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我唔想連累其他人

李滔1946年出生,祖籍上海,身形健碩,熱愛健身運動。
在商科學校任管理層,妻子黃南茜,較他大一歲。

1998年入住筲箕灣明華大廈L座四樓,一個面積約二百平方呎單位。
兩人育有一名女兒,婚後移居新西蘭,黃南茜經過到新西蘭探望女兒,認為新西蘭寧靜生活,適合頤養天年。

李滔退休後曾當司機、看更。
2009年中風,行動不便,黃南茜悉心照顧丈夫,街坊稱為模範夫妻。

2010年7月初,黃南茜到新西蘭探女兒及外孫,女兒極力邀請兩老到新西蘭,一家團聚安享晚年。

黃南茜回港後,力勸丈夫移民,李滔不想離開生活多年的香港,到羊隻數量比人還多的新西蘭。
(1982年,人口320萬,人均有羊22頭。2020年,人口510萬,羊隻減至2620萬頭,仍是人口五倍。)

兩夫婦因移民問題,經常發生爭吵,李滔開始恐懼,妻子若丟低他獨自移民,他的生活失去妻子照顧,可能受到影響。

2010年7月21日凌晨五時許,李滔以一支健身棒襲擊在牀上熟睡的妻子。
黃南茜被扑中後負傷逃出走廊一,李滔追至走廊,狂扑黃南茜頭部,黃南茜腦漿迸裂,昏迷倒地。

李滔見鑄成大錯,棄下染血健身棒,返回屋內反鎖大門,取出鋸齒生果刀,割向右手脈門,再朝胸肺插兩刀,重傷倒地。

李滔鄰居姓區青年踏出寓所門外,準備協助任清潔工的母親工作,見黃南茜倒卧近欄河邊走廊地上,奄奄一息,報警求助:「我見佢成身血,問發生乜事,但佢無晒反應。」
救護員將黃南茜送院搶救。

警員在走廊撿獲一支兩呎多長,染血的健身彈簧棒、一隻鞋,地上遺下大灘血跡。

走廊有一條血路及血鞋印,由肇事走廊進入對開一個單位,單位亮着燈,大門反鎖。
警員拍門無人回應,挨近氣窗探看,見屋內血跡斑斑,李滔倒臥廚房對開,大批持盾牌警員在場戒備。

消防到場破門入屋,李滔處於半昏迷,自言自語,送院搶救,夫妻因傷勢嚴重不治。

初步驗屍發現,黃南茜後腦血肉模糊,有一個兩吋闊血窿。
李滔右手傷口深至見骨割斷大動脈,左胸有兩個血洞。

警方封鎖現場徹查,有街坊說事發前曾聽到嘈吵聲,單位傳出凌亂腳步聲及拍門聲。

政府化驗師到場檢走染血健身棒,一把生果刀、多袋證物,到醫院取走兩名死者血衣化驗。
案件列謀殺及自殺案,東區警區重案組跟進。

明愛向晴軒督導主任郭志英表示,老人家對生活數十年的地方感情深厚:「臨老要移民,的確係好艱難決定。」
夫妻若各持己見,作為一家之主的男性,對事關重大問題「無得say」,自尊心受挫易做出過激行為。

李滔夫婦倫常命案發生後兩個月,沙田銀禧花園又發生夫殺妻自殺倫常悲劇。

案中兩名死者是溫志明(60歲),溫志明妻子謝×桃(56歲),兩人同住樂景街銀禧花園第五座十五樓,育有一名兒子。

謝×桃原任職秘書,早前證實患上末期癌症,接受化療後身體日漸虛弱。

溫志明提早退休,照顧患病妻子起居生活,擔心妻子病況,鬱鬱不歡。

2010年9月21日下午二時許,溫志明致電在外工作的兒子(24歲),向兒子道別,聲稱會跳樓自殺,兒子報警求助。

警員到銀禧花園五座十五樓查看,單位重門深鎖,拍門無回應,消防員未發現有人危坐窗邊簷篷。

消防員破門入屋,發現謝×桃昏迷牀上,頸有明顯瘀傷,身旁炭爐有燒過炭塊,救護人員將她送院,經搶救後不治。
醫生發現她頸部有瘀傷,懷疑案件另有別情,通知警方跟進。

警員以手機聯絡溫志明,電話無人接聽。
警員四處蒐證時,發現溫志明倒在大廈三樓平台天井,救護員到場證實他已死亡,案件交沙田警區重案組跟進。

探員在單位內找到遺言,不排除溫志明不忍妻子受病魔折磨,在家中與妻子一同燒炭尋死。
中午時醒來發現兩人均無恙,先將妻子扼頸至斷氣,其後攀窗跳下斃命,警方與消防接報遲來一步。

探員在單位取走數袋證物,一張高圓櫈返署調查,案件暫列兇殺和自殺案處理。

生命熱線服務運作經理吳志崑指出,獨力難支,照顧病者需要其他人支持,除家人朋友外,可以找社福機構協助,例如病人互助組織。

精神科醫生丁錫全表示,親人患癌症,家庭成員會因過度憂心患上抑鬱症,思想變得負面,若有自殺念頭,可能會出現兩種情況,一是自殺,另一是與被照顧者一同尋死。

抑鬱症患者中,約有15%有自殺風險,社會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小心處理:「好大部份有自殺風險的抑鬱症患者,需要靠藥物治療。」

銀禧花園悲劇發生後一星期,將軍澳又發生同類悲劇。

案發現場在將軍澳翠林邨欣林樓十一樓,男戶主江啟光(76歲),妻子李翠卿(66歲),兩夫婦三名女兒均已成人,長女已婚遷出外。

2005年,房委會推出租者置其屋計劃,翠林邨為發售屋邨之一。
江啟光有心購入單位,發現屋內「甩甩漏漏」向房署反映,要求進行售前維修。

房署拒絕後向西貢區議員譚領律求助,經議員協調,房署同意維修。

2006年,江家以李翠卿為戶主,用二十一萬八千多元,買入該個約四百呎單位,間了三間房。

2007年,江啟光在港鐵站中風暈倒,送院救治後從此行動不良。
住院一年多後在家中需要長期卧床,外出要由家人推輪椅代步,須長期使用尿袋。

李翠卿負責照顧江啟光日常生活,經常帶江啟光到附近按摩院,找師傅替丈夫按摩身體,幫他舒展筋骨,希望他早日復原。

兩名女兒為免母親操勞過度,聘請一名印尼女傭協助,減輕母親負擔。

2010年9月27日下午四時許,江啟光兩名女兒上班不在家,李翠卿吩咐傭人外出買餸,家中只留下她和丈夫兩人。

傭人買餸回家,李翠卿向她說了一句:「我唔想連累其他人。」
隨即走近窗口跨出窗外一躍而下,直墮地面,當場慘死。
傭人大驚,入房向江啟光求助,發現他昏迷牀上,報警並致電通知江啟光兩名女兒。

警方及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李翠卿經已不治,毋須送院,警員用帳篷蓋住屍體。
登門調查,發覺江啟光不省人事,救護員替他急救及送院,下午五時十九分,抵達醫院時證實死亡。

觀塘警區重案組第三隊接手調查,探員在現場未發現遺書,與江啟光兩名女兒及傭人錄取初步口供後,將案列作謀殺及自殺案處理。
江啟光真正死因,有待法醫剖屍確定。

香港心理衞生會執行委員黎守信醫生表示,照顧長期病患者如中風人士,壓力極大,建議照顧者在心理上作出調適,多與其他人溝通學習如何處理問題。

長者安居服務協會總幹事馬錦華稱,照顧長期病患者的家庭成員,發現病患情況毫無改善,會懷疑自己能力不足,產生壓力,家人必須互相配合分擔責任。

2012年5月,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聯同醫管局進行的「香港精神健康調查2010至2013」中期報告,15%香港人有明顯情緒問題,包括焦慮和抑鬱。

2013年1月,香港心理衛生會,香港人精神健康調查結果顯示,11%受訪者有中度至嚴重抑鬱徵狀,8.2%在過去兩周曾經想過自殺。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系主任林一星相信,雙老互相照顧情況只會愈來愈普遍,促請政府以個案經理介入,尤其跟進體弱長者的長期護理需要,政府官員應親身落區了解,否則無論增撥多少資源,亦不能對症下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