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你一係一針打死我(上)

朱敏華(Vanessa)1981年出生,在英國一所大學讀傳理系,畢業回港後任職模特兒,接拍廣告及拍電影。

1999年,參演《無人駕駛》,在《孤男寡女》飾演鄭秀文的姊妹,由於樣貌酷似王菲,被稱「少女版王菲」,2000年參演《逆天者》。

其後轉當教師任教財經科目,在銀行做財務策劃、在美聯做地產經紀。

蔡相祺1974年出生,在小康之家成長,童年志願是做獸醫,視為終身職業,家因有大量貓狗雀鳥,被稱為「動物園」。
2000年在悉尼大學畢業,擁有獸醫一級榮譽學士學位。

2002年,蔡相祺在新港城廣場地下6-7號舖,開設西沙路動物醫院。
每日下午一時至三時半,為被遺棄動物義診,有時因為太多動物而要減接正常診症。
有次診症時被狗咬傷,仍繼續診症,狗主要求為該隻狗剝牙,遭蔡相祺拒絕。

蔡相祺為綠田園的牛和街貓醫病,在獸醫界很出名。

蔡相祺與女友吳翠詩(Tracy)同居,2003年誕下一兒子。

2009年5月,吳翠詩與蔡相祺分開,帶同兒子到美國生活,蔡相祺獨自一人留在香港。

2009年9月,蔡相祺認識朱敏華。
12月,兩人開始交往,朱敏華對蔡相祺說,數月只做到一張租單,地產公司的上司或會解僱她,蔡相祺邀請朱敏華兼職診所工作。

2010年1月,朱敏華與蔡相祺在西沙路西沙豪園同居。
4月,蔡相祺說想經常見到朱敏華,僱用她成為「西沙路動物醫院」職員,處理行政、會計、員工合約、假期等事務。

蔡相祺與朱敏華經常因瑣事爭吵,朱敏華經常以擲碗碟發泄,認為「丟嘢係佢發泄方法」。
蔡相祺在家中準備一套便宜碗碟,供朱敏華作發泄工具。

朱敏華會用筆記簿記下蔡相祺的「過錯」,日積月累,共有「二十三條」。

朱敏華首先要求監視蔡相祺手機及電郵,蔡相祺對朱敏華反監視,「可能知道(被監視)感受係點」,朱敏華減少監視,蔡相祺認為「咁就大家都好啲」。

2010年5月,蔡相祺對朱敏華說,吳翠詩帶同兒子,8月19日由美國返回香港。

7月30日,朱敏華提議與蔡相祺開設聯名戶口,儲夠一百萬元時用作買樓,存款用作將來子女的教育經費。
蔡相祺在交通銀行開設聯名戶口,每月存入十萬元,提款卡由朱敏華保管,協議不能動用戶口存款。

8月,朱敏華與蔡相祺到日本旅行,墊支了兩萬元,蔡相祺一直沒有付錢給她。
8月6日,朱敏華在聯名戶口內提取兩萬元。

8月13日,蔡相祺決定與吳翠詩結婚,「要有個合理理由」與朱敏華分手。

晚上九時半,朱敏華在西沙路動物醫院閣樓辦公室上網。
蔡相祺查看朱敏華的facebook帳戶,看見朱敏華與人搭膊合照,有人約她吃飯的訊息後,不停問她問題,她慢慢解釋,蔡相祺情緒激動指她「搞三搞四」。

朱敏華叫蔡相祺不要再看,蔡相祺激動推朱敏華撞向啞鈴。
朱敏華站起來,蔡相祺再推她向牆邊玻璃,朱敏華定住身體,未撞及玻璃。
朱敏華很驚,想離開,拿起手袋,當她往書枱櫃桶拿手機時,蔡相祺大力推埋櫃桶,夾到朱敏華左手手指。

蔡相祺捉住朱敏華上臂不停搖她,令她後腦多次撼牆。
朱敏華不停掙扎、哭泣和叫救命,蔡相祺多次用雙手,分別托朱敏華下巴和掩她嘴。

朱敏華掙脫後跑落樓下,蔡相祺追至,推她入密封的X光室,朱敏華更加驚慌。

蔡相祺問:「點解同人影啲咁嘅相?點解facebook寫single(單身)?」
朱敏華否認隱瞞蔡相祺,並說要走,蔡相祺說:「你唔好再激嬲我,我情緒好唔穩定……我咁愛你,點解你要咁做?我諗住死,攬住一齊死,我諗咗點做。」

朱敏華向蔡相祺說:「你唔會咁做,你好愛你自己。」
朱敏華在X光室時多次叫救命,蔡相祺約八次用雙手,分別托她下巴和掩她嘴。

蔡相祺拖朱敏華入手術室後關上門,朱敏華坐在櫈上。
蔡相祺拿一支黃色針筒,取出一個藥瓶,用針筒由藥瓶抽出五十毫升粉紅色液體,朱敏華不敢望蔡相祺。

蔡相祺蹲下用手摸索朱敏華左腳背血管,用噴劑在該部位噴了一下,朱敏華以為自己「死梗」,說:「你一係一針打死我,唔好打啲唔打啲,打到我半生不死,要屋企人畀錢醫我。」
蔡相祺打開針嘴,停了數秒後說:「對唔住,我做唔出,老婆我好愛你。」

兩人離開手術室,朱敏華試圖取回手機時,遭蔡相祺阻止。

朱敏華待蔡相祺冷靜後,說十分疲倦,要返回西貢屋企。
蔡相祺說診所才是她的屋企,抱她上水機旁的一張枱,朱敏華裝睡。
凌晨四時,蔡相祺上了閣樓。

朱敏華乘機離開,乘坐的士回到西沙豪園,途中問的士司機借用手機,致電蔡相祺說她正返回西沙豪園。

8月14日,朱敏華打電話給蔡相祺,要求取回遺留在診所內的手機,蔡相祺質問她是否已取盡聯名戶口內款項,朱敏華說只取回兩萬元。

下午三時,朱敏華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接受檢驗,醫生發現她雙手手臂及前臂、雙腿,背部及右上胸有多處瘀傷及疼痛。下唇和手肘有表面擦傷。認為她因挫傷引致多處表面軟組織損傷。

朱敏華報警,說傷勢由蔡相祺造成,法醫替朱敏華拍照,顯示身體上的傷勢。

8月15日凌晨,警方在西沙豪園拘捕蔡相祺,蔡相祺說:「阿sir我無嘢講。」
警方搜查診所,在手術室檢獲一瓶一百毫升粉紅色液體,化驗後證實是「戊丁巴比妥」,用來為動物施行人道毀滅。

8月17日,蔡相祺將朱敏華的手機,交回給她的母親陳女士。

警方落案控告蔡相祺,非法禁錮、刑事恐嚇,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蔡相祺否認控罪。

2011年9月9日,案件在區域法院開審,朱敏華出庭作供。
控方指出,朱敏華於2010年8月14日,接受醫生檢查,雙臂、雙腿、背部,右上胸有多處瘀傷及疼痛,下唇有擦傷。

辯方盤問朱敏華時指出,她在美聯工作時只有六千至八千元底薪,因業績未達標,自動離職到蔡相祺的診所工作。

朱敏華說,在美聯時有一定業績,月薪加佣金,每月平均有三萬元收入。
她在2010年1月開始間中幫蔡相祺工作,到蔡相祺診所等他收工時協助處理事務,直至正式轉職前未收過蔡相祺給予的薪金。

2010年4至6月期間,蔡相祺給她三萬元月薪,後加至五萬元,本案發生後,已沒再見蔡相祺。

醫管局轄下中毒諮詢中心,副總監謝萬里醫生向法庭提供專家證供。

控方讀出謝萬里書面供辭,「戊丁巴比妥」可以注射和吞服,是中樞神經系統抑制劑。
低劑量可鎮定神經、誘發睡眠、控制抽搐,中度劑量可引發昏迷,致命劑量會引致呼吸停頓,心血管系統衰竭而死。

獸醫普遍用該藥為動物施行人道毀滅,也會用少劑量輔助麻醉動物。
某些國家會用該藥協助自殺,瑞士一個機構建議,吞服十克才可致命。
近期一些報告指口服五至二十克可致命,過去三十年一直減少使用在人類身上。
記錄中有用腹腔注射自殺個案,劑量比口服少,一克足以死亡。

「戊丁巴比妥」可以作安眠藥,市面上沒有供應,接觸到該藥的獸醫或動物實驗室人員,有可能會濫用該藥。

控方指出,蔡相祺的診所女獸醫傅嘉賢,表示該藥屬第II部毒藥,主要用作動物麻醉藥,注射一毫升劑量,足以使體重一公斤動物死亡,控方打算在稍後傳召傅嘉賢出庭作供。

9月11日,朱敏華接受辯方律師盤問時說,知道蔡相祺與同居女友吳翠詩誕有兒子,吳翠詩兩母子由美國回到香港後,蔡相祺時不時與吳翠詩聯絡,但不知道吳翠詩兩母子在香港逗留多久。

朱敏華要求查閱蔡相祺的電話及電郵,蔡相祺亦提出相同要求。
吳翠詩傳送給蔡相祺電郵,有時會傳送到朱敏華的電郵戶口。
他們有檢查對方手機的通話記錄,朱敏華表示:「我手機通訊錄全部都有名,他的手機全部都無名。」

辯方指出,吳翠詩回港令朱敏華變得緊張,定下多項規則,包括蔡相祺不能與吳翠詩見面,蔡相祺與兒子見面,朱敏華要在場,只准蔡相祺到機楊接送兒子,不准接送吳翠詩。

西沙豪園同居單位,只准蔡相祺兒子入住,蔡相祺與兒子及朱敏華可同遊迪士尼,吳翠詩不可在場。
朱敏華要負責辦理蔡相祺兒子的綜合簽證,以便到內地探望蔡相祺的祖母,蔡相祺表明吳翠詩不會同意。

朱敏華全盤否認,說不知道蔡相祺與吳翠詩在案發日復合,以及於案發後2010年11月註冊結緍。
承認案發後收過吳翠詩的電郵,聲稱已與蔡相祺復合,但無提及已註冊。

9月12日,辯方律師繼續盤問朱敏華,吳翠詩案發前帶兒子由美國來港,打算逗留兩周,可能與蔡相祺辦結婚手續。

朱敏華知道後大為緊張,向蔡相祺定下一堆條件,包括吳翠詩只能住酒店,兩人不能見面,蔡相祺認為不能接受。

辯方透露,案發三個月後,蔡相祺己與吳翠詩註冊結婚。

朱敏華回應時指出,初識蔡相祺時已知他與吳翠詩育有一子,蔡相祺表明已結束與吳翠詩關係,朱敏華表示沒有定下甚麼條件,亦不知蔡相祺事後與吳翠詩結婚。

辯方說出蔡相祺的版本,事發當時,兩人在診所閣樓辦公室,看facebook相片時吵架,朱敏華搶蔡相祺的電腦,期間被一張大班椅撞倒,她企圖向蔡相祺擲兩個啞鈴,蔡相祺制止並掃跌啞鈴,朱敏華將打印機推落地。

蔡相祺當時說,以為朱敏華「好純品」,發現她去那麼多派對,每次都與其他男人「攬頭攬頸」,蔡相祺無法接受,決定分手,朱敏華聞言後不禁哭了出來,責罵蔡相祺。

辯方稱朱敏華當晚沒有禁錮、襲擊或恐嚇,朱敏華得悉蔡相祺,知道她取去聯名戶口款項後,先發制人誣告,朱敏華否認辯方版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