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阿Sir,呢兩單都係我做

曾瑞祥1981年出生,家住九龍塘又一村花園,父親開設國際水族用品供應公司,在佛山設廠房、廣州有門巿,另在香港開設樂悠悠水族館,負責批發和門巿生意。

曾瑞祥中五畢業,曾修讀會計但未畢業,2001年結婚,曾瑞祥有性虐待(SM)傾向。

2002年3月,曾瑞祥因停牌期間駕駛等罪,判監兩個月,緩刑三年,共罰款一萬元及停牌三年。
2005年,曾瑞祥在樂悠悠水族館任職總經理,月入三萬多元,曾瑞祥有投資基金,擁股票戶口。

2008年,曾瑞祥妻子與他離婚,自此,曾瑞祥透過賣淫網站,找尋提供性虐服務女子,成為賣淫網站常客。

2009年3月28日,曾瑞祥透過賣淫網站,找到十八歲持雙程證內地女子QQ提供性虐服務,約定在油麻地志和街聖地牙哥酒店新館房間交易。
曾瑞祥拍下雙方交歡片段,完事後付肉金二千元,QQ要求額外付四千元,曾瑞祥拒絕,雙方發生爭執。
曾瑞祥離開後,QQ因持雙程證賣淫,沒有報警,QQ向姊妹菲菲投訴,賣淫集團透過網站登記資料,得知曾瑞祥身份。

2009年4月11日晚上十時十五分,曾瑞祥透過賣淫網站聯絡在網上登廣告的周春榮,要求她晚上十一時提供性服務。

周春榮是內地來港新移民,取得香港身份證,當時與姊妹菲菲在尖沙咀一家食肆進食。
菲菲知道曾瑞祥曾「欺負」姊妹QQ,示意周春榮約曾瑞祥到尖沙咀富豪九龍酒店交易。
酒店630號房由賣淫集團長期租用,供旗下性工作者聚集及作為性交易場所。

周春榮與菲菲到達630號房,與房內幾名持雙程證女子一起作好準備。

接近十一時,曾瑞祥打電話給周春榮,知道房間號碼後敲門,周春榮開門後,雙方發生衝突。

酒店保安到達,曾瑞祥從走火門逃去,周春榮報警聲稱被劫。
警員到場,除周春榮及菲菲外,其餘內地女子全部離開酒店。

警員在走廊檢獲一個髮箍,在周春榮交出的一個旅行袋內,找到一柄十五吋長軍刀,三柄剪刀、二十一條膠索帶、潤滑劑、口罩、毛巾,一部數碼相機,內存包括曾瑞祥相片及一些片段。

周春榮對探員說,曾瑞祥曾在聖地牙哥酒店犯案,探員檢走兩家酒店的閉路電視,發現都攝到曾瑞祥樣貌。

4月23日,一隊警員包括督察及警署警長等人,到九龍塘又一村花園拘捕曾瑞祥。

警方在屋內搜獲伸縮警棍、手銬,約三萬元現金,大量電話卡等物件,在曾瑞祥電腦內找到一些片段和相片,相信另有未報案受害人。

警員向曾瑞祥作出警誡,雙方有以下對話:「……我而家拉你曾瑞祥,因為我有理由相信你曾瑞祥喺2009年4月11日,晚上約11点喺尖東富豪酒店630號房內,藏有一把刀、三把較剪、一批膠索帶,企圖行劫女子周春榮。」

「我而家警誡你,唔係事必要你講,除非你自己想講,但係你所講嘅嘢可能用筆寫低及用嚟做證供,你明唔明白?」
曾瑞祥答:「阿Sir,呢兩單都係我做,唔關我屋企人事。」

警員隨即向曾瑞祥發出「給羈留人士通知書」,曾瑞祥簽紙表示明白,當晚被拘留在警署。

翌日,曾瑞祥在警署與律師會面。
4月25日,曾瑞祥向警方投訴,4月23日在住所被警員毆打頭部及肚部。
曾瑞祥到醫院驗傷,頭部及肚部都有輕微傷勢,頭部傷勢是近期造成,醫生不能斷定受傷來由,肚部傷勢因太小及太淺色,不能斷定受傷時間。

鑑證科檢驗在富豪九龍酒店走廊遺下的髮箍,證實髮箍上有曾瑞祥的基因。

4月27日,曾瑞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被控強姦和搶劫等三項罪名。
(一)2009年3月28日,於油麻地聖地牙哥酒店新館房間強姦一名內地女子。
(二)劫去女事主港幣二千三百元、人民幣一百元,一個GUCCI銀包、兩部手機共值一千一百五十元。
(三)2009年4月11日,於尖沙咀富豪九龍酒店房間企圖搶劫周春榮。

案件由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彭中屏主審,余兆明律師行延聘溫智君及容海恩,作為曾瑞祥的代表律師。

控方陳述案情時指出,2009年3月28日,內地女子QQ在聖地牙哥酒店新館,聽到門鐘響起,打開房門,曾瑞祥衝入房用刀威嚇,綁起QQ的手腳後強行發生性行為與肛交,劫去QQ財物,留下剪刀讓QQ自行鬆綁,警方在案發現場檢獲一個避孕套。

2009年4月11日,曾瑞祥透過賣淫網站召妓,在酒店內與周春榮及多名女子發生爭執,周春榮報警,警方調查後拘捕曾瑞祥。

代表曾瑞祥的律師向法庭申請保釋,說案件屬「集團式屈錢」事件,力指家底豐厚的曾瑞祥被賣淫集團敲詐,警方搜獲的手銬是曾瑞祥玩性虐的道具,伸縮警棍屬收藏品。

曾瑞祥前妻可證實兩人曾「綁手綁腳」進行性行為,曾瑞祥因好奇喜歡瀏覽網站找尋性伴侶,提出以二十萬元現金及十萬元人事擔保申請保釋。

裁判官拒絕保釋申請,還押監房候訊,案件押後至本月29日,待警方進行認人手續。

4月29日,曾瑞祥再於九龍城法院提訊,控辯雙方就兩段片段發生爭議,其中一段長約四分鐘,內容是曾瑞祥與一名女子的交歡片段,女子沒有被「綁手綁腳」。

另一片段長四十九秒,一名女子被膠索帶「綁手綁腳」,與曾瑞祥性交,發出叫牀聲音。

辯方指出,「四分鐘片段」與本案無關,控方認為「四分鐘片段」雖與本案控罪無關,但會作出調查及聯絡片中女子,查看是否有其他女子受害。

辯方承認「四十九秒片段」與案有關,解釋曾瑞祥坦認有性虐待癖好,「綁手綁腳」只為提升刺激度及增加性趣,片中女子沒有掙扎及反抗。

要求以二十萬元現金替曾瑞祥申請保釋,說現時「周圍都有病毒」(H1N1流感大流行),曾瑞祥不會離開香港。

控方透露周春榮認出曾瑞祥,警方檢取曾瑞祥家中兩部電腦,需檢驗會否另涉其他新事主,或會作新增控罪。

控方指出,警方在事發酒店現場,檢取膠索帶和用過的避孕套作科學鑑證,要求將案押後作進一步調查,反對曾瑞祥保釋。

裁判官否決曾瑞祥保釋,繼續還押監房看管至5月29日再訊。

7月8日,曾瑞祥再在九龍城法院提訊,辯方再度申請保釋時指出,有女事主錄取口供時說曾瑞祥曾喊救命,曾瑞祥若是行劫就不會喊救命,案件正式開審後,曾瑞祥有機會脫罪。

裁判官准以五十萬元現金、不得離港,交出旅遊證件等條件保釋外出,本月24日再訊。

2010年2月5日,周春榮(31歲)出庭作證,她說在網站刊登提供按摩服務廣告。

2009年4月10日晚上十時接到應召要求,鑑於早前姊妹QQ稱有客人要求玩「變態嘢」及打劫,為安全計與姊妹菲菲提早到酒店房間,該房是她與其他姊妹合資租用,房內當時另有四名女子。

周春榮聽到拍門聲開門,曾瑞祥亮刀叫她「咪郁」,周春榮大驚以普通話大叫「出來」召姊妹幫手,曾瑞祥見大班女人湧上來,轉身逃走,曾瑞祥的旅行袋被眾人搶走。

代表曾瑞祥的律師盤問周春榮時說出另一版本,周春榮姊妹QQ被曾瑞祥拍下性愛相片,要求收到額外報酬被拒,向姊妹菲菲投訴。

菲菲得悉曾瑞祥再「光顧」,設局安排曾瑞祥到酒店房間,企圖追收QQ報酬,曾瑞祥逃走後,由周春榮扮演「受害人」報警,周春榮斷然否認辯方律師說法。

曾瑞祥出庭自辯,說家境富裕,個人經濟情況充足,不需要行劫。
承認當晚約周春榮是為嫖妓,周春榮同意他帶剪刀及膠索帶前往酒店。
瑞祥否認攜帶軍刀,旅行袋裏的剪刀與及膠索帶,只供性行為時用。

曾瑞祥說,曾在同一網站約過QQ提供性服務,得到QQ同意,把她扎起進行性活動,同時錄影過程,QQ事後要求補加費用,被他拒絕,懷疑周春榮與「菲菲」是因為QQ事件,布局嫁禍他。

曾瑞祥說,被捕後多名警員毆打他,威逼利誘說若他不認罪,就會拘捕他的家人,曾瑞祥因而作出不自願招認。

由於QQ已經離開香港,沒有出庭作證,與QQ有關的兩項控罪撒銷,曾瑞祥被裁定一項企圖搶劫罪罪名成立。
2010年3月16日,大律師求情說曾瑞祥沒有不良嗜好,這次犯事只是單一事件,要求輕判。

法官判刑時指出,持刀行劫是嚴重罪行,在酒店私人地方犯案,使用長達十五吋軍刀,量刑起點不應少於六年。

曾瑞祥帶備膠索帶,顯見早有預謀,一心想在入房後捆綁事主,事主若被捆綁,會大受驚恐兼飽受折磨,此舉令案情更為嚴重。

曾瑞祥以性工作者為犯案目標,事敗後利用內地妓女不敢張揚心態,恐嚇會報警拘捕她們,行為極可恥,要作出加刑以作阻嚇,將量刑起點提高至六年半。

曾瑞祥經審訊後被定罪,至今無顯出悔意,法庭不能因曾瑞祥背境比較良好作出減刑,判入獄六年半。

曾瑞祥不服定罪提出上訴申請,提出原審法官有三點錯誤。
(一)原審法官不能單憑周春榮證供,裁定曾瑞祥「企圖搶劫」罪名成立。
(二)原審法官接納曾瑞祥,糾纏時叫「救命」及後稱聲會報警,不是賊人行為,但法官認為這是因為曾瑞祥,「可能」知道賣淫的內地女子不想驚動警方,原審法官用了「可能」這字眼,顯示原審法官用了「相對可能性」,而非「無合理疑點」舉證標準,衡量曾瑞祥行為。
(三)原審法官不應該接受曾瑞祥招認作為證據。

2011年1月28日上訴庭作出聆訊,2月14日頒布判詞,駁回第二及第三項理據。

上訴庭認為,第一項理據值得商榷,若有人在銀行向櫃員亮刀說「咪郁」,若即時被捕,可立即推斷該疑犯企圖搶劫,曾瑞祥犯案時攜潤滑劑等用品,不排除他或想性侵犯周春榮,並非必定是為了搶劫。

原審時,曾瑞祥自辯帶同剪刀及膠索帶到酒店,是想捆紮周春榮進行性交易,原審法官單憑周春榮描述曾瑞祥行為,推論意圖行劫有商榷餘地。

基於原審法官對「唯一合理推論」結論有錯誤,上訴庭認為定罪不穩妥。

法律條文中都訂有明確正面意義,正面意義不盡周全時,可訂「但書」作補充。

辯方認為上訴庭有權應用《香港法例》第221章,《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83條所賦予的「但書」,判定曾瑞祥定罪。

上訴庭綜觀本案證據,曾瑞祥被定罪並無司法不公,上訴法庭不能代替原審法官評定個别證據比重,本案不宜使用「但書」,頒令上訴得直,撤銷定罪,曾瑞祥兼得堂費。

———————————————————————

附錄

PERSONAL DATA 個人資料
發給被羈留人士或接受警方調查人士的通知書,請細閱下文,並保留這份通知以作參考。

你可享有以下權利。
1.尋求法律援助
#致電律師單獨通話,或以書面或親自律師聯絡。
#與警方會見期間,安排一名律師在場。
#與聲稱受第三者委託代表你的律師單獨會面,或拒絕與該律師會面。
#獲提供一份由香港律師會公布的律師單。

2.告知某人你身在警署
#要求警方嘗試代為通知一名親友,你身在警署。你會獲告知有關結果。

3.與一名親友聯絡
#獲給予合理的機會,以電話聯絡一名親友。
#獲得一名親友探望。如屬被補人士和被羈留人士,有關的探望須得到值日官批准。
#獲供應紙筆,並在實際可行情況下盡快代為寄出信件,但郵費自付。

4.獲提供在警誡下所作的書面記錄副本
#會見後,在實可行情況下,有權盡快獲提供警誡下所作的書面記錄副本。
#如未獲提供警誡下所作的書面記錄副本,有權拒絕回答其後的問題。

5.如屬外國公民,可與領事館聯絡
#有權接受下述人士單獨探望或下述人士單獨聯絡︰(i)貴國的領事代表或有關當局;或(ii)該代表為你安排的律師。

6.如屬外國公民,可通知領事館
#有權要求警方通知貴國駐港領事館有關你被捕或被拘留一事。
#如沒有駐港領事代表,有權要求警方通知貴國相關當局有關你被捕或被拘留一事。

7.供應食物及飲品
#被警方羈留期間,如提出要求,會獲供應飲用水。
#獲供應每日三餐膳食和飲品。
#如因特殊理由,例如宗教需要或餐廳營業時間已過等,警方可代為安排由外間食肆或讓你的親友送遞。這項安排必須取得值日官或一督察級人員的批准,並需通過有關食物和飲品的檢查。

8.尋求診治
#如感不適,會獲安排接受診治。

9.要求保釋外出或准予保釋(只適用於被羈留人士)
#要求保釋外出或准予保釋。(如被裁判官下令還押羈留,須由該裁判官決定是否准予保釋。)

注意事項︰
#本通知正本由案件主管保管,作為案件財物。
#所有已被拘捕或是由裁判官下令還押警方看管的人士,在不會對調查工作或司法程序造成很可能出現的不合理延誤或阻礙的情況下,方可享有上述第1至5項的權利。
#如你已被警誡但沒有被拘捕,你享有一切的公民權利,並且受限於本通知書所列,唯本通知的第9項「要求保釋外出或准予保釋」的權利則除外,因此項權利只適用於已被拘捕的人士,對你並不適用。

Pol 153 表格(2012年12月修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