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案 让证据说话(一)

2006年3月16日晚上11时,隶属尖沙嘴分区巡逻小队第一队警长冼家强,与一星期前由九龙城警区调职的警员曾国恒,在尖沙嘴警署接受15分钟工作训示后,乘坐警车抵达尖沙嘴天星码头开始巡逻。

当日他们的巡逻路线是「第19咇」,由天星码头出发,沿广东道北行,经海洋中心,新港中心、彩星中心、中港城,至广东道与柯士甸道交界,经广东道行人隧道,右转往丽泽中学折返尖沙嘴。
两人途中曾于海防道附近截停及盘问一名男子,其后证实无可疑并放行,之后沿广东道向佐敦方向巡逻。

3月17日凌晨1时12分,两人由广东道走进行人隧道,打算横过广东道到达港景峰。
两人在隧道中央的警员签簿处签到,当时情况平静,没发现其他人。

两人在隧道内向港景峰方向前进,走在前头的冼家强在隧道出口,准备沿隧道往丽泽中学方向楼梯平台拾级而上。
在出口一转身,突然看到在他左手边梯间靠墙位置,一名神情非常可疑、古怪男子。
该名男子戴款式古旧的啡色胶框眼镜,黑色假发,站在第一级楼梯,双手放在腰间。

冼家强刚想上前盘问该名男子,该男子突然从腰间拔枪,向他开火。
冼家强脑海空白一瞬间后,意识到自己中枪,立即拔枪,,双手持枪指向该男子。
对方试图用右手捉着冼家强持枪的双手,冼家强随即开了一枪,没有射中那名男子。
两人继续纠缠,对方想抢走冼家强的枪。

冼家强再开第二枪,但却没有声响,两人纠缠期间,双方互相拉扯。
该男子曾试图屈曲冼家强的双手,令枪管指向冼家强,冼家强发力将枪管指向对方。

混乱中,冼家强见到对方的手枪从左手松开跌到地上,对方用双手去抢冼家强的枪,冼家强开第三枪,亦未有射中对方,两人继续争夺手枪。
突然,冼家强感到该男子身体开始乏力,他趁机用力将那名男子按在地上。
两人双双倒地,冼家强右手紧握警枪指向该名男子,左手按动无线电通话器通知总部。

警方刚在尖沙嘴区内进行反罪恶「风管行动」,近百名军便装警务人员惊闻同袍中枪,迅速到场了解,场面混乱。
警长黄志强最先赶到现场,发现冼家强和可疑男子倒卧在隧道平台上,曾国恒则坐在通往柯士甸道的楼梯第一级,身体倚在隧道墙壁,满身鲜血。
冼家强见到增援警员到场才松开紧握的佩枪。

赶到现场的警长林镇雄替疑人扣上手铐,翻开他的身体检查,发现他右胸压着一支已生锈、枪嘴有血迹,以黄色胶纸包裹枪柄的手枪。

受伤警员曾国恒及冼家强首先送院,两人于凌晨1时36分送抵伊利沙伯医院,曾国恒于1时47分证实死亡。
冼家强身受重伤,医生为他急救,发现他中了两枪,一枪在脸部,一枪在小腿,经抢救后,冼家强获救,但要长时间接受治疗。

疑人被送上第二部救护车,1时38分送院,在送院途中,警员从疑人身上搜出个人物品,从警员委任证资料,证实是休班警员徐步高。
徐步高于1时45分证实死亡。

警务处处长李明逵到现场了解情况后,举行记者会表示,初步调查,现场曾开十枪。
对有警员殉职感到伤心,疑犯初步相信是一名警员,事件对警队是重大打击,具体资料有待证实。

李明逵表示,警方在现场发现三支手枪,其中一支手枪,是否为梁成恩被杀抢枪案的失枪,要进一步调查才能够证实。
枪战案发现场并非犯罪黑点,未知疑犯开枪动机,李明逵呼吁,目睹事发经过人士,向警方提供资料。

警方其后证实,枪战案的第三支警枪为梁成恩失枪,案发当日枪内三发子弹都成功发射,留下三颗弹壳。

现场所捡取的三支手枪均性能良好,梁成恩失枪用以固定弹弓的螺丝已受侵蚀变短,被人放置纸张夹在螺丝与弹弓中间的空位,固定弹弓位置,维持枪枝发射功能。

枪击案发生第四日,2006年3月20日,警务处助理处长李家超表示,根据证人口供、专家报告以及其他资料,得出结论是案件不涉及其他人,疑凶是单独行动。

李家超说,疑凶使用的枪械证实是梁成恩失枪,该枪曾在丽城花园银行劫杀案中使用。
这宗个案非常特别及不寻常,案件极可能召开死因庭聆讯,现在所能透露的资料有限。

三日后,即2006年3月23日,李家超在澳门出席粤港澳三地警方刑侦主管工作会议时,说警方目前正追查梁成恩失去的快速上弹器和记事簿,以及寻找徐步高涉及两宗劫案的赃款下落。

李家超说,日前在尖沙嘴发生的枪击案,警方调查显示,徐步高有计划犯案,是单独行事,犯案目的是抢夺两名巡逻警员的手枪及子弹。

李家超指出,目前警方掌握的证据,足以证明徐步高涉及三件案件,包括:
2001年3月14日警员梁成恩被枪杀和佩枪被抢案、同年12月丽城花园恒生银行被劫和护卫遭枪杀案、2006年3月17日广东道行人隧道两名巡警遇袭案。

李家超说,如果徐步高仍然在世,警方会依涉及上述三项重案罪名予以起诉。

警务处处长李明逵表示,警方会在未来向公众交待案件详情,希望市民和传媒避免对案件作出揣测。

2006年3月27日,在尖沙嘴枪击案中枪身亡,被指为疑凶的休班警员徐步高,他的太太透过友人发表声明。

徐太表示,案件仍在调查中,有关方面会召开死因聆讯,届时真相自有分晓,至于徐步高的为人,她会透过法律程序交代。

徐太表示,枪击案令她痛失丈夫,幼女痛失父亲,家姑痛失儿子,事发后她成为家庭唯一支柱,在精神及经济上都要照顾老幼。

大批传媒连日不断到她住所及工作地点追访,为她的家人及同事带来极大困扰及不便,要求传媒不要再滋扰,给她和家人留一点空间,不要再为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2006年4月3日晚上,曾国恒在红磡世界殡仪馆设灵,明天以警队最高规格仪式举殡。
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警务处处长李明逵于傍晚到灵堂吊唁。

灵堂中央悬挂曾国恒穿军装黑白照片,横匾写有「哲人其萎」四个大字。
灵堂前放置三个心形花牌,各界致送的花牌,包括:曾荫权、中国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行政会议成员。

曾国恒丧礼将于明天以警队最高规格仪式举行,遗体会移送到和合石殉职公务员墓地「浩园」安葬。

三宗枪击案与徐步高上下班时间

梁成恩枪杀案
日期: 2001年3月14日
案发时间: 中午12时许
上班情况:下午3时至午夜11时(中更)
驻守大屿山北(东涌顺东路一号,近裕东苑)
备注 :
—梁成恩被杀前,警方接到操纯正广东话男子投诉噪音电话。
—遗留在凶案现场的口罩在沈阳生产

丽城花园恒生银行劫杀案
日期:2001年12月5日
案发时间:中午12时许
上班情况:下午约2时至晚上
担任新界南机动部队(粉岭蝴蝶山路)车长,案发后被派往现场协助调查。
备注 :
—徐步高反穿一件「有特别记认红衣」打劫银行
—徐步高穿一只限量版波鞋打劫银行
—徐步高用左手持枪打劫银行
—徐步高先向巴籍护卫射两枪将他打伤
—徐步高因巴籍护卫受伤后仍用枪指向他
—向护卫头部打第三枪将他击毙
—丽城花园恒生银行被劫近50万元现金
—徐步高以19个户口,处理不明来历的50万元现金

尖沙嘴枪击案
日期:2006年3月17日
案发时间:凌晨1时许
上班情况:3月16日下午3时至晚上11时55分
驻守东涌警署(近东涌逸东邨)
备注 :
—徐步高问同袍借用电单车,但只用作由警署至停车场。
—东涌港铁线由东涌到南昌转西铁到柯士甸站,最多四十分钟,何必偷车再驾一部偷车长途由东涌到佐敦?
—停泊在尖沙嘴枪击案发现场附近的客货车,司机位上发现徐步高于枪击案当晚,所携带的斜背袋纤维。
(为何没有他的指模、DNA、衣物纤维、鞋印)
—案中唯一生还者冼家强称,「视线范围内看不到第4者」,推断徐步高没有同党。
—冼家强面部中枪,如何能看到附近情况?
—冼家强说,看到一个奇怪的人
—按徐步高当时的装扮,他有什么地方令冼家强觉得奇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