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加拿大 網絡直播女生遭姦殺 (中)(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加拿大 網絡直播女生遭姦殺 (中)

警方隨後搜查迪克森房間,找到一件T恤,上面發現一塊很小的血漬,化驗顯示,極可能來自柳乾。
4月20日下午,警方拘捕迪克森,控告一級謀殺。

迪克森案發前沒有犯罪記錄,他承認自己有心理問題,患焦慮症和抑鬱症,他以前看過心理醫生,後來停止用藥。
警方在他房間裏找到數十粒處方藥,其中有些是治療精神失調的藥物。

來自北京的留學生柳乾,1987年9月9日在北京海淀區出生,2010年6月,在北京城市學院獲得傳媒學士學位。
為申請到更好的學校,兩次參加雅思英語考試,9月來加拿大,向多間學校申請傳媒專業碩士學位課程。

2010年11月1日,搬到約克大學附近的林蔭道46號居住,兩個月後(2011年1月)搬入附近的四層獨立屋。
屋內共有13名學生租客,大都是約克大學學生,只有兩人是女性,柳乾是其中之一,她的房間有80至90平方呎(不包括廁所)。
死前一個月與在中國的男友孟賢分手。

柳乾遇害前,曾對友人表示憂慮個人安全,在中文聊天室說被求愛不遂者跟蹤。
不過,警方未發現此案中有「犯罪性糾纏」證據。

柳乾父母於4月20日從北京趕抵多倫多。
柳乾的父親柳建輝生於1958年10月,山東昌邑市人。
法學碩士,多年來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共黨史,現任中央黨校中共黨史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近現代史史科學會副會長,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

否認身份特殊的柳建輝說:「我與太太是普通知識分子,送孩子出國全靠積蓄,女兒住的地方條件一般,就是為了省錢。如果住處有統一的公共電話,第一時間聯絡到屋內其他住客,或許有人會阻止兇手惡行,那麼,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柳乾的母親鄭雅茹說:「與女兒聊的多是『放學後與同學結伴回家』,『晚上少在外面停留』等安全話題。誰也沒想到,悲劇在自己的房間裏發生。」

在網路上直擊前女友被殺的孟賢對警方說:「她從來沒和我提過迪克森這個名字。我聽說過一些華人女孩與外國人交往的故事。我們從初三開始就在一起﹐關係一直都很好,我很了解她的性格。我希望兇手受到法律制裁,我還想問一問那個兇手﹐在殺人那一刻,他腦子裏都想甚麼,柳乾的年紀還那麼小。」

2011年4月21日,迪克森在法庭簡短過堂後還押,法官宣讀對他一級謀殺罪的指控,他沒提出任何辯解。
迪克森將於4月26日再次過堂。

同日上午,柳乾父母到多市警察總部與警察總長會面,之後到相鄰的安省法醫處察看女兒遺體。

4月22日,《多倫多太陽報》頭版報導柳乾命案,以「我將要在獄中度過餘生」為題。

《多倫多太陽報》報導,經常與迪克森往酒吧消遣的人表示,迪克森被捕前一晚﹐曾到酒吧喝酒。
當時迪克森行徑古怪﹐主動問起監獄內情況,酒吧內顧客將話題扯到柳乾案時﹐迪克森的行為更異常。
迪克森說﹐自己將要在獄中度過餘生。

4月26日上午,迪克森以視像方式在多倫多西區法庭過堂。
迪克森的律師納特爾表示,他的當事人已能心平氣和地面對當前處境。
法官拒絕保釋申請,還押至5月24日下一次提堂。

納特爾說:「我們還是堅持無罪立場,我會作出強有力辯護,警方在還沒有確知死者死因情況下,對我的當事人控以一級謀殺罪名﹐這對我們辯方非常有利。」

4月27日,柳乾追思會在多倫多傑雷特殯儀館舉行,大約300人到場致哀,包括約克大學學生、老師與校長。
約克大學以柳乾名義設立5000元獎學金,鼓勵約大語言學院學生。
校方舉行以種樹為主題的紀念儀式,表達對死者的哀思。

柳乾遺體在追思會後被火化,骨灰由雙親帶回北京。
柳乾父母為女兒設立兩個網上紀念館,每天為她獻花、上香、送衣服食物。

2012年1月5日,安省高等刑事法院拒絕迪克森保釋申請。
迪克森申請保釋失敗,繼續關押在安省拘留所。

女法官莫里解釋理由:
第一,迪克森若被釋放,很可能再次犯罪,對民眾造成威脅。
第二,一級謀殺是嚴重罪行。
第三,迪克森有不遵守規定紀錄,不值得信任。
第四,擔保人不可能24小時看着他。

2011年4月發生的中國女留學生柳乾被殺案,時隔近三年後,2014年3月24日在安省高等法院正式開審。
迪克森的父母與遠從北京趕來參加審訊的柳乾父母都有出席。

迪克森在上周進行的審前會議中,拒絕承認被一級謀殺,但願意承認判刑較輕的非預謀殺人罪,遭監控官拒絕。

14名陪審員從數百名候選人中選出,由九男五女組成,所有華裔或亞裔臉孔市民,全部被辯護律師否決。
根據加拿大司法制度規定,刑事案件陪審團由12人組成,增添兩人是為防有陪審員在審訊過程中退出。
如果到結案時尚有14人,將會取消其中兩名陪審員資格,只留下12人。

檢察官皮若利亞在開庭陳詞時說明,法醫可以證明,迪克森的DNA與死者身上殘留的精液DNA高度吻合。

迪克森的辯護律師納特爾說,他的當事人絕不認罪,希望14位陪審員支持迪克森是非預謀殺人罪。
他說:「誰讓柳乾死亡不是關鍵,關鍵是整件事如何發生,檢控方必須拿出足夠證據,支撐謀殺控罪。」

檢控官向陪審團展示五大箱物證,都在柳乾房間內發現,包括她遇害時穿的棕色毛衣、黃色Hello Kitty床單。
黑色手機包裝盒、粉色毯子、蕾絲花邊內褲、黑呢絨褲、珍珠耳釘、肥皂等。

法庭展示柳乾被發現死在住所內的影像紀錄時,柳乾父母忍不住流淚,迪克森則面無表情。

3月26日,法醫出庭作證。
法官莫里表示,法醫有資格向陪審團提供病理學方面的觀點,這是開審後法官首次允許證人發表觀點。

法醫說,柳乾體重113磅,身高5呎3吋,遇害時正來經,生殖器沒有任何損傷。
頸部、大腿、手臂等處有輕傷,右太陽穴有瘀傷,雙眼有血, 舌頭被牙齒咬住。

柳乾身上有輕傷,受傷部位還未康復,斷定所有傷痕都是柳乾死前不久發生,這些都不是反抗攻擊時造成的抵抗傷痕。

柳乾的死因有幾種可能,包括機械性窒息、 頸部被擠壓、胸部被擠壓、身體被重物壓、鼻與嘴的呼吸道被堵塞,法醫不確定哪種狀況導致死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