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罪案實錄:澳洲雪梨 姨丈強姦虐殺侄女拍照留念(二)(粵語)

冷血罪案實錄:澳洲雪梨 姨丈強姦虐殺侄女拍照留念(二)

4月29日上午8時,警方發出新聞公報,確認裸體女屍是25歲的中國留學生冷夢梅。

下午1時20分,坎普西警方搜查冷夢梅在墾思的寓所,以謀殺罪名拘捕冷夢梅的姨丈巴雷特。
警方在巴雷特的手機內,發現冷夢梅死亡前的照片及影片,其中有幾張,拍下巴雷特棄屍地點。

部份照片及影片於2016年4月22日,在冷夢梅的房間內拍攝。
當日上午,只有冷夢梅與姨丈兩人在家。
巴雷特到冷夢梅房間將她制服,脫光衣服及拍攝19張照片。

另外13張照片中,冷夢梅全身赤裸,嘴巴被白布塞住,再用黑色膠帶封口。
雙手被捆綁在身後,滿臉恐慌與害怕,眼睛充滿恐懼。
警方相信,冷夢梅被巴雷特淫虐,被刺40多刀後,仍生存了一段時間,於4月23日凌晨死亡。

巴雷特為屍體仔細拍照後,將屍體留在房內猥褻。
4月24日清早,用大膠袋裝屍體,搬到汽車的行李廂內。
巴雷特將屍體運到中央海岸鯛魚角拋落海。
晚上到臥龍崗接妻子回家,與朋友一起吃飯喝酒。

巴雷特的手機內另有四段影片,在不同時段拍攝,長度由30秒到2分鐘。
內容為冷夢梅正在自己房間睡覺,巴雷特對着冷夢梅自慰。
另有幾段影片為冷夢梅赤身在浴室沖涼的情境。

在冷夢梅遇害前拍攝的一些影片中,有她在浴室裏脫衣和洗澡鏡頭。
巴雷特還拍下在浴室裏的化妝品後面安裝針孔鏡頭的過程。
針孔鏡頭拍到冷夢梅脫衣、洗澡情況。

其中一段影片,拍攝時間是巴雷特殺死冷夢梅,屍體仍留在房內,未運走棄屍的時候。
巴雷特偷拍了繼女洗澡的影片,還偷偷進去繼女的臥室。

冷夢梅被禁錮凌虐當日,她的表弟曾回到家中,但不知道冷夢梅當時被鎖在樓上房內。
冷夢梅的姨媽在她被謀殺時,正在臥龍崗工作。

冷夢梅遇害後,她的母親張梅於5月30日從成都飛抵雪梨。
張梅談起巴雷特,直斥他是個畜生,是個變態。

巴雷特在結婚前,與母親、繼父和外婆共同生活。
過去27年,幾乎沒有離開過雪梨地區。
2012年,23歲的巴雷特與44歲冷夢梅的姨母結婚。
冷夢梅初到澳洲時,住在他們家中。
2014年4月,張梅出錢為女兒買了現在居住的房子。

張梅說:「我的姊姊持有香港護照,在香港結婚,有一子一女,離婚後到了澳洲。為夢梅買房子,主要是考慮她要留在這邊工作和生活。我們兩姊妹關係很好,夢梅對姨媽的感情甚至好過我。中國人喜歡一家人生活,姊姊一家也搬過來一起住。」

「我是做財務的,在朋友的公司上班。夢梅的父親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去世,當時夢梅備戰高考,最終考入大學。讀完大二後,她就到澳洲留學。」

「我和獨生女夢梅相依為命,她到澳洲留學後,我也想到澳洲與女兒一同生活,大家有個依靠。我將在成都的兩間房子賣掉一間,用來支付悉尼這間房子的首期,現在仍未償還貸款。」

2015年,新居交鑰匙,張梅到雪梨,幫女兒和姊姊一家搬家。
2015年4月,由冷夢梅的媽媽及姨母出資,與巴雷特結伴到成都玩了二十多天。
2015年聖誕節,冷夢梅與姨母及姨丈一家慶祝。

張梅說:「巴雷特原本做IT行業,幾年前與夢梅的姨母結婚,現在沒有工作,白天睡覺,晚上打遊戲。每次問他工作的事,他就說『已投了簡歷,還沒有回覆』。出了這樣的事,我姊很自責,說沒看清這個人。」

張梅說:「我和姊姊都被他騙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一點都看不出來他有變態跡象。現在回過頭看,他就是個兩面人,私底下很變態、很恐怖,在人前,竭力把自己偽裝成彬彬有禮的人。他之前從來沒有在我女兒面前摸摸搞搞過,我女兒、我姊和我經常保持溝通,甚麼話都說,如果他有不軌,夢梅早就告訴我們,他隱藏得太深了。」

4月30日,巴雷特在帕拉馬塔保釋法庭,通過視像連線出庭受審,期間一直保持緘默。
法庭裁定拒絕保釋。

冷夢梅的姨母曾到監獄探望巴雷特,勸說他認罪,但對方保持緘默,一句話都不說。

2016年5月4日,巴雷特在伯伍德地方法院受審。
冷夢梅的母親張梅在親友陪同下,到場聽審,張梅眉頭緊鎖,緊抿嘴唇,承受的壓力和痛苦溢於言表。

她曾表示,丈夫去世後,女兒是她生命的全部。
她只有一個孩子,為她付出了一切,現在女兒離開了,她的生活也全毀了。
澳洲沒有死刑,張梅希望兇手被判終身監禁。

張梅說:「女兒沒有了,我要盡自己最大努力,一定要讓他被判終身監禁,像他這種人對社會沒有甚麼用,放出來還會禍害別人,讓他一輩子都在監獄裏好好反省。」

巴雷特的辯護律師表示,他不會認罪。
律師表示,巴雷特於今年五月被逮捕後,一直關在位於西雪梨銀水監獄的還押中心。

那裏有上千人等待審判,十分擁擠,監獄一月份的溫度可達四十多度。
巴雷特在監獄中與獄友無法很好相處,狀態十分不安與焦躁。
沒有警察注意到他,令他的監獄生活更加不愉快。

律師說,這個監獄環境太糟糕,希望他的當事人近期可以轉獄,轉獄對審判結果沒有甚麼影響。

因為銀水監獄取消對巴雷特的精神病檢測,律師要求延期審訊。
法庭決定將案件押後至6月29日再審訊。

5月6日下午4時,冷夢梅母親張梅開記者會。
事緣冷夢梅的姨母早前接受一家澳洲中文新聞網站採訪時稱,在家人不知情下,冷夢梅的臉書顯示她最近交了一個白人男友。
冷夢梅的姨母表示,這個白人看上去面相不善,住在臥龍崗。
她說,如果這個男友有不好的行為,冷夢梅會反抗,而且她從沒交過男友,這是第一次。
以上說法令人聯想到,冷夢梅的姨母有意令丈夫脫罪。

張梅特別澄清說:「夢梅遇害案目前正在審理中,對於外界流傳的一些不實報導、對死者不負責任的無端猜測,令深深沉浸於失去愛女之痛的我難以接受。人生之痛莫過於失親,我只希望這樣一個時刻,大家能體諒我的心情、尊重我的私隱。社區裏還有許多組織和個人,以各種方式和渠道向我表達了關心和慰問,在此,我深表感謝。請大家接受我最真誠的感謝。」

警方表示,冷夢梅姨母的說法,不是主要調查方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