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故事 離卦六二 衛律 漢匈和親避免戰禍

離卦六二:黃離,元吉。

黃:腹大黃疸,引伸黃色、土地、國家。
離:雀鳥被網羅,引伸與同伴分離。

元:人頭,引伸頂端、最先。
吉:以玉祭祀象徵吉祥。

意思是離開國土,最先得到吉祥。

漢武帝時期的衛律,可解爻義。

衛律(-前78年),匈奴人,生於長安,父親出身長水胡(滻水支流)。

長水胡是胡人部族名稱,是歸降漢朝的匈奴部落,為漢朝王室養馬,作為騎兵,駐紮長安郊外,負責防守都城。

後元三年正月甲子(前141年3月9日),漢景帝逝世,太子劉徹即位,是為漢武帝。

漢武帝設立長水校尉統領長水胡,因駐紮在宣曲宮,被稱為長水宣曲胡騎,衛律出身於此部族。

漢武帝派衛青和霍去病數次出兵,攻打伊稚斜單于。
前114年,伊稚斜單于死於任內,兒子烏維單于繼位。

漢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年),漢朝滅閩越、南越後,漢武帝率兵十八萬騎至朔方,向匈奴示威。

漢武帝派郭吉出使匈奴,向烏維單于說:「南越王的頭顱已經懸在於漢北闕下,單于如果與漢朝交戰,天子親自帥兵在邊境等待,如果不能,就要向漢朝稱臣,或者遠走亡匿在幕北寒苦無水草之地。」

烏維單于聽說後大怒,拘留郭吉,謫居北海(今貝加爾湖),這是匈奴第一次扣留漢朝使節。

漢武帝派王烏出使匈奴,烏維單于假稱願意以太子為人質,派到漢朝,以求和親,其後食言。

漢朝在長安為烏維單于專修邸舍,烏維單于派一個貴族出使長安,貴族在長安去世。

漢武帝派路充國佩二千石印綬,將貴族靈柩送回匈奴,烏維單于以為漢朝殺貴族,扣留路充國。

前105年,烏維單于死於任上,弟弟呴(音虛)犁湖單于繼任。

衛律與協律都尉李延年關係友善,由李延年舉薦出使匈奴。

緱(音句)王是昆邪王姐姐的兒子,遭霍去病率軍擊敗後,與昆邪王一起投降漢朝。
漢太初二年(前103年),緱王隨浞野侯趙破奴討伐匈奴,兵敗而降。

前101年,呴犁湖單于死於任上,弟弟且鞮(音低)侯單于繼任。

李延年、李季因行淫亂之事犯「奸」罪,漢武帝下詔誅滅李延年和李季兄弟宗族。

衛律使團由匈奴返回時恰逢李延年被詔誅,害怕受到牽連投降匈奴,得到且鞮侯單于寵信,封為丁靈王,與衛律一起投降的虞常,一直想回歸漢朝。

漢朝不斷討伐匈奴,雙方多次派使者暗察對方情況,匈奴扣留十多批漢朝使者,漢朝也扣留匈奴使者以相抵償。

衛律負責審判意圖在匈奴策劃反叛人等,招降牽涉其中的漢朝使節。

天漢元年(前100年),且鞮侯單于向漢朝示好,全部放還被扣留的漢朝使者。

漢武帝派蘇武以中郎將身份,帶漢朝符節護送被扣留的匈奴使者回國。
使節團包括副中郎將張勝、假吏常惠等(假吏是暫時代理職務的官吏),贈送許多財物給且鞮侯單于,報答他的好意。

緱王與虞常等在匈奴謀反,與跟隨衛律投降的人暗中策劃,劫持且鞮侯單于母親閼(音煙)氏返回漢朝。

虞常在漢朝時與張勝關係一直不錯,暗中拜訪張勝,說:「聽說漢朝皇帝非常怨恨衛律,我能為漢朝暗設弓弩殺死他,我的母親和弟弟在漢朝,希望他們能得到我為漢朝立功的賞賜。」
張勝同意,送財物給虞常。

個多月後,且鞮侯單于出去打獵,只有閼氏及侍從在家。

虞常等七十多人準備下手,其中一人晚上逃走,向且鞮侯單于告密,且鞮侯單于及部下派兵與虞常等展開激戰,緱王等都在戰鬥中被殺,虞常被活捉。

且鞮侯單于任用衛律審理,張勝恐怕與虞常密謀之語被泄露,把情況告訴給蘇武,蘇武說:「事情一定會牽涉到我,受到侮辱後才死,將更加對不起國家。」
蘇武要自殺,張勝、常惠一起把他勸住。

虞常供出張勝,且鞮侯單于大怒,召集匈奴貴族商議,要殺死漢朝使者,左伊秩訾(音子)建議讓他們投降。

且鞮侯單于派衛律召蘇武審問,蘇武對常惠等人說:「自己的節操和國家使命受到屈辱,即使不死,還有甚麼臉面回到漢朝?」,拔出佩刀自殺。

衛律抱住蘇武,派人騎馬跑去找醫生,醫生在地上鑿一個坑,放進熅火,使蘇武伏卧在火坑上,用手叩擊他的背,使淤血從傷口中流出。

蘇武昏死過去,很久才蘇醒,常惠等人哭着把他抬回營帳,且鞮侯單于拘捕張勝,派人早晚探問蘇武病情。

蘇武傷勢漸好轉,衛律用劍殺死虞常,舉劍要殺張勝,張勝請求投降,衛律用劍比劃要刺蘇武,蘇武毫不動搖。

衛律知道最終不能脅逼蘇武投降,將情況匯報給且鞮侯單于,且鞮侯單于將蘇武流放至北海。

李廣利因妹妹受到漢武帝寵幸,雖然屢戰屢敗,仍被封為漢貳師將軍。

漢武帝天漢二年(前99年),李廣利率七萬漢軍出五原征匈奴,手下將領包括飛將軍李廣長孫李陵。

李陵未受重用,隨從李廣利押運輜重,五千步兵碰到且鞮侯單于主力八萬人,殺傷對方萬多人,弓箭都射光,且戰且走,奮戰八天仍得不到主力部隊支援,李陵力竭受傷被俘投降。

李陵妻子柳倩娘是司馬遷表妹,還為司馬遷做媒,司馬遷為李陵辯護。

司馬遷撰寫《史記》時,漢武帝翻閱《孝景本紀第十一》、《今上本紀第十二》,認為司馬遷的敍述有意貶損自己,命人削去書簡上的字,把書簡扔掉,漢武帝對司馬遷甚為不滿。

司馬遷為李陵求情,漢武帝將他下獄等候處死。

漢武帝派將軍公孫敖打聽李陵下落,公孫敖不敢深入匈奴境內,打聽到李將軍在為匈奴練兵的消息後,立刻班師回朝,向漢武帝匯報。

漢武帝誅殺李陵家人後,才知道「李將軍」,是投降匈奴的前漢朝都尉李緒,漢武帝將司馬遷的死刑改為宮刑。

李陵被漢武帝繼絕退路,且鞮侯單于將女兒嫁給李陵,封李陵為右校王。

前96年,且鞮侯單于卒於任,兒子狐鹿姑單于繼任。

西漢征和三年(前90年),匈奴派右大都尉與衛律領五千騎,與漢軍邀約在夫羊句山峽進行先鋒戰。
李廣利從西域屬國徵發來的二千胡騎,擊敗匈奴軍隊,乘勝追擊,勢如破竹。

漢朝因巫蠱之亂收押李廣利全家,李廣利害怕受牽連,調遣大軍深入,欲要得更多戰功抵罪。
匈奴趁機引孤軍深入,以逸待勞施襲,李廣利兵敗投降。

李廣利是漢朝大將兼外戚貴臣,狐鹿姑單于把女兒嫁給李廣利,尊寵在衛律之上。

一年後,狐鹿姑單于母親閼氏生病,衛律指使巫醫說:「匈奴之前出兵前祭祀常常立誓說,若抓到貳師將軍李廣利,便要拿他做祭品,如今為何不遵守誓言?」

狐鹿姑單于下令殺李廣利,李廣利死前說:「我死,漢必滅匈奴。」
之後匈奴風雪大作,出現大飢荒,狐鹿姑單于為貳師將軍李廣利立廟祭祀。

衛律與投降匈奴的李陵受到重用,李陵負責地方事務,有大事時才回到王庭參與討論,衛律一直在單于身邊工作。

前87年,漢昭帝繼位,大將軍霍光、左將軍上官桀輔政,兩人向來與李陵友好,派李陵老朋友隴西任立政等三人,一同到匈奴招回李陵。

任立政等到達匈奴,狐鹿姑單于擺酒賜漢使者,李陵、衛律都在座,用牛肉和酒慰勞漢使者,換杯而飲。

兩人都着胡服,扎一撮髮髻,任立政問李陵:「你有意回去嗎?」
李陵說:「大丈夫不能第二次受辱。」

始元二年(前85年),狐鹿姑單于請求與漢朝和親時,患上重病,彌留時留下遺言,兒子年少,由弟弟右谷蠡(音禮)王繼位。

顓渠閼氏與衛律等人,隱瞞死訊,擁立狐鹿姑單于之子左谷蠡王,是為壺衍鞮單于。

且鞮侯單于兒子右谷蠡王,企圖挾持盧屠王叛離匈奴歸漢。
盧屠王告發後事敗,兩王拒不承認,歸罪盧屠王,回到自己領土,不肯參與龍城會盟。

衛律勸說壺衍鞮單于效法漢朝建設城池,囤積糧食,派軍隊守城。
後因有人提出匈奴人不善於守城,建城屯糧等於白白把糧食送給漢人,建設城池建議作罷。

匈奴改為釋放在押漢朝使者,與漢朝修好,漢朝使者蘇武等人獲得釋放。

漢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春天,蘇武回到漢朝,朝廷賞二百萬錢,典屬國官位(外交部司長級)。

李陵寫信給蘇武,認為他受苦十九年,卻得不到尺土之封(未封侯),漢朝皇帝對待堅持守節使者,未免太薄!

衛律多次向匈奴主張和親,匈奴人不採納。
前78年衛律死後,匈奴軍事失利國家疲睏,和親主張才被採納,匈奴與漢朝得以和平共處。

漢昭帝元平(前74年),漢宣帝即位,賜爵蘇武關內侯,食邑三百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