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是誰的錯,又是誰錯?(1/10)

(為方便大家理解,此集節目會有多些說明)

方曼生1939年在英國曼徹斯特出生,是家中長子,有七名弟妹。
祖父方振武將軍是抗日同盟總司令,在共產黨中享有極高聲譽,後裔被稱為革命烈士之後。

父親方心誥是紡織品商人,母親方召麐是國畫大師。
四叔父是著名骨科醫生方心讓,被尊稱為中國殘疾人「康復之父」。

二妹陳方安生是香港首任政務司司長,三妹陳方寧生是滬港文化交流協會名譽會長。
四弟方順生是聯合國秘書處即時傳譯部部長,五弟方桂生是匯豐銀行經理。
六弟方林生是旅遊公司經理,七弟方慶生是香港著名醫生。
孻弟方津生是骨科醫生、聖保祿醫院院長,堂妹方敏生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行政總裁。

方曼生十歲喪父,1956年在英國劍橋大學唸數學,後改為攻讀東方研究(Oriental Studies),1970年畢業。

方曼生說:「我幫劍橋大學打咗三年橋牌,打到全英國大學冠軍。我要求一個College Suite(學院套房),全院有六個電話畀學生,我爭取到其中一個。中國女學生一放學,就踩單車到我個套房度小休一下。」

(方曼生讀大學時已經「風流成性」)

方曼生與蔡梅生結婚,兩人育有兩子(方欣漢、方欣傑)。
1982年,方曼生考獲律師資格。
1984年在香港開設律師事務。

林梅1941年出生,1963年結婚,育有兩女,籍貫惠州。
二女彭寶嬌,1965年11月25日(十一月初三)出生。(女命:紅顏薄命,多不得良緣。)

彭寶嬌自小聰慧,十分好學,考試成績經常名列前茅,以英文科成績最佳,夢想是當模特兒。

1980年,林梅再婚,其後再誕下三名子女,彭寶嬌中五畢業後努力工作,任職餐廳收銀員儲錢報讀模特兒課程。
為方便上班,未滿十八歲便離家自住,改名「楚盈」,英文名Annie。

(彭寶嬌三才配置是火木土,93分,吉。堅強毅力,能克服人生難關,有創業天才,積極向外發展,必能在社會上有作為)

(彭楚盈三才配置是火木土,82分,半吉。容易被親友拖累或亂投資而失敗,身份時賤時貴,一生變化較大)

1984年,彭楚盈患上症狀性局部性癲癇,犯病時一般持續數十秒,出現肢體下墜、猝倒現象。
有些患者會出現無意識動作,咀嚼、擦臉、無目地走動、自言自語、吞咽,發作過後不能回憶等症狀,彭楚盈到醫院治療後,要食藥控制病情。

「三師會」(會計師、醫師、律師),由一班上流社會人士組織。
十幾個男人在私人會所房間,交流業務後,召女子來尋歡作樂,方曼生間中會去聚會。

1986年某日晚上十一時,模特兒彭楚盈與一班女子到達「三師會」,彭楚盈原與方曼生的朋友「配對」。

方曼生與彭楚盈有「觸電感覺」:「佢着得好普通,無乜化妝,第一個印象係not very beautiful but charming,attractive(不太美麗但迷人吸引)」

朋友看在眼內,對方曼生說:「呢個女仔有特技,收三、五百,彈畀你。」(「特技」即口技與手技)

當晚,方曼生與彭楚盈到酒店,之後每隔一至兩個星期,兩人會去時鐘酒店或大酒店,方曼生從不在外過夜,以免被妻子知道。

方曼生出資給彭楚盈開寵物店,表面上,方曼生是大股東,彭楚盈是小股東,彭楚盈在北角城市花園商場內開設寵物店,為方便打理,住在方曼生名下油街一個單位。

彭楚盈辭去模特兒工作,與方曼生在北角油街單位同居,方曼生閒時愛玩電子遊戲,屋內置有「彈珠機」、「食鬼」等遊戲機。

除星期六及星期日,方曼生每天都到油街住所陪伴彭楚盈,暱稱彭楚盈為「肥彭」。

兩人感情雖然要好,由於身份問題,不能如一般情侶般手牽手逛街、看電影,彭楚盈為此抱怨。

為填補彭楚盈內心空虛,方曼生送了一頭名為「BB」的松鼠狗給她,罕有地二人一犬合照,這是兩人唯一一張合照,彭楚盈珍如拱璧。

方曼生與彭楚盈到馬爾代夫遊玩,回港後,送了一部價值二十萬元車給她,情到濃時許下承諾,娶彭楚盈為妻。

多囊性卵巢症候群,是由內分泌失調導致的一系列症狀,表現為月經不規律,沒有正常的排卵,不懷孕,多毛肥胖等等。

患者盡量不吃高糖食物、生糖指數高的食物,富含雌性激素食物和藥物,盡量不吃辛辣刺激和油膩食物,乳製品也要少吃。

彭楚盈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每三個月才來一次月經,排卵次數少,影響荷爾蒙分泌,盆骨發育不良,影響生育能力。

(女性月經周期基本上一個月一次,稱為月經,三個月才來一次,稱為「季經」,「季經」排卵期較不固定,不易受孕,一年來一次的叫「避經」。)

方曼生私下對朋友說:「肥彭每季先至有一次月經,好難懷孕,我哋好多時都無用避孕套!」

彭楚盈不採取避孕措施,與方曼生交往不久,聲稱有孕,方曼生認為她不會懷孕,只是藉口問他要錢。

彭楚盈愛上方曼生後,方曼生名義上「僱用」她在律師樓工作,由沒有工作到有就業及有穩定收入,彭楚盈成為方曼生的「棋子」。

1988年4月,方曼生以四十萬元,購入灣仔謝斐道帝城大廈一個單位,給彭楚盈居住。

楊尉受人所託,轉介地產經紀出售銅鑼灣謝斐道一個單位,認識隔鄰單位的彭楚盈。

8月,楊尉在英皇金融任職經紀,彭楚盈以十萬元按金,透過楊尉「炒外幣」,蝕多賺少。

11月,彭楚盈「購入」帝城大廈單位,經方曼生律師樓辦理手續,向銀行申請按揭四十五萬。元
(方曼生即時套現四十萬元,樓價在七個月上升五萬元)

消防員鄺景輝(33歲)是「狗癡」。
1988年夏天,鄺景輝太太懷孕,12月,鄺景輝在北角城市花園一家寵物店,認識店主彭楚盈,兩人一起看電影。

兩個月後,彭楚盈邀請鄺景輝到帝城大廈家中,鄺景輝為滿足性慾,每星期與彭楚盈開房一次。

彭楚盈每次都叫他不要使用安全套,完事後將精液射入體內,希望能夠懷孕。

彭楚盈甚少向鄺景輝提及家人,知道她還有一名妹妹,與家人關係似乎不大好,僅見過彭楚盈胞姊一次。
鄺景輝不知道彭楚盈有沒有其他男友,只知她閒時喜愛打麻雀。

1989年,彭楚盈做地產代理,打算與鄺景輝共築愛巢,

鄺景輝賣掉仍在供款的沙田單位,以三十八萬元購買荔枝角道與楓樹街交界一大廈單位連天台。

辦理買賣手續時,彭楚盈才知鄺景輝已婚,妻子正在懷孕,顯得不開心。
女兒出生後,鄺景輝開始減少與彭楚盈聯絡。

彭楚盈毀壞鄺景輝住所門鎖,偷去家中飼養的四、五十隻松鼠狗。
鄺景輝報警後帶警員到彭楚盈的寵物店,最終不能辨認該批狗隻屬誰,警方無落案控告任何人。

(1999年,鄺景輝因為背痛,提早拿了三十萬退休金,移民英國任職廚師,與妻子離婚後在英國再婚,2002年離婚回流香港,與一名女子同居)

1990年,彭楚盈結束寵物店,在友邦保險工作。
方曼生為彭楚盈購買一百萬美元人壽保險,保障至七十歲,保費按三十年繳交,每月供款一千美元,為她「製造業績」。

楊尉聘彭楚盈做兼職投資經紀,她並非經常返工,每次交易只是三至五萬元,彭楚盈帶同方曼生到公司,要方曼生提出意見,楊尉是否值得信任。

楊尉與方曼生認識後成為朋友,偶然會相約飲茶和談話,方曼生從無透過楊尉投資,楊尉不知彭楚盈與方曼生的關係。

方曼生有次到帝城大廈,發現有男人在屋內,知道彭楚盈有第三者,不動聲色離開,自此沒有再到帝城大廈,也沒有再與彭楚盈發生性行為。
兩人關係疏離,方曼生沒有再打電話給彭楚盈,彭楚盈打電話給他,也不是經常接聽。

1991年,彭楚盈出售帝城大廈單位,作價一百二十四萬,三年升值兩倍,帳面獲利八十四萬元。

彭楚盈購買的百萬美元保單,7月時因斷供三十日「失效」。(彭楚盈賣樓獲利但保單斷供,有理由相信,賣樓獲利的錢不歸彭楚盈所有)

楊桂財綽號「賓士財」,新界油柑頭村原居民,從事丁屋買賣。
父親於加德士石油公司駕駛電油車數十載,其後成為陳方安生丈夫陳棣榮的司機。

1991年,方曼生律師行師爺楊志培介紹楊桂財認識方曼生,楊桂財其後在方曼生荃灣律師行工作,名義上是僱員,但無薪酬及佣金,只做自己的丁屋買賣交易。

楊桂財姑母嫁往西貢相思灣,許多村民都認識楊桂財。

簡祐鳴透過方曼生律師樓,購買相思灣一幢別墅,向嘉華銀行取得按揭貸款後「走路」。

嘉華銀行入禀法庭要求頒令收樓,方曼生向法庭展示一份信託聲明,內容是簡祐鳴將別墅信託給方曼生,信託聲明見證律師是方曼生表弟黃能。

訴訟期間,方曼生聘請工人「看屋」,安排彭楚盈入住相思灣別墅,之後很少與彭楚盈見面,彭楚盈認為被「放逐」。

彭楚盈在相思灣別墅居住期間生活富裕,除有附屬卡供花費外,有兩個工人照顧生活,經常邀請家人前來相思灣敍會,送贈家人價值八、九千元的皮草,家人都羡慕她的生活。

彭楚盈因為寂寞,服食藥物愈來愈多,經常在相思灣裸泳一至兩個小時,一絲不掛走到船上曬太陽。

經常「做啲唔係常人做嘅嘢」,試過在寓所露台跳跳吓,一隻腳跨過露台「吊吓吊吓」。

弄毀鄰居欄杆,剪鄰居的花,偷鄰居物品,部分鄰居抵受不住,通知楊桂財或報警處理。

彭楚盈經常神志不清在相思灣周圍走,某次在寓所服食藍色藥丸陷半昏迷狀態,村民通知楊桂財,楊桂財轉告方曼生,方曼生回應:「我知啦,我知啦。」

彭楚盈在打風期間裸泳,楊桂財接到通知在附近監察,沒有事故發生。

某日,彭楚盈裸泳後在家中割脈,方曼生致電楊桂財,說「肥彭」在相思灣自殺,要楊桂財前去處理。

楊桂財到達相思灣住宅,單位無鎖門,上到三樓,看見彭楚盈全身赤裸,眼光光坐在牀上,周遭有藥丸,以杯承着因割脈流血的右手,杯內的血已凝固。

楊桂財告知彭楚盈是方曼生派他來,問彭楚盈需不需要到醫院求醫,彭楚盈說要方曼生前來,着楊桂財致電通知方曼生。

楊桂財到樓下打電話通知方曼生,詢問如何處理,方曼生要他先行離開,楊桂財依命離開。

方曼生為安撫彭楚盈,打本十多萬元,給她在西貢相思灣開寵物店,彭楚盈在相思灣住所飼養三十頭狗配種出售。

翁靜晶母親趙小瑜在澳門打理賽馬車會,方曼生曾幫趙小瑜打官司。

彭楚盈經常到澳門豪賭,賭場的人知道彭楚盈與方曼生的關係,大耳窿都樂意借錢給她。

某天,彭楚盈在澳門欠下賭債回港,身穿背心短褲,腳踏拖鞋,到方曼生位於中環的律師樓「攞錢」。
彭楚盈成身冒汗兼眼光光,撕毀會議室內所有牆紙及會議室內的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