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男人之中你係最無用(2/3)

梁耀強打了楊秀瑜兩記耳光,用力掐楊秀瑜的頸約十秒鐘。

梁耀強放手後,楊秀瑜反唇相稽:「正話你有咁大力,我就唔使去勾佬啦!我勾佬,都係因為你唔掂!我勾佬都唔係今日啦,你咪又係我勾條佬?我喺出面有男人!係帶佢返嚟呀!點吖?」

梁耀強態度開始軟化,說:「你唔好再講,勾佬好馨香咩!」

楊秀瑜得勢不饒人,說:「你識得去大陸滾,我夠識得勾佬!女人勾佬有乜出奇。你以前個老婆都勾佬啦,你估你有本事生過女咩,係你老婆勾佬勾番嚟!」

梁耀強很生氣,到廚房喝了一些米酒,拿來一把菜刀,貼在楊秀瑜的臉上,說:「你再講勾佬同我老婆壞話,我斬死你!」

楊秀瑜說:「我勾佬,你老婆勾佬,咁又點!斬我?你夠膽咩?你忍得到就忍,忍不到就死咗去啦!」

梁耀強用菜刀在楊秀瑜臉上劃了一個交叉,看見鮮血滿面,慌忙掉下菜刀,說:「對唔住,你忍住,我同你止血。」

梁耀強用兩張毛巾將楊秀瑜裹起來,要送她去醫院,楊秀瑜說沒用:「我依家咁樣,救番都無人要,我淨係掛住個女,索性斬死我算數,估唔到三十五歲就死喺你手上!」

梁耀強說:「我已畀咗機會你,…你同水性楊花、做雞有乜分別?我從未對一個女人咁上心,有機會你可以問下我阿女、老竇、老母!」

梁耀強揮刀反復砍楊秀瑜的頭,導致五顆牙齒脫落,楊秀瑜失去知覺後,梁耀強到浴室洗澡。

陸偉杰打電話給楊秀瑜,一直沒有接聽。
早上七時,梁耀強接聽電話,說楊秀瑜已經上班。

梁耀強換了衣服後,離開住所去找女兒,向女兒下跪道歉,叫女兒好好跟母親生活,將全副身家三千多元,一枚常戴的金戒指交給女兒。

9月12日,下午二時四十分,店舖經理盧礙翹發現楊秀瑜沒有出現,打她的手機又沒有人聽。
楊秀瑜由第一天前來工作至現在,沒有試過曠工,情況不尋常。

陳北勝進入便利店,行了一個圈後問店舖經理盧礙翹:「楊小姐今天沒有上班嗎?」
盧礙翹答:「阿陳,佢今日重未見人,我搵緊佢。」

「唔通佢出咗事?」陳北勝喃喃自語:「唔得,都係去搵佢先。」

陳北勝快步行到和興大廈,在五樓F室拍門,屋內無反應。

陳北勝打電話給梁耀強的女兒,對方說:「阿爸今朝來找我,不知為甚麼在我面前跪下,說對不起我,又說會返鄉下自殺,之後就走了。」

陳北勝打電話報警,叫梁耀強的女兒拿套房鎖匙到來。
警方列作「求警協助」案處理,派出兩名軍裝警員到現場了解。

9月12日下午三時十分,梁耀強的女兒到來,用鑰匙開門。
門一推開,一陣血腥味迎風而來,警員叫陳北勝及梁耀強的女兒留在門外。
探頭望入屋內,看見楊秀瑜倒臥在血泊中,通報上峰及安排救護員到場。
三時二十分,救護員證實楊秀瑜已經死亡,毋須送院。

深水埗助理指揮官(刑事)戴律持、深水埗警區重案組第三隊、鑑證科人員到場調查。
楊秀瑜滿身刀傷,可用體無完膚來形容,頭部被砍多刀,血肉模糊已經毀容難以辨認。

案發單位內有多處血濺痕跡,顯示曾有打鬥,而且在廳中遊走。
鑑證人員發現血跡分布有些奇怪,除飛濺「感歎號」血跡外,也有「自由落下」的「齒輪」形滴血,反映兇手斬人後曾一度停手,過了一段時間後才再斬。

探員聽了鑑證科人員初步報告後,不約而同地說:「兇手折磨死者向她逼供,之後才將她殺死?」

在單位地上有一柄染血菜刀,相信是案中兇器,案件列作謀殺案處理。

探員安排陳北勝及梁耀強女兒在現場認屍,兩人憑身體特徵,認出死者是楊秀瑜。

下午五時,梁耀強女兒對探員說,梁耀強回鄉自殺,探員立即通知各出入境口岸,得知梁耀強於中午十二時許,經羅湖返回內地。
香港警方透過中港通報機制,要求內地公安協助搜尋梁耀強。

探員在現場調查時,梁耀強打電話給女兒,說自己現時身在廣東江門,在故鄉拜祭父母後就自殺:「一、兩日後可能去天堂,記得裝炷香給我。」

梁耀強女兒苦勸他回港自首,梁耀強說了多句對不起後,收了線,再打電話給他時,電話已不能接通。

探員隨即通知內地公安,說梁耀強身在江門故鄉,有自殺傾向,要求公安尋找。

晚上九時,高級法醫吳松基抵達兇案現場,現場是一個細小套房,窗口關閉,開了冷氣。
楊秀瑜赤裸躺在地上,身體被兩條毛巾遮掩,根據屍體溫度,估計死去一日。

凌晨一時許,仵工舁送楊秀瑜到殮房,等候法醫進一步驗屍。

9月13日,早上九時四十五分,深水埗警區重案組探員,聯同政府化驗師重返現場,搜集證物,檢獲一個盛有精液的避孕套。
案發單位外樓梯牆壁留下血掌印,清晰可見,鑑證人員拓下掌印,以便將來核對。

早上十一時許,政府化驗師帶同搜集到的證物先行離去。
探員將單位內一個兩呎高小型木衣櫃、一張坐椅、一批牀單、衣物,一柄與案有關菜刀帶回警署。
兇案現場套房被警方用鐵鏈上鎖,由軍裝警員繼續駐守。

政府化驗所衛永剛博士到達兇案現場,分析現場血濺圖案、楊秀瑜脫下的頭髮,估計楊秀瑜可能在多處遇襲,曾經掙扎,與多件家具撞擊,在窗邊一張雙人牀上受到重創。

高級法醫吳松基驗屍時發現,楊秀瑜(35歲)高一百六十三釐米,重四十九公斤,身形苗條,全身赤裸。

楊秀瑜遭人用手勒頸,聲帶有瘀傷,但未足以致命。
頭部有八十處刀傷,三十道在後腦,其中一個傷口穿過頭骨進入腦膜,導致大腦受傷。

後腦的刀傷令十乘三點五釐米的頭骨脫落,頸左後方有一條11.5厘米長刀傷,深入脊髓,相信是致命一刀。

楊秀瑜五官難以辨別,下顎骨折,五顆牙遭斬至飛脫。

身上至少有二百一十三處傷口,大多數切傷是穿透傷,有一些輕微傷口。
前臂及雙手傷痕由自衛造成,推斷楊秀瑜被襲擊時清醒,以手擋刀。

法醫無法分辨受傷順序,無法分辨哪個傷口導致楊秀瑜失去知覺。
這些傷口表明是一次瘋狂襲擊,力量為中等到強力,楊秀瑜因大量出血及重要器官受損導致死亡。

陰道拭子發現精液,顯示楊秀瑜死前曾與人性交,時間為9月12日凌晨六時左右。

避孕套內的精液與陰道拭子基因不符合,探員猜想,楊秀瑜會否遭人輪姦後殺害呢?

9月13日,晚上七時半,梁耀強在深圳灣出入境管制站被探員拘捕。
在警誡下說:「人係我殺,係佢激到我咁,佢講極都係咁,殺死佢之後精神咗,之前受盡折磨,好似妹仔咁!」

探員為梁耀強進行兩次警誡錄影會面,錄影會面期間,梁耀強一再哭求,金戒指當是遺物留給女兒,希望不要沒收,探員說,案件結束會將物件歸還給適當人士。

梁耀強說:「最初同佢打麻雀嗰陣佢好可愛,佢畀人搞大咗個肚,我陪佢一齊去墮胎,佢嗰陣都好溫柔,估唔到佢嚟到香港後,成個人都變晒。」

「我一心一意搵份正職,想畀安穩幸福生活佢…我好錫老婆(死者),絕對唔會打佢,識我嘅人都話我係好老公!…佢擺明畀綠帽我戴,攬住一齊死啦!」

「佢(死者)絕對係搏上位,自從嗰隻姦夫(便利店經理)出現,個幾兩個月無(與死者)行埋,掂下都無,只是有捽腳!」

「案發時我無着衫,佢只穿內衣褲,畀我斬到甩晒。我唔想殺佢,我幫佢止血嗰陣,佢同我講,佢最愛係個女,識咁多個男人,最鍾意係我,但係唔知點解,佢會背叛我!」

「佢話可能係因為太愛我,要令我緊張佢,先至同其他男人搞,重話估唔到三十五歲就死喺我手上!」

「殺人後曾到大廈天台打算跳樓,因為想知道姦夫身份,最終打消念頭,我好想拎(避孕套)去驗指紋同精液,唔知姦夫係邊個,死唔眼閉。」

政府化驗所衛永剛博士化驗精液後,證實陰道拭子的精液屬梁耀強,避孕套內的精液屬於陳北勝。

陳北勝承認與楊秀瑜有姦情:「佢明知梁耀強要捉姦在床,對她來說卻有另一種刺激,『被捉姦』感覺,令她想起也有性高潮。每次都要我在她家中歡好,案發前一日下午,我與她兩度性交。」

楊秀瑜有「避孕套過敏」,其後發現她只對國產避孕套過敏,對日本產的避孕套無反應,他們一直都用日本出產的避孕套。

楊秀瑜每次幽會後,都會在家中留下一些偷情證據,看到梁耀強氣急敗壞的樣子,她就急不及待與他造愛,從而享受性高潮。

9月15日,梁耀強被警方落案控以一項謀殺罪,翌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
梁耀強承認誤殺,不被控方接納,裁判官將案押後至10月28日,等候律政司法律意見。

2010年10月11日,案件在高等法院開審,梁耀強以挑釁為由否認謀殺罪,承認過失殺人罪(誤殺)。

控方傳喚九名證人,包括楊秀瑜男性朋友,梁耀強前妻和女兒。

10月13日,政府化驗所衛永剛博士出庭作供。
分析現場血濺形態,涉案套房內的雙人牀,矮櫃、雪櫃、牆身均染有血漬,雪櫃旁地上有被斬斷頭髮,染血頭髮掃過留下的血痕,相信楊秀瑜曾在該處掙扎,遭受多次襲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