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科大生周梓樂離奇墮斃疑案 (粵語)

山寨探案實錄:科大生周梓樂離奇墮斃疑案

2019年11月4日凌晨一時,香港科技大學二年級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尚德廣場A座二樓停車場走廊,被發現身受重傷,送院搶救五天,延至11月8日早上八時傷重不治,年僅22歲。

警方在四時記者會中表示,警員當晚未進入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其後被傳媒踢爆,防暴隊在周梓樂出事前及出事後,都曾進出停車場,坊間盛傳周梓樂之死與警方有關。

周梓樂出事前,有警察在將軍澳尚德邨及廣明苑結婚設宴,示威者聚集「贈興」出現混亂,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

領展公開當晚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的閉路電視片段,周梓樂很大可能為示威者擔當「哨兵」,由停車場高處觀察警方動向。

11月4日凌晨十二時五十五分,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火警鐘被觸動,消防員到停車場視察,未發現火源。
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凌晨一時零二分二十四秒左右,三樓與二樓之間有一下可疑閃光,相信是停車場火警鐘被觸動,可能是因為有催淚彈在停車場外飛過。

凌晨一時零五分,一名市民向消防員稱有人從高處墮下,消防員跟隨該市民到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二樓,在對開相連的走廊通道,發現周梓樂傷重倒臥地上。
一名義務急救員說周梓樂於停車場內,躲避催淚彈失足墮樓。
幾乎同一時間,防暴隊由地面進入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逐層向上搜捕。

一時十分,七名有急救裝備的消防員及三名義務急救員,趕至替周梓樂急救。
一部雙層巴士及私家車因為防暴隊封路,無法前進,滯留在唐明街路面。
一時十一分,現場要求增援,救護車A344於唐明街被雙層巴士及私家車阻塞,無法前往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改路轉入屋邨通道。

一時十三分,一批消防員接報到達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
一時十五分,進入停車場的防暴隊,用槍指嚇搶救周梓樂人員,發現消防員在場,轉身離開。

一時二十分,救護車A344駛至廣盈閣附近,再遇消防車和私家車阻塞,這兩部車亦因防暴隊封路,無法駛離。
救護車A344的救護員帶同裝備下車,徒步前往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一時二十九分將周梓樂用擔架送上救護車。

在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附近,另有一部救護車A492在尚德邨入口接送另一名傷者,因防暴隊封路,無法前進。
救護車A346停泊於唐俊街準備處理另一宗召喚,但被數部警車阻擋前進。

幾經轉折,周梓樂被送到伊利沙伯醫院,接受全身電腦掃描,發現右硬腦膜下血腫,要接受顱骨切除術清除血塊,先後接受兩次腦部手術。
周梓樂有顱底骨及盤骨骨折,顱內及腹腔都出血,出血量多達五公升,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骨折。

科大校長史維在11月4日早上曾到醫院探望,史維發公開信質疑救護車被警車阻擋去路,導致周梓樂延遲二十分鐘才得到救治。

11月5日,當時身處上海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事件表示深切慰問,說事件仍需調查,不評論警方責任,聲稱警方非常重視案件。
11月6日,領展應科大校長史維要求,提供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閉路電視片段,總共十段長約十小時,由於拍攝鏡頭平移轉動,拍攝範圍被停泊車輛遮擋,未拍到周梓樂墮樓一刻。

周梓樂留醫五天後,在11月8日早上八時零九分不治。

警方在周梓樂逝世當日下午,推翻早前沒警員進入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的說法,承認於晚上十一時零六分因應附近市民集結,曾派員到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巡邏,該隊警員在十一時二十分收隊離開停車場。

周梓樂的死訊在11月8日傳出後,很多市民自發到他的墮樓位置獻花和摺紙鶴悼念,地上、牆邊和欄上都放滿鮮花和白色蠟燭。

周梓樂家人同意捐出周梓樂的器官,遺愛人間,他們希望悼念活動盡量低調。

一名義務急救員說周梓樂因躲避催淚彈墮下,警方其後證實,當時有防暴隊於約一百二十米外的唐俊街施放催淚彈。
另一隊警方支援人員在寶康路戒備,但無施放催淚彈或有驅散行動。

中大醫學院矯形外科及創傷學系骨腫瘤科組教授,古明達教授表示,周梓樂很大可能墮樓前已失知覺,墮地時不能保護自己。
右邊盆骨先落地才產生強大側邊撞擊力,古明達教授指出,有意識的人從高處墮地時會自然反應,以手或蜷曲身體保護自己,很大機會手腳有骨折。

曾任世界衛生組織腦神經科顧問的黃震遐醫生說,醫學上,三米以上高度墮下,近九成死者都會有肢體骨折。
從高空跳下,通常是腳在下,先觸地,如果是跌下或潛水式往下蹖,本能會伸出雙臂,上肢先觸地。
如神志不清或昏迷,則可能平臥跌下,肢體完全沒有作出保護性動作。

香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系副教授馬宣立認為,周梓樂由三樓跌至二樓,這個高度足以致命。
周梓樂盆骨骨折,手腳沒有明顯傷患,可能是臀部先落地並卸力。
他不排除事件是意外,除非在死者身上找到其他傷勢。

11月9日凌晨,警方在社交媒體上發帖,對周梓樂死亡,向其家人、朋友和同學致深切慰問。
科大校長史維公開信中指因警方阻礙救護車,以至延誤救援周梓樂,警方回應時強調絕無此事。
案件已交由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警方建議召開死因研訊,查明事件經過。

消防處澄清處理這宗救援的救護車,途中曾遇到巴士及私家車等阻塞,但未有被警車阻擋去路,沒有與現場警務人員接觸。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11月9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說,周梓樂離世是十分不幸事件,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11月29日,有媒體報導,寶福山向周梓樂母親表示,「唔做你生意,全行都唔做你生意」。

11月30日,寶福山透過臉書發聲明,指「唔做你生意」消息屬誤傳,說「希望第一時間能夠幫到他(周家)」。

寶福山營業主任向傳媒表示,已與主家詳細洽談,預留兩個禮堂給周梓樂安息禮。

12月12日(星期四)下午五時,周梓樂追悼會在大圍寶福紀念館寶勝堂舉行,數千名手持鮮花的市民由大圍站外排隊候車到寶福山。

儀式以基督教方式進行,場内簡約白黃菊花布置,相片端莊旁邊擺放十字架,輓聯寫有「主懷安息」。
周梓樂於12月13日早七時大殮,八時出殯,遺體送往和合石火葬場火化。

周梓樂入土為安,但他的死仍存有不少疑點,坊間眾說紛紜,有傳周梓樂遭人謀殺,可能涉及警務人員。

綜合現場情況、環境證供、專家意見,周梓樂之死可能是一宗不幸意外,但阻延救援卻奪去他的性命。

尚德廣場A座停車場二樓與三樓是階梯狀的,二樓停車場對開有一條濶約三米的走廊,走廊外側是一幅圍牆,連接二樓地面至三樓頂部。

周梓樂若是「哨兵」,三樓停車場向外望因有圍牆遮擋,不及二樓走廊開揚,並非「放哨」好位置。
周梓樂到三樓停車場,相信是要沿橫樑去到三樓外牆,一處僅可勉強站立的欄河,探頭向外望,在這個位置「放哨」,較在二樓望得更廣濶及更遠。

相信在他探頭外望時,有催淚彈在他面前經過甚至將他打中。
他大驚下向後閃避,由於用力過猛,頭部撞到三樓停車場的石欄河外側,失去知覺掉到二樓走廊,臀部着地,導致腹腔出血達五公升,身受重傷。

周梓樂是運動健將,體能不錯,若能及時送院搶救,或可檢回一命,可惜救護車多次因警方封路受阻,延誤救援,枉送一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