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你將責任推卸他人

泥濘(Kelsey Lord Michael Mudd),1986年12月22日在香港出生,父親是在香港生活多年的澳洲商人。
1995年,泥濘讀小學時,雙親離異後,母親改嫁給美國人米高,泥濘隨母親到美國加州生活。

泥濘持有英國、美國、澳洲國籍,在美國有一名女友。

泥濘懂得駕駛,持有加州頒發的駕駛執照,就讀加州州立大學環境學系課程,預計於2009年12月畢業。

2009年6月,泥濘放暑假,由美國來到香港探訪生父,首次參加香港慈善組織「乘風航」義工服務,為智障年輕人設立海上訓練計劃,暑假後會返美國完成大學課程。

2009年6月26日,泥濘出席義工活動,晚上在蘭桂坊一家酒吧,以信用卡付帳,喝了兩杯「莫希托」雞尾酒。
莫希托酒精含量約10%,意思是「魔力」,暗喻喝後會有「天生神力」。

2009年6月27日凌晨三時,黃志明駕駛豐田的士(KL9547),在中環蘭桂坊接載已喝得大醉的泥濘上車,的士沿中環干諾道中向東往灣仔方向行駛,駛到大會堂低座時,泥濘從後座爬上前座,用身體逼向黃志明,企圖搶駕的士,黃志明將的士停在左邊路旁,與泥濘發生糾纏。

凌晨三時半,鄧家樂在細雨中駕駛的士,看見黃志明下了的士,手握軚盤站在敞開的車門前,企圖將坐在車頭位置的泥濘拉出車外。

兩、三秒後,的士突然開動由左靠右駛,黃志明的手臂被安全帶卡着,只得跟着的士跑,大叫三聲「喂!喂!喂」

的士沒有減速,繼續以時速二十公里行駛,黃志明隨的士跑了數步,因追不上而遭拖行,的士向右穿過東行車道三條行車線,約四秒後,的士連人帶車撞向路中央分隔鐵欄,黃志明被撞至飛起一米,跌落在欄旁不省人事。

的士越過鐵欄,繼續前行駛向西行線,與迎面而來兩部落斜的士相撞後停下。

鄧家樂連忙停車上前查看,泥濘坐在的士前座正中間,右腳放在司機位置,右手搭着軚盤,頭部流血,伏在右臂上。

鄧家樂截停路過一輛救護車,救護人員下車,發現黃志明仍有反應,包紥後放上擔架床,送往瑪麗醫院,延至早上八時半不治。(2010年,鄧家樂獲頒好市民獎。)

三四分鐘後,第二輛救護車到達,救護員陳嘉華與上司,從司機車窗位探頭入車廂,泥濘頭部受傷流血。

無線新聞部攝影師馮家桓在場拍攝,泥濘向馮家桓豎起大拇指手勢。

陳嘉華發現的士引擎仍在啟動,泥濘撥弄波棍及水撥,陳嘉華叫泥濘不要動。

泥濘右手放在軚盤,拉動波棍、腳踏在油門上,陳嘉華輕按泥濘的手,企圖阻止但不成功,警察接近的士時,泥濘猛踏下油門。

馮家桓覺得的士似乎開動,隨即走到車旁,拍攝到汽車開動時,泥濘右手置在軚盤上。

陳嘉華及時離開車廂,沒有受傷,的士加速逆線上斜,一名警員從後追趕,的士與迎面而來一輛的士碰撞後完全停下,泥濘打開車門,雙腳伸出車外,企圖逃走但腳步浮浮未能成功。

泥濘送到瑪麗醫院後,神情激動拒絕檢查,企圖逃走被捉回,綁在病牀上。

醫生發現泥濘血液酒精含量,不低於每百毫升血液251.5毫克,是駕駛機動車輛法定酒精含量限制五倍多。

四小時後,泥濘完全清醒,說話連貫,反應靈敏,對何洛溵醫生說,事發前喝了十杯啤酒,上的士前一直在酒吧喝酒,不知道之後發生甚麼事。
泥濘頭皮表面有長約一厘米裂傷,他拒絕縫合。

警方檢查後,證實的士並無機械故障,軚盤上檢取到泥濘的血液樣本。

科學鑑證專家譚志清,在的士軚盤對上的擋風玻璃,發現泥濘的血漬,推測的士相撞時,泥濘頭部撞向擋風玻璃造成,的士內只有泥濘一人,亦即的士由他駕駛。

這宗案件釀成一死三傷,死者是黃志明,三名傷者是的士司機及乘客。

黃志明1951年出生,任職的士司機,已婚育有一子一女,長子已取得碩士學位,細女也大學畢業,子女學業有成,黃志明已計劃退休。

2009年6月29日早上九時許,黃志明妻子、女兒、兄嫂,由中區重案組探員陪同下,到西環殮房辦理認屍手續。

法醫驗屍時發現,黃志明身體多處受傷及骨折,右肩膊至上臂一處瘀傷,面積二十六乘四點五厘米。
肋骨及骨盤移位,腦、肺、肝、右腎等內臟出血,無跡象顯示曾被車輾過。

下午四時許,黃志明的遺孀與兩名子女,在十多名親友陪同下抵達現場拜祭。
黃志明妻子低頭飲泣,黃志明兒子稱多謝各界關心,家人信法律是公正的,要求警方徹查事件,還黃志明一個公道。

案件由中區重案組跟進,探員調查後,將泥濘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名。

泥濘解到東區裁判法院應訊,他在庭上戴外科口罩,臉上的刀痕仍清晰可見。

泥濘父母都在法庭旁聽,表示會替泥濘聘請私人律師,申請保釋,法庭拒絕泥濘保釋,案件押後下月27日審理。

控方在庭外透露,不排除稍後會加控泥濘其他控罪。

2009年7月27日,泥濘解上東區裁判法院再訊。
辯方指出,控方沒證據證明泥濘曾駕駛黃志明之的士,即使泥濘血液酒精濃度超標也與案無關,不明白泥濘為何會被控謀殺罪,會向高院申請保釋。

控方表示,泥濘酒精含量超標五倍,驗屍報告尚未完成,申請將案件押後至8月28日再訊,泥濘期間還柙監房。

泥濘繼父米高與妻子由美國來港聽審,語氣堅定說:「他無做錯」

米高說,他們聘請的專家,可證明有問題的豐田車型可以自行加速。

黃志明死前沒有指證泥濘襲擊他,泥濘有被吸毒或被搶劫的可能性,「這案的漏洞比鐵達尼號還多」。

米高說泥濘表現堅強,朋友製作一個網頁www.bringkelseyhome.com,籌集律師費支持泥濘。

泥濘在網頁中堅稱無辜,指對他的檢控十分荒謬,設立二十至五千美元不等的信用卡贊助方法,希望外界捐款助他打官司。

網頁內詳列泥濘的背景,說他學業成績良好,為人勤奮正直,絕不會犯法,甚至連超速駕駛也沒試過。

網頁未詳細交代意外詳情,只說泥濘是落難香港的加州大學生,到香港做義工,無辜捲入車禍被起訴。

網頁說泥濘雖然醉得無法記起當日經過,但作為乘客無理由要為車禍負責,他的父母及親友都已捐助律師費。

2009年8月21日,案件於東區法院再訊,控方改控泥濘一項誤殺罪,申請將案押後至9月23日,等候各項化驗報告,法庭准泥濘以現金及人事各二萬元保釋,期間不得離開香港。

2010年10月11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泥濘被控五項罪名,包括:誤殺、屬誤殺交替罪的危險駕駛致他人死亡、擅取他人車輛、危險駕駛、醉酒駕駛,泥濘否認五項罪名。

控方指出,泥濘的血液及尿液樣本,無顯示曾服用危險藥物。

目擊案發經過的士司機譚賜熹出庭作供,譚賜熹說,看見黃志明下了的士,手臂仍被安全帶「卡」住。
黃志明想拔下安全帶時,肇事的士宊然開動,黃志明被拖行,夾在石壆及的士之間,黃志明其後倒在地上。

泥濘坐在的士車頭中間位,的士繼續前行撞向兩部的士,全程不到一分鐘。

譚賜熹續稱,警員很快到場調查肇事的士,的士又再開動,再與另外兩的士相撞,譚賜熹看見泥濘雙手揸住軚盤。

10月12日,控方在庭上,播放電視台在現場拍得的八分鐘片段,片段中可見救護員探頭入車窗為泥濘檢查,的士突然駛走,逆線駛上天橋,與另一的士相撞才停下。

10月27日下午十二時半,六男一女陪審團退庭逾八小時,以五比二大比數,裁定泥濘四項罪名成立,包括:誤殺、危險駕駛、酒後駕駛、擅取他人車輛,(由於誤殺罪名成立,交替罪名危險駕駛致他人死亡撒銷)

法官韋毅志押後案件至明早聽取求情及判刑。

10月28日,泥濘十多名親友從澳洲前來支持,辯方大律師楊勁斯替泥濘求情時指出,泥濘來港是為貧窮兒童做慈善工作,想不到第一日工作後便發生這件事。

泥濘在事後感到壓力,有醫生證明他想不起當晚發生的事,所以否認控罪,希望法官不要因此加刑。

大律師說,泥濘並非像醉駕司機那樣冒險駕車,的士司機若不讓酩酊大醉的乘客,獨自留在開動引擎的車廂中,未必會發生今次事件,認為今次事件與一般醉酒駕駛不同,泥濘在事件中只需負上部分責任。

案件原定早上宣判,高院法官韋毅志聽取大律師求情後,認為需要時間考慮,押後至下午宣判。

下午開庭,法官不認同大律師說法,泥濘體內酒精含量超過法定上限五倍,醉酒後駕駛的士橫衝直撞,與附近多部車輛碰撞,其他車紛紛閃避。

泥濘的行為有如醉漢走路時左搖右擺,對其他道路使用者構成即時及非常嚴重危險,更令接載他之的士司機黃志明慘死。

泥濘明知黃志明站出的士旁邊仍蓄意開車,黃志明被拖行時發出慘叫,途經車輛內的乘客也聽得到。
泥濘仍繼續行車,令黃志明最終撞向路壆死亡,泥濘向拍攝他的電視台攝影師豎起拇指,顯示他知道周圍環境。

法官狠斥泥濘毫無悔意:「你將責任推卸他人,指司機、警察、救護員沒有及早拔匙,甚至指車開動是救護員誤踏油門造成,這些說法毫無根據且令人討厭。自責?沒有。遺憾?我想也沒有,即使與你無關,但得悉有人去世而應有的一點悲哀,我也絲毫看不出來。」

法官為四項罪名判刑如下:
誤殺:判監三年。
危險駕駛:監禁十八個月、停牌五年,須完成駕駛改進課程。
酒後駕駛:監禁十八個月兼停牌五年。
擅取他人車輛:監禁十二個月。
四項罪名監禁刑期,部分同期執行,共囚四年三個月。

泥濘繼父米高對判決表示非常失望,考慮上訴,米高冷冷說︰「香港的刑事案,被定罪率達九成之高。」

黃志明兄長(63歲)不滿法庭判刑過輕:「殺我細佬條罪(誤殺罪)都只係坐三年!我覺得佢係狂人……有乜理由將責任推落司機身上?」

泥濘不服四項定罪提出上訴申請,理據是有陪審員曾自稱英語不佳,認為定罪欠穩妥。

2011年10月26日,上訴庭聆訊理據,12月28日,上訴庭頒布判辭駁回上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