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陸羽茶室槍殺案(上)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2002年11月30日早上八時十五分,一部車牌是DL9904勞斯萊斯轎車,在中環陸羽茶室門外停下。

綽號「雪茄林」的林漢烈從車上下來,與他一起的還有《職業馬報》董事關卓華,關卓華的兩個兒子,一行四人步入陸羽茶室。

林漢烈是陸羽茶室常客,周一至周六早上八時許都來飲茶,習慣坐地廳中間盡頭靠廁所的第十八號枱,因而獲得「所長」外號。
林漢烈與另外三人在第十八號枱坐下。

林漢烈習慣面對大門而坐,俗稱「蠱惑仔」坐法,坐最盡頭的枱,位置距大門較遠,眼望四方,若有人找晦氣,有較多時間應對。

坐在第十四號枱的一名男子,今早七時三十分獨自到來,開了一位茶、叫了一碟粉果及一碟蛋撻,他並非熟客,但昨早也來過。

一連兩天獨自來飲茶的人並不多見,那人說普通話,可能是到來「朝聖」的內地客。

林漢烈到達陸羽茶室時,這名男子的手機接到訊息震動。
他看了看手機後到櫃面結帳,帳單七十元四角,他放下百元鈔票,說不用找。
用普通話詢問廁所位置,隨即向廁所方向行去。

關卓華的兒子剛從廁所出來,與那名男子擦身而過返回座位。

幾分鐘後,那名男子從廁所出來,左手伸入外套右側,行近第十八號枱時,突然走到林漢烈身後,用右手從後箍住頸,將他從椅子上夾起來。
之後槍聲一響,林漢烈的左耳背噴出鮮血,一顆彈頭貫穿右邊太陽穴,射穿三米外一個櫃,彈頭留在一疊枱布之中。

在場各人來不及反應,那人再開一槍,但沒有子彈射出,似乎是卡彈。
那人放開林漢烈,林漢烈癱坐在椅上,頭部兩處傷口淌血。

在場約二十多名茶客及八名侍應,看到林漢烈滿身鮮血,均嚇至不知所措。

殺手若無其事穿過人群,步出陸羽茶室大門後右轉,沿士丹利街往娛樂行方向逃去無蹤。
街外途人及報販,全不發覺陸羽茶室內有槍殺案發生。

警方接到報告,派出大隊警員、兩頭警犬到場,封鎖士丹利街、德己立街、威靈頓街,石板街等地搜查。

林漢烈送到瑪麗醫院後證實不治,死因是腦幹被子彈射斷。

腦科專科醫生黃震遐指出,近距離向頭部開槍,子彈射中腦幹會一槍奪命,腦幹重創導致心跳停頓、血壓急降,呼吸停止窒息致死。

下午三時半,署理總警司羅夢熊,O記A隊警司蘇錦成與十一名探員到場,為目擊者錄取口供,繪出兇徒拼圖。

探員一個放置枱布的木櫃內,檢獲一粒7.62口徑彈頭,未發現彈殼。
在廁所內,發現一根沾有機油,未曾吸食過的內地牌子香煙。

陸羽茶室侍應對探員說,案發前一日早上,槍手曾到陸羽茶室飲茶。
當日,林漢烈沒有出現,槍手在早上九時許離開。

探員檢走槍手用過的茶杯和座椅,帶走一批閉路電視錄影帶返警署調查,鑑證人員在店內廁所套取指模。

槍手說普通話,探員懷疑來自內地。
多名目擊者由探員陪同,到各陸路出入境管制站認人。
雖然一無所獲,但探員仍取走口岸錄影帶,帶返總部研究,希望找到線索。

晚上六時五十分,十多名O記探員,在陸羽茶室外面,手持槍手拼圖,向附近商舖進行問卷調查。

警務處處長曾蔭培說,陸羽茶室槍殺案,兇徒目標清楚,手法利落,明顯早有預謀,相信是一宗跨境罪案。

兇徒在名人雲集的地方犯案,可能有特別原因,警方非常重視案件,交由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刑事情報科及總區重案組、機動部隊及國際刑警聯手偵查,動員各級警務人員多達二千人。

探員循林漢烈個人背景、商業糾葛,公私恩怨等各方面展開調查,案件暫列謀殺案。

港島總區刑事高級警司文志洪表示,警方現正循不同方向調查案件,包括私人恩怨、生意及金錢糾紛等,暫時仍未能確定兇徒動機。

林漢烈是潮州揭陽人,十多歲時從家鄉來港,在中環雲咸街一家汕頭抽紗廠打工,後轉到一家美資貿易行做文員。

林漢烈由低做起,讀夜校惡補英文,數年間升任為買手,在玩具界薄有名聲,之後另起爐灶,成立利榮洋行。

利榮洋行成立初期只是一人公司,林漢烈做事勤力,每天工作達十五、十六小時,無論廠家何時來電都隨時候命。

他有辦法替廠家將貨品在美國大型連鎖店上架,很多廠家主動找他合作。

八十年代,利榮洋行愈見規模,林漢烈靠「椰菜娃娃」玩具,賺第一桶金。
其後認識有「地產神童」之稱的羅兆輝,九十年代初開始涉足樓市,炒賣物業,多番大手買賣後,賺得過億元。

1990年,以千四萬,買入香島道二號獨立屋自住。
1992年,以一億五千萬元,買入深水埗新高登電腦廣場,短短一個月出手,淨賺一億三千萬元。
1993年,以一億二千萬元,買入金鐘力寶中心廿四樓全層,逐一拆售,一年後斬獲五千萬元。

林漢烈發跡後,為建立特有形像,經常雪茄不離口,有「雪茄林」之稱。

為顯示派頭,林漢烈每日均以勞斯萊斯代步,經常在馬會、酒會及拍賣會等場合出現,曾養過兩匹馬,鴻福齊天及明利之寶。

1994年,林漢烈與香港另一大亨,聯手收購銅鑼灣一幢舊樓。
最終逼使李兆基胞弟、建業地產主席李達民,以六千五百萬元收購最後一層單位。
林漢烈在炒樓界一舉成名,得了「釘王」稱號。

這時,香港駿豪集團主席朱樹豪,急於籌集資金建設觀瀾湖高爾夫球會,要求林漢烈內部認購會籍。

1994年9月,林漢烈以半價購買一批個人會籍,總值二千一百萬美元。
1995年1月,再購入一百個公司會籍,每個價值六萬八千元美元。
1996年,公司會籍已上漲至十萬美元,林漢烈再購二十五個。
短短兩年,林漢烈已斥資三千萬美元購買會籍。

高爾夫球會會籍不斷上升,林漢烈開始出售套現,價格低於市價。
為免出現惡性競爭影響生意,朱樹豪於1996年6月,口頭答應回購林漢烈手上的會籍。
按原價加五成,但沒設定交易限期,林漢烈同意,但朱樹豪一直沒付錢。

1996年,旺角中僑百貨結業,羅兆輝購入中僑百貨物業,改為星際城市。
林漢烈以五億三千萬港元,向羅兆輝買下星際城市,一年後以六億三千萬港元出售。

1997年,林漢烈在湖南的高爾夫球場出了事,當地一名高官乘坐高爾夫球場的電瓶車,電瓶車失控衝下山崖,高官當場喪命。

政府查封高爾夫球場,發現球場未經相關部門審批,屬於非法佔地。
林漢烈的競爭對手落井下石,向法院起訴他「不正當競爭」,林漢烈的資產被法院查封。

林漢烈周轉不靈,導致經濟骨牌效應,為免資產被凍結,林漢烈將部份資產轉移。

勞斯萊斯轉到其弟林漢全名下。
1984年購入的玫瑰新村豪宅,1998年賣給另一空殼公司,公司持有人為巫氏夫婦,是林漢烈妻外家親人。

1999年,林漢烈債主臨門,重要資產被拍賣,新高登電腦商場舖位,被銀行接收為銀主盤。
南洋中心商場單位,因拖欠七十五萬元管理費,被怡高物業入稟高院追討並釘契,該批單位其後被怡高物業以銀主貨出售。

2001年,林漢烈無法支付員工三十萬元薪金。
著名孕婦時裝店芳韻的老闆,曾是林漢烈炒樓拍檔,向他追討二千五百萬元欠款。

林漢烈變成負債累累的落難商人,這時想起觀瀾湖高爾夫球會籍舊債,向朱樹豪追討二億一千萬元。
此時,觀瀾湖會籍已大幅貶值,商務會籍由一百五十萬跌至十五萬港元。

林漢烈申請朱樹豪破產,將觀瀾湖高爾夫球場清盤。
法庭已排期在2002年12月17日展開聆訊,在聆訊展開前,林漢烈被槍殺。
警方曾調查朱樹豪,但無任何進展。

有傳林漢烈生前涉及一隻細價股爆煲事件,矛頭直指新醫藥控股有限公司,新醫藥行政總裁陳煒明澄清案件與該公司無關。

除觀瀾湖及新醫藥外,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調查多家與林漢烈有關的企業,未有發現。

12月1日上午九時,三名探員持槍手繪畫到陸羽茶室,向茶客以及附近大廈管理員查問。

下午二時許,上環信德中心二樓88快餐店,清潔女工娟姐在快餐店一排高身吧位,第三張木圓凳下面,發現一個黑色背囊。
娟姐以為是食客遺下,拿到寫字樓交給經理,等候客人領回。

12月3日上午十時左右,O 記警司蘇錦成,與《警訊》節目組一行十人來到陸羽茶室,拍攝模擬案發經過。
一名探員扮演殺手,這位探員外形瘦削,身穿與槍手衣着相同的白色襯衣、杏色外套,黑色西褲及藍色波鞋,背杏色背包進入茶室,之後模擬行兇後推門離開茶室及逃走經過。

下午二時許,88快餐店的經理,發現兩日前發現的背囊仍然無人認領。
打開查看發現內有一件染血T恤,一件有彈孔染血外套,一雙波鞋和一支手槍,快餐店經理報警。

警員封鎖現場,兩頭警犬到場協助調查,探員相信,該個背囊由槍殺林漢烈的兇手遺下,在場調查數小時後,帶走信德中心所有閉路電視錄影帶。

槍械鑑證科人員檢查手槍後,證實是一支7.62口徑自動手槍,與槍殺案手槍屬同一口徑,彈匣內有五發子彈。

鑑證人員檢查染血T恤及外套,發現血漬混有腦漿及骨碎,DNA與林漢烈相符。

探員相信,兇手並非隨便棄置背囊,而是按指示放置,俗稱「埋雷」,負責善後的人原本會來「起雷」,將背囊檢走,毀滅物證,將槍交回犯罪集團再使用。

另一個推測是,僱用槍手的人,刻意留下線索,讓警方追查,若然如此,當中會涉及很多複雜因素。

晚上十時三十分,林漢烈十多名親友到達陸羽茶室,進行招魂儀式,歷時半句鐘。

警方稍後公布槍手資料:中國籍操普通話男子,約二十八歲至三十歲,高1.6米左右,短髮、身材瘦削、深膚色,案發時穿米色風褸,奶黃色間條T恤,深色長褲,黑色運動鞋,背黑色背囊。

警方推測,槍手在陸羽茶室殺人後,到信德中心二樓88快餐店棄置背囊,警方發出槍手繪圖,懸賞一百萬港元緝兇。

一名的士司機向警方提供資料,12月29日早上七時十五分,在上環港澳碼頭,接載兩名操普通話男子到陸羽茶室,其中一人在陸羽茶室門口下車,另一人在威靈頓街下車。

警務處處長曾蔭培說,這宗槍殺案可能涉及跨境犯罪,廣東警方與港澳警方,現已建立一個刑偵主管聯合辦案機制。

探員翻查港澳碼頭閉路電視及出入境記錄,相信兇手已由香港經澳門逃回內地,將連日所得資料送交廣東省公安廳,要求協助緝拿殺手歸案。

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黃成榮認為,兇徒沒有蒙面,連續兩日在茶室內等候目標,行兇時冷血,估計是職業殺手,由幕後主使者從境外聘來。

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犯罪學專家朱耀光說,槍手很冷靜,也許以前沒殺過人,但受過訓練,可能是軍人。

12月5日,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派員到澳門及廣州,向當地警方提供兇徒資料。

澳門警察總局局長白英偉表示,無證據顯示陸羽茶室殺手已潛逃到澳門。

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局長鄭東專程到港,取得陸羽茶室兇手用過的茶杯、鈔票等。
內地公安曾按茶杯及鈔票上的指模,先後核對過多名可疑人物。

12月8日,警務處刑事及保安處處長周富祥說,相信案件涉及商業糾紛,縮窄調查範圍後鎖定幾個調查方案,現與內地及澳門警方合作,蒐集更多資料。

周富祥說,這宗兇殺案極可能涉及跨境犯罪,相信兇徒已潛逃其他地方,警方已將涉案槍械的化驗報告,交給廣州與廣東省公安廳。

內地公安發出全國性A級通緝令,限日破案,廣東省公安廳組成專責隊與香港警方合作。

內地公安在珠海九洲港口岸,發現一名入境人士與槍手拼圖相似,鎖定目標人物及同行另一人。

內地公安從入境者申報資料知道兩人身份,他們都來自湖南沅江市,包括:楊文(25歲),張志新(20歲)。

香港警方查出,兩人在林漢烈中槍後,在上環港澳碼頭搭船到珠海九洲港。

12月10日上午,湖南省公安廳刑偵總隊,接到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通報,楊文及張志新可能逃到湖南沅江市藏匿。

12月11日,沅江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在市民政局查到楊文家住沅江市,共華鎮定華村四村民組165號,公安掩至時,未發現楊文蹤影。

沅江市公安局刑偵大隊一名公安,省起弟弟鄔衛吾幾日前曾向他查問,廣東省公安廳到湖南查案的消息。

他覺得事有可疑,向鄔衛吾查問,鄔衛吾說,他的戰友楊文與一名叫張志新的人。數天前來找他,說在深圳與人打架,逃了回來,知道他的哥哥是公安,託他打聽一下。

鄔衛吾說,曾陪他們一起住在沅江賓館,之後,楊文與張志新各自離開,不知所終。

鄔衛吾的哥哥對弟弟表明事態嚴重,若楊文及張志新找他,要立即勸他們自首。

公安查到,楊文曾到沅江市其二叔的家,逗留一會就離開了。

12月12日,楊文的女友,在深圳知道警方通緝楊文和張志新,連夜趕回湖南沅江家中,通知張志新及楊文,兩人於當日上午從沅江市出逃。

12月13日上午,張志新已潛逃至長沙,省公安廳電令長沙市公安局組織拘捕。

12月14日凌晨零時十分,公安在雨花區洞井鎮和平村二組,一幢兩層樓民房的一樓,拘捕正在床上睡覺的張志新。

張志新被押往長沙市公安局刑偵支隊,長沙市公安局主管刑偵副局長單大勇親自突審,張志新對槍殺林漢烈一案供認不諱。

12月15日,張志新被移交給廣東省警方,張志新說,犯案只是為賺錢改善家人生活。

張志新的家鄉在湖南益陽沅江市,三眼塘鎮七鴨子村三組。

張家有四個兒子,張志新排行第二。
八十年代,張志新的父親張又生,辦廠虧損了十六萬元,這筆債令一家生活困苦。
張志新在初中還剩最後一個學期時,輟學打工。

1996年當地遭受特大洪災,房屋全部被洪水浸泡。
時至今日,他們家的六間磚瓦平房,處處顯露殘磚破瓦,房內陳設破舊不堪。

為賺錢改善家人生活,張志新到深圳打工,一直都賺不到錢,沒法給家用。

今年8月,張志新的女友懷孕,他從深圳回家與女友領了結婚證和准生證,兩人原定2003年2月結婚。

12月上旬,張志新收到「殺人酬金」,回家將十萬港元交給父親,對父親說他出了點事,可能會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家,請父母照顧好他的妻子和快要出生的孩子。

12月16日,沅江警方根據省公安廳指令,在沅江拘捕涉嫌包庇、窩藏的鄔衛吾,當日將鄔衛吾押解至省公安廳。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