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的出生便是一個問題(上)

黃凌鋒在內地汕尾出生,四歲時,一家人由內地來港,因家境清貧,在大角嘴租住天台屋。

父親黃陽照在機場做清潔工人,母親葉惠娟在餐廳做廚房雜工,家庭月入約一萬二千元。

黃陽照聽聞天主教學校的教育及環境不錯,讓黃凌鋒入讀區內的大角嘴天主教小學。

獲編配入住東涌逸東邨康逸樓後,黃陽照安排黃凌鋒就讀東涌天主教學校。

2006年,黃凌鋒讀中一,獲跑步及朗誦比賽獎牌,閒時會跟老師到老人院當義工。

2007年,黃凌鋒在家中,企圖由窗口跳下,被父親阻止。

2008年11月,黃凌鋒讀中三,與在網上結交兩年的女友「分手」,站在學校七樓教員室外走廊,雙手握緊欄杆。
班主任吳秀雯以為他因苦練朗誦比賽而緊張,黃凌鋒突然問吳秀雯:「如果我由呢度落到地下,使唔使七秒?」

駐校社工黎嘉欣立即輔導黃凌鋒,黃凌鋒說年滿十八歲便會結束自己生命,向黎嘉欣表示要與她玩一個遊戲,若他贏了,黎嘉欣便不能阻止他死亡,黎嘉欣將個案轉介教區臨牀心理學家。

12月3日,校方安排黃凌鋒到葵涌醫院評核,黃凌鋒提及自己腦內存在魔鬼與天使,精神科主診醫生林敬生證實黃凌鋒患思覺失調,住院兩個月後如常上課,每兩周或一個月覆診。

2010年,黃凌鋒在東涌天主教學校讀中四禮班,他的弟弟(十四歲)在同校讀中一。

5月7日,學校敬師日,黃凌鋒與同學準備一篇稱讚教師的講辭,在學校透過廣播讀出時,同學忘帶講辭,最後由黃凌鋒負責廣播,他偏離主題,說了自己的不快,點名批評陳秀芳老師的教學方法。

5月17日,黃凌鋒十七歲生日,校方召見黃凌鋒父親,說黃凌鋒犯校規要記大過,禁止他上學。

5月19日,校方批准黃凌鋒重回校園,要求他在早會上當着全校八百名師生,公開向老師道歉。

校方要求黃凌鋒帶藥回校服食,由與黃凌鋒關係良好的周振華老師,負責看他服藥,食藥後才能上課。

黃凌鋒與他的父親均不同意,因為醫生指示,該種藥物在晚上臨睡前服食,每日只吃一次,服藥後會十分疲倦。
黃凌鋒要求放學才食藥,校方堅持要求,聲稱已詢問醫生意見。

5月24日早上八時,黃凌鋒回到東涌天主教學校,在周振華老師監察下服藥,服藥後,黃凌鋒走上校舍六至七樓梯間。

早上八時十五分,學校開早會,除中五和中七學生已畢業離校外,全校六百名學生在老師帶領下齊集操場上。

黃凌鋒由校舍七樓梯間躍下,跌在一列中一學生面前幾米地上,當場頭爆肢折慘死。
全校師生嚇得驚呼狂叫,老師立即疏散學生返回課室,救護員到場證實黃凌鋒經已不治,

黃凌鋒父母聞悉噩耗後趕到學校認屍,黃凌鋒母親非常激動,要送院檢驗。

警方在黃凌鋒書包內,發現一些治理思覺失調的精神科藥物,兩封遺書,包括一封長三頁紙的道歉信,上款為「各位同學」,信中對陳秀芳老師說聲對不起,對於自己為大家帶來難過而致歉。

中午十二時許,仵工到場將屍體送往殮房。

警方其後發現黃凌鋒發布的《天狼網誌》,張貼日期:2010年5月24日上午七時二十五分。
《天狼網誌》超過五千字,黃凌鋒通宵花了八小時完成,節錄如下:

我的一切與所有,我是狼,是神,是結束一切與改變一切的神。

世界為人來說是甚麼?是生存的空間?是發展自己的世界?或是尋找自己的生存意義?還是其他…但對我來說世界是我,而我便是世界,但其實我的出生便是一個問題。

我成長的不是甚麼富有家庭,但又未至於需要為生活而擔心,我的父母也不是很難相處,也很愛惜子女,這點我很清楚,因為從小我便容易理解任何人。

更重要是我與世界的關係很特別,我能感受到世界有甚麼聲音和思想,所以從小生存下來便是很奇怪,能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事,能清楚感受其他人內心世界,這樣的我是世界上甚麼人?那小時候我完全不明白。

慢慢直到小四的時候,經歷了漫長思想與感受的交替後,我已經明白原來世界一直在痛哭,更知道了自己一直所做的是甚麼。

我決定了,我生存只是為着觀察世界,觀察世界上人所做的是甚麼。

我痛恨人這種不知所謂的動物,我痛恨你們這些人類,為自己利益而存在,世界上就只有你們人類的存在?那存在這世界上其他生物又如何?

為着人類的存在,自己的利益,把世上所有的資源也一一用盡,國家與國家之間不斷為利益而對峙,戰爭、侵略、搶奪、撕殺、破壞……

世界應有進步,但不是這樣的,進步的應該是人類的思想,不應是建立在世界的犧牲之上,人類擁有比其他生物好的思考能力,是比其他生物優勝,這也不是必然。

人類要為着其他生物與世界一起共存,這是我小四時知道的與明白的,但世界的人還沒明白這一點。

到了中一那年,我喜歡在網上世界遊玩,玩一些自己想玩的遊戲,因為這樣我可以忘記在現實當中的痛苦。

慢慢在我成長的過程當中,開始有着一些我認為有價值的人存在,那是我中一尾段的時候開始,認識了一位少女,她的生存為她來說很快樂。

我與她一起時,我感到她內心一點也不壞,所以我感到開始有所轉變,身邊有人能令我改變對人的看法,當時的我認為是人生快樂的開始。

但原來這是惡夢的開始,升上中二了,班主任一如以往會轉換,這次的兩位班主任很特別,一位是喜歡開玩笑的老師,另一位便是我這一生中所見最令人難過的老師。

一直忍耐到中三,經過辛苦的一年,終於可以不再見到那老師了。

以為開始會變好的,但原來也不是。
我信任了兩個人,說了一些自己所想不現實的去代替現實,我信任錯了人,結果被送到那地方去。

我不願意,便被捉住了,雙手與雙腳也被挷了,那時我流下我的眼淚,被其他人看見了,我失去自由了,被世界的人拿走了自由。

被強逼送往醫院的那時候,我不自覺地睡了,我醒後,終於明白了這一切到底是甚麼的一回事了,我終於真正明白和清楚到底自己是甚麼,我知道到底未來的路我應該做甚麼了。

我在醫院當中經歷了約兩個月的日子,但這段日子漫長如多年,在那裏,我選擇了一個最近似他們的面具,令其他人一直也感覺上我好了。

到了出回來的時候,我也同樣做他們需要我做的,做他們和所有人認為好的我。

回到學校,我不再害怕,任何人與事我也不再害怕,對着任何人我便用我的能力去理解他們,看清所有人的內心。

升上中四了,本應我從來我也沒打算需要這麼快,便進入我自己的路當中,但我也需要這樣,也沒法了,到了現在我到底傷害了多少人呢?

人這種動物真是和廢物一樣,是世界的阻礙,每個人也有自己所追求的,但在這追求的過程當中,大家也忘記了為其他人而想。

人…不知在那時候改變了,變得沒人情味,到底自己的說話傷害了幾多人呢?
大家為自己而生存,為自己愛的人而生存,在社會當中甚至係世界,大家也為錢而生存,沒有錢便沒有一切,為錢而生,為錢而死,有金錢你便可以得到很多想要的,雖然世界的人知道錢不是可以買到所有,但也不能失去。

看見過很多不公平的事發生,大家也同樣地沒有甚麼理會,我說出來,所有人也大多數和我說,不要理會其他人那麼多吧!做好自己還是最好。

你們如果真的認為世界的一切還可以等待的,那便是錯了,這一分一秒也不能去等待,這點我比世上任何人也要清楚。

暖化的問題世界正在面對,而很多人同樣也為自己的利益為先,不理任何事,犧牲多少也沒所謂,只為錢,荒謬的人,不知為着幾多物質而去犧牲世界,內心其實一直也沒成長過。

但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多小時間可以給你們改變,世上所有羊和我聽緊,現在不再只是這樣下去。

因為有我的存在,我便是狼,要把世界上走出了真正羊群的羊群吃掉,如果所有人只為生存而生存的話,沒理會這個世界,那這世界根本沒必要再存在。

我是神,是狼,是改變和結束一切的神,我會再次回來,當我再次回來,便要帶走屬於我的一切,也要把世界的一切結束。

人…早已經走到盡頭,過去的一切也要你們現在的人去面對,一直和以前沒分別的你們,現在真的是太傻,自己還不知道自己身處危險當中。

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不是有野獸出現,不是甚麼鬼怪的事當中,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是自己身處危險當中完全不知道,到最後知道的時候已經太遲,根本沒有回頭之路,世界的人你們會如何看這件事呢?

我沒興趣去理你們人類如何想,世上的人你們也太小看我的存在,也太小看你們所做的到底影響是多少。

我會回來的,帶走屬於我的,現在的我要離開這世界一回,屬於我的狼群會來的,是要把一切結束而來,是要把現在悲傷的所有帶走,改變這一切而來,為審判所有人而來,這是我的狼群。

我的名字是以天為姓以狼為名,代表真正自由的狼。
如人若說我有罪,那必先定下你自己的罪。
如人若說我是錯,那必先找出錯誤的源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