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多次報夢指示爭奪遺產

龍雅麗任職糼稚園教師,未婚,沒有任何近親。
1967年買入灣仔軒尼詩道364-366號,加冕樓六字樓B座一個五百一十呎單位,樓價三萬四千元,之後一直獨居。

1987年,江美仙與丈夫葉建國,遷進加冕樓六字樓A座三百七十呎單位,住在龍雅麗對面。
龍雅麗稱呼江美仙「靚妹」,江美仙叫龍雅麗為「姐姐」。

江美仙誕下大女葉雅靜後,想再生名兒子。
1999年,江美仙誕下次女葉雅雯,因為不是兒子而感到不開心。
龍雅麗對江美仙說,只要「不跳樓死」,將來死後會把加冕樓六字樓B座送給她。

兩人感情像親姊妹,交換單位鎖匙互相照應,龍雅麗見證江美仙三名子女出世(葉雅靜、葉雅雯、葉偉林),常登門教三人唸書。

2002年,龍雅麗患糖尿病須要戒糖,有白內障而不能閱讀。
江美仙每日過門照顧一日三餐:「幫佢執拾間屋,煮啲佢鍾意食嘅嘢畀佢食,芝麻餅呀、馬蹄糕呀,會買蝦餃、燒賣畀佢食!」

江美仙每次會逗留半至數個小時不等,陪伴龍雅麗及與她「閒話家常」。
龍雅麗多次對江美仙說:「你鍾意乜嘢畀乜你」、「買兩層樓畀你都得」,將門匙及東亞銀行存摺交給江美仙。

龍雅麗其後患上肺炎及腦膜瘤,因為腳腫而不能上落樓梯。

2006年12月8日早上,龍雅麗精神大致與平日無異,頭腦顯得清醒,對江美仙說:「想求神賜我死。」
將一串四條鎖匙交給江美仙,包括加冕樓六字樓B座木門及鐵閘匙,大廈地下6B信箱鎖匙、加冕樓鐵閘門匙。

2006年12月29日,龍雅麗彌留時,向江美仙提及「無用想死」,把一切財產留給江美仙,但無表明是甚麼財產。

下午,江美仙在龍雅麗家中幫忙收拾,整理柜桶內雜物時,龍雅麗把一些屋內房間門匙,其他如柜桶鎖匙共二十二條全交江美仙保管。

2006年12月30日,龍雅麗與江美仙在家中晚飯,將一個舊糖果鐵盒交給江美仙,內有一些舊照片、聖誕卡、收條等雜物。

一個白色信封,內有一張約8吋乘4吋半白紙條,右上角分兩行手寫「Account No.」及「02340658」,即花旗銀行戶口號碼的英文字及數字。
紙正中手寫龍雅麗英文全名,這張紙條對摺包着一本已切角的舊銀行存摺。

一個膠袋裝着一個很模糊但依然可辨認,刻有龍雅麗名字的印章,一條東亞銀行保險箱鎖匙(編號03592)。

龍雅麗對江美仙說,希望在新年假期後找到律師,找江美仙女兒的校長作證,以及訂立遺囑,江美仙將舊糖果鐵盒帶回家中。

2006年12月31日中午十二時,江美仙發現龍雅麗暈倒家中。
下午二時三十分,龍雅麗離世,終年六十五歲,死因是肺炎及腦膜瘤。

龍雅麗有四項遺產,沒留下遺囑,包括:東亞銀行戶口存款、花旗銀行戶口存款、加冕樓物業業權、加冕樓物業內的財物。

東亞銀行保險箱內有龍雅麗的東亞戶口存摺,加冕樓物業樓契,保險箱原本有兩條鎖匙,龍雅麗把其中一條給了江美仙,另一條下落不明,江美仙成為唯一可以打開保險箱的租戶。

按《無遺囑者條例》原則,死者沒有近親及沒有留下遺囑,遺產作為「無主財物」,歸香港政府所有。

2007年10月31日,東亞銀行保險箱首次被開啟,箱內收藏加冕樓六字樓B座業權文件,包括龍雅麗持有該物業的轉讓契據,東亞戶口的存摺(015-521-10-050719)。

2008年4月15日,江美仙首次去信遺產管理官,確認已將龍雅麗保險箱鎖匙交給遺產承辦處,表示希望遺產承辦處盡快辦妥龍雅麗遺產,因為她有意思競投該物業,要求政府拍賣加冕樓六字樓B座時通知她。

2008年10月22日,江美仙第二次致函遺產管理官,首次要求使用加冕樓六字樓B座單位,稱聲:「日後管理官合情合理合法收回單位,我也會雙手奉上還給管理官。」

2009年5月12日,江美仙申請以港幣五萬元,買入加冕樓六字樓B座物業。

2009年9月14日,遺產管理官以龍雅麗遺產管理人身份,請求法庭就龍雅麗遺產分配作出裁決。

2010年2月24日,原訟法庭朱芬齡法官,將江美仙三名子女,加入成為第三至第五被告人。

案件審訊時,江美仙要求繼承龍雅麗全部遺產。

2011年7月20日,案件在高等法院經過三日審理,暫委法官黄國瑛問江美仙,為何在龍雅麗病逝近兩年後,要求繼承遺產及立場反覆的原因。

江美仙解釋龍雅麗多次報夢指示爭奪遺產,拜祭龍雅麗時也會得到靈感,因而改變。

「我試過有次頭痛發燒,我聽到佢把聲,叫我飲水食藥,我成日發夢見到佢,感覺佢好似仲喺度!」

法官形容江美仙證供「實在有點匪夷所思」,不過,龍雅麗有一定程度身體不適及厭世,考慮到遺產安排不足為奇。

龍雅麗與江美仙成為鄰居二十年,兩人非常和諧和互相信任,龍雅麗的後事和殮葬費由江美仙包辦和墊支,龍雅麗把遺產留給江美仙也無可厚非。

龍雅麗東亞銀行戶口(015-521-10-050719),內有港幣存款1,006,617.36元,無證據顯示龍雅麗想保留東亞銀行戶口存款,裁定該筆款項是龍雅麗給江美仙的臨終遺贈。

法官表示,臨終遺贈有奇異特性,既非生前饋贈,也不是遺囑中的饋贈,要以饋贈者生前行為作基礎,受贈者必須在饋贈者死亡後,才得到饋贈的絕對權益。

臨終遺贈有三項要素:
首先,饋贈者施予饋贈時必須預期自己死亡,但毋須期望自己死期已至。

其次,饋贈者要把饋贈物件,或其所有權的指標物件交給受贈者,如鎖匙、存摺,饋贈者交出有關物件,表明有意放棄該物件的管有權。

最後,饋贈者要明言或暗示,饋贈是以自己死亡作為條件,滿足上述三項要素便構成臨終遺贈。

龍雅麗花旗銀行戶口(02340658),有存款127,907元,江美仙只收到戶口號碼及龍雅麗英文名紙條,沒有收到該戶口存摺,表明龍雅麗無放棄該筆款項。

龍雅麗至死前仍居於加冕樓單位內,無放棄該單位業權,屋內41,360元現金及財物。

法官裁定花旗銀行戶口款項,加冕樓業權、屋內財物這三項遺產,不是臨終遺贈,江美仙並非受益人。

江美仙一直無律師代表,得知可獲遺產逾百萬元,認為裁決「唔公平」,表明會上訴。

江美仙說:「(龍雅麗病逝)我當時都好唔捨得,好傷心,用咗幾萬蚊幫佢殮葬,唔知佢存摺原來有成百萬蚊,我以為本存摺剪咗角無用,攞咗畀姐姐陪葬。」

龍雅麗的加冕樓物業現值三百萬元,江美仙說:「由始至終無想過變賣姐姐的單位,希望保留來供奉視我如妹的『姐姐』,法官僅將銀行存款判給我並不公平,姐姐饋贈的百萬元存款,會留給三名子女作升學之用。」

2012年6月15日,上訴庭批准江美仙逾期上訴原審法官的裁定。

2012年12月,江美仙提出一些新聲稱。
初審後,記起龍雅麗在恒生銀行有保險箱,要求法庭准她可繼承裏面物品,包括恒生銀行存款戶口存摺,永隆銀行存款戶口存摺,二十六粒金、兩隻戒指。

2014年3月5日,上訴庭聆訊江美仙上訴申請,4月1日,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頒發判案書。

上訴庭指出,原審法官的分析存有誤解,東亞銀行保險箱同時存放了加冕樓屋契。

龍雅麗沒有屋契就不能將單位轉讓他人,符合「臨終遺贈」法律原則,江美仙因此上訴得直,可獲得該單位業權。

加冕樓單位內的四萬多元現金及財物,沒有證據顯示龍雅麗明確地交出管有權,她在死前可以隨時動用該現金。

江美仙上訴理由沒有針對這一點,上訴庭維持原判,即該律款項不屬臨終遺贈。

江美仙在上訴期間首次提出,龍雅麗在恒生銀行保險箱內有其他遺物,包括兩本存摺、二十六粒金粒、兩隻戒指,
該些遺物應一併歸她所有,基於江美仙在原審時未有提及此事,上訴庭決定不作處理,交給政府處理。

2016年9月6日,加冕樓六字樓B座,以四百六十八萬元易手。
2017年9月29日,加冕樓六字樓A座,以四百一十萬元易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