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案 讓證據說話(一)

2006年3月16日晚上11時,隸屬尖沙嘴分區巡邏小隊第一隊警長冼家強,與一星期前由九龍城警區調職的警員曾國恆,在尖沙嘴警署接受15分鐘工作訓示後,乘坐警車抵達尖沙嘴天星碼頭開始巡邏。

當日他們的巡邏路線是「第19咇」,由天星碼頭出發,沿廣東道北行,經海洋中心,新港中心、彩星中心、中港城,至廣東道與柯士甸道交界,經廣東道行人隧道,右轉往麗澤中學折返尖沙嘴。
兩人途中曾於海防道附近截停及盤問一名男子,其後證實無可疑並放行,之後沿廣東道向佐敦方向巡邏。

3月17日凌晨1時12分,兩人由廣東道走進行人隧道,打算橫過廣東道到達港景峰。
兩人在隧道中央的警員簽簿處簽到,當時情況平靜,沒發現其他人。

兩人在隧道內向港景峰方向前進,走在前頭的冼家強在隧道出口,準備沿隧道往麗澤中學方向樓梯平台拾級而上。
在出口一轉身,突然看到在他左手邊梯間靠牆位置,一名神情非常可疑、古怪男子。
該名男子戴款式古舊的啡色膠框眼鏡,黑色假髮,站在第一級樓梯,雙手放在腰間。

冼家強剛想上前盤問該名男子,該男子突然從腰間拔槍,向他開火。
冼家強腦海空白一瞬間後,意識到自己中槍,立即拔槍,,雙手持槍指向該男子。
對方試圖用右手捉着冼家強持槍的雙手,冼家強隨即開了一槍,沒有射中那名男子。
兩人繼續糾纏,對方想搶走冼家強的槍。

冼家強再開第二槍,但卻沒有聲響,兩人糾纏期間,雙方互相拉扯。
該男子曾試圖屈曲冼家強的雙手,令槍管指向冼家強,冼家強發力將槍管指向對方。

混亂中,冼家強見到對方的手槍從左手鬆開跌到地上,對方用雙手去搶冼家強的槍,冼家強開第三槍,亦未有射中對方,兩人繼續爭奪手槍。
突然,冼家強感到該男子身體開始乏力,他趁機用力將那名男子按在地上。
兩人雙雙倒地,冼家強右手緊握警槍指向該名男子,左手按動無線電通話器通知總部。

警方剛在尖沙嘴區內進行反罪惡「風管行動」,近百名軍便裝警務人員驚聞同袍中槍,迅速到場了解,場面混亂。
警長黃志強最先趕到現場,發現冼家強和可疑男子倒臥在隧道平台上,曾國恆則坐在通往柯士甸道的樓梯第一級,身體倚在隧道牆壁,滿身鮮血。
冼家強見到增援警員到場才鬆開緊握的佩槍。

趕到現場的警長林鎮雄替疑人扣上手銬,翻開他的身體檢查,發現他右胸壓着一支已生銹、槍嘴有血跡,以黃色膠紙包裹槍柄的手槍。

受傷警員曾國恆及冼家強首先送院,兩人於凌晨1時36分送抵伊利沙伯醫院,曾國恆於1時47分證實死亡。
冼家強身受重傷,醫生為他急救,發現他中了兩槍,一槍在臉部,一槍在小腿,經搶救後,冼家強獲救,但要長時間接受治療。

疑人被送上第二部救護車,1時38分送院,在送院途中,警員從疑人身上搜出個人物品,從警員委任證資料,證實是休班警員徐步高。
徐步高於1時45分證實死亡。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到現場瞭解情況後,舉行記者會表示,初步調查,現場曾開十槍。
對有警員殉職感到傷心,疑犯初步相信是一名警員,事件對警隊是重大打擊,具體資料有待證實。

李明逵表示,警方在現場發現三支手槍,其中一支手槍,是否為梁成恩被殺搶槍案的失槍,要進一步調查才能夠證實。
槍戰案發現場並非犯罪黑點,未知疑犯開槍動機,李明逵呼籲,目睹事發經過人士,向警方提供資料。

警方其後證實,槍戰案的第三支警槍為梁成恩失槍,案發當日槍內三發子彈都成功發射,留下三顆彈殼。

現場所撿取的三支手槍均性能良好,梁成恩失槍用以固定彈弓的螺絲已受侵蝕變短,被人放置紙張夾在螺絲與彈弓中間的空位,固定彈弓位置,維持槍枝發射功能。

槍擊案發生第四日,2006年3月20日,警務處助理處長李家超表示,根據證人口供、專家報告以及其他資料,得出結論是案件不涉及其他人,疑兇是單獨行動。

李家超說,疑兇使用的槍械證實是梁成恩失槍,該槍曾在麗城花園銀行劫殺案中使用。
這宗個案非常特別及不尋常,案件極可能召開死因庭聆訊,現在所能透露的資料有限。

三日後,即2006年3月23日,李家超在澳門出席粵港澳三地警方刑偵主管工作會議時,說警方目前正追查梁成恩失去的快速上彈器和記事簿,以及尋找徐步高涉及兩宗劫案的贓款下落。

李家超說,日前在尖沙嘴發生的槍擊案,警方調查顯示,徐步高有計劃犯案,是單獨行事,犯案目的是搶奪兩名巡邏警員的手槍及子彈。

李家超指出,目前警方掌握的證據,足以證明徐步高涉及三件案件,包括:
2001年3月14日警員梁成恩被槍殺和佩槍被搶案、同年12月麗城花園恒生銀行被劫和護衛遭槍殺案、2006年3月17日廣東道行人隧道兩名巡警遇襲案。

李家超說,如果徐步高仍然在世,警方會依涉及上述三項重案罪名予以起訴。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表示,警方會在未來向公眾交待案件詳情,希望市民和傳媒避免對案件作出揣測。

2006年3月27日,在尖沙嘴槍擊案中槍身亡,被指為疑兇的休班警員徐步高,他的太太透過友人發表聲明。

徐太表示,案件仍在調查中,有關方面會召開死因聆訊,屆時真相自有分曉,至於徐步高的為人,她會透過法律程序交代。

徐太表示,槍擊案令她痛失丈夫,幼女痛失父親,家姑痛失兒子,事發後她成為家庭唯一支柱,在精神及經濟上都要照顧老幼。

大批傳媒連日不斷到她住所及工作地點追訪,為她的家人及同事帶來極大困擾及不便,要求傳媒不要再滋擾,給她和家人留一點空間,不要再為他們的生活雪上加霜。

2006年4月3日晚上,曾國恆在紅磡世界殯儀館設靈,明天以警隊最高規格儀式舉殯。
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警務處處長李明逵於傍晚到靈堂弔唁。

靈堂中央懸掛曾國恆穿軍裝黑白照片,橫匾寫有「哲人其萎」四個大字。
靈堂前放置三個心形花牌,各界致送的花牌,包括:曾蔭權、中國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行政會議成員。

曾國恆喪禮將於明天以警隊最高規格儀式舉行,遺體會移送到和合石殉職公務員墓地「浩園」安葬。

三宗槍擊案與徐步高上下班時間

梁成恩槍殺案
日期: 2001年3月14日
案發時間: 中午12時許
上班情況:下午3時至午夜11時(中更)
駐守大嶼山北(東涌順東路一號,近裕東苑)
備註 :
—梁成恩被殺前,警方接到操純正廣東話男子投訴噪音電話。
—遺留在兇案現場的口罩在瀋陽生產

麗城花園恒生銀行劫殺案
日期:2001年12月5日
案發時間:中午12時許
上班情況:下午約2時至晚上
擔任新界南機動部隊(粉嶺蝴蝶山路)車長,案發後被派往現場協助調查。
備註 :
—徐步高反穿一件「有特別記認紅衣」打劫銀行
—徐步高穿一隻限量版波鞋打劫銀行
—徐步高用左手持槍打劫銀行
—徐步高先向巴籍護衛射兩槍將他打傷
—徐步高因巴籍護衛受傷後仍用槍指向他
—向護衛頭部打第三槍將他擊斃
—麗城花園恒生銀行被劫近50萬元現金
—徐步高以19個戶口,處理不明來歷的50萬元現金

尖沙嘴槍擊案
日期:2006年3月17日
案發時間:凌晨1時許
上班情況:3月16日下午3時至晚上11時55分
駐守東涌警署(近東涌逸東邨)
備註 :
—徐步高問同袍借用電單車,但只用作由警署至停車場。
—東涌港鐵線由東涌到南昌轉西鐵到柯士甸站,最多四十分鐘,何必偷車再駕一部偷車長途由東涌到佐敦?
—停泊在尖沙嘴槍擊案發現場附近的客貨車,司機位上發現徐步高於槍擊案當晚,所攜帶的斜揹袋纖維。
(為何沒有他的指模、DNA、衣物纖維、鞋印)
—案中唯一生還者冼家強稱,「視線範圍內看不到第4者」,推斷徐步高沒有同黨。
—冼家強面部中槍,如何能看到附近情況?
—冼家強說,看到一個奇怪的人
—按徐步高當時的裝扮,他有甚麼地方令冼家強覺得奇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