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探案實錄 難以置信的隱身案(上)

內地人受到出入境限制,不符合資格的人,難以申請簽證到其他國家,經香港偷渡到其他國家時有發生。

他們取得內地發出的雙程證來到香港(或由內地偷渡來香港),以內地證件購買往東南亞國家機票。
取得登機證後,先以自己證件通過海關,進入香港國際機場禁區,偷渡集團透過機場內應(主要是地勤),取得往目的地登機證交予帶家。

帶家與偷渡客在候機室會合,將登機證交予偷渡客,由內應安排登機。

偷渡客視乎需要多少「服務」(如派人由內地一直陪伴到目的地,或只是在機場給予登機證),向偷渡集團支付三十至一百萬元費用。

偷渡集團帶家可獲一至兩萬元,代辦登機證的內應獲三千至五千元。

當局估計,每年有千名內地人,由偷渡集團安排經香港偷渡到外地,按平均每人五十萬元計算,金額高達五億元。

2009年8月13日,廉署公署偵破一個跨國偷渡集團,拘捕五人,包括:
吳家華(30歲,國泰航空公司地勤)。
譚慧敏(46歲,國泰航空公司地勤)。
張振華(46歲,無業)。
陳建雄(62歲,旅行社助理)。

四人被控五項代理人串謀收賄罪,串謀國泰地勤徐英傑及其他身份不詳人士,2008年9月至2009年8月期間,收受利益,協助內地偷渡客登機。

吳家華、譚慧敏預先查核國泰電腦系統,加快登記手續,避開安全檢查,發登機證給偷渡客,收受每張五百元或六百元港幣賄款,一年獲得不法收入超過三萬元。

張振華、陳建雄,陪同偷渡客辦理登機手續及領取登機證,張振華得款十二萬元,陳建雄得九千元。

蘇瑞弘(45歲,報稱居於廣州,無業),被控四項行賄罪:
2009年4月6日,向多名不知名入境處人員提供利益,作為報答該等人員,即使懷疑由蘇瑞弘或相關人士,安排旅客的旅遊或登機證件有問題,亦不會採取行動。

在某年某月至2009年8月3日,分別行賄國泰航空、大韓航空,美國聯合航空不知名職員,協助由他及相關人士安排的旅客成功登機。

(蘇瑞弘與徐英傑棄保潛逃被廉署通緝,2011年2月23日,吳家華判囚二十個月,譚慧敏判囚十六個月,張振華、陳建雄判囚十四個月)

這宗案件揭發後,入境處人員每日鎖定個別航班,在機場禁區候機範圍,抽查可疑旅客,核對登機證、護照照片、搜查旅客行李,利用隨身裝備辨別護照真偽。

偷渡集團見招拆招,仿效「職業特工隊」,為偷渡客易容。

黃新(Huang Xin)在福建農村出生及成長,高中程度,不懂英語和外語,一心要離開內地,到加拿大投靠親人。
黃新父母抵押房屋借得三十萬元,交給偷渡集團,安排黃新偷渡到加拿大。

2010年10月29日,偷渡集團派出X先生全程協助黃新,由福建持雙程證到達香港,以真正身份及中國護照,持往泰國機票,合法進入香港機場禁區。

X先生安排黃新在候機室洗手間易容,戴上矽膠面具,喬裝美國人史葛(Carey Henry Scott)。
持登機證及出示一張加航飛行里數會員卡,由商務客位通道,登上加拿大航空AC18,飛往溫哥華客機。

周向平是加拿大公民,身形高大魁梧,手臂粗壯,1995年加入加拿大航空做機艙服務員。

10月29日,周向平在香港赤鱲角機場當值,負責AC18航班經濟客位,黃新登機後由機艙服務員帶到座位43B。

周向平以英語向黃新提供服務,黃新沒有開口回應,只做手勢,派送飲品和食物時,黃新只是做手勢示意不要,經常拿着書遮蓋樣貌。

航班起飛約四小時後,黃新從行李架取出一個黑色行李篋,上洗手間脫去面具,回復本來面貌。

黃新更換衣服後,將行李篋放回行李架,打算坐回43B座位。
43C座位女乘客拒絕黃新入座,說座位是一名年老白人乘客,黃新堅持入座,女乘客召喚機艙服務員。

周向平去到,見到黃新站在43C旁邊走廊,周向平用廣東話查問黃新,黃新以普通話回應「我坐五十幾行」。

周向平陪同黃新找座位但找不到,要求黃新出示登機證和護照,黃新極不合作,僅說:「無」和「沒有」。

周向平質問黃新,沒有登機證和護照,航班抵達加拿大機場時,他如何入境,黃新不發一言,事件引起附近乘客不安。

機上職員叫所有乘客返回座位點算人數,嘗試找尋失去蹤影的老人,但一無所獲。
周向平懷疑該名外籍老人由黃新假扮,在43B行李架找到一個黑色行李篋,內有一雙手套、一副高加索老人面具,一頂皮帽、一件冷外衣、一副眼鏡。

43C座位女乘客認出是43B老人的裝朿,周向平向機長報告事件,帶黃新到機尾一個座位看管。

下午五時五十八分,航班抵達溫哥華機場,移民局人員登機拘捕黃新,帶往移民局調查。

在移民局人員要求下,黃新戴上頭套、穿上「易容套裝」,扮演老人動作,維肖維妙。

黃新要求難民保護,送往溫哥華移民拘留中心扣查,直至移民及難民聽證委員會,召開聽證會為止。

黃新對調查人員說他來自福建,X先生在機場候機室,交給他一張登機證,一張加航飛行里數會員卡,一個藏有「易容」物品的黑色行李篋。
帶他到候機室洗手間,叫他頭戴一個矽膠面具扮成年老白人,由商務客位通道登機。

黃新戴上頭套後又熱又焗,感到不舒服,飛行途中到洗手間除下面具,回復本來面貌,豈料被發現。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發出情報警示,題為《難以置信的隱身案》。
11月1日,將情況通知香港入境處,入境處與有組織及三合會調查科聯合偵查。

11月5日,美國新聞網路(CNN),獨家報導《難以置信的隱身案》,世界各地傳媒爭相報導。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主管詹妮弗•布爾克,確認黃新「易容」偷渡案件。

加航發言人說事件仍在調查中,強調航班離開香港國際機場前,會多次檢查乘客身份。

香港入境處發言人回應傳媒查詢時指出,用矽膠面具作為偷渡工具,是香港有史以來的首宗。
事件發生後,當局已加強登機閘口檢查,強調與外國執法機關經常保持緊密連繫,打擊偽造證件和偷運人口活動。

11月6日,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表示,過往喬裝偷渡手法,只在髮型與衣服上作少許偽裝,如穿上與證件相片一樣衣服、梳同一髮型,戴上頭套由年輕人變為老年人,是嶄新偷渡手法。

資深空姐港龍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潘芸妮說,911事件後,乘客登機前必須接受身份核對,地勤人員會檢查乘客護照及登機證,但過程並不嚴謹。

潘芸妮說:「乘客已通過入境處與海關,乘客登機時,飛機即將起飛,登機證無寫年齡,無得核對,地勤只係對一對人名、性別,乘客打扮除非好誇張,否則唔會留意。」

航機起飛後,若發現有乘客化裝易容,空中服務員不會即時干預。
潘芸妮說:「一來我哋無拘捕乘客權力,二來大部份空中服務員都係女性,制服可疑人士有困難,空中服務員會暗中通知機長,由機長知會目的地有關單位。」

11月8日,黃新出席羈留聆訊。
黃新的律師麥克勞德,向加拿大邊境局的仲裁員提出申請,要求禁止媒體出席聆訊旁聽,如果不行的話,建議禁止三家當地中文傳媒採訪,包括:《星島日報》、《明報》、《世界日報》,理由是恐怕黃新的身份被洩露,令他在內地的家人受到逼害。

12月8日,黃新第三次拘留聆訊,他說在福建的父母先付二十萬元人民幣,給蛇頭作為偷渡費,餘下十萬元在黃新安全到達加拿大後支付,偷渡集團X先生與黃新同行,負責全程協助。

移民部律師默里指出,黃新從踏上偷渡之路開始,即對偷渡集團指派的X先生言聽計從,無法讓人相信黃新被釋放後會遵守規定,很難相信他一旦面臨遣返時會如期報到,要求移民及難民局繼續拘留黃新。

主持聆訊的移民及難民局審裁委員麥凱,裁定黃新潛逃風險仍高,拘留在英屬哥倫比亞弗瑞莎地區的監獄。

麥凱提議黃新在安大畧省的友人,能夠至少籌出五千加元保釋金,再來商量保釋安排。

香港警方調查發現,黃新冒認的美國人史葛(55歲),10月28日晚上八時到香港,翌日中午經香港到泰國。

2011年1月8日晚上六時,入境處人員在上環港澳碼頭,拘捕一名由澳門返港的前地勤職員。

香港入境處首席入境事務主任黃然生,在上環港澳碼頭召開記者會,宣布偵破一個以香港為基地的偷渡集團,目前已掌握十多宗同類案件線索,其中至少九宗偷渡客,已透過這個渠道成功偷渡其他國家。

2010年4月,香港入境處,留意一個利用香港機場禁區偷運人蛇集團。

10月,發生中國青年易容偷渡事敗後,入境處與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聯手在機場調查及蒐證兩個月,最後鎖定七個可疑人物。

2011年1月7日,一連兩日採取一項「沙暴行動」,在香港十個地點分頭採取行動,逮捕偷渡集團骨幹成員,包括四男三女香港人,年齡由26至62歲,當中兩名男子是機場前地勤工作人員。

涉案兩名前地勤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核對乘客登機證和護照時,對偷渡客網開一面。
另外三人負責提供假護照,其餘兩人負責發出登機證,當局目前仍在追查集團其餘分子。

2010年3月至12月,偷渡集團先後四次協助七名內地人,以「易容」手法,在赤鱲角機場登上往加拿大航班偷渡,只有一名青年被機組人員揭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