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一個問號 莽夫殺妻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個女唔係你生㗎!」、「個女唔係你生㗎?」,雖然所說的七個字都相同,但一個以「感嘆」語氣,一個以「疑問」語氣,兩者意思剛好相反。

「個女唔係你生㗎!」,意思是女兒非你骨肉、「個女唔係你生㗎?」,意思是個女你都有份。

語氣上的誤會,加上余偉雄一直心存懷疑,聽到妻子謝素珍說:「個女唔係你生㗎?」
聽進余偉雄耳中成了:「個女唔係你生㗎!」

1993年,謝素珍在內地台山新昌下嫁余偉雄,婚後三年,女兒阿敏在內地出生,兩母女一直在內地生活。

余偉雄父親曾在押店任掌櫃,退休後領得一筆退休金,花了數十萬元購買番禺碧桂園作為晚年居所,謝素珍及阿敏,來港前都在碧桂園居住。

2002年,謝素珍與女兒獲批單程證來港定居,阿敏在區內一間小學就讀,謝素珍在青衣職訓局一間工業學院當廚房工人,一家三口住青衣長青邨青榕樓十六樓一單位。

余偉雄妻女獲准來港後,兩老讓出公屋單位予兒子一家居住,他們大多數時間留在內地生活。,

兩老間中回港,住在余偉雄家中,與舊街坊搓麻雀,定期覆診看醫生,2004年5月初,余偉雄母親鄺瑞琼因病返港,與丈夫住在兒子家中。

5月12日早上,謝素珍到入境處領取智能身份證,余偉雄下班回家,為女兒準備午飯。
下午五時,鄺瑞琼打完麻雀返家,用鎖匙開門入屋時,發現木門被物件頂着,她強行推開木門,發現門後有一支晾衫竹頂着。

鄺瑞琼進入單位後嗅得屋內有煤氣味傳出,進入房間查看,發現兒子昏迷坐在床邊地上,頸部被一條膠索帶勒緊。
媳婦不省人事躺在床上被棉被蓋住,床上及地上都淋有火水,她立即到鄰居家中借電話報警。

救護總隊目黃超華與隊員奉召到場,入屋後發現謝素珍仰臥床上被被鋪蓋着,面色轉黑,頸有紅痕,雙腳各繫一條膠索,背部出現屍斑,心臟停頓。
黃超華發現,床上有兩條已剪斷膠索,謝素珍手臂上放有一個打火機,房內充斥火水味。

余偉雄頸上緊纏一黑一白膠索帶,救護員剪斷第一條膠索帶後,余偉雄突然跳起身,不停擺動雙手及叫喊。
黃超華安慰他,兩三秒後,余偉雄失去知覺,面部呈黑色,呼吸微弱,抬離房間時不清醒,黃超華為余偉雄進行急救後送院。

警員發現謝素珍頸部有被勒過痕跡,雙腳還留有膠索帶,送院後證實不治,警員在樓梯間尋回余偉雄的八歲女兒阿敏。

余偉雄由救護員送到瑪嘉烈醫院,醫生梁展新發現他僅能張開眼睛,無法張口說話及郁動,頸部及胸部都有紅印,檢驗後認為有關紅印並非因搬動時造成。

法醫潘偉明驗屍時發現,謝素珍身上繫着的膠索,不能輕易扯甩,膠索反而會愈拉愈緊。

屍體左頸有瘀痕及擦傷,頸部有被類似索帶勒過的深色瘀痕,頸部以上皮膚呈現瘀色及出現小紅點。

屍體有一道環頸一周,約一釐米闊勒痕,頸上有兩道不足一釐米月牙形縱向瘀痕,應不是掙扎時造成。
因為掙扎所造成傷痕應呈直線狀,但這個傷痕卻是直插頸部,相信由手指大力按壓造成。

懷疑死者被人用膠索帶勒頸致昏迷,再遭扼頸導致窒息奪命。

余偉雄送院後昏迷不醒,無法錄取口供,單位內沒有打鬥痕跡,沒有發現遺書,警方將案列作屍體發現和有人受傷事件處理,交由葵青警區重案組第二隊調查。

探員在屋內撿獲一條斷開索帶,懷疑與案有關。
在案發單位一部影碟機內,發現一隻簡稱AEA的「自動性窒息」影碟,其後在單位內,再搜出數隻AEA影碟。

葵青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丁國洪警司表示,警員與消防及救護員接報到場,用剪刀割斷男子頸部索帶,當時他仍有知覺,女子則無氣息,左右腳各綁有一條黑色膠索,被另一條膠索帶串在一起,三條索帶恍如腳鐐般將女子雙腳捆綁。
女子送往瑪嘉烈醫院搶救後不治,現場遺有兩個載有衣物的紅白藍膠袋。

警方初步懷疑死者擬執拾細軟離家遭到阻止,被人用手緊扼頸部,死者無力反抗被扼斃,事後有人見闖下大禍,自知難逃法網,將妻子移屍床上蓋好被子後,開煤氣及在床上淋火水,坐在床邊用膠索帶勒緊頸致昏迷,企圖引爆煤氣自殺,疑兇經搶救後現時情況危殆。

余偉雄的八歲大女兒阿敏,在四邑商工總會陳黎繡珍紀念小學讀二年級。
校長劉効國表示,阿敏去年下學期插班入讀該校一年級,成績一般,與其他小朋友沒有大分別,平日午飯時間由父親送飯。

5月13日早上九時,余偉雄的父親,在一名女兒陪同下,到沙田富山殮房認屍,媳婦遇害,兒子成為兇嫌,余偉雄的父親一直表現憂傷。

余偉雄的媽媽鄺瑞琼(71歲)對探員說,兒子性格內向、寡言及顧家,是五名子女中的大兒子。

余偉雄中一程度,沒有案底,1993年曾到美國任職廚師一個月,同年與謝素珍在內地結婚,誕下女兒阿敏。

夫婦分隔兩地近十年後,媳婦獲准帶同孫女來港定居,兒子在夜晚工作,早上回家後煮飯拿往學校給孫女。
媳婦早上六時離家上班,兒子還未下班回家,兩人每日僅見兩、三小時。

鄺瑞琼透露兒子與媳婦除為金錢口角外,兒子懷疑女兒並非親生,常與妻子爭拗。

家人曾提議他們抽血驗基因,媳婦怕浪費金錢,兩人最終沒有檢驗,此事一直困擾着兒子,成為心病,但她從沒有目睹兒子與媳婦大打出手。

余偉雄女兒對探員說,母親與她來港後因交不到朋友,感到不愉快,兩人只能互相傾訴,母親會怪責父親不給家用,父親有時會向母親索錢,經常因金錢問題爭吵。

案發當日放學回家,父親心情不佳,叫她不要回家,到附近玩耍,她再回家時,見到警察及消防員已到場。

余偉雄在深切治療部留醫六日後獲救,在警誡錄影會面透露案發經過。
余偉雄對探員說:「精神唔好做錯事,因為三日無瞓覺,有啲暴力……精神唔好啫,做嗰啲嘢都幾亢奮!」

余偉雄父母均有糖尿病,他亦受到遺傳。性能力時好時壞,一星期一至兩次夫妻性生活,為增加性交樂趣,他播放AEA影碟「助興」。

(AEA是「自動性窒息」英文簡寫,簡稱「性窒息」,透過窒息獲得性快感。)

余偉雄夫婦由播「性窒息」影碟「助興」,到親身體驗「性窒息」,事件發生前,兩人曾多次玩「性窒息」。

案發當日,余偉雄下班回家,由於連續三天無法入睡,精神欠佳,喝下少量啤酒和服食糖尿病藥,之後入睡,下午三時許,謝素珍下班回來。

兩人睡在碌架床下層位置,余偉雄身穿短袖上衣及牛仔褲,謝素珍身穿短袖衫短褲。

余偉雄主動愛撫躺在床上的妻子,取出六條膠索帶,開始玩「性窒息」。

余偉雄先在妻子頸上,鬆動地套上一條索帶,隔着衣服吻遍及撫摸妻子全身二十多分鐘。

用兩條膠索分別扣在妻子雙腳,再用一條索帶穿綁在雙腳的索帶,構成一個「手抽」,余偉雄握着「手抽」,將妻子雙腳吊高,再撫摸妻子二十多分鐘。

之後,余偉雄出廳小休喝酒,返回睡房時,妻子頸上原本鬆動的膠索突然緊扣,上前查看時,發現妻子已斷氣斃命。

余偉雄不知如何處理,這時女兒放學返家,余偉雄叫女兒落樓玩耍。
飲下混入老鼠樂的啤酒,將火水、生油淋在身上及床上,多次用打火機點火都失敗,他打開煤氣掣,企圖引爆煤氣,之後用索帶勒頸昏迷不醒,醒來時已在醫院。

探員問余偉雄當日有否實際性交,他說:「當時未到嗰度,諗住會㗎嘞!」

余偉雄向探員表示感到內疚,他說:「做呢啲嘢可以亢奮一啲,好內疚令老婆死去,我不知道後果這麼嚴重,我覺得很傷心,我坐監很淒涼,沒有親人。」

余偉雄說,偶爾為金錢及女兒學業問題,與妻子爭吵,不過關係尚算不俗,雖然他試過吵架激烈時會拉扯妻子頭髮,但不覺自己是暴力之人。

在另一次錄影會面,余偉雄說出另一版本,他說玩了十多分鐘「性窒息」後,妻子就女兒學業問題與他吵架,怪他未盡父責,他反指女兒愚蠢,妻子憤怒地說:「個女唔係你生㗎?」

兩人因而吵架,繼而動武,混亂中他扯着妻子的手,意外索緊套在她頸上的膠索帶,錯手令妻子窒息致死。

余偉雄稍後被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2004年5月19日,解往荃灣裁判法院應訊,被告毋需答辯,等候警方調查,基因報告及化驗報告等結果,還押監房至6月30日再提堂。

2005年9月30日,余偉雄透過律師,承認在受到挑釁下殺人,不承認謀殺罪,承認誤殺罪,10月4日,控方回覆堅持控告謀殺。

余偉雄提出司法覆核,認為控方濫用司法程序,要求永久中止控告他謀殺妻子的審判。

11月29日,上訴法院拒絕要求永久擱置申請。

2006年2月2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余偉雄否認一項謀殺罪,說案發前與妻子進行性交前戲,錯手將膠索套在妻子頸上將她勒死。

控方不接納余偉雄的講法,主控官指出,被告沒有說出真相。
法醫驗屍結果顯示,謝素珍身體有內外傷,頸部有多處瘀傷及遭勒過痕跡,唯一合理推論是被告蓄意謀殺妻子。

2月6日,控方在庭上播放余偉雄出院後,與警方進行錄影會面及案件重組錄影帶,余偉雄用布公仔向警方示範,如何對妻子綁腳索頸,說當時很有「征服感」。

余偉雄向警員透露,與妻子感情不錯,因工作關係,相聚時間不多,通常只能在日間造愛,習慣互相口交。

他觀看影碟後知道如何玩「性窒息」,感覺「好似搖籃咁,搖吓搖吓。」
直言:「我覺得有征服感同少少快感!」
余偉雄說,妻子沒反對玩「性窒息」,過往玩過三數次

案發當日下午三時許,妻子放工回家,沖涼後與他同床,妻子殷勤地替他掃胸。
他愛撫妻子身體,繼而拿出膠索帶,在妻子雙腳各綁上膠帶,以便將妻子雙腳吊起做成「搖籃」感覺。

余偉雄用布公仔向警員示範捆綁方法,解釋初時套在妻子頸上的膠帶很鬆,自己曾騎在妻子身上,扯她頸上的膠帶三次,撫摸及吻妻子的臉、頸及身軀,他認為妻子當時也有「少少快感」。

他之後將妻子的腳逐一提起,過程中妻子一直沒有掙扎,持續進行約二十分鐘,兩人稍事休息後,再繼續同樣做法。

余偉雄表示,這次可能錯手拉緊索帶,當時妻子仍有反應,數分鐘他落床喝啤酒,及後發現妻子昏迷,他剪斷膠索帶,發現妻子沒有呼吸,以為妻子已去世,他感到十分驚慌,於是自殺。

2月10日,余偉雄在犯人檻自辯,講述案發經過及說出「性窒息」玩法。

余偉雄表示,從色情光碟中學到「性窒息」,與妻子玩此遊戲幾次,未嘗出事。

「性窒息」是用繩狀物體勒頸,導致窒息追求快感的性遊戲。

他改用膠索帶跟妻子玩「性窒息」,過程中「一時收緊條拉索一時放鬆」。

「性窒息」玩法是「將索帶鬆鬆扣在頸上,鬆緊度調校至僅夠多放下一個拳頭,再調校鬆緊度」

案發當日,兩人先愛撫及口交,玩「性窒息」十分鐘後,妻子忽然責罵他賭錢,日常使費太大,之後罵他教女兒英文不盡力。
他反駁是女兒愚蠢所致,妻子突怒稱:「個女唔係你生㗎?」
余偉雄聽後大怒,扯着妻子頸上膠索。

辯方大律師追問有何事發生,余偉雄只說了一句「跟住做錯咗」,之後久久未能吐出一言,伏下嗚咽要暫停作供。

2月16日,四男三女陪審團經兩日一夜,退庭商議近十小時後,不接納意外的說法,裁定余偉雄謀殺罪名不成立,但因挑釁而起的誤殺,以六比一大比數裁定罪名成立。

辯方大律師陳德立指本案是悲劇,被告長期懷疑女兒並非他親生。
案發時死者承認女兒並非他親生時,在被極度挑釁下失控干犯本案,被告開案前承認誤殺罪,證明他有悔意,希望法官考慮被告女兒已失去母親,給予輕判。

法官麥明康判案說,被告事發後曾作四料自殺,一度在深切治療部留院。

法官接納被告得悉女兒身世後才勒斃妻子,被告一生辛勤工作,品格良好,又是顧家男人,每日都親身到八歲女兒的學校送飯,除因女兒是否親生與妻子爭拗,婚姻生活尚算愉快。

被告在開案前已承認誤殺控罪,顯示悔意,姑勿論如何,被告奪去妻子性命,罪行嚴重,必須判處阻嚇性刑期,判入獄七年。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https://frogwong.com/?p=

製作:山寨廣播 配音:王sir
音樂:Mystery/Sorrow(元方)
圖片:部份來自互聯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