第二十七枝簽「蝶蟻知時」。
    天時粉蜨翻衣曬,又看庭前蟻陣排,
    隊伍整齊趨或退,時開時合思何佳 。
    遺失:或可以尋得。

2012年9月16日,農曆八月初一,乩文:
又得人生一念行 ,中心一定大局問,
善因福果一念寄 ,信心一樂又人生,
清地一緣正中賜 ,心境緣行一念寬 ,
一樂人生亨人生 ,樂得大地一念緣。

凌劍剛的「郊野義務搜索隊」將整個西貢,分作三十四個一平方公里的小格,至今,三十四個小格幾乎搜遍,不過,大蚊坑範圍現時仍是一片空白。
(每次想搜索大蚊坑,都有事發生而擱置。)

丁利華失蹤案,尚有很多資料缺失或未能確定,如在大蚊山找到的一雙鞋及眼鏡,是否屬丁利華所有,在哪個位置發現,這些物件被發現時,處於甚麼狀態等,距離發現張善鵬的帽有多遠?

現依據張善鵬的遭遇,加上現有資料,推測可能導致丁利華人間蒸發的情況。

時間回到2005年9月11日,當日廣東沿岸吹西北風,煙霞覆蓋香港,空氣嚴重污染,加重丁利華的感冒。

中午十一時,丁利華到達西灣村合利海灣茶座時,呼吸出現問題,感到不舒服。

他向西灣村村長黎恩借用固網電話,他打電話給女友,約她見面,電話打不通。

丁利華打算稍後再打電話給女友,他離開合利海灣茶座,沿麥徑二段向前走,到達雙鹿石澗出海口,左轉入澗,在四疊潭拍照及逗留。

這時,一班旅行隊到達四疊潭,停留一會後向千絲瀑方向行,打算接回鹿湖郊遊徑,到西灣亭離開。

丁利華跟在旅行隊隊尾,原想跟他們一起到西灣亭。

到了千絲瀑,要攀爬一個四十米高險坡才可到鹿湖郊遊徑。

丁利華當日狀態不佳,放棄攀爬,打算折返西灣村,走回頭路到到西灣亭。

當他離隊時,受感冒影響,失去方向感,到達張善鵬重出生天的出口時,左轉進入了大蚊坑,行了一段後,發現行錯路。
(丁利華報案時對救護員說:「最慘我唔記得條路呀」就是這個原因。)

大蚊坑的空氣比外面更差,丁利華嘗試向上闖林,希望可到達山脊,最終被困在大蚊坑內,進退不得。

不久,丁利華出現幻覺,情況如張善鵬一樣,他看到遠處有一些「密碼」,用相機的天涯鏡拉近看清楚,看到「密碼」是「西貢586…」。

丁利華認為「西貢586…」是座標,打電話報案時,第一句就說:「唔該,我係行山㗎,依家我係西貢586…」

之後,「西貢586…」變了「487020」,當接線生問他時,他將手機放入褲袋,用天涯鏡再看清楚,數字變了「587零幾」。
由於尾後幾個數字,可能因角度問題看不清楚,丁利華移到另一個位置,所以說:仲差少少咋!

(丁利華將手機放入褲袋後,因磨擦產生雜音,他不斷隔數十秒沒有回答,是因為用雙手持相機看「密碼」。)

數字不斷改變,丁利華到後來,對接線生說:可能我讀錯密碼啦!

丁利華想放棄看「密碼」,但「密碼」卻不斷「塞」入他的腦中,他將相機放回背囊,取出褲袋的電話,無奈地叫:我頂唔順呀。
(由這時開始,電話沒有雜音。)

當接線生將電話轉駁給救護員時,丁利華如張善鵬一樣,看見「快閃黨」,他對着那些人不斷叫救命,因為那些人都不理他,丁利華放棄求救。

事情的真相如何,有待找到丁利華的相機,才有望解開謎團。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