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娛圈述異 譚榮傑 移船就磡 配音:粵語 字幕:繁簡

年長一輩,大都抱落葉歸根、安土重遷心態,年輕一代,卻往往千方百計往外闖,對自己的故居不屑一顧。

這大概就是所謂代溝吧!我所遇到的怪事,在恐怖之餘又充滿溫馨。

沒有戲拍的時候,我最喜歡約同三、兩朋友到離島一帶釣魚,一來可陶冶性情,培養定力,另外又有海上鮮可吃,一舉兩得。

1985年秋天,我與大灰態及林仔,相約在拍完劇集後,乘夜出海到南丫島釣魚。

我們僱了一艘艇,送我們到南丫島一處叫做崖頭的地方,在這個時候,那兒最多大魚聚集。

登岸前,艇家對我們說,明天崖頭水退,他的船無法泊岸,如我們要登船的話,得步行過隔離的模達灣才成。

艇家向我們建議:「譚先生,如果怕麻煩的話,不如我載你們到模達灣登岸,避免奔波。」

我說:「模達灣沒有魚釣的,反正兩個灣祇相隔一個山頭,又有山路可通,我們照原定計劃在崖頭登岸,明早在模達灣會合吧!」

我的兩名朋友亦沒有異議,收拾好東西,在崖頭登岸。

我們選了一個理想地點垂釣,可是,釣了幾個小時,僅釣得十多條小魚,令我們十分失望。

「奇怪,大魚哪兒去了呢?」我沮喪地說,「可能牠們改變習慣,到模達灣渡假去了。」大灰熊自以幽默地說。

我心中有氣,決定打蛇隨棍上,對大灰熊說:「既然如此,我們也轉移陣地吧!」
「石鬼仔,你不是說現在步行往模達灣吧?」大灰熊用懷疑的語氣問。

我說:「既然這兒沒有大魚,與其呆在這兒,不如換地方,反正明早我們也要去模達灣。」
大灰熊與林仔想想也是道理,於是收拾行裝上路。

我們藉手電筒照明,沿着山中一條小徑,往模達灣進發。

走了大約十五分鐘,小徑在草叢中消失,我們仍繼續往前走,我們以為再走一段路,小徑就會再度出現,但我們估計錯了。

到我們發現錯誤時,已在黑夜中迷了路,進既不是,退亦困難,不知如何是好。

我們用電筒向遠處照射,希望能找到出路。
「看!前面有一班人!」大灰熊興奮地指着前面一個樹林說。

「看來他們也是走夜路的,我們跟着他們,說不定可以到達模達灣。」我興奮地說,與大灰熊及林仔快步向前走。

當我們與那班人相距二十呎左右時,那一班人卻突轉入旁邊一個矮樹林,三三兩兩坐下,看來是走得疲倦,坐下來休息。

到達那個矮樹林時,我們發現那一班人全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大約有十多名。

「石鬼仔,他們坐下休息,我們怎麼辦?」大灰熊問,似乎拿不定主意。

我說:「口在路邊,問一問他們,不就清楚了嗎?」
「阿婆,請問往模達灣的路怎麼走?」我問蹲在矮樹旁的一名老婦。

那名老婆婆說:「模達灣不在這邊的,你們走錯路了,你們往後走,見到左手邊有一塊大石,向左轉,看見一小徑,沿小徑向下走,就到模達灣。」

我說:「婆婆,麻煩你了。是了,這個時候,你們仍在這兒停留,是準備晨運嗎?」
那名老婆婆說:「不,我們剛探完親人回來,準備休息了。」
「如此就不妨礙你們休息了,再見。」我與兩名朋友,依照指示,果然到達模達灣。

「石鬼仔,我說得不錯吧,大魚都游到這兒來了。」大灰熊釣到一條大魚,面有得色地說。
我們的收獲不錯,共釣了七、八條大魚。

此時,天色已經微明,我伸了個懶腰,對大灰熊及林仔說:「收獲差不多了,不如跑步晨運吧!」
我們迎着晨風往山上跑,不經不覺,跑到一個矮樹林。

林仔說:「咦,這個矮樹林熟口熟面的,好像曾在甚麼地方見過。」

大灰熊問我:「石鬼仔,矮樹林內一個個圓圓的東西,究竟是甚麼?」
我走近那些東西,都是裝人骨的金塔,突然整個人愣住了。

「不要再逗留了,我們快走吧!」我對大灰熊及林仔說。

當我們抵達模達灣時,艇家已經到了,我們收拾東西登船。

「艇家,模達灣對上的矮樹林,何以會有這麼多金塔的呢?」我問艇家,希望解開心中疑團。

艇家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我知道他是知情的,祇是不肯講。

「艇家,實不相瞞,我們昨晚遇到怪事……」,我將經過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艇家說:「譚先生,你們遇到的,是一群鬼魂,他們都是南丫島的原居民,原本葬在島上一塊墳地,其後政府要發展南丫島,把他們遷葬在那塊矮樹林內。」

「過往,他們的親人久不久都會去拜祭他們,但近年來,後生的一輩都遷到市區居住,一年之中,難得有一、兩次回來拜祭他們。」
「基於對親人的思念,每年四季,他們都會選一個日子,集體到市區探望親人,想來,你們昨晚遇到他們時,他們剛探完親人回來。」

經艇家解釋,我們才知道事情背後,有這樣一個故事,實在令人感動。

徐寶鳳述異:對鏡梳頭

這個世界是否有鬼,我至今還半信半疑,不過,那一次奇怪經歷,卻令我覺得冥冥中可能另有主宰。

我基本上是不信鬼神的,有人說堅城片廠的女洗手間經常有鬼出沒,我祇是一笑置之。

有一晚,在堅城片廠拍完戲之後已是午夜時份,我到洗手間落粧,準備離去。

當我照鏡時,突然有一個頑皮念頭,就是要做一個「招鬼」的舉動,對鏡梳頭。

有人說,在深夜對着鏡子梳頭,會招來鬼魅,因為鬼魅是在那段時間「起身梳頭」。

當鬼魅看見有人梳頭,會以為是「自己鬼」,便會現身相見,於是人就見到鬼了。

另一個較「科學」說法,是因為梳頭時,梳子不斷與頭髮摩擦,產生靜電,影響附近磁場,加上摩擦生熱而夜間的空氣較冷,冷熱空氣相交,產生霞氣,霞氣積聚起來時就成了鬼影。

「人人都說這裏很猛鬼,我說他們是疑心生暗鬼才真。他們說不要梳頭,我偏偏就要梳,看看是否真的招鬼也是好的。」我當時心意合一,梳起頭來。

為了「引鬼」,我梳頭的時間較平時長得多,可是,梳得手也倦了,鏡中除了自己之外,鬼影也沒有。

「午夜不要對鏡梳頭,全是騙人的。」我將梳子收好,心內這樣想。

就在此時,我感到身邊的空氣起了變化,忽冷忽熱的,但當時不以為意。

離開洗手間後,我駕車返家,當車駛過海底隧道接近怡東酒店時,我發覺雙手有些異樣,就像被人緊緊捉住似的。

面前是一個彎位,我原要扭軚駛過,可是雙手卻不能動彈,結果,車子就撞向路中石壆,幸而我僅受輕傷。

事後,我將這宗車禍,與在堅城片廠洗手間梳頭一事聯繫起來,相信兩件事有關連。

有朋友認為,可能我在駕車時,太過疲倦或者是打瞌睡,才釀成交通意外。

可是,我當時的確感到雙手是被人按着,我的頭腦是非常清醒的。

雖然那一次是否鬼魅作崇難以證實,但我再也不敢在深夜對鏡梳頭了,像那次意外,一次己太多了。

作者需要讀者支持 你的支持 我的動力

影音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
請在搜尋欄鍵入frogwong

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frogwong

徇星馬等地區觀眾要求,節目加設簡體字幕,即是有繁簡體字幕。
敬請繼續支持,訂閱frogwong出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