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難以置信的隱身案(下)

2010年12月,律師麥克勞德為黃新申請保釋。
難民部以偷渡集團,可能幫助黃新逃跑為由阻止。
加拿大法官最終准黃新以五千加元保釋黃新表示無法籌集到這麼多錢。

2011年1月9日,香港入境處人員,在機場再拘捕四名現職機場地勤人員,包括一名俗稱「Line長」(組長)巴基斯坦裔男子。
過去三天行動共有十一人被捕,當中六人為機場地勤。

香港警方調查後,僅落案控告鄒柏健與陳榮聰。
鄒柏健患有心室中膈缺損,但不需要治療和服食藥物。(「心室中膈缺損」是分隔心臟左、右心室的間隔有缺損)

1月10日,兩人在沙田裁判法院應訊。
鄒柏健被控一項協助、教唆、慫恿或促致他人向入境事務人員作虛假陳述罪。
即於2010年10月29日,在香港協助或促致黃新,接受離境檢查時,向執行職務的入境事務助理員,假稱正離境前往泰國。

陳榮聰被控一項協助、教唆、慫恿或促致他人管有偽造證件罪。
即於2010年10月29日,在香港協助或促致葉閩明及張婷,管有兩本新加坡護照。

控方指案情嚴重涉及非法販運人蛇,反對兩人保釋外出,但無提及兩人在案中角色及是否主腦等,無透露兩人是否曾與黃新直接接觸。

控方申請將案件押後至本月31日再訊,會就控罪是否合適諮詢法律意見,現階段暫不考慮合併兩案處理。

辯方申請保釋時指出,兩名被告均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有穩定職業及與父母同住,兩人事發時均任職航空服務公司。
鄒柏健因本案被停職,現在一間旅行社機票部任職,陳榮聰兼職任救生員,兩人在查問下均否認與案有關。

辯方指出,陳榮聰被捕三十六小時後,獲警方批准保釋,當中無離境限制。
他其後向警方表示,已訂了機票與女友到日本遊玩。
警方於翌日上門拘捕他及解上法庭應訊,令他大惑不解。

控方無證據顯示兩人有潛逃風險,兩人願意在保釋期間交出所有旅遊證件,每天到警署報到。
今天恰巧是陳榮聰二十七歲生日,希望可讓他保釋外出與父母及女友共度。

兩被告透過辯方投訴,調查期間遭警員毆打及威嚇,裁判官將投訴記錄在案,最終拒絕兩人擔保外出。

2011年2月3日,黃新在溫哥華出席移民和難民委員會聆訊。
他說具備高中學歷,蛇頭教他入境時報稱只有小學程度。

黃新說,身在中國的父親,委托加拿大一名同鄉,替他交付五千加元保釋金。

政府代表律師認為,黃新對飛行安全構成威脅,反對讓他保釋,裁判官最終因黃新未付保釋金,拒絕保釋。

2月10日,黃新的同鄉將五千加元保釋金,送到加拿大移民及難民事務部,獲准保釋,每周必須向加拿大邊境服務署報到。

2月21日,鄒柏健與陳榮聰在沙田法院提訊,改控串謀以欺騙手段取得服務罪,兩人否認控罪。

控罪指於2010年3月1日至12月16日期間,兩人串謀讓持有他人中國護照人士,以該護照名字的登機證,登上加拿大航空的飛機,從而騙取加航服務。

鄒柏健被指2010年3月1日至12月16日間,與「阿代」及「Ryan」等人串謀犯案。

陳榮聰於3月1日至11月16日期間,串謀身份不詳者犯案。

控方透露,有證人目睹陳榮聰,檢查兩名人士登機證時相當可疑,包括過程特別快,無依常規在證件寫上「PT」字樣,就讓他們過關,後來證實證件不屬他們。

裁判官馬漢璋表示,是否將兩案合併,應留待轉交區域法院再作申請,將案押後至3月7日,等控方提出轉介區域法院申請。

陳榮聰准以五萬元現金保釋,鄒柏健繼續還柙。

區域法院其後下令將兩人的案件合併審理,外籍主控官葉祖耀在開審前幾日接手案件。

6月14日,案件原定在區域法院開審。
葉祖耀在庭上透露,案發期間被揭發用假身份登機,偷渡到加拿大的案件共有四宗,最少涉及六名偷渡客。
他在數日前才接手案件,需要進一步取證,要求押後開審。

法官指出,法庭不會責怪葉祖耀準備不足,葉祖耀接手前,有兩名大律師接辦此案,控方如此準備不足很罕見,希望律政司能檢討,防止事件重演,案件定於6月17日再排期。

9月7日,案件在區域法院開審。
鄒柏健(26歲)與陳榮聰(27歲),否認串謀以欺騙手段取得服務罪。

9月8日,控方開案陳辭指出,鄒柏健與陳榮聰,在地勤代理商「港星服務」(簡稱SATS),任地勤代理,上司是「阿代」。

鄒柏健表示根據上司「阿代」指示行事,「阿代」要求鄒柏健讓偷渡客登機,按每名偷渡客獲得兩萬元,鄒柏健最終未有獲取任何報酬。

「港星服務」在香港機場,提供往加拿大航班地勤服務,在香港機場離境大堂,兩名地勤負責在登機閘口檢查乘客證件,用特定顏色筆在乘客登機證畫上記號。

2010年5月16日,四名內地人持香港護照欲經香港往加拿大,遭入境處人員截獲,揭發他們持有假護照。
四名人蛇所持登記證,真正持有人案發時均不在香港,登記證上的顏色記號,分別由鄒柏健與陳榮聰畫上。

2010年10月14日下午十二時十八分,兩名內地偷渡客,以羅一華與韋梓耀登機證辦理登機手續,鄒柏健在登機證畫上紫色記號。
羅一華與韋梓耀乘AC18航班在溫哥華着陸,對海關聲稱沒任何身份證明文件,入境記錄顯示兩名同名人士仍留在香港。

2010年10月29日,黃新用假身份登機,所持美籍人士史葛登機證畫上啡色記號,保安號碼由「阿代」發出。

黃新持經濟客位機票,最終卻由商務客位通道登機,鄒柏健當時負責檢查商務客位旅客。

另外三批偷渡客,有兩批因持有的護照質素差劣,在香港機場被入境處職員偵破。

其中一對年輕男女葉閩明及張婷,登機前在老人和坐輪椅人士優先隊伍排隊,引起入境處職員懷疑。
他們持有新加坡護照,卻未能回答英文查問,被揭發企圖偷渡。

入境處質疑陳榮聰,為何讓年輕男女排在優先隊伍,陳榮聰解釋男子聲稱手部受傷。

警方其後拘捕鄒柏健與陳榮聰,陳榮聰在警誡下承認事發時當值,2010年10月29日被解雇,鄒柏健說從新聞報導才得知黃新偷渡一事。

周向平專程由外地來港作供,控方播放一段二十分鐘閉路電視片段,內容是案發日下午五時許,旅客由登機橋登上商務客位機艙。

片段所見,一名老人戴帽、外披黑色外套,身穿淺色恤衫和啡色西褲,周向平認出那名老人是黃新喬裝。

女地勤譚靜雯作供時稱,鄒柏健與陳榮聰案發日負責商務客位入口。

9月12日,一名入境處女職員作供時,遭辯方質疑她拘捕陳榮聰時,未依照有關程序,例如事前無知會上級,女職員強調有跟隨指引,案件明日續審,鄒柏健與陳榮聰續准保釋。

10月17日,裁判官黃崇厚作出裁決時表示,鄒柏健承認根據上司「阿代」指示,對懷疑「人蛇」採取「隻眼開隻眼閉」,顯示鄒柏健早已與「阿代」達成協議,裁定串謀以欺騙手段取得服務罪罪名成立。

陳榮聰在入境處職員盤問時態度迴避,控方指憑肉眼雖可看出護照真假,法官相信陳榮聰未必一眼即可辨識真假,加上需在短時間檢驗大量旅客證件,即便旅客登機證及護照姓名不符,陳榮聰亦可能察覺不到。

法官認為無供詞證明陳榮聰有罪責,如接受控方不利推論,會連累無辜的人,裁定陳榮聰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代表鄒柏健的律師求情時指出,鄒柏健受他人指使,才會串謀協助旅客偷渡,在案中並非擔當主要角色,即使鄒柏健無協助,也會發生今次偷渡案。
為免再犯案,鄒柏健主動辭職,無證據顯示,鄒柏健從中收取利益。

鄒柏健母親與兄弟寫信給法庭,都說鄒柏健是一個性格好,態度積極的人,兩人都要求從輕處罰。

鄒柏健在求情信中表示,案發後已辭去地勤職務,感到歉意,希望法官可輕判,法官將案件押後至下午宣判。

裁判官黃崇厚判刑時指出,航空公司一直努力防止偷渡事件發生,聘請工作人員防止偷渡活動,不僅是為了保護商業利益和航空公司名聲,偷渡活動也會危及航運安全。

鄒柏健的崗位是機場保安最後防線,現時各地機場重視防範恐怖活動,鄒柏健行為危及乘客,打擊香港出入境管制,損害香港國際聲譽,令外國出入境機關,特別留心由香港出發的旅客,對他們造成不便。

案中四次未獲授權下使用他人身份登機,其中兩次是鄒柏健當值,雖無證據顯示鄒柏健主動協助偷渡客登機,鄒柏健「隻眼開隻眼閉」態度,法官相信他是串謀。

鄒柏健雖然無案底,半年來持續犯罪,清楚事件是不合法及有嚴重後果,初犯不是減刑理因,判刑要有阻嚇性。

鄒柏健嚴重違反誠信,故意不執行應盡職務,打擊香港出入境管制措施成效,判入獄三年。

鄒柏健不服判刑,提出上訴申請,2012年9月11日,上訴庭聆訊及頒布判辭,駁回上訴申請。

2021年4月28日,立法會以三十九票贊成、兩票反對,通過《入境條例》修訂草案,容許保安局局長賦權入境處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可或不可運載某乘客」。

香港大律師公會發表聲明,質疑修例賦予入境處處長不受約束權力,或限制港人及其他人離開香港。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重申,修訂是為執行特區《國際民用航空公約》,對港人出入境自由沒有任何影響。

是次修訂是針對難民(酷刑聲請),希望從源頭減少非法入境者,立法目的是推行「預報乘客資料系統」,「要求來港而非離港航機提供乘客資料」,強調香港居民出入境自由受法例保障。

入境處資料顯示,由外國乘搭航班到香港的「難民」很少,他們到達香港國際機場,向香港入境處「自首」,聲稱是「難民」,申請酷刑聲請。

2014年3月3日,入境處採統一審核機制,酷刑聲請出現高峰期,達8851宗,巴基斯坦佔30%,印度佔20%,印尼14%,孟加拉11%,非法入境者約佔四成。

最近三年,2019年酷刑聲請有1213宗,2020年1223宗,修例後的2021年,倍增2528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