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臨死前吩咐一定要收呢筆數!(1/2)

張子強綽號「大富豪」,一生犯下多宗大案,涉及金額超過二十億。
較轟動的是1991年啟德機場一億七千萬元解款車劫案,判監十八年後,上訴得直獲得釋放,向警務處處長索償,獲賠八百萬元。

張子強之後策劃連串綁架案,包括:
1996年5月23日,綁架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長子李澤鉅,索取二十億元贖金,最終收到十億三千八百萬元。
「1038」是長江基建股票編號,李澤鉅為該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

1997年9月29日,綁架新鴻基地產主席郭炳湘,索取十億元贖金,議定先收六億元,獲釋後再付餘下四億。
張子強分得三億元,郭炳湘獲釋後,未付四億「尾數」。

1998年,張子強在馬草壟一間石屋儲存炸藥,警方拘捕張子強的司機汪鳳祺,張子強潛返內地,策劃另一宗大案。

1998年1月25日,張子強在內地落網。
7月,張子強與同黨在內地受審,涉及偷運軍火及綁架案。

11月12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張子強、陳智浩、馬尚忠、梁輝、錢漢壽,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張子強提出上訴。

12月5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維持原判,張子強與四名同黨在內地槍決,終年四十二歲,6.2億元財產被沒收。

陳森友是張子強同黨,1973年參與打劫被捕,1987年因毆打罪被判罰款三百元,1997年參與張子強綁架郭炳湘案。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九八年,就「張子強案」發出的刑事判決書披露,張子強綁架郭炳湘一案中,陳森友的名字出現多次。
被內地公安稱為「同案人」的陳森友,曾就綁架郭炳湘在內地密謀作具體分工,用假身份證購買綁架郭炳湘的車輛,有份將郭炳湘綁架至馬鞍崗。
張子強曾將三千萬元贖金分予陳森友,判決書中列出陳森友另案處理。

陳森友在內地獲釋返回香港後,綁架郭炳湘分得三千萬元,以現金一筆過,購買黃埔花園一個單位。

1999年1月,陳森友與汪鳳祺及劉卓勳,被控在馬草壟非法藏有高度爆炸性炸藥八百一十九公斤、二千個引爆器、一千六百多呎信管。
最後僅汪鳳祺被判罪成,判監十二年,陳森友及劉卓勳均無罪獲釋。
陳森友改名陳威行,購入紅磡一個豪宅單位。

郭炳根在八十年代已認識張子強,與妻子育有四名子女。
郭炳根與長子涉及兩宗綁架案被捕,包括:1991年最後無定罪、2001年,最終沒有檢控。

2008年1月初,郭炳湘三弟郭炳聯拿出一封美國醫生通知,指出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鬱症,不適合擔任公司的主席及行政總裁。

5月27日,郭老太出任集團主席,郭炳湘不再擔任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轉任為公司非執行董事,不參與日常管理。

郭炳湘向法院上訴,質疑公司執行董事陳鉅源,處理一樁地皮業務時涉嫌利益輸送,向廉政公署提供涉及郭炳江相關證據。
前政務司司長,香港公積金管理局行政總監許仕仁被調查。

新鴻基地產股價暴跌13%,一日蒸發三百八十二億港元。

陳威行因好賭及揮霍無度,耗盡三千萬元,傳媒舖天蓋地報導「郭炳湘」,陳威行「人窮思舊債」。

9月23日,新鴻基地產職員收到一封信,信上寫「郭李天穎太太親啟」,職員將信轉交到港島南灣道郭家大宅。

信件無文字內容,有一個寫住「Z」字小膠盒,內有一張SD電腦記憶卡,裏面載有四幀照片。

第一張中間有英文字母「Z」,旁邊有郭炳湘樣子。
第二及第三張是一個蒙面人,身穿墨綠色衫、戴白手套,腰部圍炸藥,左手拿印有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聯的剪報。
第四張是新鴻基中心外貌。

張子強當年綁架郭炳湘,指定由李天穎負責談判。

李天穎(Wendy)出身醫學世家,自小聰慧過人,知書達理,成績優異到英國倫敦大學讀書,在此期間與郭炳湘相識,不久墜入愛河。

郭炳湘父親郭得勝,選擇上海富豪顧林慶之女顧芝蓉(Lydia),為郭炳湘配婚,以李天穎容貌太過美艷,阻止兩人在一起。

1982年9月15日,郭炳湘隨父母安排娶了顧芝蓉,婚後半年與顧芝蓉私下離婚,與李天穎在國外登記結婚,郭得勝禁止家人為他們提供任何幫助。

李天穎為郭炳湘生了三個孩子,郭家為了子嗣才緩和下來。
李天穎正式入門,成為郭家大兒媳,郭炳湘重新進入家族企業新鴻基地產。

唐錦馨(Ida Tong)比郭炳湘年長三歲,兩人在六十年代認識成為戀人,因郭得勝反對被逼分開。
1971年,唐錦馨與醫生劉國霖結婚。

唐錦馨是李天穎最好的閨蜜,離婚後成為郭炳湘的「紅顏知己」。

1997年9月29日,郭炳湘被綁架,第一個求救電話,就是打給唐錦馨。

幾經轉折,張子強才聯絡到李天穎索取贖金,李天穎說她最多只能籌到六億元,說服張子強將贖金由二十億元減至十億元,餘款四億在郭炳湘獲釋後,由郭炳湘支付。

1997年10月5日中午,郭炳湘被綁架七天後獲釋。

李天穎見到腰纏炸藥的照片後,即時想起「大富豪」張子強,張子強已在內地伏法,李天穎認為是惡作劇。

新鴻基地產的保安總監,陳鐵堅是前總警司,接到通知後報警,港島總區重案組跟進調查。

李天穎胞弟李天澤是著名整形外科醫生,2009年10月12日在診所收到一封信,內藏紅色信封,信封註明轉交李天穎。
內容是:請勿試圖挑戰我們的底線,懇望盡快履行已訂的承諾。

署名是一個被正方形包住的「張」字,「張」中的「長字」,上面是五個紅色長劃。

10月16日,重案組探員與郭李天穎會面,警隊高層下令將案件列為高度機密檔案,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接手。

探員約見郭炳湘,他顯得相當緊張,不願多提被綁架往事,探員最終只為李天穎錄取口供。

11月23日,匪徒寄信給郭炳湘母親郭鄺肖卿。

郭老太:
萬安,恕我們無禮,實話實說。相信你已見過給你大媳婦的兩封信,但你們選擇逃避,不與我們溝通。
不知你是誰個師爺的指點,倉猝做出決定,這確實大錯特錯,以全家族之興衰,子女孫上下幾十人的安危為賭注,值得麼?

我們雖不是好人,但絕對講求原則和信用,我們合共承受了幾十年的牢獄之苦,更損失了五條人命,但我們認命,只有向主祈禱和懺悔,沒有過分苛求。

只要求你兌現當初以家族名義,向我們許下的承諾,取回我們應得的部分,絕不多取分毫。
我們將不惜以生命去奪取,往後的行動將不會有特定模式。
我亦唔會有上限,到時玉石俱焚,各有損傷,其中輕重利弊,你應衡量清楚。

講真,合我們眾人之生死,亦不及你其中一成員之健康重要!
假如真的逼我們出手,以後我們的要求將會以倍數增加。
除非你有能力將我們一干人等,一次過乾淨徹底地置誅(諸)死地,否則事情永沒完結。
希望你慎重重新考慮,盡快明確答覆我們,以上多有冒範(犯),請見諒,願主祐你!
張「Z」敬上
SMS 6690xxxx 9539xxxx

警方與內地公安核對張子強同黨資料,重點調查十多人,翻查入境處資料,發現1997年張子強勒索郭炳湘事件中,陳威行是其中一名重要綁匪。

警方派出刑事情報科探員(狗仔隊),跟蹤及監視陳威行動向。

12月2日,O記高級督察吳宇凡,假扮郭李天穎助理Paul Wong,在灣仔皇后大道東東曦大廈,以固網電話致電匪徒,未能接通,吳宇凡發簡訊留言,表示郭老太已收到信件。

12月4日下午二時,「狗仔隊」跟蹤陳威行與郭炳根,到達上水北區公園第一期涼亭。

陳威行以「張子強同黨」身份,用手機致電吳宇凡,要求付四億元「尾數」,郭炳根在旁以手勢與陳威行溝通。

陳威行自稱姓張,對吳宇凡說:「我哋係張子強嘅兄弟,當初呢我哋係攞十億,你哋就話呢個要股份,呢樣嗰樣,買賣嗰啲嘢咁,唔方便,你哋手頭上畀六億我哋,有四億就話分期畀我哋嘅。」

吳宇凡訛稱是「細郭太」私人助理,遇事要跟細郭太商量。

「你最好同大郭太講,大郭太揸主意……嗰陣時佢話連棺材本都攞埋出嚟,用家族名義同我哋傾偈嘅,你問吓呢個細郭太佢個先生,我哋係咩嘢人,佢當初有乜承諾,佢就知……首先你證實我係邊個先得嘛,係咪?」

吳宇凡表示:「如我話畀佢聽張生張生,佢會唔會唔記得邊個?我諗佢未必記得邊個!」

陳威行回答:「佢知唔知?佢又話有病又剩啦。你問佢,佢當初臨走嗰陣時,同我約定有個英文字母嘅,就係最後一個英文字母『Z』(湘)。你問佢記唔記得呢件事,同埋佢食咩藥,佢胃痛食咩藥,我半夜三更都買藥畀佢食,呢啲無錯㗎喇……」

「係大郭太應承畀十個(十億元)我哋嘅,……嗰陣時有幾多人傾?大郭太、同埋阿……嗰個Thomas都有喺度……即係佢細佬,第二個細佬(郭炳江)呀!」
吳宇凡一度誤以為Thomas是李天澤

「我哋唔係普通人係我哋個死鬼、『死鬼老大』,臨死前吩咐一定要收呢筆數!」

吳宇凡說憂慮以後再有人來要錢,陳威行提出保證:「無人對得密碼,係得我哋知道個密碼,係得我哋圍內幾個人知道密碼,如果嗰啲人亂嚟,你鍾意點做都得!」
這段通話歷時八分三十五秒。

12月5日,吳宇凡打電話給陳威行,沒有人接聽。

12月6日,陳威行與郭炳根,乘車由銅鑼灣往淺水灣郭家大宅附近,然後一起往新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