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行為冷血不能容忍

手段冷血兇殘的扑頭劫案源於廣州,1997年香港回歸後,偷渡客或持雙程證內地人,將扑頭劫案模式帶來香港,被稱扑頭黨,扑頭黨來港後潛伏地盤做黑工伺機犯案。

1999年,香港全年發生154宗扑頭劫案,導致三人死亡,十七人被捕,當中十四人被定罪,分別判監半年至六年,三宗死亡個案無人被捕,成為懸案。

腦科醫生指出,頭部受到重擊,嚴重可引致腦出血,甚至死亡,也可能有長期後遺症,例如頭暈、頭痛,記憶力退化、喪失活動能力等等。

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提出,檢控部門處理扑頭劫案時,向法官要求加重刑罰。

2000年5月,上訴庭發出判刑指引,為保障公眾,扑頭劫案應轉解到高等法院審理,一經定罪,量刑起點為判監八年。

2000年,扑頭劫案有115宗。
2001年,扑頭劫案有85宗。
2002年,扑頭劫案有140宗。

警方及律政司,擬以「意圖謀殺罪」檢控「扑頭黨」,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

扑頭劫案之後減少,2008年有34宗,2009年有28宗。

李文輝1981年在內地台山江門出生,中三程度,在廚房工作,月入二千八百元。
李文輝父親右側股骨頭壞死行動不便,母親有高血壓及糖尿病。

李文輝婚後誕有一名女兒,為追求男丁,違反「一孩政策」,2009年,誕下第二名女兒,因超生被罰款。
幼女十個月大時,手背生有血管瘤及患有疝氣,李文輝為籌措醫藥費,欠下逾十萬元債務。

2010年7月28日,李文輝由內地到偷渡香港,打算問親友借錢未能成功。

7月29日凌晨十二時,女侍應袁×芬(43歲),途經深水埗大南街234號恒昌樓門外,李文輝抓住袁女頸部,袁女掙脫掉頭逃走。
李文輝追至捉住袁女,拖入附近後巷,用一塊磚頭打她的後腦,直至她倒在地上,之後繼續用磚頭打袁女兩次。

袁女哀求道:「你要錢我畀你,你唔好打死我。」
拱手交出一千六百元現金及手機,李文輝得手後偷渡回內地。

袁女負傷走到南昌街交界,遇上巡警報案求援,警員召救護車將她送院,在附近兜截疑人,在案發橫巷檢獲半塊磚頭,檢走作證物。

醫生檢查發現,袁女右枕骨擦傷,有一片五厘米乘五厘米血腫,腦部沒有受損,住院三天接受治療,案件由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追查。

同日,7月8日在曉光街近曉麗苑梯級,被扑頭劫殺的女校長徐滿芬(44歲),在紅磡世界殯儀館出殯。
(涉案男子翌年在高院承認搶劫和誤殺罪判入獄十年)

2010年9月13日,李文輝持雙程證由內地來港,租住深水埗汝州街299號一間板間房。

9月15日晚上約十一時半,李文輝在距住所六分鐘步程大南街207號,上次犯案地點恒昌樓對面,埋伏在路邊兩部汽車車罅。

在老人院工作的姓梁(42歲)女子經過,李文輝捉住梁女的頭猛撼停在路邊的汽車,企圖搶梁女的手袋。
梁女高聲呼救,李文輝取出摺刀向梁女左腹部狂捅一刀,當場肚破腸流,重傷倒地。
李文輝威脅若再呼救便殺死她,掠去手機、八達通卡、現金約一百元、錢包、數張銀行提款卡等。

梁女由途人發現報警送院治療,左腹肚臍旁有五厘米刺傷,腸臟網膜從傷口凸出,有一節空腸被刺穿,剖腹接受小腸切除及吻合手術。
留醫深切治療部,七天後出院,約兩個月後才逐漸康復。

大南街兩個相近地點,個半月發生兩宗手法類似傷人劫案,深水埗警區重案組第一隊接手調查。

李文輝多次用梁女的手機致電內地家中,探員「勾線」(監聽電話)追蹤手機位置。

9月18日下午二時,手機訊號停留在旺角砵蘭街340號,鴻業大樓11樓,該層樓有三間鳳樓,探員同一時間進入三間鳳樓搜查,在11樓C座一間鳳樓內拘捕李文輝。

探員押李文輝回汝州街板間房調查,起出一把染有乾涸血漬的約八吋長摺刀,在一件T裇發現血漬。(化驗後證實血漬都有梁女基因)。
起回兩部手機、一個打火機、少量人民幣、梁女的銀包、八達通卡。

李文輝在警誡下,承認犯案時向梁女腹部捅一刀,探員蒐證後,帶李文輝返警署,通宵扣查。

深水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劉達強表示,案情嚴重,警方極為重視,今次破案有賴熱心巿民提供疑犯逃走方向,疑犯使用女事主失竊手機洩露行蹤。

探員清點證物時,發現兩部手機,一部屬梁女所有,另一部尚未查明。
探員其後查明,該部手機與7月大南街劫案有關。
李文輝否認犯案,說當時身在內地,說從來沒擁有過該部手機。

探員調查出入境記錄,發現李文輝7月沒有入境香港記錄。

探員邀請7月遇劫受傷的袁女認人,認出李文輝是當日打劫她的人。

8月16日,李文輝於庭上承認兩項搶劫罪,一項有意圖而傷人罪。

代表李文輝的律師求情時稱,李文輝因欠債,來港借錢未能成功,不得已下犯案,並無預謀。

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李瀚良認為,李文輝帶刀來港是有計劃跨境犯案:「佢帶把刀來香港喎!切生果呀?」

法官說,看過李文輝家人呈上的求情信,雖然一家生活艱苦,但必須強調,經濟問題不是減刑的理由,李文輝犯案時以磚及刀傷兩名女子,行為冷血不能容忍,兩人無重傷只是幸運。

第一項搶劫罪,搶劫時用磚頭襲擊頭部是非常危險行為,容易引致腦部受傷,量刑起點不少於八年。
李文輝專程來港犯案,是加刑因素,第一事主受傷不重,很快康復,實是萬幸。
現以八年為量刑起點,認罪減刑兩年零八個月,判入獄五年零四個月。

第二項搶劫罪,一般持械行劫,量刑起點為五年。
李文輝專程從內地來港,而且帶備摺刀,明顯是有計劃在香港犯案,李文輝用刀刺傷第二名女事主,應再提高刑罰。
現以八年為量刑起點,認罪減刑兩年零八個月,判入獄五年零四個月。

第三項有意圖而傷人罪,以四年為量刑起點,認罪減刑一年零四個月,判入獄兩年零八個月。

基於整體刑罰原則,部份刑期同期執行,判李文輝獄七年四個月,李文輝在港服刑完畢後遣回內地。

附錄 一孩政策

1980年9月25日,中共發布《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簡稱一孩政策。

1982年,計劃生育政策正式寫入憲法,中國全國實施一孩政策。
部分農村人口、少數民族及試點特區除外,改變傳统家庭模式,扭轉中國人崇尚多子多孫文化觀念,大家族逐漸演變為核心家庭。
一孩政策帶來獨生子女教養及成長問題,出現80後效應,成為難以處的社會問題。

中國人傳統有男丁才可繼後香燈,有家庭因為測知胎兒為女性而墮胎,放棄養育剛出生的女嬰,甚至殺嬰。
較普遍是誕下女兒後,違反「一孩政策」,私自誕下第二胎。

他們不但會被罰款,第二胎還會成為「黑人黑戶」,不能享用社會福利,增加家庭負擔,醫療及學業支出尤為沉重。

2016年1月1日,新修訂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廣東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施行,「全面兩孩」政策正式啟動。

「全面兩孩」政策推出後,全國出生人口不升反降。
2015年:1655萬
2016年:1786萬
2017年:1723萬
2018年:1523萬
2019年:1465萬
2020年:1200萬
2021年:1062萬

國家統計局預計,2022年死亡人數超過出生人數。

從以上數字來看,限制生育與鼓勵生育,結果都是適得其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