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講返事實嘅真相出嚟(1/4)

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喬布斯,1985年被蘋果公司辭退,同年成立「NeXT」。
1996年,蘋果公司董事會決議買下NeXT,把喬布斯帶回在垂死邊緣的蘋果公司,擔任臨時CEO,喬布斯將蘋果公司起死回生。

經營成衣生意的黎智英一向敬佩喬布斯,1990年,出售公明織造廠股權套現,在香港創辦壹傳媒集團。
《壹周刊》名字來自喬布斯的「NeXT」,踏上成為傳媒大亨之路。

1995年6月20日,《蘋果日報》創刊,黎智英沿用喬布斯的「蘋果」作報刊名稱,標誌與「蘋果」幾乎一樣,只是咬的方向不同。

黎智英自圓其說:「若當初亞當和夏娃沒有咬下蘋果,世界上就不會開始有善惡,也不會有新聞的存在。」

「每日一蘋果,冇人呃到我」,創報廣告街知巷聞。

香港報紙售價港幣五元,《蘋果日報》使用減價策略,一份只要兩元,隨報附送優惠券,在7-11便利店買報紙附送一個大蘋果。

首日銷量達二十二萬份,兩、三個月內,日銷量推上三十萬份,佔據市場。

多份報章被逼減價求存,引發報業「減價殺戮戰」,部分報紙減價至一元。

1995年12月,《東方日報》以該報邁向二十八周年,回饋讀者為名,將售價減至二元。

1997年,「淘汰賽」結束,《蘋果日報》回復「正價」,各報逐步將價格調升回五元。

黎智英揚言《蘋果日報》要成為銷量第一,威脅到全港銷量最高的《東方日報》,掀起報業銷量大戰,前線報販首當其衝。

吳錫基花名昆哥和小昆虫,是14K黑社會大佬,有數次定罪記錄,1976年留下身為三合會社團成員案底。

吳錫基在油麻地開設大亨利麻雀天九公司,在旺角砵蘭街開設好旺角麻雀館(即好旺角誠興麻雀館砵蘭街分店),持有報紙發行商青匯書報社八成股權,馬偉雄佔一成股權,負責青匯日常運作。

1999年9月1日,《東方報業集團》旗下刊物由青匯負責發行,為增加報章發行量,爭奪銷量第一,青匯代表馬偉雄及手下蔡偉強,要求深水埗區報販增加訂報數量三成,不設回紙(賣不去的報紙不可退回扣錢)。

報販生計受到影響,與蔡偉強談判,最後不歡而散。

深水埗區報販成立「報販零售業工會」,與青匯據理力爭,人稱「霞姐」的何慧霞擔任司庫。

何慧霞1959年出生,父母都是報販,在深水埗南昌街與大埔道交界,大埔道168至178號迎賓酒樓門外開設報檔,(迎賓酒樓其後易手為明星海鮮酒家),為區內最大報檔,每日銷量達七百份。

1976年,何慧霞隨父親擺檔賣報紙,劉炳新在迎賓酒樓對面金城銀行工作,(現為中國銀行),兩人都篤信日本佛教「創價學會」。

1979年,何慧霞與劉炳新結婚。
1982年,兒子劉柏堅出世。
何慧霞在父母退休後接手報檔,劉炳新任職的士司機,間中到報檔幫手。

1999年9月初,劉炳新代表何慧霞,就「回紙」事件致電報社投訴,職員表示已記錄在案,之後沒收到任何回覆。

9月12日,何慧霞連同其他報販,與青匯會議時,表達不滿新安排,有報販提議罷賣,蔡偉強拍枱拍櫈說:「報館養到你哋報販肥肥白白,而家報館有難,你哋點解唔幫手?你玩罷賣小心啲,我唔會畀你哋咁做!」

報販李子輝(後改名李念魂),被人到報檔恐嚇。

9月19日,報販反對青匯額外「加紙」,提出即使「加紙」仍可「退紙」,青匯拒絕接受,報販再提出罷賣。

蔡偉強凶狠地說:「你哋係咪罷賣呀?多咗啲紙,唔通我食晒呀?梗係發畀你哋啦!」
有報販不滿說:「我哋賣唔到,你哋夾硬嚟!」
李子輝察覺氣氛「唔係咁好」

散會後,何慧霞對劉炳新說,他們直接向報館投訴後,蔡偉強被斥責,感到「好勞氣」。

9月21日,何慧霞收到恐嚇電話,警告她勿「多事」,何慧霞向兒子及家姑說:「很煩,我就嚟畀人斬死。」
兒子與家姑追問,何慧霞叫他們「唔好理咁多」。

何慧霞打電話給深水埗報販聯會主席吳美玉,約她明天下午陪同到青匯開會。

蔡偉強打電話給手下盧漢興,約他到油麻地大亨利麻雀天九公司見面,當場指示他要「教訓」何慧霞,「要用刀去斬至會舒服」。

盧漢興即時反對:「你都係想嚇吓佢啫,搵人打佢幾鎚咪算。」
蔡偉強說:「因為佢阻住搵食,所以要用刀教訓佢。」

盧漢興離開後,蔡偉強打電話給手下連宗偉(四眼偉)。
連宗偉在尖東新花都夜總會任「分組經理」,(類似自僱,收入以拆帳形式支付。),蔡偉強對連宗偉說「公司有啲問題」。

蔡偉強與連宗偉登上一輛私家車,司機謝偉健(阿佬),載兩人到迎賓酒樓外面一個報攤「踩線」。

蔡偉強對連宗偉說,早上只有何慧霞在該報攤開工,叫他找人行動,蔡偉強其後離開。

司機載連宗偉入新界,取了一袋物件,袋內有刀及用以貼在行兇車輛上的假車牌。

連宗偉由謝偉健載回市區,到達佐敦一間茶餐廳,與手下李祖明、梁志鴻(長毛)、林自力(阿自)、盧漢興會合。
蔡偉強將五千元交給連宗偉,叫他們去「揼骨」。

五人由謝偉健駕車載往尖沙嘴,途中在勝利道與自由道交界一個停車場換車,以免車上的刀在路上被發現,「揼骨」後再回來取刀行事。

9月22日清晨五時,盧漢興、李祖明、梁志鴻、林自力,回到勝利道與自由道交界,登上載有利刀的私家車,由連宗偉駕駛,謝偉健駕駛另一部汽車,載三人同時出發,負責「睇水」。

兩部汽車到達迎賓酒樓,未發現何慧霞蹤影,在附近繞了三圈。

清晨五時十五分,連宗偉發現何慧霞在檔口前疊報紙,李祖明、梁志鴻、林自力持刀下車,盧漢興落車「睇水」,警告三人切勿傷人。

三人到達迎賓酒樓門外,梁志鴻揮刀狂斬,何慧霞背部、左腳、前臂各中一刀,左腳傷及大動脈,血流如注。

報檔位於轉角位置,盧漢興未能目擊案發經過,一至兩分鐘後,三人由酒樓方向跑回車上。
梁志鴻說:「頭先斬個女人幾刀真係開心」
盧漢興怒不可遏指罵:「一個女人嚟咋,你哋點落得手?」
眾人先到新界棄掉兇器,之後各自歸家。

何慧霞送院搶救,因失血過多不治,盧漢興返家後看《香港早晨》節目,知道何慧霞傷重死亡,案件列謀殺案,西九龍重案組接手調查。

迎賓酒樓看更陳鐵河對探員說,聽到何慧霞叫救命:「那把聲音第一聲大,第二聲慢慢沉下去,然後沒有聲……我馬上打開鐵閘,見到霞姐坐在地下……好多血。」

陳鐵河扶着何慧霞一會,見她開始低下頭,立刻報警求助。

小販杜顯明對探員說,案發時推鐵車途經迎賓酒樓附近,見到三名戴口罩大漢,步下一輛白色私家車,至少兩人手執一呎長利刀,向酒樓方向走去,車上有一人留在司機位。

晨運客宋伯對探員說,聽到有人呼救,稍後看見三名男子逃走。

下午,發行商青揚與香港報販協會,報紙零售業職工會、部分報販閉門會議。
各方達成協議,青揚取代青匯成為發行商,報販可自行決定訂報數量,確認「回紙」制度。

晚上,劉炳新路祭燒冥鏹時,燒毀十多份報紙。

9月23日早上,劉炳新及家人在探員陪同下,到紅磡九龍公眾殮房辦理認屍手續。

法醫驗屍,證實何慧霞身中三刀,左手臂有五吋長刀痕,相信是自衛傷。
兩處致命傷分別是:
背中一刀,長七吋,深吋半,可見骨,斬斷兩條肋骨,插穿左肺,肺部下陷,因窒息致死。
左後膝部位有長5.3吋、深1.5吋刀傷,傷及肌肉、削去小片骨骼,斬斷大動脈,失血過多死亡。

發行《一本便利》和《壹周刊》的德強記,書面通知深水埗報販,可以無限量「回紙」,取代以往每買十本才可回一本的回紙制度。

晚上八時,報販協會在長沙灣香城酒樓召開會議,會議由報販協會主席張國定主持,與會者有來自港島東代表,旺角分會主席范廣信。

會議主要實現何慧霞遺願:
(一)各大報館發行商給予報販自由訂紙。
(二)各大報攤不可藉售報送禮惡性競爭。

何慧霞被殺後,「報販零售業工會」隨即瓦解,吳美玉接手何慧霞報攤,有人叫她不要生事。

10月4日早上十時,何慧霞在世界殯儀館舉殯,家人在她遇襲的報攤前路祭,報檔貼上字句:
「節前逢兇 粉碎團圓 皇天有眼 匪徒落網」
「兇手向沒良心 幕後無法無天 沉冤幾時可雪」
靈柩運往柴灣華人永遠墳場土葬。

香港報販協會(旺角分會)主席范廣信稱,各報販商會與發行商均同意設一筆款項懸紅,稍後開會商討有關金額與具體細節,希望盡快緝拿在逃兇徒歸案,令何慧霞沉冤得雪。

劉炳新表示,9月21日有人冒充何慧霞名義,以報紙零售業工會信紙,要求報館辭退青匯否則罷賣等字句,傳真到報業集團,懷疑有人陷害何慧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