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雖然認罪未能顯示悔意

冼浩然1987年在香港出生,自細加入童軍,與父母同住,父親是的士司機,母親是家庭主婦。

冼浩然於城市大學畢業,取得資訊科技學士學位,在中環一間跨國財務公司資訊科技部門工作,月入一萬六千元,有一名女友。

冼浩然任東九龍第四十旅地域助理領袖,2007年6月2日,獲香港童軍總會嘉許,頒發「深資最高榮譽獎章」。

2011年6月22日下午,十三歲女童X放學回家,冼浩然從深水埗港鐵站開始,尾隨女童X至深水埗北河街,一幢政府為重建徵收業權的舊唐樓,舊唐樓多處裝有閉路電視。

冼浩然於二樓從後揭起女童X的裙子,以刀指嚇聲稱打劫。

帶女童X到天台,稱「我好嬲而且下面好硬」,要女童X選擇口交或遭他強姦,女童X最終替冼浩然手淫。

期間,冼浩然撫摸女童X胸部,用手機拍攝女童X上半身,繼而要求女童X替他口交,期間女童X母親致電給女童X。

冼浩然准女童X聽電話,女童X以台山話向母親稱在天台被人侵犯。
女童X之後假意答允替冼浩然口交,但要他先放下刀,女童X趁機逃走,遇到母親後再報警求助。

曾任內地解放軍的看更,目擊冼浩然逃離舊樓。

北河街街坊向警方提供冼浩然逃走路線,房署提供附近閉路電視錄影片段,清楚拍到冼浩然逃離案發舊樓,走入倔頭路後折返情況,冼浩然被拍下清晰正面樣貌。

探員在舊唐樓檢獲一條陰毛,2011年8月22日,警方拘捕冼浩然,核對陰毛後,確定屬冼浩然所有,冼浩然承認犯案。

冼浩然被捕後送到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醫生面見冼浩然十四次,認為他沒有精神病,但患有精神分裂已有一、兩年。

2011年8月29日,冼浩然在九龍城法院提堂。
控方表示,女童X及證人在認人手續中均已認出冼浩然,暫時未知他是否牽涉同類案件,考慮冼浩然犯案期間曾用刀,案情嚴重,反對保釋。

冼浩然代表律師申請保釋時指出,冼浩然女友到庭支持,願為他提供三萬元人事擔保。

裁判官認為控罪嚴重,恐冼浩然會干擾證人,將他還押,案件押後至10月10日再提訊,等候進一步調查及法律意見。

2012年4月26日,冼浩然(25歲)在高等法院受審。
承認在2011年6月22日,於深水埗北河街一幢唐樓梯間,企圖搶劫及非禮十三歲女童X。

代表冼浩然的律師,傳召精神科專家林桓柱作供,認為冼浩然患上精神分裂,出現幻聽及妄想等情况,犯案是因為聽到耳邊聲音說女童X是壞女孩,冼浩然接受指示教訓她。

2012年4月30日,代表冼浩然的律師求情時表示,精神科醫生指冼浩然有精神分裂症。

高等法院法官彭偉昌指出,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醫生,面見冼浩然十多次,均認為他沒有精神病,辯方醫生只見過冼浩然兩次,大部分資料均來自冼浩然胞妹,可能會有偏差。

辯方醫生報告,未能解釋到冼浩然事發時持刀行劫,向着女童X胸部拍照及恐嚇她,此等行為與精神分裂症的關係。

法官認為,精神病患者不能做出該些行為,不接納冼浩然聲稱因病犯案,不排除他裝病意圖減輕罪責,冼浩然雖然認罪,但未能顯示悔意。

警方在現場檢獲一條陰毛,經檢驗下與冼浩然的基因脗合,冼浩然的八達通記錄,顯示他當日到過案發現場,證據強烈,他除認罪外別無選擇。

法庭必須發出清晰訊息,保障放學回家女童免受罪犯使用武器威嚇,判冼浩然監禁四年。

負責本案的警方深水埗(刑事)助理指揮官劉達強在庭外指出,此案能破案有賴多方面配合,當時政府正為該區重建而收樓,在多處裝有閉路電視。

冼浩然逃走時誤入「掘頭路」,再折返時被閉路電視清楚拍下樣貌,警方在現場檢獲冼浩然遺下的一條陰毛,成為指證他最有力證據,女童X及涉案大廈看更認出冼浩然,最終能成功破案。

劉達強稱該區街坊於案發後,提供很多資料協助破案,警方感謝社區的支援。

除冼浩然外,另一宗風化案亦涉及童軍領袖。
麥振聲1983年出生,與家人住在沙田,自小有社交障礙,幾乎沒有朋友,大部分業餘時間都在家裏玩電腦。

十三歲時,有多種性偏差,包括戀童癖、戀物癖、嬉鬧癖,特別喜歡與小朋友相處,對女童尤感興趣,儲起女童衣物及在街上撫摸女童非禮。

麥振聲中五畢業後在小學任技工,2001年參加小學宿營時,非禮三名分別為七歲、八歲、十歲男童,判入勞教中心。

2002年獲釋後,從事清潔工作,報讀電腦工程全日制課程,青年就業前培訓計畫,青年工作經驗和培訓計畫。

2003年在香港男女童軍會,美孚兒童及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任職,中心當時沒有查核麥振聲的案底,麥振聲其後任荔枝角百老匯美孚廣場童軍隊長,經常接觸到小童。

女童Y於1998年6月22日出生,是中心成員。
2008年聖誕參加北潭涌一個夏令營活動,某日下午,女童Y與其他參與者在戶外空地,有人觸摸女童Y的中間臀部,她轉過身來,發現麥振聲在她身後。

女童X於2000年10月19日出生,2009年1月某日,女童X與約十名年齡相若的童軍,在中心三樓一個房間參加童軍訓練課程,麥振聲是女童X培訓課程指導老師。

晚上八時三十分左右,麥振聲要求參加課程的童軍聚集在一起講故事,講故事過程中,房間一些燈被關閉。
麥振聲告訴女童X,座椅不夠,要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女童X猶豫了一下,最終同意。

講故事過程中,麥振聲把手伸進女童X短褲內,摸了一下隱私部位,撩起女童X內褲,用手指觸摸她的隱私部位約半小時,女童X很害怕,甚麼也沒說。

2009年年初某日,女童Y在中心三樓,向麥振聲索取鑰匙,打開一個裝有玩具的鎖櫃。
女童Y選擇玩具時,麥振聲站在她身後,摸了女童Y的臀部中間,女童Y轉身,看到除麥振聲外身邊沒有其他人。
女童Y向中心的社工通報這一事件,麥振聲被辭退,中心按女童Y意願無報警。

麥振聲在連鎖快餐店任職,以童軍領袖身份擔任義工,在四個非政府組織工作。

2010年年初至2011年年初,麥振聲受雇於香港童軍總會,在一所中學擔任項目助理。

女童X出現情緒困擾,她父母為她尋求醫療援助,2011年11月,轉介給臨牀心理學家。

政府於2011年12月,引入僱主查核應徵者性罪行記錄機制,但不適用於查核現職員工。

2012年10月,麥振聲在童軍聚會中,重遇女童X,要求合照,當時正接受心理治療的女童X憶起慘痛經歷,回家後向母親說,不想再當童軍。

12月17日,女童X與臨牀心理學家會談時,揭發2009年1月發生的事,心理醫生報警。

2013年1月9日,警方拘捕麥振聲,警誡錄影會面時,麥振聲作出一些承認。

麥振聲在區域法院承認三項猥褻罪,第一項和第三項指控,涉及猥褻一名被稱為Y的十歲女孩,第二項指控涉及猥褻被稱為X的八歲女孩。

關於第一項指控,麥振聲承認觸摸女童Y背部,用右手觸摸她的臀部約兩至三秒。

關於第二項指控,麥振聲承認用右手插入女童X的短褲,在她的內褲上觸摸隱私部位,隨後將雙手插入內褲並觸摸她的隱私部位。

關於第三項指控,麥振聲承認用右手觸摸女童Y的臀部約兩秒,他承認他對女童Y有感情。

2013年5月27日,辯方呈上麥振聲、麥振聲母親,一名曾與麥振聲共事的童軍領袖所撰求情信,信中對事主及對方家人表示歉意。

法官判刑時指出,2013年2月的心理報告,女童X有焦慮症病史,具有創傷後應激障礙特徵,緊張時症狀突然發作,建議進行精神和心理治療。

心理學家認為,女童X精神狀況若惡化,可能需要藥物治療,女童Y不需要精神或心理治療。

法官說,注意到女童X的完整醫療報告,女童X於2008年12月,在學校被同學欺負,首次在葵涌兒童青少年精神病診所求診。
當時表現出焦慮和哭泣,斷斷續續出現假性幻覺,一年後在沒有任何藥物情况下完全消失。

2013年2年19日的精神病報告指出,女童X於2012年精神狀況有改善,儘管仍有噩夢、焦慮情緒,與焦慮有關的斷斷續續腹痛。
直到2012年12月,女童X才披露2009年1月被猥褻的遭遇。

心理專家指麥振聲無正視自己問題,對兒童安全構成威脅,不應該再擔任與兒童有關的工作。

麥振聲的年齡、犯罪史、心理狀況,現時犯罪的性質、悠久的歷史,多種形式的越軌性興趣,再次犯罪風險非常高,強烈建議針對異常性興趣,預防性犯罪和社交技能進行心理治療。

法官判刑時指出,法庭有責任保護兒童及青少年安全,必須嚴懲以收阻嚇作用,向公眾發出正確訊息。

1991年,猥褻罪最高刑期從五年提高到十年,麥振聲在案中濫用職權兼違反誠信,加上重犯機會高,兩名受害女童身心受創。
涉及女童Y的兩項控罪,量刑起點十八個月,涉及女童X的一項控罪,量刑起點四十五個月。

麥振聲認罪,獲三份一刑期扣減,考慮整體量刑原則,其中五個月刑期同期執行,判囚四十個月。

法官判刑後補充說,麥振聲於2001年被判猥褻男童罪,幾年後,他允許為非政府組織工作,接二連三藉工作及義工活動接觸兒童。
由於本案中一名受害者投訴,他於2009年離職,其後又得以在香港童軍總會任職。

幼兒組織對幼兒、他們的父母和社會負有責任,對照顧兒童的人進行充分背景調查,確保今後不會發生這種情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