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已報警救老公

陳家驃1966年在香港出生,自幼酷愛網球。
1982年加入港燈集團,在技術支援部門任職高級技工。

1999年,陳家驃與較他年輕一歲的廖佩雯結婚,廖佩雯在金鐘一間保險公司任職文員。

同年七月,兩人以二百萬元,聯名購入七姊妹道100至104號天順樓十八樓C室,實用面積四百二十八呎兩房單位。
兩人無兒女,在街坊眼中是一對恩愛夫妻。

陳家驃考獲香港網球總會教練資格。
2009年,兼任香港網球總會教練,教授普及訓練班,逢周五在銅鑼灣授課,有六至八名成年學生。

2010年12月,陳家驃工作時犯錯受傷,擔心因而失去工作及無法再打網球,躲在公司更衣室內飲泣。

12月21日早上七時許,廖佩雯在睡夢中,感到背部痛楚扎醒,見陳家驃手持半呎長生果刀,在牀邊向她襲擊,廖佩雯企圖逃走,被陳家驃騎着,揮刀狂刺背部。

廖佩雯不斷掙扎,隨手在牀頭几拿起電話反抗,幾經辛苦終成功擺脫陳家驃,跳落牀奔出客廳。
陳家驃在客廳打開窗門一躍而下,從十八樓向下直墮,先後壓毀樓下十五至十七樓三個晾衣架,撞凹二樓簷篷頂,跌在二樓平台上,頭爆肢折奄奄一息。
廖佩雯致電報警:「我老公跳咗樓呀!」

對面健威花園F座住客聽聞巨響探頭查看,見到身穿內褲、背心的陳家驃,倒卧天順樓二樓平台,立即報警。

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陳家驃已氣絕身亡,毋須送院,消防員到場,架起升降台將屍體搬回地面。

大廈看更認出陳家驃是十八樓住客,警員登樓調查,拍門全無反應。
消防員破門而入,發現廖佩雯上半身赤裸,僅穿內褲,恍如血人倒臥廳內,神志模糊,低聲對警員說陳家驃墮樓,「我已報警救老公」,繼而昏迷。

救護員為廖佩雯包紮傷口,戴上氧氣罩幫助呼吸。
不久,廖佩雯陷入昏迷狀態,送院搶救後情況嚴重,幸無生命危險,事後被安排到深切治療部留醫。

醫生檢查發現廖佩雯由頸部以下,身體共有二百零八處刀傷,背部與四肢表皮刀傷纍纍,大部份傷口較淺,長約一至二厘米,最重一刀插穿肺部。

東區警區重案組探員,封鎖現場蒐證,睡房牀單及枕頭染滿血漬,睡房至大廳有一條長長血路。

探員檢走一批證物,包括一柄八吋長生果刀、染血牀單及枕頭,一部室內無線電話、一部手提電腦、一本衞生署講解抑鬱症的小冊子,一張寫有食藥期間,忌飲綠茶、綠豆、牛肉等字眼的紙張。

探員初步相信案件不涉及感情,循財政或疾病原因調查。

犯罪學家黎定基指出,估計陳家驃一時失去理智,情緒「爆煲」,純粹為發洩心中怨恨而傷害妻子,並非有心置諸死地,否則斬一刀足以致命。

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陳仲謀表示,部分抑鬱症病人有時脾氣較暴躁,易因小事大發雷霆,嚴重者有強烈自殺傾向,若捨不得身邊人,可能殺害他們後再自殺。

急症室專科醫生馮顯達指出,背部主血管被骨骼蓋住,一般難以傷及,背脊若刀傷不深,搶救及時,即使中刀數以百計,亦有機會獲救。

港燈集團發言人證實,陳家驃為公司高級技工,工作表現良好,積極參與公司活動。
公司對事件深表難過和惋惜,正聯絡死者家屬盡力提供援助,向熟悉死者的員工安排心理輔導。

香港網球總會發言人表示,陳家驃在該會任教練數年,會方正聯絡其家屬提供協助。

網總企業傳訊及行政經理陸欣珩說,陳家驃平時不須返網總上班,只需到教波地方上課,同事對他認識不深。

社署發言人表示,陳家驃一家並非社署求助個案,醫務社工將跟進廖佩雯情況。

12月22日早上,陳家驃兩名男女親友到殮房認屍,逗留兩小時後黯然離去。

廖佩雯傷勢好轉,由深切治療部轉往普通病房,病房外有警員駐守。

廖佩雯對探員說,陳家驃無精神病記錄,事發前兩人沒發生爭執,陳家驃日前透露有壓力感到不開心。

警方初步懷疑陳家驃不堪壓力突然發狂,將案暫列作傷人及自殺案處理。

2010年4月10日晚上,大埔發生丈夫用鐵錘襲擊妻子後,跳樓自殺倫常慘劇。

男死者姓徐(26歲),女傷者姓朱(24歲),兩人同在大埔富亨邨居住,因而認識,在富亨邨6座亨翠樓一單位同居。
兩人沒有工作,全靠家人接濟過活,數年後,兩人奉子成婚。

2010年年初,細女出生,男方懷疑女方出軌,頻施家暴,女方逃回娘家暫避不下十五次。

雙方家長出面調解,男方指夫妻關係毋須他人介入,反指長輩多事,最終導致婚姻破裂分居。

女方搬回同邨3座亨昌樓二十三樓娘家暫住,男方之後不斷找妻子談判要求復合,女方心軟,回到亨翠樓居住。

4月10日,女方被打至遍體鱗傷,抱兩年幼子女回娘家暫避。

晚上七時,女方父親往樓下買飯盒做晚膳,離家時沒有閂上鐵閘。

七時三十分,男方到達亨昌樓,入屋後兩人發生激烈爭吵,男方從膠袋取出鐵錘狂扑女方頭部,前額及後腦中錘受傷流血。

女鄰居聽到救命聲拍門,男方奪門逃走,奔至大廈走廊,跨過二十三樓圍欄一躍跳下,倒臥在大廈側門垃圾站對開空地,當場陷入昏迷,奄奄一息,保安員聞聲揭發報警。

救護員到場檢查,證實男子已經死亡,毋須送院,警員用帳篷遮蓋屍體。

警員登樓發現受傷女子,向警方提供資料後再送院治療,在醫院候診時不斷向友人哭叫:「我應該讓吓佢,依家唔知點算好。」

男方家人及親戚正在附近晚膳,聞訊奔至現場嚎哭,數十名友人到現場,有人激動大叫,並且追打記者。

警員封鎖現場調查,在單位內找到一把沾有血漬鐵錘,相信死者因為感情問題與妻子爭執,扑傷妻子後跳樓喪生。
仵工將死者屍體移走時,近百名包括死者親友及街坊在現場送別,案件列傷人及自殺案處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