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你們可以打我了!(1/2)

付豪1991年5月25日在天津市河東區出生,大學時更名為付國豪。

祖父付宇光,原名付吉祥,精通日、俄、英三種語言,參加過抗日戰爭,晚年患癌去世,終年七十二歲。

祖母高淑德是一名產科醫生,一生救人無數。
1970年1月11日,突發腦出血倒在手術臺上,年僅四十二歲。

表姑父是六,七十年代(中蘇交惡),中國駐蘇聯大使館武官,後任中參部中蘇問題研究所正軍級研究員,八十年代中期離休。

表姑媽是原北京301醫院護士長,做過中央首長特別護理。

父親付成學1961年出生,1979年入伍當兵,在貓耳洞滾爬過。
(貓耳洞外觀像躺在地上的半圓柱體,源於著名抗日將領開國大將粟裕將軍。)
付成學退伍後在天津市作家協會擔任職務,任職副高級職稱的文學創作及輔導幹部,其後在河東區文化館工作。

1997年香港回歸,付成學為付國豪拍照留影紀念。
六歲的付國豪從小就非常愛國,穿上印有「香港」兩字的衣服。

付國豪從小學習成績優異,2009年天津市第四十五中學畢業,以高分入讀名校中國海洋大學。
在父親建議下,選擇機械設計製造與自動化專業。

2011年,大二的一次公益活動,付國豪對新聞工作產生濃厚興趣,徵得家人同意,轉入中國海洋大學新聞學專業,是學生社團海鷗劇社曲藝部成員,大四時在《天津日報》實習。

2015年,付國豪比同屆同學多花兩年時間,取得新聞學學士學位,在北京世華萬向資訊公司(多維新聞網),負責香港與台灣新聞編輯工作。

2018年7月,在《環球時報》旗下《環球網》,任職新聞中心港澳台頻道主編,通俗意義上是「後方工作」,類似於取標題寫文章之類,稅前工資約七千元。
租住在朝陽公園南門一個很小平房小屋,租金大概一千元。

2019年8月,付國豪入職滿一周年,通過試用期考核,《環球時報》及《環球網》,委派付國豪與幾名同事,持雙程證由北京到香港參加報導。

8月6日,付國豪、陳青青發表文章,《國旗兩度在海港城外失守 海港城至今不給正面回覆》

8月9日,陳青青、付國豪、劉洋發表文章,《國旗兩次被拆下,還「警察請勿進入」?香港海港城這樣解釋》

8月10日,付國豪、陳青青發表文章,《香港全民撐警!CAGA赴觀塘警署慰問警察》

8月12日,付國豪以特派記者身份,在香港國際機場採訪,付國豪與崔天池發表文章,《老外在機場教訓激進示威者:香港屬於中國,你該去找個工作》

8月13日晚上,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行「警察還眼」集會。

晚上十一時,付國豪帶一個隨身袋到達機場,內裝有相機、兩部電話等。

十一時十分,換上一件綠色「Press」反光衣,用其中一部iPhone,先後在機場大門外及離境大堂拍攝。

在機場一號客運大樓離境大堂G行段,近距離拍攝梁姓示威者樣貌,示威者懷疑付國豪冒充記者,要求出示記者證。

付國豪拔腿就跑,被示威者追及制服時,他用英語及廣東話說「我是遊客」,所持有的記者反光衣是由他人贈送。

晚上十一時四十八分,「旺角佔領區女村長」畢慧芬,以索帶綁起付國豪手腳。
示威者將付國豪押至行李車上,身上物品全數搜出,擺在地上供在場者和傳媒查看拍攝。

搜出物品包括一件與香港三罷行動中,斬傷示威者的福建幫人士所穿,印有「我愛警察」的藍色T恤。
一張英文姓名為Fu Guohao的雙程證、一張英文姓名為FU HAO的民生銀行信用卡、一張《環球時報》姓趙記者卡片、一張香港警察的卡片。

一張載明「訪客」身份入境標籤,2019年8月6日訪港,逗留期限截至2019年8月13日,沒有付國豪本人的記者證。

付國豪被綁在行李車上,他用普通話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

付國豪發現身邊有個藍色錄音筆,以錄音機錄下「遺言」。

「我是付國豪,我來自天津,我爸我媽對我很好,我現在生活很開心,我家裏有一隻小狗蛋,我非常喜歡我們家小狗蛋,我很想回去看看。」

有示威者用腳踢他至倒地,額頭及身體受傷,英國記者史考夫特(Richard Scotford),用身體保護付國豪近四十分鐘。

有人強逼付國豪用指紋解鎖手機,他不情願作出掙扎,擾攘近一小時。

晚上十一時五十分,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到場調停。
郭家麒對示威者說:「大家冷靜好不好,不可以行私刑,你罵警察行私刑,自己卻也行私刑?」,兩人一度遭示威者指罵。

凌晨十二時二十三分,《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推特上發文,證實一段視頻中被示威者非法拘押的,就是《環球網》記者付國豪,呼籲示威者將他釋放,呼籲在場的西方記者能夠幫助營救他。

8月14日凌晨十二時二十五分,救護員試圖帶走付國豪時,遭示威者阻攔,其後由在場義務救護員為付國豪解開索帶,救護員用擔架將他抬出機場。

付國豪用普通話和英語對救護人員說了謝謝,另外還說了一句「我愛香港」。

付國豪在一號客運大樓J位通道離開時,被其中一名示威者賴雲龍以旗桿毆打,被人丟擲膠樽。
從被扣留到被救走,全程沒有警察到場,救護員離開機場時,才得到警員護送。

史考夫特事後在臉書上公開貼文,詳細敘述了捲入事件經過。
史考夫特認為付國豪是中國公安,基於人道考量仍然決定保護,譴責示威者動粗,譴責香港警察上周日的行動,包括假扮示威者打人及作出拘捕。

凌晨十二時四十四分,胡錫進在微博發文,強烈譴責針對記者的非法拘押和嚴重暴力。

《環球時報》發文,證實付國豪是《環球網》記者,按指示前往香港採訪。

凌晨十二時五十分,付國豪送抵北大嶼山醫院,之後轉到瑪嘉烈醫院。

《人民日報》發表人民銳評,《付國豪,真漢子!》文章。

付國豪被打視頻在社交媒體廣泛流傳,獲得不少內地網民讚賞。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口號,製成海報,在內地社交網絡廣泛傳播,二十四小時後轉發量達到六百三十五萬,轉發者包括眾多藝人。

香港記者協會(HKJA)表示,對於近日《中通社》記者及付國豪(兩人都沒佩帶記者證),拍攝示威者時受阻表示遺憾,譴責以暴力方式對待記者的行為。

無國界記者(RSF)組織,敦促當局保護目前在香港報導局勢的記者,保證他們人身安全不受警員和示威者威脅。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多個團體近百人到瑪嘉烈醫院慰問。

付國豪說:「我在香港遵守法紀,有人問我為甚麼不公布記者身份?我回了兩個字:自保。有媒體問我『為何要說I love Hong Kong』,這個問題挺大的,我本來就love Hong Kong啊。」

「我一直特別喜歡香港,看到香港被暴力所傷害,心裏特別難受。我知道昨天電視一直在直播,很怕這些極端分子對我的言行傳到內地,造成內地和香港的對立,所以昨天在現場,我不停地說,我喜歡香港,我喜歡香港!我希望等身體恢復後,能盡快再回到香港採訪。」

醫生檢查後,發現臉部有瘀腫與多處擦傷,未受嚴重傷害,早上出院。

《環球時報》和《環球網》同事認為,「立即離開香港比較安全」。
付國豪接受採訪後隨即回深圳,因有輕微腦震盪和軟組織挫傷,回內地後轉至深圳市的醫院做深入檢查。

8月15日下午,香港國際機場運行副總監,張李佳蕙赴深圳探望付國豪,帶來機管局行政總裁林天福致付國豪慰問信。

張李佳蕙歸還付國豪在機場被搶走的書包,信用卡、護照、筆記本,相機等部分個人物品,手機、身份證仍未尋回。

中國《新聞記者證管理辦法》上明文規定,從事新聞採訪工作必須持有新聞記者證,在採訪中主動向採訪對象出示,訂明未領取新聞記者證的採編人員,不得單獨從事新聞採訪活動。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指出,一些香港媒體圍繞付國豪「有沒有記者證」的問題做文章。我要公開說明,付國豪2018年7月份入職《環球網》,他要獲得記者證按照規定需要經過一些程序,這種獲得程序同時針對所有媒體工作者。
中國有很多活躍在新聞報導一線的年輕人,暫時沒有記者證,他們從事採訪等工作合法合規,這根本不是秘密。

付國豪不是《環球網》的「臨時工」,他雖然工作時間短,但卻是後起之秀,他也因此才會被選中前往香港,成為《環球時報》香港報導團隊中的一員。

8月16日,香港警方通報,在葵涌拘捕男子賴雲龍(19歲),涉嫌用美國國旗旗杆插打付國豪身體,非法禁錮、非法集結、傷人,被扣留調查。

8月17日中午,付國豪離開深圳的醫院,與一同到香港採訪的記者王雯雯回到北京。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環球網》總經理單成彪及同事到場迎接。
同日下午,付國豪回到天津家中。

8月19日,付國豪在接受央視節目《面對面》採訪,他說經醫院檢查,可能有輕微腦震盪,頭部有挫傷,瘀傷等傷勢。

對於被搜出「我愛香港警察」藍色衣服,付國豪說是較早前另一場採訪,一位支持香港警察民眾送給他的紀念品。

當時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付國豪表示因為當時有記者在直播事件,所以他不能不說話表明自己立場。

「旺角佔領區女村長」畢慧芬(23歲),涉襲擊付國豪、非法禁錮、傷人,在青衣被警方拘捕,扣留調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