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你實在無可救藥(中)

5月15日早上,石子健到藍田一所中學會考,碰到陳榮錦(阿九),向他說:「阿雞畀人打死咗。」
將事件詳情告訴陳榮錦,陳榮錦將陸志偉的死訊告知劉志文。

陳榮錦與劉志文,到位於翠屏邨的小童群益會,告訴觀塘外展社工隊社工劉宜發,劉宜發不信他們的說話,還叫他們不要到處亂說。

下午三時,傅顯進與同黨齊集陳木清住所,商量處理屍體,選出四個人負責燒屍。

許智偉吩咐其他人買火水和鏹水,以便燒屍和毀去陸志偉容貌:「唔好畀人睇見(佢)上頭(頭顱)同下頭(下體)。」

麥家豪提議在藍田燒屍:「嗰度有啲野狗,燒剩嘅嘢狗會食晒!」

晚上七時許,傅顯進到石子健家中,對他說:「今晚做嘢……我揾咗四個人去三十二座燒阿雞條屍,其中一個係你。」

石子健到達陳木清住所,麥家豪搬一個廿九吋電視機紙箱入屋。

為免被人發現,議定用麥家豪的手機,與各人的傳呼機聯絡,傅顯進指示各人以「蛋糕」暗喻屍體,「阿財」代表警察。

吳明俊、陳德明合力將屍體從廁所抬出,抬入紙箱内,蓋上膠袋及毛氈。

麥家豪負責封箱,用牛皮膠紙仔細把所有縫隙都封好,陳德明推木頭車到來。

傅顯進分配工作,部份人負責把風,另一些假裝搬屋,把藏屍紙盒,裝滿小型電器紙箱,運往秀茂坪邨三十二座。
傅顯進認爲,三十二座正在清拆,不易被人發覺,麥家豪、劉佩儀在場把風。

石子健害怕,堅拒進入燒屍地點,傅顯進另外找人代替。

吳明俊拿電筒照明,黃金寶在屍體上淋鏹水,許智偉在屍體上倒火水,用報紙點火燃燒。
不久,三十二座樓梯位冒出火光。

火光熄滅後,吳明俊與陳德明回去觀看,回來時向傅顯進報告:「天花板黑晒,個箱都無咗,膝頭以下唔見晒,上半身未燒晒,阿雞個頭好似Jordon(米高佐敦)咁……姿勢無變到,隻眼無咗,塊面認唔到。」

傅顯進決定多燒一次,這時差不多天亮,為免被地盤工人開工發現,決定將燒剩屍首,抛棄到三十七座對開垃圾站,屍體其後與垃圾一同運到堆填區。

5月16日中午十二時,陳木清覺得必須報警,家中無電話,陳木清跑到街上致電大嫂,說自己被人虐打,對方不相信。

陳木清打九九九報案,救護車隨即送他到聯合醫院。

醫生發現陳木清遍體鱗傷,肋骨折裂,通知駐院警員,揭發這宗虐打致死,燒屍滅跡案。

案件交由秀茂坪重案組第二隊調查,偵緝督察陳思祺(無味神探),相信屍體已運至打鼓嶺堆填區,派人搜索屍體,但並無發現,陸智偉從此人間蒸發。

陳木清智力遲鈍,無法清楚交代案發經過,探員到案發單位,檢走兩塊牀板及一張牀褥化驗。

5月17日淩晨十二時,石子健在家中被探員帶走。

早上六時,秀茂坪重案組探員到秀安樓,拘捕許智偉、許智勇、麥家豪。
警方在一天內拘捕十一男三女。

5月18日下午,探員押兩人回到案發現場調查,其中一人在探員押解下,到秀圃街一家石油氣公司,用作燒屍的火水在此購入。

稍後,探員到三十七座地下一間五金舖,鐵通及天拿水在這裏購買,之後到秀樂樓對開山邊搜尋殺人兇器。

最後到三十七座地下一間燒臘店,用作運屍的手推車在此借用,兩人之後由探員押返警署。

5月19日早上,石子健、許智偉、許智勇、麥家豪、吳明俊、陳德明、阮潔儀、劉佩儀,在觀塘裁判署提堂,各被控一項謀殺罪名。

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本月26日再訊,等候警方進一步調查及進行認人手續,八名被告不准保釋,還押監房看管。

秀茂坪警區警司戴維斯在庭外表示,相信案件有十九名疑犯,其中八人仍在逃。

中午,探員聯同鑑證科人員一行約十人,帶同四頭警方搜索犬,重返燒屍現場尋找案中證物。

在距燒屍位置約五呎至六呎地上,探員發現八至十塊燒焦碎塊,可能是腳趾骨。
傍晚,探員將碎骨及數袋證物帶返警署,待法醫及鑑證科人員作進一步化驗。

法醫無法從這些碎骨中抽取到基因,無法證實身份及死因。

陳思祺認為傅顯進是案中主腦,由傅顯進母親陪同錄取口供。

傅顯進母親對兒子說:「把一切都告訴他們,很快就會結束。」

黃金寳警誡下對探員說:「我無諗過佢會死,之前三叔畀咁多人打,都唔死。」

十三人涉及三項控罪,包括:
(一)全部被控於1997年5月14日,在九龍秀茂坪三十九座1508室,謀殺陸志偉(16歲)。

(二)除許智偉、陳德明外,全部被控同時同地,意圖使陸志偉身體受嚴重傷害,非法及惡意導致他身體受嚴重傷害。

(三)許智勇、麥家豪、吳明俊、阮潔儀、黃金寶、傅顯進,在香港阻止合法埋葬陸志偉屍體。

警方找不到陸志偉屍體,調查頗為棘手,案件開審時,石子健提出做污點證人,出庭指證眾同黨。

法醫根據石子健提供資料,重塑陸志偉的死亡過程。

「呼吸變得愈來愈困難和不規則」,法醫認為陸志偉腦部受傷。

法醫認為,1997年5月14日晚上十時半前,陸志偉所受傷害不足致命。

十時半後仍在現場的人,包括:許智偉、吳明俊、陳德明、黃金寶、傅顯進、石子健、陳木清。

陳木清經調查後,證實是受害人,石子健是警方污點證人。

1998年6月4日,石子健解到高等法院提堂,被控1997年5月14日,謀殺陸志偉,非法埋葬死者。

石子健否認謀殺及嚴重傷人罪,承認誤殺及非法埋葬罪名,獲控方接納,嚴重傷人罪,記錄在案。
王見秋法官將案押後,等候其餘十三名男女被告審畢始判刑。

案件開審前,許智偉與陳德明承認誤殺,控方不接納。

1999年1月15日,主控官冼佩霞向陪審團結案陳辭指出,殺人過程「邪惡、殘酷得令人震驚」。
十三名被告如裁定串同行事,蓄意毆打死者至重傷或死亡,要為死者遭串同殺害負上責任。

主審法官王見秋,1月26日引導陪審團作出裁決,謀殺是嚴重罪行,陪審團必須小心商議,最好是達成一致裁決,若裁決不能一致,最低限度也要以八比一或七比二裁決。

下午一時,九名陪審員退庭商議裁決。
下午五時,陪審團向法庭表示,未有裁決,要在陪審團休息室留宿,明日繼續商議,法官將案押後至明日繼續等候裁決。

秀茂坪分區重案組外籍警司戴維斯,到高院六樓十號庭旁聽,在庭外有感而發說:「犯事者通常缺乏父母愛護和家庭教育,終日流連在外,胡作妄為,最終變成一群誤入歧途的青少年。」

「為人父母者當初肯放多點時間看顧子女,今日便不用到法庭,為子女會否被定罪坐立不安。」

1月27日,三男六女陪審團作出裁決。
傅顯進:一致裁定謀殺罪名成立,一致裁定阻止屍體合法下葬罪名成立。

麥家豪:以八比一裁定謀殺罪名成立,一致裁定阻止屍體合法下葬罪名成立。

許智偉:一致裁定謀殺罪名成立。
陳德明:以八比一裁定謀殺罪名成立。
吳明俊:以七比二裁定謀殺罪名成立。
黃金寶:以七比二裁定謀殺罪名成立。

1月28日,許智偉代表律師指出,各被告均有相同家庭背景,彼此受朋輩影響。

律師引述一份心理專家報告指出,青少年有暴力行為,很多時是受到漫畫書及電影影響,劇情經常均涉及打架,但很少會有人死亡,青少年看多得,對暴力變得麻木,被告從未想過會殺死人。

青少年極容易受到傳媒影響,眾被告抄襲《古惑仔》漫畫打人招式,導致陸志偉死亡。

陳德明代表律師稱,陳德明並非帶頭毆打陸志偉,見到陸志偉重傷時,曾經試圖替陸志偉進行人工呼吸,試圖找尋無牌醫生醫治陸志偉,希望法官輕判。

代表黃金寶的大律師,將慘劇歸咎黃金寶成長過程與社會因素,黃金寶表示,陸志偉的死是他預料之外,陳木清以往被眾人虐打,都能保命。

代表麥家豪的大律師指出,不明白陪審團何以裁定謀殺罪名成立。
麥家豪一度阻止其他被告毆打陸志偉,角色輕微,希望法官能以嚴重傷人罪判決。

法官王見秋駁斥說,如果是被刀或槍即時殺死,不會死得那麼痛苦。
陸志偉被這班人虐待三個小時才死,他們用不同暴力對待陸志偉,顯示被告是有意圖令陸志偉受到嚴重傷害,繼而死亡。

謀殺罪名依例判處終身監禁,六名謀殺罪名成立被告,犯案時均未滿十八歲,法官有酌情權判刑少於終身監禁,為作出有責任及公平判刑,需要多些時間考慮。

王見秋罕有地沒有要求參閱,被告背景及其他懲教所報告,將案件押後至明日判刑。

1月30日,秀茂坪童黨虐殺燒屍案判刑。
辯方大律師求情時,引述香港大學心理學教授何友暉報告,案中被告受漫畫和電影暴力情節影響,以為案中各種虐打手法不會致命。
強調各被告無意殺人,案發後感到後悔,分別願意承認誤殺、毆打等控罪,惟控方拒絕接受,堅持要控告謀殺。

高院法官王見秋宣讀判詞時,形容這案是一宗慘劇,一個無辜少年喪失生命,其他青少年亦因此長時間失去自由,與家人分離。

漫畫、電影、電視暴力的影響,在今次事件中只是次要,家人疏忽管教,青少年缺少道德教育更顯重要,促請教育與有關機構,正視這個問題。

周俊謀殺罪名以二比七,裁定不成立,嚴重傷人罪名以八比一裁定成立,判監二十一個月。

許智勇謀殺罪名以一比八,裁定不成立,嚴重傷人罪名一致裁定成立,判監二十一個月。
阻止屍體合法下葬以二比七,裁定不成立。

陳肯構謀殺罪名一致裁定不成立,毆打傷人以七比二裁定成立,判監二十一個月。

劉佩儀謀殺罪名一致裁定不成立,毆打傷人一致裁定成立,判監二十一個月。

羅桂芬謀殺罪名一致裁定不成立,毆打傷人以八比一裁定成立,判監二十一個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