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男人之中你係最無用(1/3)

梁耀強1970年2月1日,在廣東江門市出生,高中教育程度。
1987年至1992年在內地服役當兵,在部隊中負責駕駛車輛。

1995年,梁耀強在江門與鍾美玲結婚,誕下女兒梁慧敏。
2004年,鍾美玲獨自由江門移居香港,在酒樓任職,與一名男友同居。
梁耀強與女兒仍留在江門,定期到香港與鍾美玲見面。

楊秀瑜出生小康之家,居於廣東江門市江海區,讀至大學畢業,之後任職出納文員。
在朋友聚會中,認識做物業管理的香港人陸偉杰。

2000年1月,兩人結婚,翌年誕下一名女兒,家姑因楊秀瑜沒有添下男丁,對她相當刻薄。

2002年12月,楊秀瑜向有關單位申請單程證來香港定居,獲得居港權後,沒有立即來港。

2006年,梁耀強發現鍾美玲出軌,患上輕度至中度嚴重的重度抑鬱症。
兩人同意分居,鍾美玲繼續以家人團聚為由,申請梁耀強與女兒移居香港。

梁耀強因打麻雀,結識楊秀瑜,楊秀瑜介紹梁耀強給陸偉杰認識。
楊秀瑜在江門有不少親密男友,無論與情人或丈夫性交,都沒有用避孕套。
楊秀瑜與比她年輕五年的姓張同事,性交時沒有使用避孕套,因而懷孕。

2007年,梁耀強陪楊秀瑜到深圳墮胎,兩人開始親密關係。

梁耀強與楊秀瑜發生性行為時,為免對方懷孕,使用避孕套。
楊秀瑜每次與梁耀強性交後,下身都出現瘙癢、刺痛、紅色疹子症狀,最初以為染上性病,看醫生後才知是「避孕套過敏」。

2007年8月15日,梁耀強與楊秀瑜同居,家中放有楊秀瑜一張獨照,身穿紅色T恤及牛仔褲和球鞋,臉掛燦爛笑容,背景是山上的瞭望台。
梁耀強以端正字體親筆題道:「無論何時我都愛你,一生中最愛的人,您在觀星能看透我的心嗎?8.15的相會。」

2007年11月,楊秀瑜偕女兒到香港與陸偉杰團聚,其後以不適應香港生活,回到江門與梁耀強相會。

2008年5月,楊秀瑜向陸偉杰提出離婚,兩人分居,女兒留在香港生活,8月獲發暫准離婚令。

梁耀強與楊秀瑜相約,取得居港權後,會與妻子離婚,議定在2010年2月1日,梁耀強四十歲生日當天結婚。

2009年4月1日,梁耀強帶同女兒由內地到香港定居。

長沙灣青山道376-378號和興大廈,樓高七層一梯兩伙,五樓其中一單位間出六個套房分租。
梁耀強租住F室一個套房,面積約百多呎,有獨立廚房及廁所,月租千餘元。

楊秀瑜在汝洲街7-11便利店工作,得到經理盧礙翹賞識,考慮擢升她為分店店長,搬到和興大廈與梁耀強同居,梁耀強的女兒叫楊秀瑜做「阿姨」。

梁耀強包辦家頭細務,買餸煮飯,幫楊秀瑜擠牙膏,按腳,着鞋着襪,為楊秀瑜購買衛生巾,內地生產的粉紅色包裝陰道清潔液。
楊秀瑜若整夜不回家睡,梁耀強會準備早餐,送至便利店給楊秀瑜。

小巴司機陳北勝(39歲)已有家室,駕駛專線小巴45M,往來明愛醫院至汝洲街,經常光顧小巴總站附近的便利店,認識在便利佔任職的楊秀瑜。
兩人是江門同鄉,份外親切,開始約會,陳北勝送了一條手鏈及一個手袋給楊秀瑜。

楊秀瑜為方便回家偷歡,說不喜歡與梁耀強女兒同住,梁耀強女兒其後搬到母親鍾美玲家中居住,留有套房鎖匙,間中會到套房執拾一下。

梁耀強當苦力、速遞員、搬屋工人,月入約一萬元。
2009年7月,因工扭傷手,返回內地治療,楊秀瑜打電話給梁耀強說:「你再唔返嚟陪我,你識得喺大陸溝女,我都識得溝佬。」

7月20日,梁耀強由內地回港,楊秀瑜全身赤裸臥在牀上甜蜜地通電話。

7月24日,梁耀強在抽水馬桶內發現一個用過的避孕套,向楊秀瑜詢問,楊秀瑜說是馬桶阻塞造成。
「你有親眼見到我帶個男人上嚟咩?」,楊秀瑜指責梁耀強懷疑她,兩人關係惡化。

8月6日,梁耀強發現室內有新毛巾和牙刷,向楊秀瑜查問時,楊秀瑜說:「你忍得到就忍,忍唔到就跳樓死啦!」

梁耀強不斷在家中發現楊秀瑜「出軌」證據,患上急性對壓力事件的解離反應,出現四個潛在因素,即低血糖、睡眠剝奪,酒精和對前妻通姦的情感記憶。
試過怒極用刀斬爛手機,楊秀瑜不但全無懼色,更說:「夠膽就斬我,使乜用個手機來出氣?」

楊秀瑜不再告訴梁耀強她的休息日,以各種理由在外面過夜,梁耀強懷疑楊秀瑜為求升職,與7-11便利店經理盧礙翹有染。

楊秀瑜放假時與陸偉杰及女兒見面,透露梁耀強脾氣暴躁,希望尋覓新居自住。

陸偉傑陪楊秀瑜看了一些租盤,表示若她離開梁耀強,可考慮復合,楊秀瑜沒有任何表示。

9月11日,楊秀瑜放假在家休息,梁耀強到元朗上班。
早上九時至中午,陳北勝與楊秀瑜通了六個電話及一個訊息,楊秀瑜叫他上門歡聚。

下午一時,陳北勝帶了兩個避孕套上門,與楊秀瑜性交,完事將用過的避孕套包好,掉在大廈二至三樓梯間的垃圾桶,之後一同到酒樓吃飯。

下午三時,兩人返回和興大廈住所性交,梁耀強打電話問楊秀瑜,是否要他買餸回家煮飯,聽到電話傳來一個男聲問:「是他嗎?」

梁耀強問那名男子是誰,楊秀瑜說是電視機聲,梁耀強知道楊秀瑜不看電視,起了疑心。

陳北勝用膠袋包好用過的避孕套,連同單位內垃圾桶的垃圾,離開時丟棄在大廈二至三樓梯間的垃圾桶,與楊秀瑜到佐敦麥當勞食雪糕,之後到旺角吃晚飯。

下午五時十五分,梁耀強回到住所,楊秀瑜與陳北勝已經離開,牀上被舖凌亂,仍有餘溫,遺下一根陰毛,枕頭上有男性短髮。

梁耀強發現家中的垃圾被清理,楊秀瑜一向不做家頭細務,不會自己倒垃圾,認為有可疑。

梁耀強在二樓與三樓之間的垃圾桶,找到內地生產的粉紅色包裝陰道清潔液紙盒,這個紙盒是他今早掉在單位的垃圾桶內,紙盒內有一個用紙巾包裹的粉紅色避孕套,內裏的精液還暖。
梁耀強將避孕套帶回住所,用手機拍下照片。

下午六時,梁耀強打電話給楊秀瑜,詢問是否帶個男人回家,楊秀瑜否認,說正在與陸偉杰在旺角吃飯。

梁耀強打電話給陸偉杰,問他是否與楊秀瑜一起吃晚飯,陸偉杰說沒有。

梁耀強到旺角試圖找楊秀瑜,未有發現,打電話給楊秀瑜說:「我拾到東西,你盡快返屋企!」

晚上約十一時,梁耀強返回住所,不斷致電楊秀瑜手機,手機轉駁至留言信箱。

楊秀瑜對陳北勝說,梁耀強近日失業脾氣差,曾用刀斬爛手機,她決定提出分手。
陳北勝建議她不要回家,楊秀瑜沒有理會,兩人於太子港鐵站各自離開。

晚上十一時四十九分及凌晨十二時零四分,楊秀瑜致電陳北勝,傾談了十多分鐘。
陳北勝叫楊秀瑜,翌日上班前傳短訊給他報平安。

9月12日凌晨約一時,帶有酒意的楊秀瑜回到和興大廈,重申與陸偉杰共進晚餐,責罵梁耀強懷疑她。

梁耀強檢查楊秀瑜的手機,發現已刪除所有消息和電話。

凌晨三時,梁耀強離開住所,在楊秀瑜任職的便利店買了兩罐啤酒,付錢後在店內慢慢喝,等候便利店經理回來,店員認出梁耀強,從防盜鏡中偷偷看他。

梁耀強仰頭將啤酒一喝而盡,腳步沉重離開便利店。
店員看到梁耀強的背影在遠處消失,如釋重負,其中一人說:「還以為他來找經理晦氣,給他嚇死。」

9月12日,早上五時,陸偉杰的手機響起,電話鈴聲是他的前妻楊秀瑜專用。
他連忙把電話湊近嘴邊,楊秀瑜略帶惶恐的聲音說:「佢正話好惡咁對我,之後出咗街,到而家都未返,我好驚。」

陸偉杰一邊安慰楊秀瑜,一邊說:「你不如先到我度,我現在來接你。」

楊秀瑜說:「我一遇上麻煩,就即時想起你,真對不起。有人開門,我諗係佢返嚟,唔再傾啦。」

楊秀瑜在牀上擺出誘人姿態「扮」講電話,談話內容接近「裸聊」。

梁耀強愈聽愈不是味道,一手拍跌楊秀瑜的手機,大叫:「一早就同麻甩佬偈傾,今日唔使返工咩?你有無理我感受!」

楊秀瑜擺出更誘人姿勢,說:「我同邊個講電話關你乜事?你做埋垃圾佬,搵我啲罪證。你話我勾佬,我勾畀你睇。我喺外面有好多個男人,鍾意叫邊個上嚟就叫邊個,佢哋最差嗰個都英俊斯文過你,造愛亦比你好得多!」

楊秀瑜對梁耀強說,如果無法忍受,應該跳樓自殺。
梁耀強隨後三次嘗試打開窗戶跳樓,每次都被楊秀瑜抓住手臂阻止。

早上五時四十分,楊秀瑜打電話給陸偉杰,投訴梁耀強打她,梁耀強搶過手機,向陸偉杰道歉。

梁耀強與陸偉杰講完電話後,拿出在梯間拾到的避孕套,遞到楊秀瑜面前,質問說:「呢個避孕套係邊個用過!」

楊秀瑜推開梁耀強持避孕套的手,對他說:「你都知我有避孕套敏感,我同人造愛點會用避孕套?我同你咁耐,你唔知咩?你今日死咗老竇呀?亂咁問!」

梁耀強聽了楊秀瑜的說話,低頭不語。
楊秀瑜這時情欲高漲,挑逗下兩人發生性行為,梁耀強只持續了兩三分鐘就完事。

楊秀瑜說:「你真係無鬼用,重成日疑神疑鬼。你唔使估啦,我外面有幾個男人,邊個造愛都勁過你、長過你啦,你得嗰幾分鐘,又短!」

將避孕套塞到梁耀強的嘴,說:「你冤枉我,罰你食咗呢個套啦,話唔定食咗會耐啲(性交時間)!食咗佢就唔會搞到我唔三唔四,男人之中你係最無用,搵唔到錢,連下面都唔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