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氣從來太兒戲 獄火重生-馮甲喧

日期:1975年
標題:義氣從來太兒戲 獄火重生-馮甲喧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8371603851430/462737164156992/?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4/blog-post_28.html
地點:
人物:馮甲喧
案情:馮甲喧在二十二歲時,因為爭奪毒品利益錯手殺人,匿藏數個月後終於落網。
備註:1976年謀殺罪名成立被判死刑,後改判終身監禁。1989年取得社會科學學士學位,成為赤柱監獄有史以來首位取得學位死囚。
1989年,香港大學一名外籍教授,寫信給當時的港督彭定康,要求釋放馮甲喧,最終獲准。

  馮甲喧(Stephen)在二十二歲那年,在一次黑社會火併中殺人,1976年謀殺罪名成立被判死刑,後改判終身監禁。
  一名殺人犯,入獄二十三年後,得到無名氏支持讀大學課程,1989年取得社會科學學士學位,成為赤柱監獄有史以來首位取得學位死囚。

  馮甲喧能夠在獄中如火鳳凰般重生,只為慈母的一句話:「我只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有生之年看到眾多子女中,能有一個學有所成。」
  想不到,馮甲喧不但達成了他母親的願望,更於1994年獲得假釋,離開監獄……

  馮甲喧是家中長子,母親與父親是盲婚啞嫁,當時經濟不好,馮甲喧父親發窮惡時就抓他來打。
  雖然家有惡父,但馮甲喧仍努力求學,他有點小聰明,五年級時已經懂得作詩,又喜歡看諸如《西遊記》等書。
  小學畢業,升中試派馮甲喧入讀一間名校,但他的父親以負擔不起校服及學費為理由,打了他一頓,不讓他繼續升讀中學。
  對這樣的父親,馮甲喧徹底死了心,他知道再留在家中沒有前途,決定離家闖一闖,希望能賺到錢來改善母親及弟妹的生活。

  進入社會這個大染缸,馮甲喧與黑社會為伍,很快就被他們收為己用,由最初負責運送打鬥用的武器,到由他持武器上陣廝殺,最後更涉及毒品交易。
  二十歲那年,馮甲喧還被派到日本,開拓當地的毒品市場。二十二歲時,因為爭奪毒品利益錯手殺人,匿藏數個月後終於落網。

  馮甲喧說:「案件快要開審的時候,一名同黨要我承認是案中主謀,表示會照顧我的家人。」
  「我當時以為是否主謀在判刑時沒有分別,又想到家人因我受了不少苦,於是就答應了。」

  結果,由於馮甲喧認了謀殺罪名,被判了死刑,他的同黨只被裁定嚴重傷人罪名成立,坐了幾年監就出獄。
  那名同黨不但沒有遵守照顧馮甲喧家人的承諾,更以照顧在獄中的他,向他的家人勒詐金錢。
  判了死刑後,馮甲喧被囚在六呎乘九呎的死囚室,獄方為防死囚自殺,室內最初連床舖也沒有,只能睡在地上,房中的被子、毯子上的繩都被拿掉水桶的柄也沒有,窗戶邊上有地方掛的位置也用網封了。

  在死囚室過了兩年,馮甲喧每天在房子裏來回踱步,走幾步轉一轉彎,每天至少會走七、八個小時。
  馮甲喧說:「我們每天有二十三個小時在房間,還有一個小時用來洗澡及曬太陽,但是,就算是曬太陽,屋頂也用籠子封住了,就算曬到身體也變成一格格。」
  「兩年後,循例赦免了死刑,改判終身監禁,不再留在那間小房子,改到大監牢裏。大牢裏住的都是長刑期的或終身監禁的,大家一起生活,我負責做裁衣工作。」

  為打發無聊生活,馮甲喧經常發明一些小工具解悶,有時會抓抓小鳥來補身,利用英文棋(Scrabble)來打麻將,玩熟了也很容易掌握。
  在獄中轉眼十年,馮甲喧與幾個囚犯在獄中放貴利及收外圍,一場有十萬八萬左右,輸了錢的囚犯,就向家人索錢償還。
  有一年復活節假期,監獄裏從早賭到晚,馮甲喧輸了十幾萬,集團裏的朋友都埋怨他,令他突然間驚覺這麼多年來所謂朋友都是虛幻的,真正關心他的只有家人。
  當晚,他左思右想後,決定開始讀書。過了兩年,他參加了中學會考,又報了GCE的日語考試。
  考試結果是日語考試拿了甲等,當他拿到成績表後,自信心馬上大增,知道自己不是蠢人。

  馮甲喧說:「後來,有一個人透過機構通知我,如果我真的有興趣讀書,無論多少學費、書費,他都願意出。」
  「有人資助讀書,我報讀了五年函授課程,終於收到畢業證書,我將這個消息告訴母親,那一天,我母親非常高興。」

  除讀書外,馮甲喧在獄中組織了樂隊「邊緣組合」,雖然讀了大學,作的歌也受到別人認同,但每次申請減刑都被港督駁回,這是因為以前的記錄實在太差。
  入獄第二十三年,香港大學一名外籍教授,寫信給當時的港督彭定康,要求釋放馮甲喧但被拒絕。
  他不甘心,再度寫信給港督,信中提及讓馮甲喧讀一個碩士課程,並決定讓馮甲喧做助教。
  幾個月後,馮甲喧突然獲得釋放。
日期:2013年12月4日
標題:狠男殺空姐 衣櫃藏屍(上)
https://www.facebook.com/abc160401/videos/oa.598378437184080/462755364155172/?type=3
https://akoe123.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16.html
地址:荃灣荃威花園2期D座23樓
人物:莫俊賢 陳曼儀
案情:莫俊賢是陳曼儀的前男友,因不甘被女友拋棄,上門將她殺死藏屍衣櫃。
莫俊賢潛逃到深圳,三年後落網押回港受審。
備註:2018年5月8日,五男二女陪審團退庭商議四小時後,以六比一大比數裁定莫俊賢謀殺罪名成立,被判終身監禁。
5月11日,莫俊賢被判終身監禁。

  2013年12月3日,港龍空姐陳曼儀WhatsApp同事,說不開心想請病假,相約他們於12月7日晚上十時,在機場大堂集合,一同外出消遣。
  12月4日,港龍機組人員管理主任,收到陳曼儀來電請假,這名主任表示他接聽來電時,覺得陳曼儀聲沙,當時沒有為意,為她登記了病假。

  12月7日晚上十時,兩男女同事在機場不見陳曼儀,致電手機無人接聽,陳曼儀的同事李浩景打電話給陳曼儀胞妹陳蔓禎,陳蔓禎這時才知姊姊沒有出差,而是失蹤超過三天。
  12月8日凌晨,陳蔓禎下班回家,她先用姊姊提供的公司內聯網登入密碼,看到姊姊這幾天都不用上班,然後她檢查姊姊睡床,發現姊姊的制服外套,手袋和高跟鞋都放在床上,並用被冚住。
  由於把鞋放上床很不尋常,她覺得事態嚴重,叫醒父母一起找線索。
  陳曼儀的父親陳億輝入房搜尋,打開衣櫃時摸到一具冰冷人體,他突然叫了一句「吖!喺度呀!」。
  陳蔓禎以為爸爸找到姊姊的行李篋,準備入房,她走到房門時,看到衣櫃露出一雙腿,她知道那是姊姊,叫爸爸不要再碰任何物件。
  陳蔓禎拿手機報警,她的媽媽此時已在她身後崩潰大哭。

  警員和救護員到場,救護員陳俊華發現陳曼儀已死去多時。
  法醫賴世澤到場,見到屍體蜷曲塞於衣櫃內,稍為頭下腳上,死者衣衫齊整,頸仍繋着頸巾,下身裙子被拉起至腰,露出黃色內褲。
  有血水從鼻孔流出,據屍斑推斷已死去約三天,除頸部有可疑傷痕外,其餘地方無傷痕,不排除遭人扼死。

  荃灣警區重案組第二隊循兇殺案調查,探員推測,2013年12月4日下午,家中其他成員都外出,陳曼儀準備上班,根據陳曼儀最後的WhatsApp判斷,警方相信她當日在家中遇害。
  同房妹妹不見胞姊以為她出差,之後連續四晚睡在藏屍房間。
  荃灣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何鎮宗表示,死者至少已死去兩至三天,調查屍體時發現其頸部有明顯傷痕,估計死者遭人勒至窒息後再藏屍至衣櫃內。
  何鎮宗說:「死者遭人藏屍衣櫃用雜物掩蓋,如非刻意找尋難以發現屍體,警方現循兇殺案方向調查,會調查死者個人私生活,以及交往的朋友,不排除是熟人所為。」

  探員翻看大廈閉路電視錄影片段,發現陳曼儀前男友莫俊賢,案發時曾出入大廈。
  探員嘗試透過電話及WhatsApp聯絡莫俊賢,但電話已飛線至留言信箱,  WhatsApp亦刪除了最後在線時間。
  點算失物後,探員發現陳曼儀的手機不知所終,她所用的行李篋亦不見了,懷疑被兇手帶走。

  被藏屍衣櫃的空姐陳曼儀,洋名Arbe,與父母及胞妹在荃威花園2期D座23樓,一個兩房一廳單位居住。
  陳曼儀與胞妹陳蔓禎同住一個約六十平方呎房間,房內放有一張碌架床,衣櫃置於床尾,兩姊妹各有一個入牆衣櫃使用。
  陳曼儀的父親陳億輝任職修船技工。
  陳曼儀在葵涌聖公會林護紀念中學畢業,成績卓越,2004年獲獎學金,讀書時已對政治及社會問題產生興趣,是七一遊行常客。
  陳曼儀中文大學畢業後,任職港龍空姐,三年來專飛內地線,主力服務商務客艙。
  港龍空勤人員協會副主席孫振翹表示,Arbe畢業於港龍114訓練班,聽教聽話及待人接物有禮。

  莫俊賢是陳曼儀的前度男友,2012年11月,莫俊賢陪朋友去蘭桂坊酒吧參加聚會,認識陳曼儀,兩人即晚已發生關係。翌日,陳曼儀要他請假陪她,他遷就陳曼儀聽她要求請假,和她去了踏單車。
  莫俊賢當時做地產經紀,很多時很夜收工,陳曼儀經常要他去機場接她放工和送她回家。
  莫俊賢失業後,陳曼儀多次借錢接濟他。

  2013年9月4及5日,陳曼儀連續兩日在荃灣及屯門黃金海岸酒店,因要求莫俊賢還錢,遭莫俊賢毆打並出言恐嚇。
  9月4日,莫俊賢與陳曼儀因錢銀問題在酒店內爭執,莫俊賢當日已捏陳曼儀頸及掩住其口,聲稱「買把刀去傷你屋企人」
  翌日,兩人在另一間酒店發生衝突,結果驚動警方,莫俊賢在9月12日於裁判法院認罪,以一千港元現金自簽守行為十二個月。
  兩人緣盡於此,莫俊賢視陳曼儀為仇人。
  陳曼儀在facebook多次留言透露不開心,「前男友想殺死我!」,自己生活如「行屍走肉」一樣。
  陳曼儀父母視兩姊妹如珠如寶,陳曼儀情緒跌落谷底,陳父請假半個月陪伴左右,她在facebook感謝慈父:「專責照顧我這情緒低落耍脾氣的大公主,無論幾夜都下樓接我放工。」
  陳曼儀又說:「家人的愛真是無敵!」

  10月,陳曼儀結識了在深圳工作的香港人胡華強,胡華強在英國讀大學,回港後到深圳蛇口工作。
  他在一次遊船河聚會中認識陳曼儀,出事前個多月,陳曼儀告訴他要飛北京,問他會否一起去,胡華強便跟陳曼儀同去。
  兩人之後成為情侶,陳曼儀曾兩次上他的家過夜,胡華強未去過陳曼儀家,亦未和她的家人見過面。

  陳曼儀認識了胡華強後,在facebook留言希望重拾生活鬥志:「我會用雙腳,一步一步走出陰霾」
  「事過境遷,平靜下來,有一點劫後餘生,苦盡甘來的感覺。」
  「發生咩事都好,日日攬住個枕頭喊成pat爛泥唔係我style…情緒上落差太大,我亦覺得,我有信心有能力去handle,以後有可能發生嘅事,加油。」

  對於前男友的傷害,她寫道:「謝謝你的殘忍,謝謝你的人性滅絕,讓我可以離開你,然後重生。」
  「年頭時,大師已經說過這一年,我的路不怎麼好走。一劫一難,我知道會出現。」

  11月28日,陳曼儀因感情問題最後一次在facebook留言,聲稱穿着制服在地鐵內傷心拭淚,「唔開心要攞病假」。

  2013年12月4日中午,陳曼儀把一張頸巾的照片傳給胡華強看,問他有何意見,他回答說:「好OK喎。」
  陳曼儀跟他開玩笑說:「係咪鍾意,呢條係你嘅底底。」
  這就是陳曼儀最後的音訊。

  胡華強說,陳曼儀會將她上班的更表給他,方便兩人約會。
  12月4日,他曾查看陳曼儀的更表,知道她於晚上約十時半回港。
  他在晚上十一時半發短訊給陳曼儀,問她是否已回到家,之後致電兩次都沒有回覆。

  胡華強在12月6日找過陳曼儀一名女性朋友,對方翌日回覆他說也找不到陳曼儀。
  12月7日,胡華強去了大嶼山露營,手機沒有訊號。
  12月8日獲朋友通知陳曼儀已去世。

  警方其後追查莫俊賢的電話紀錄,發現他於12月5日陳曼儀遇害後一天,曾與籃球隊波友趙溢豐和葉志城通過電話。
  警方聯絡有關波友了解,發現當日波友約他練波,莫俊賢當晚準時到達天水圍天暉路體育館籃球場,但只穿便服在場邊看波友練波。
  波友發現他頸有多條明顯傷痕,曾問他何事,莫俊賢笑說:「咖喱雞,唔好理啦……」
  波友知道他有女友,沒再追問。

  當晚他們練波由晚上九時至十一時,莫俊賢沒有落場但與波友一直有傾有講,表現冷靜及顯得開心。
  平時練完波後,莫俊賢都與區內的波友一起離去,當晚他與一名家居元朗的波友乘車去元朗,之後不知去向。

  12月9日,陳億輝在主人房衣櫃頂找到陳曼儀的行李篋,
相信是兇手將行李篋藏起,誤導陳曼儀的家人。
  2013年12月10日,早上九時許,荃灣警區重案組四名探員抵達葵涌殮房,陪同法醫賴世澤進行剖屍檢定。
  法醫驗屍後,相信陳曼儀是被物件勒死,死亡時間在2013年12月4日。

  法醫確認死者身軀沒有任何損傷,頸項有五個傷處,其中包括有橫向擦傷,三條垂直但不明顯的抓痕。
  從傷勢推斷,死者應是被帶狀物體勒死,如果是徒手捏頸,難以形成橫向長形擦傷,因用手捏頸,手指難以劃出這形狀的傷勢。
  探員從閉路電視片段見到莫俊賢犯案後,即日在港鐵站提款,兩日後與曾善賢往酒吧消遣,期間都表現若無其事,全無慌亂。

  警方將莫俊賢列作疑兇,正式向全港各警區前線警員下達通緝令。
  內地公安亦已收到港警通知,翻看主要口岸附近的閉路電視,發現莫俊賢於2013年12月7日,由香港出境到內地。

  莫俊賢與家人同住天水圍天耀邨,他是區內一個業餘籃球隊「中央青年」隊員,中學時已加入,擅長射「三分波」,被隊友譽為「三分王」。
  球隊經常參加盃賽,逢周四都會租用天水圍天暉路體育館籃球場練波。
  莫俊賢經常問人借錢,波友都被他借盡,人稱「阿水」,即嘲笑他經常都「莫水」。

  莫俊賢自小在天水圍長大,父母離異他跟隨母親。
  中學畢業後曾在財務公司工作,後轉做地產經紀,一年前離職後便賦閒至今,但波友不知道他失業。
  莫俊賢一向很要面子,常吹噓自己「媾女」手段,波友知道她有一要好空姐女友。
  數月前球隊打盃賽時,莫俊賢曾帶過女友到場觀賽,兩人表現恩愛。
  波友亦見過穿空姐制服女子拖行李篋來球場,會合莫俊賢後,一起離開。
  莫俊賢近期曾向波友透露過去一年沉迷賭波,欠下賭債,經濟拮据向女友伸手要錢。
  探員查到,莫俊賢2013年12月4日犯案後,即晚已離港到深圳,但在同日折返,三日後再次循落馬洲進入深圳境內,從此音訊杳然。

  莫俊賢一名中學女同學曾善賢對探員說,2013年12月6日下午,莫俊賢打電話約她晚上見面,說「發生咗啲事幾大鑊」。
  曾善賢見到莫俊賢後,問發生何事,莫俊賢叫她猜,她猜了數次不中後問:「你強姦咗佢?你殺咗人呀?」
  莫俊賢回答說:「坐低先講」。

  兩人去便利店買啤酒,然後到土瓜灣九龍城政府合署樓下的長椅坐下傾談。
  莫俊賢坐下後回答曾善賢說:「你估中咗,其實上一次(指9月)已經想殺佢,咁樣做咗之後覺得解脫。」
  莫俊賢說,陳曼儀已請了病假,隨後兩天都放假,家人會以為她外出上班,她的屍體大約於三日後才會被發現。

  曾善賢追問莫俊賢如何殺人,他舉起雙手作出掐頸的動作,又說對方不夠他大力,他指一指自己的頸項,頸上有紅痕,又說這兩天雙手無力。
  曾善賢再問莫俊賢為何如此衝動,莫俊賢說與陳曼儀分手後覺得「好辛苦」。
  他又舉例說小時候被堂妹搶去遊戲機玩,家人都叫他讓妹妹,他卻一手將遊戲機拋下樓。
  莫俊賢說:「我得唔到嘅嘢,我都唔會畀人。」
  曾善賢問莫俊賢:「你瞓得着嗎?」
  莫俊賢回答說自己當晚由淩晨三時睡至第二日中午。

  兩人之後轉往一間酒吧繼續飲酒至翌日清晨,其後到麥當勞吃過早餐。
  莫俊賢表示不會回家,會找賓館留宿,兩人分道揚鑣。
  12月7日晚上,莫俊賢約好友李紹東在屯門見面,莫俊賢對李紹東說殺人藏屍,李紹東覺得難以置信,但不敢追問下去。
  兩人分開後,莫俊賢撥電稱自己到了落馬洲,跟李紹東說再見,此後兩人再沒有見過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