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法庭放生殺女友富二代 出獄後再殺人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2004年8月29日下午一時許,北京崇文區夕照寺的黃河京都大酒店,酒店服務員進入2406號房內打掃衛生,發現被子裏好像裹着個人,揭開一看,有個女孩躺在床上死了。

民警接報到場調查,酒店大堂總台服務員說,在前一天晚上,一名青年登記住宿,與死者入住2406號房,昨天中午,那名青年不知所終。

民警發現房內的電視機節目單上,寫了「對不起」三個字,未知出自何人手筆。

死者是北京工業大學工商管理系2001級學生,名叫段佳妮(21歲),貴州人。

民警其後查到涉案青年叫郭文思,是死者男友,同為2001級工商管理系學生,家住黃河京都大酒店附近。

段佳妮的室友說,她原與男友感情非常好,今年年初開始就好像出現了問題。

室友說:「段佳妮的男友郭文思脾氣很暴躁,這段時間兩人經常吵架。大概兩個月前他還打過段佳妮,她說不想和郭文思繼續這段感情,想不到她竟然被殺了。」

郭文思的室友說,郭文思和段佳妮這段時間確實吵了架,他們已經好幾天沒在寢室看見郭文思。

命案揭發後,郭文思在父母勸說及陪同下,到龍潭派出所投案。

郭文思錄取口供時說,段佳妮與他建立戀愛關係前,曾與一人發生關係。
當日凌晨三時,兩人在酒店內就此事爭吵,他從側面掐着段佳妮的頸,將她推到床上,用枕頭捂在了她頭上。

郭文思說:「我也嚇傻了,事後想過自殺,觸電、割腕都想到了,還在床頭留下絕筆,在電視機節目單上寫下『對不起』三個字。」

2005年1月19日下午,郭文思在二中院出庭受審,他在2002年就讀北京工業大學試驗學院大二,與同學段佳妮確定戀愛關係。

2004年8月29日,郭文思與女友逛街,兩人在晚上入住酒店。
夜裏,郭文思想起女友曾告訴他,曾與一男子發生過關係,他有點睡不着覺。

凌晨三時許,兩人發生爭執,郭文思說:「為了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雙手掐住女友頸部,將女友推到床上,隱約看到她黑乎乎的眼睛,舌頭也伸長了,因感到害怕,再用枕頭捂住了女友。」

「也就十幾秒鐘,我拿開枕頭,看見了上面的鮮血!感覺女友已死,我曾自殺但未成功,後投案自首。」

郭文思拿出寫好的陳述詞邊讀邊哭,請求雙方父母原諒。
他說:「我們曾經為對方付出了太多……佳妮的死是我一輩子無法彌補的錯!阿姨,對不起……我會用時間和行動,來沖淡對佳妮父母的傷害,替佳妮盡孝心。」

「今天我以殺人犯身份坐在這兒,我想對佳妮母親說,『阿姨,我確實非常愛她』,非常抱歉,我這種行為給雙方家庭帶來了極大痛苦。」

郭文思的律師說,段佳妮生活在單親家庭,由她母親撫養長大。
事情發生後,段母表示此事對她造成大傷害,但她願意原諒郭文思,接受郭家四十萬元賠償。
郭文思所在學校也開具他在校表現證明,懇請法官從輕處理。

中國的地方法院,大多數陪審員都沒有法律專業背景。
葛燕青與他們不同,退休前是北京政法管理幹部學院法學教授,取得陪審員資格證書前,她已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當了六年人民陪審員 ,參加了「郭文思殺人案」庭審。

2005年2月24日,葛燕青在法庭上第一次見到郭文思,她說:「實在太出乎意料了,他外表看起來挺清秀,也很內向,根本無法和殺人犯聯繫起來。作為經常跟大學生打交道的高校教師,我感到十分痛心。」

葛燕青說:「在法庭合議過程中,我認為郭文思事發後主動自首,在法庭上全部如實交待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加上其家人已與被害人家屬協商,賠償了四十五萬元。因此我主張不對其判處死刑,而判以無期徒刑。」

郭文思最終被判無期徒刑,保住性命。

2005年6月22日,中國法院網一篇文章,標題為:一路陪審一路歌——北京二中院人民陪審員工作紀實

2005年1月18日下午一時,二中院第五法庭,被告人郭文思故意殺人案開庭審理。

年僅二十二歲的郭文思,原是北京工業大學試驗學院2001級學生,在班裏擔任班長,女友是同班同學擔任文藝部部長。

2004年8月29日,因懷疑女友移情別戀的郭文思,於凌晨三時許,用雙手惡狠狠地掐住了女友的脖子。
當他發現女友還有呼吸時,就用枕頭捂住了她的口鼻,導致七竅流血、機械性窒息死亡。
爾後,郭文思自殺未遂,第二天,在父母的陪同下,郭文思投案自首。

宣判後,郭文思的父母在法院門口外,攔住了參加審判的人民陪審員葛燕青。
「我們是郭文思的父母。您是人民陪審員,在開庭和宣判的時候,都看見您在法庭上,我們有一些情況想跟您談談。」

葛燕青退休前原是大學教授,在二中院的陪審崗位上已工作了六年,像這樣的事,她遇到過不止一件。
經過交談得知,被告人郭文思的家庭經濟條件尚好,對被害人家屬已進行了民事賠償,其父母對郭文思的行為痛心疾首。

葛燕青耐心開導他們:「作為家長,現在唯一應做的就是在探望孩子時,做好他的思想工作,讓他認罪服法,遵守監規監紀。一定要鼓勵他參加自學考試,在獄中努力完成學業,爭取減刑,早日回歸社會。」

2005年2月24日上午九時三十分,郭文思的父母到法庭聽取兒子裁決。

北京市二中院,一審宣判,郭文思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

法院認為,郭文思已構成故意殺人罪,鑑於其主動投案自首,積極賠償,依法予以從輕處罰。

聽到被判無期徒刑後,郭文思面無表情,他的父親則給審判長連鞠三躬,感激他們給兒子一個公正判決。

郭文思逃出生天後,他的父親說:「兒子的戀愛,雙方家長是同意的,我的兒子很自立,人緣特別好,本來畢業後他想考科研的,但為了自己的女友,他聯繫了工作,自己掙錢供女友考科研。」

資深司法界人士認為,在中國,故意殺人而只殺了一個,情節不算特別惡劣,一般是判無期,頂多死緩。

中國政府近年來採取多項措施,加強司法透明度以及公正性。
郭文思案判刑後不久,2005年5月,正式確定陪審員,以非職業法官身份參與案件審理。
5月8日,中國近三千所地方法院中,二萬七千名取得資格證書的陪審員上崗。

2020年3月28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對犯罪嫌疑人郭文思,以涉嫌故意傷害罪批准逮捕,郭文思為刑滿釋放人員。

3月14日下午三時許,郭文思在北京市東城區物美超市內,排隊結帳時在收銀台不戴口罩打電話。
在他身後排隊的顧客段某(男,歿年72歲),提醒郭文思應遵守防疫規定佩戴口罩,引起他不滿,將段某摔倒在地,用雙手擊打他的頭頸部,導致段某受傷。

超市一名經理阻止郭文思離開時被打倒,他又打倒並咬傷阻止他的另一名超市員工,郭文思最終當場被制服。
被害人段某因顱腦損傷,經救治無效,2020年3月20日死亡。

這宗命案的疑兇,就是2004年殺死女友段佳妮,被判無期徒刑的郭文思。
出獄七個多月,他又再殺人,今次遭到郭文思毒手的,也是姓段。

包括在公安看守所扣押的日子,郭文思服刑不到十五年,2019年6月獲得釋放。
這是因為減刑裁定權歸到北京市一中院後,郭文思獲得九次減刑。

2007年6月25日,郭文思服刑兩年四個月後,他從無期徒刑,減為有期徒刑十九年,政治權利也由終身褫奪,改為只褫奪九年。
直至2015年,郭文思再累計減刑七次,總計減刑八十七個月。

2018年10月22日,北京市延慶監獄,認為郭文思在服刑改造期間,認罪服法,積極改造,多次獲得獎勵,提出減刑建議。
11月21日,北京市一中院全盤同意減刑建議,郭文思的刑期,到2019年7月24日結束。

資深刑事司法工作者認為,郭文思由無期徒刑,九連減至服刑不足十五年,情況很不正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