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有畀錢佢!

陳麗萍(Candy)1987年出生,與姊姊陳麗娜及母親同住。

陳麗萍結識任職售貨員的冼煜恒,2007年,搬到藍田與他同居,陳麗萍間中去蒲吧。

2009年,陳麗萍在網上認識郭偉強,郭偉強網名「毛公仔」,任職裝修工人,知道陳麗萍與男友冼煜恒同居。

2011年4月,兩人發展成情侶,陳麗萍每周有一天,到屯門田景邨田翠樓二十五樓,郭偉強家中過夜。

2011年,陳麗萍於路德會觀塘書院夜校讀中七,兼職私影模特兒賺外快。
在模特兒網站jkvstar.com刊登相簿,有興趣的攝影師(龍友)會聯絡她議價,由便服照到半裸照,收費每小時一百至八百元。

2011年9月17日,張樹明醫生(Aaron)在招聘模特兒網站,以網名「Netrendipine」(抗高壓藥),首次約陳麗萍到石澳等地,拍攝泳衣及便服照。

張樹明駕車接送陳麗萍時,陳麗萍為保障自己,偷走張樹明座駕的告票。

10月5日,兩人再次見面,到九龍塘一家時鐘酒店拍攝內衣及泳裝照。
張樹明要求穿比堅尼泳衣與他一同洗澡,陳麗萍拒絕,張樹明承諾:「陪我沖一陣,我唔會搞你。」
當日原議定收費一千一百元,張樹明最後只付三百五十元。

10月13日凌晨,兩人到同一酒店拍照,張樹明要求同浴,說:「上次都無搞你。」

入浴後,張樹明企圖脫去陳麗萍的胸圍,陳麗萍離開浴缸抹身,全裸張樹明緊隨,先強吻她,再將她壓在床上,揚言:「你唔同我搞,我就放你啲相上網,錄低同你做愛嘅過程。」
陳麗萍反抗不成功,只好服從並被逼口交,張樹明強行推開她大髀,將她強姦。

二人一度小睡,陳麗萍遭張樹明的手壓住心口,心裏很想離開。
半小時後,張樹明醒來舔及吻陳麗萍胸口,說「我硬咗」後再次強姦她。
陳麗萍偷偷將沾有精液的避孕套取走,打算報警作證物之用。

張樹明駕車載陳麗萍到藍田,兩人共晉早餐後,陳麗萍回到藍田住所。

晚上,陳麗萍告訴冼煜恒,凌晨被張樹明強姦,出示對方用過的避孕套,說要用法律制裁對方。

冼煜恒擔心證據不足,質疑她「咁順攤」,上庭會「好麻煩」,問她有沒有把握,「如果唔夠證據就算」。
陳麗萍信心十足,冼煜恒陪她觀塘警署報案。

陳麗萍向警方錄取補充口供時冼煜恒在接見室外聽見大力拍枱聲,陳麗萍哭着衝出來,不斷說:「唔落(口供)喇!走喇!」

冼煜恒追問陳麗萍,知悉接見陳麗萍的女警態度惡劣,邊錄口供邊玩手機,問及強姦細節時拍枱地說:「咁做愛都有個姿勢,阿姐!」
一名男警打圓場「我話吓佢啦」,陳麗萍應允繼續錄口供。

陳麗萍向探員出示張樹明座駕的告票,警方憑車牌號碼查出張樹明報住地址。

10月15日,探員張子文按上級指示,到黃大仙杏林街香港佛教醫院職員宿舍,拘捕在香港佛教醫院任職醫生的張樹明。

張樹明在警誡下說「我有畀錢佢!」,聲稱陳麗萍收錢後自願與他性交。

張樹明說熱愛攝影,經常在網上招募模特兒,陳麗萍在網上回應他的招聘廣告,主動建議往酒店拍攝,他只知道陳麗萍的英文名叫做Candy。

10月5日,拍下陳麗萍性感睡衣照,僅以手遮掩乳頭及下體的裸照。
陳麗萍穿睡衣與他一同洗澡,之後同睡一牀,他曾要求性交但遭拒絕。

10月13日因為下雨,兩人改在酒店拍照,陳麗萍穿內衣與他一起洗澡。
他建議付一千元性交,陳麗萍同意,共浴時撫摸他的陽具及接吻,其後為他口交及手淫。

張樹明聲稱離開時鐘酒店後,與陳麗萍吃過早餐後接載她回家。

探員在張樹明家中搜出一個電腦外置硬盤,內有大量模特兒照片,找到陳麗萍的便服、泳裝、內衣照。

探員到時鐘酒店調查,張樹明在酒店登記時,自稱陳先生。
酒店職員說記得張樹明退房時稱,打爛了牀頭玻璃要賠錢。

時鐘酒店10月13日早上閉路電視錄影,陳麗萍坐在一旁等候張樹明退房,與張樹明一同離開酒店,兩人都神態自若。

藍田商場停車場閉路電視,拍到兩人下車拖手離開畫面。

10月17日,重案組女警陳彩鳳接手調查,陳麗萍十分留心閱讀供詞,用紙筆記下重點,表現積極,與一般強姦案受害人不同。

陳麗萍表示:「份口供寫到好似我色誘個男人咁。」
提出修改,要求返家仔細考慮。

陳麗萍要求冼煜恒與郭偉強會面,冼煜恒驚覺陳麗萍與郭偉強是情侶關係。

陳麗萍表示,若警方知她同時有兩個男友,會認為她「唔清白」。

陳麗萍說喝下張樹明給她的紙包飲品,但沒告訴警方,覺得供詞對自己不利,產生銷案念頭。

郭偉強看過陳麗萍的口供,得知她在被姦後與張樹明拖手往食早餐,斥責她愚蠢,建議如承受不了壓力便銷案。

郭偉強覺得陳麗萍無即時找他幫忙,覺得她跟冼煜恒才是一對,沒參與決定。

10月18日,陳麗萍致電要求銷案。
陳彩鳳聯絡陳麗萍到警署詳談,陳麗萍跟前一日判若兩人,情緒甚為低落,不願回答提問。
反覆追問下,透露與男友冼煜恒都承受很大壓力,因此失眠,坦言男友家人「有名望有聲譽」,擔心日後上庭面對傳媒,對男友家人造成影響。

陳麗萍否認受到張樹明威嚇慫恿才銷案,問及為何事發當晚有機會逃跑又不走,事後她與張樹明拖手去吃早餐。
陳麗萍均表示:「我唔知點解呀,今次係第二次幫人做攝影模特兒,就發生咁嘅事,對我嚟講係嚴重傷害心靈嘅深刻教訓,我唔再諗住件事,我唔會追究,唔會出庭作證,唔會再答警方問題。」

陳麗萍情緒不穩,陳彩鳳向上級匯報,表示可安排陳麗萍見社工,或轉介到性侵犯案受害人機構「風雨蘭」,陳麗萍拒絕。
陳彩鳳叮囑陪陳麗萍到來的男友冼煜恒:「佢情緒不穩,你睇實啲佢。」

冼煜恒一直陪着陳麗萍,帶她逛街散心,數日後發現陳麗萍跟郭偉強有短訊聯絡,呆呆望着郭偉強送她的禮物。

冼煜恒忍不住對她說:「你諗住點吖?係咪諗住揀郭偉強唔揀我吖?咁你去佢度啦!」,陳麗萍點頭。

冼煜恒致電郭偉強,說「怕睇佢唔住」,要求接走陳麗萍,郭偉強認為冼煜恒「想踢個波畀我」。

10月21日晚上,郭偉強接走陳麗萍,陳麗萍情緒低落不發一言,郭偉強不斷安慰。
陳麗萍說:「我依家落街見到男人都驚,好後悔細個貪玩、簡單單嘅生活最開心,對唔住你、對唔住冼煜恒,對唔住屋企人。」
郭偉強擔憂陳麗萍做傻事,徹夜未眠。

郭偉強的姊姊及母親均在家中,兩人不知道陳麗萍在單位過夜。

10月22日早上,郭偉強見陳麗萍聚精會神讀佛經,以為她平靜下來,姊姊及母親均在家中,放心上班。

陳麗萍在男友上班後,墮樓身亡,警方相信她從郭家客廳攀窗墮樓,她身上除銀包外,還懷有強姦案報案紙。

2013年3月18日,死因庭開庭研訊死因。
死因研訊主任指出,曾向移民海外的張樹明發傳票,他拒絕出庭,法庭無權強制他作供,張樹明登記的手機號碼已停用。

陳麗萍姊姊陳麗娜出庭作供時表示,對陳麗萍被強姦一事全不知情。

2011年10月10日,陳麗萍打電話給陳麗娜閒話家常,當時並無異樣。
10月22日,警方通知陳麗娜說陳麗萍墮樓身亡,陳麗娜趕至現場,始知該處是郭偉強寓所,她不認識郭偉強,從他口中首次得知陳麗萍被張樹明強姦。

陳麗萍墮樓身亡後,冼煜恒多番推搪,不願現身。
最終向她提及「Candy好唔開心,因為警察話證據唔夠,可能會倒返轉告佢,我睇唔住佢,要郭偉強接佢走。」

張樹明的版本與陳麗萍截然不同,陳麗娜想藉今次聆訊質問張樹明,奈何他已移民外地,拒絕回港作證,深感無奈。

死因裁判官黃偉權對此表示無能為力,因無司法管轄權傳召外地居民來港作證。

案件主管馮培基及馬志聰督察的供辭指出,陳麗萍提出銷案,警方無停止調查。
案中關鍵是陳麗萍是否自願與張樹明性交,在她死後未能得到證實。

酒店職員當晚沒聽到叫喊聲,閉路電視片段與張樹明證供脗合。
警方手上證據不能支持繼續起訴,惟有建議上級終止調查,否認在陳麗萍過身前,曾對她說過證據不足或要反控告她等說話。

警務處代表強調,警方調查案件時沒有向陳麗萍威逼或施壓,希望陪審團考慮,陳麗萍是否受感情困擾而自殺。

3月19日,重案組女警陳彩鳳出庭作供。
陳麗萍墮樓去世後,案件欠缺重要證人,綜合環境證據等不足以提出起訴,將涉案的張樹明無條件釋放。
2012年1月,張樹明移民離開香港。

3月20日,冼煜恒作供時說,陳麗萍銷案後鬱鬱寡歡,有自殺傾向,說警員曾對她說:「好似成個過程你哋傾唔掂數咁!」
陳麗萍擔心會反被起訴,冼煜恒估計說:「可能個女警用不友善態度對佢,眼神又歧視,當咗佢做援交,令佢感到壓力。」
陳麗萍曾說過:「啲警察幾個人圍住佢,『兇』佢。」
警方懷疑她口供的可信性。

死因庭陪審團一致裁定陳麗萍死於自殺,無任何建議。

陳麗萍母親聞判後在庭外痛哭,慨歎對女兒死前的事「咩都唔知」,若早知她當私影模特兒,一定會阻止。
不滿警方停止調查強姦案,指責警方若盡力調查,「就會扣留呢個人,點會放佢走?」

陳麗娜在庭外指責陳麗萍男友冼煜恒,指他與陳麗萍同居時答應好好照顧她,「強姦」事件後只討論證據是否充足,之後將她推予另一男友郭偉強,在陳麗萍跳樓當天更拒絕露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