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娛圈述異 成龍 日韓女鬼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多年前,我在韓國慶州拍戲,我睡覺時會不停轉換姿勢,在酒店房間睡覺,睡到半夜,我面向廁所旁邊一塊落地鏡。

我感到一陣冷風吹近,一張開眼,就見到一隻女鬼,頭髮長長,身穿白衫,企在我身邊,彎身向下望着我。

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見到鬼,我睜大眼,心想,是否要說韓國話才能與她溝通呢?
我在韓國住了兩年,懂得說韓國話。

我用韓語問她:「你係邊個?」
她扭動身體,慢慢蹲下身來,我與她幾乎面對面,想閉上眼但又做不到,我極力想避開,但身體無法移動分毫。

掙扎了一段時間,後來矇矇矓矓睡着了,醒了之後,我還記得剛才發生的事,但對自己說,剛才只是發夢。

兩年後,我與陳自強、曾志偉,導演羅維,在韓國首爾拍戲,住在朝鮮酒店。
當晚,那隻女鬼再度在我面前出現,情況與上次一模一樣,這次我真的驚了。
我用韓國話對她說:「你為甚麼要跟着我?」

之後,我又矇矇矓矓睡着了。
我將兩次遇上同一隻女鬼的事告訴韓國朋友,問他們為何會有這種事發生。

朋友說,鬼有好與壞之分,見到鬼未必不好,可能對見鬼的人有幫助。

兩度撞鬼後,我我的運勢較以前好,1979年拍了《笑拳怪招》,票房近五百五十萬元。
1980年拍《師弟出馬》,票房高達一千一百萬元。

1982年拍《龍少爺》時,這部電影票房近一千八百萬元。

有日凌晨四時收工,返到香港一家酒店休息。
這家酒店的床很大,有六個枕頭,酒店用電動窗簾,我關窗簾,房間漆黑一片,很快就睡着了。

過了不久,有人在耳邊叫我:「積奇。」
我想轉身回應,一陣陰風吹向我的面,我之後全身動彈不得,當時心想,如果可以活動的話,我會先唸喃嘸阿彌陀佛。

當我的手腳稍為可以動時,冷風又吹過來,一直等到我的手可以動,我立即將床邊所有燈掣拍下,房間回復光明。

我狂呼:耶穌!
起身後,我很驚,將四個枕頭掉到地上,開亮了全房的燈,很快又睡着了。

第二天,配音時我將遭遇說給丁羽聽,配完音後,做剪接的耀中說陪我回酒店。
我說:「不用了,你替我打電話回酒店,看看有沒有人留字條給我。」

耀中打完電話,對我說酒店要我換房,我問為甚麼要換房時,耀中說我的房間沒有電。

我說,如果沒有電,應是全幢酒店都沒有,不會只有我住的房間沒有。

回到酒店,對經理說出晚上發生的事,酒店經理說,沒有理由,這家酒店是全新的。
經埋說,如果新換的房間有問題,我告訴他,他會換到我滿意為止。

進入新房間,我無論洗澡或做其他事,都不敢望房內的鏡。

睡在床上後不久,聽到正前方有些奇怪聲音,我驚惶地說:「我現在起身!」

一起身就見到自己驚惶的樣子,原來我就站在鏡的前面。

我循怪聲發出的方向,行到電視機前面,見到一個插蘇掣短路,發出火花及怪聲。

我拔掉插蘇,回到床躺着,這時,耳邊仍有聲音,像是說:我很慘,好可憐。

我立即打電話給經理要求換房,換房後,奇怪的事就沒再發生。

雖然見過鬼,但我仍不相信世上有鬼神,我覺得我不用信,但也不去惹他們。

有一次,我去日本做宣傳,活動非常成功,主辦方在酒店舉行慶功晚宴。

酒過三巡,我有點醉意,離席上廁所,上完廁所出來,看到一個穿和服的日本姑娘,笑容可鞠地望着我,叫我替她簽名。

我拿出簽字筆問:簽在哪裏?
日本姑娘鞠了一躬,掀起了衣袖,我准備在姑娘手臂上簽字,看到和服衣袖裏是一截白骨……

我跌跌撞撞回到酒桌,成家班兄弟見我臉色蒼白,問我發生甚麼事,我對他們說喝多了酒。

幾個月前,我宣布跟林鳳嬌結婚後,有個日本女影迷從電車月台跳下自殺了,這個索簽名的姑娘,是否就是自殺那一位?

曹佑寧述異 無臉小童

我係信有鬼的,一向對神秘力量敬而遠之,住酒店時,會將櫃門打開,把馬桶內的水沖走,就是怕有鬼在這些地方躲藏。

爸爸小時候玩過碟仙及筆仙之類與靈體接觸玩意,也曾試過碟與筆都動起來,爸爸之後再也不敢玩,對我說,與靈界接觸太危險,不要試。

雖然敬鬼神而遠之,但鬼神找上門來,也是無法躱得開的。

有一晚,拍攝電影回家,己經很攰,倒在床上便睡,不知是夢境還是真實,我見到一名小童站在房門口,沒有臉,全身白色。

我還來不及反應,小童已經飄到我面前,用雙手叉着我的頸,我不能呼吸,想推開時,推到的是團空氣。

當我感到即將斷氣時,媽媽把我叫醒,媽媽說,聽到我大聲叫,過來看我。
我將事情說給媽媽聽,她說可能是我剛拍完鬼片,未能抽離角色,才會出現幻覺。
幸而,自從那次後,我再沒有類似經歷發生。

陳錦鴻述異 等你回來

電視台錄影廠長期不見天日,重門深鎖,冷氣極重,積聚陰氣,經常都會有靈異事件發生。

劇集《獄焰驚情》(又名《蘭花劫》),2006年10月至12月,兩個月內要拍二十集,演員與幕後工作人員日以繼夜趕拍,多次出現無法解釋的事件。

有晚凌晨時份,我如常電視城十五廠開工,當時只拍一場簡單文戲,對白不算複雜,不過,我卻不斷出錯,重拍了很多次。

翌日,監製唐基明翻看片段時,發現剛拍攝的片段,有畫面沒有聲音,再三檢查後,發現音軌上錄了聲音。

技術人員將聲音加強後,發現是一把陰森女性聲音,唱着上世紀四十年代,著名歌星白光的名曲《等着你回來》。

監製立即提前進行開廠拜神,劇集之後順利完成拍攝工作。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