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稍有人性都不會袖手旁觀(1/2)

蘇淑儀1979年在香港出生,有四名妹妹,在薄扶林村長大。
父親「鬍鬚發」是鶴佬人,生下五個女兒後靠綜援為生,終日在家無所事事,間中幫村民做水電維修。

蘇淑儀讀至中三輟學,在連鎖快餐店工作三年,後來任職侍應,男女關係複雜。
1997年,蘇淑儀十八歲時,父母離婚。

2000年,蘇淑儀被「友姦」誕下一名兒子,交由外婆照顧,經手人是誰也不知道。
2003年,誕下第二名兒子,入住兒童之家。

2005年,蘇淑儀由父親介紹,到海豐與姓黃裝修工人結婚。
2006年,誕下三女兒黃文敏,蘇淑儀丈夫其後不知所終。

2007年,蘇淑儀在酒樓工作,認識酒樓主任陳建偉後同居。
2008年,四兒子陳浩勤出世,患有先天性葡萄酵素缺乏症,不能食蠶豆及聞臭丸。

2009年,蘇淑儀與四名子女申領綜援,每月獲得5,755元,東葵涌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跟進有關個案。

蘇淑儀與黃文敏、陳浩勤,在葵涌石蔭路37號葵麗大廈租住一劏房單位,租金三千三百元,政府補貼一半。

陳建偉住在青衣公屋單位,每周到蘇淑儀住所兩至三天。

2010年3月2日,社會福利署社工梁雅芙,開始跟進蘇淑儀個案。

8月26日,蘇淑儀向梁雅芙求助,為兒子陳浩勤,申請醫療豁免紙及交通費往醫院。

蘇淑儀懷孕後不作產前檢查,2011年2月8日在家中分娩,誕下男嬰陳浩民,體重2.85公斤,患有先天性葡萄酵素缺乏症,不能食蠶豆及聞臭丸,蘇淑儀留院三天後出院。

蘇淑儀從來沒帶陳浩民到母嬰健康院,醫院或醫務所接受疫苗注射或健康檢查,沒有為陳浩民取出生證明書。

3月15日,梁雅芙與蘇淑儀電話聯絡,知道蘇淑儀產下陳浩民,蘇淑儀說,有帶陳浩民往北葵涌健康院打針。

3月24日,蘇淑儀帶同黃文敏及陳浩勤與梁雅芙面談,幾天後,蘇淑儀帶黃文敏到梁雅芙的中心,借兒歌光碟。

4月19日,梁雅芙到蘇淑儀家中探訪,見到陳浩民睡在育嬰床上,穿長衫及蓋上被子,面容較瘦削正吸吮奶嘴,梁雅芙免吵醒嬰兒,未有掀被查看。

蘇淑儀說「BB好易湊」,梁雅芙建議盡快為陳浩民取出生紙,準時帶陳浩民往健康院。

蘇淑儀表示,陳浩民一天喝三至四次奶,梁雅芙建議增加餵奶次數。
梁雅芙觀察,蘇淑儀屋內衛生情況尚可,家中間地上隔了一塊木板,蘇淑儀表示用來防止孩子入廁所,觸及電熱水壼。
梁雅芙見到黃文敏及陳浩勤,大致健康,發展健全。

5月5日下午約六時半,蘇淑儀帶陳浩民到附近霍俊文醫生醫務所,陳浩民是第一次到來求醫,他的哥哥陳浩勤在這診所有登記記錄。

蘇淑儀對霍俊文說,早上七時至現在,陳浩民未飲過一口奶。

陳浩民當時十分瘦弱,霍俊文檢驗陳浩民的胸及背,即時召喚救護車,將陳浩民送到瑪嘉烈醫院。
晚上七時五十八分,陳浩民證實死亡。

陳浩民死時體重3.01公斤,是正常同齡嬰兒重量一半,醫生認為是嚴重營養不良致死,通知警方。

探員在蘇淑儀家中調查,檢取一罐已開蓋的和光堂(Wakodo)奶粉,一個裝了奶的奶樽。

5月6日凌晨,探員拘捕蘇淑儀。
下午錄影會面,蘇淑儀透露先後跟四名男子育有五名子女,(四男一女,年齡約三個月大至十二歲),與現任男友陳建偉誕下第四子及陳浩民時,她仍未與丈夫離婚。
事發時與陳建偉兩名兒子陳浩勤、陳浩民,與丈夫所生的黃文敏同住。

蘇淑儀聲稱,懷陳浩民時以為只是暴肥未知有孕,分娩時還以為是肚痛,最終在家中誕嬰。
陳浩民身體大致良好,每天餵食六餐奶,每餐五安士,陳浩民每次都把奶飲清。

探員追問蘇淑儀,已四度為人母,怎會不知自己懷孕?
蘇淑儀支吾以對:「個人好似癡肥咁……好似唔覺懷孕!」

探員再問,她有育嬰經驗,怎能沒察覺陳浩民健康有問題?
蘇淑儀稱只覺陳浩民偏瘦。

探員再追問,蘇淑儀說想過帶陳浩民看醫生,陳浩民沒有出世紙,即使到政府診所求診也要付七百五十元,最終無去。

5月7日,法醫高永富驗屍時發現,陳浩民體重3.01公斤,體型消瘦,雙眼及面頰深陷,肋骨凸出、腹部呈州狀。

體內檢查發現,皮下蜂窩組織脂肪,周圍內部器官的脂肪組織幾乎失去。

除腦部外,差不多所有器官都明顯減輕重量,腸繫膜缺乏脂肪組織,腎臟周圍脂肪組織幾乎消失,十分不尋常,似乎是一個慢性現象。

沒有發現其他病理,認為陳浩民死因是飢餓,飢餓可能是因為食物供應不足。

陳浩民明顯在一段長時間營養不良,缺乏營養,導致如此消瘦,相信是致死原因。

政府化驗師詹麗珠博士,化驗在蘇淑儀家中檢取的和光堂奶粉,與在蘇淑儀家中檢取的奶樽內的奶液作比較。

詹麗珠按照奶粉罐上指示,根據兩至三個月嬰兒調奶方法,以160毫升水沖調八量匙奶粉作對照樣本。
結果顯示,奶樽上的奶液,脂肪含量及蛋白質含量,只有對照樣本的60%和65%。

蘇淑儀被捕後於警誡下聲稱,陳浩民出世時每餐飲2.5安士奶,案發時,每隔四小時餵五安士奶,每日六次。

蘇淑儀解釋,平常將五匙奶粉沖五安士奶,通常兩星期至三星期用完一罐奶粉。

探員依照蘇淑儀沖奶方法,發現十日至十二日就用完一罐奶粉,蘇淑儀說有時在每餐之間餵水給陳浩民,使他下一餐食少些奶。

中文大學兒科學系教授韓錦倫指出,香港初生嬰兒每三個月體重便增加一倍,出生時若重二點八公斤,三個月大應重五點六公斤,即使攝取營養略少,每周仍可增重二百多克。

香港嬰兒每日建議喝奶量,每公斤體重一百五十毫升,重約三公斤的嬰兒需四百五十毫升,每日餵奶四至五次計,每次約用三安士奶粉。

蘇淑儀被控一項對所看管兒童故意忽略,她否認控罪。

2012年7月3日,蘇淑儀在區域法院受審,承認虐兒罪。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謝沈智慧,主動要求看陳浩民的照片。
法庭男書記從警方手上取得照片,呈予法官之際偷看了一眼,即時面容扭曲。

法官看了相片,激動地說:「皮包骨,比第三世界饑荒兒童還恐怖,這不可能一天內造成!常人根本不可能察覺不出這孩子有問題。」

法官問蘇淑儀:「你覺唔覺得有問題?」
下令蘇淑儀觀看照片後再答。

蘇淑儀望了照片數秒,說:「無問題。」
法官怒不可遏,大聲直斥:「荒謬!(Preposterous)」

法官質疑蘇淑儀身為五子之母,怎可能沒察覺陳浩民過份消瘦。

陳浩民死時心肺器官功能失效,難以想像男嬰所受痛苦。

蘇淑儀若沒有足夠金錢,可把陳浩民交社署接管或讓人收養,不是把他活活餓死。

參與調查的探員在庭外透露,接觸蘇淑儀期間,未見她流過眼淚。

7月13日,蘇淑儀早前承認虐兒罪,今日判刑。
最新呈交背景及精神報告,蘇淑儀說依足奶粉指引開奶給陳浩民飲,無稀釋奶粉,推翻早前認罪時的講法。
承認無錢為陳浩民做基因測試,無法證明父親身份,未能領取出世紙,所以申請不到綜援及求醫。

法官斥責辯方律師,蘇淑儀否認餓死男嬰,即是不認罪,斥責辯方律師沒有理解控罪關鍵,質疑如何向蘇淑儀提供法律意見。

辯方律師指出,蘇淑儀承認嚴重疏忽,男嬰嘔吐都沒有帶他應診,算是認罪,蘇淑儀自理能力差,精神可能有問題,心理報告中的智商測試亦未完成。

法官裁定撤銷蘇淑儀認罪,案件排期在本月17日,再做審前覆核。

8月13日,社會福利署臨牀心理學家余小玲,接見蘇淑儀,進行兩種測試。

智力測試中位數是一百,蘇淑儀整體得五十五分,低於平均水平,一千人中,只有一個比她低分。

獨立生活能力測試最高分是一百,低於七十屬於差,蘇淑儀整體得八十三分,獨立生活能力等於十七歲十一個月的人。

9月19日,案件在區域法院重審。
9月20日,控方舉證完畢,蘇淑儀選擇不在庭上自辯。
法官裁定蘇淑儀疏忽照顧兒童罪表證成立,蘇淑儀獲准保釋候審。

蘇淑儀在庭外向記者透露,五名子女,來自四名父親,稱由讀書至工作,都是循規蹈矩,否認水性楊花。

丈夫是經父親介紹,替丈夫誕下一女後,丈夫不知去向,只靠朋友聯絡,現時也未辦妥離婚手續。

另外三名男友都是在工作認識,陳建偉是陳浩勤及陳浩民親父,年紀較大,兩人在酒樓工作時認識。

蘇淑儀說,在家產下陳浩民時,兩名子女亦在場,女兒還向她遞毛巾,向鄰居敲門求助:「細佬出咗嚟啦,幫我叫BEE-BOO-BEE-BOO(救護車)吖。」

蘇淑儀說,父親在病床上彌留期間,不住勸她:「當個仔去咗第二度啦,你仲有兩個細路要照顧!」

陳浩民去世後,她的父親於今年年初病逝,她當時呆望家中窗戶,想着:「一個又走,兩個又走,不如自己都跳出去啦!」

念及還有六歲女兒及三歲兒子,要她照顧,驚醒過來。

蘇淑儀說六歲女兒見她在梳化上發呆,力勸:「唔好成日諗住細佬啦。」
叫鄰居把家中的刀收起,以防蘇淑儀自殺。

蘇淑儀說,父親與陳浩民兩人的靈位,安放在紅磡世界殯儀館。
陳浩民的遺物,「燒嘅燒,揼嘅揼」,只剩下一幅相片。
午夜夢迴,會因掛念陳浩民而驚醒。

蘇淑儀說,試過找問米婆,對方說:「我同公公一齊呀,佢喺我隔籬,仲有三個菲傭同一隻狗。」

記者問蘇淑儀:「會唔會唔敢再懷孕?」
蘇淑儀不置可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