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sir去咗邊 松仔園(香港大埔)

1902年,大埔公路落成,是新界地區第一條落成的公路,全長近二十二公里(二十二咪)。

大埔公路十四咪半,三條大水坑在此匯集,正中為蛤蟆下井,左為金錢洞,右為石寮洞,三條大水坑匯集成一條叫大口坑河流。

大埔公路橫過大口坑河,兩端以橋連接,名叫大口坑橋、大水橋、大埔滘橋,橋頭豎立十四咪半里程碑。

大口坑橋長約五十呎,窄而彎曲,可容兩輛小型車擦身而過,時速只限五咪,向來是大埔公路交通黑點。

大口坑橋對下約三十呎一個水潭,名為蜜月潭又叫清水潭,由於經常有人在水潭嬉水溺斃,又叫猛鬼潭。

開鑿大埔公路時破壞山體,沿路經常發生山泥傾瀉,1926年,當局在縱橫十餘哩的山頭,種植馬尾松,被稱為松仔園山。

松仔園山海拔一千三百呎,右邊為大菴山,大埔公路十四咪半是松仔園山入口,被稱為松仔園。
大口坑橋其後改稱松仔園橋,橋畔若林苑為勞工處專家范德林醫官新界住宅。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軍指揮官酒井隆中將,接到向香港發動進攻的特急電報,代號是「花開,花開」。

十二架日軍轟炸機及三十六架戰鬥機,空襲啟德機場,陸軍由羅湖分多路進攻新界。

以土井定七大佐為首的日軍228聯隊,12月9日下午抵達醉酒灣防線城門棱堡PB401。

不少人由沙田沿大埔公路逃往內地,由於糧食不足,在大埔公路十咪至十五咪這段路,不少人餓死路邊。
老人家為將口糧留給子女,在公路兩邊樹林吊頸自殺,大埔道近松仔園,屍橫遍野。

日軍在十四咪半一幢大樓設總指揮部,日佔期間,不少人在大樓內受盡折磨死亡,該幢大樓被村民叫做猛鬼樓。

日軍為附近建築物供水,在松仔園山海拔一千呎修築水塘。
1945年8月15日,日軍戰敗撤出香港,水塘的水壩工程仍未完成,可能會決堤,影響對下大埔滘安全,水務局派工人在松仔園山修築水壩。

1945年8月28日,農曆七月二十一日,數十名工人在大口坑橋對上建小橋運送建築物料,上游水壩突然決堤山洪暴發,工人被沖到大埔站(大埔滘火車站)五號橋。

在五號橋附近一個湖工作的工人,為免被洪水沖出大海,攀上路軌,剛有火車駛至,收掣不及,撞向工人,這宗慘劇,導致二十八人死亡。

慘劇發生後,水壩工程加緊進行,據傳二十八名死者入夜後仍回到河道建橋。
這座濶約兩米的無名小橋,被稱為猛鬼橋,水壩工程完成後,無名小橋拆除。
松仔園橋被稱為猛鬼橋,大埔火車站五號橋附近一個湖,稱為猛鬼湖。

松仔園山水塘滿溢時,水沿山谷向下流,經過多個大大小小水潭,全長近十哩,穿過大埔火車站五號橋流入吐露港。

1955年6月10日,《大公報》報導:「港督葛量洪巡視新界,參觀已有三十年歷史的大埔滘植林場,農場入口在松仔園猛鬼橋旁邊,橋下怪石嶙峋,山水從橋下奔騰而出,宛如小型瀑布,匯成兩三個小水潭,潭水清澈,有好幾個西人在水潭中游泳。」
港督的名人效應,松仔園成為旅遊熱點。

1955年8月,灣仔堅尼地道聖雅各堂所屬小童群益會,導師張榮毅、張振聲、女導師李惠顏,助理導師林行根、群益會女主任李希文,義務導師葉成璋共七人,帶領男童三十二人,女童二十一人,參加聖基道為期一周的夏令營,在松仔園前的大埔孤兒院扎營。

8月28日(星期日),農曆七月十一日,三個團體到松仔園旅遊,包括:九廣鐵路員工俱樂部、華仁書院童軍小隊、紅磡鐵路工人子弟學校。

中午十二時左右,一團巨大黑雲,籠罩大菴山及松仔園山,山頭上下大雨歷一小時。

黑雲帶着雨,下午一時移至猛鬼橋(松仔園橋),約十五分鐘後,雨勢轉大,洪水從上游洶湧而下,沖走在松仔園橋下避雨的人,在猛鬼湖嬉水的人見洪水來襲,紛紛攀上火車橋,被剛駛至的火車輾過撞落海,這宗慘劇導致二十八人死亡。

死因庭最終裁定遇難者均死於意外,與人無尤,建議在猛鬼橋(松仔園橋)旁立一告示,提醒留意山洪暴發。

兩宗與猛鬼橋相關慘劇,相隔十年,都在8月28日發生,死亡人數都是二十八人,有人說是十年前的二十八名死者找替身,唯恐十年後會歷史重演。

大埔鄉紳力稱猛鬼橋(無名小橋)早已不存在,今次慘劇都是以訛傳訛。
大埔墟鄉紳馬世安,發起將松仔園橋由猛鬼橋改稱怒水橋,由政府樹立碑記。

1955年11月,大埔七約鄉公所在松仔園,豎立《怒水橋洪流肇禍記》石碑以誌此次慘劇。
立碑後,松仔園經常發生致命交通事故,當中有車輛離奇墮崖,跌在猛鬼潭內。
靈異傳聞不脛而走,大埔道十咪至十五咪,松仔園怒水橋一帶,被統稱為猛鬼橋。

為消除松仔園車禍黑點及徹底消除猛鬼橋,政府於1956年拆除怒水橋,拉直大埔公路。

1957年,一家植林公司,向政府購買松仔園一萬呎地段,在松仔園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入口附近,興建大埔滘花園。

1959年1月6日下午二時,四名村婦說在大埔松仔園檢柴時發現老虎,老虎身上黃黑斑紋相間,身長六呎,剛吃飽在山坡上睡午覺。

《怒水橋洪流肇禍記》碑,因築路工程被遷離原地,1959年7月移到剛落成的大埔滘花園草坪上。

松仔園附近,其後新建鋼筋混凝土汽車大橋,取代原有一段大埔公路。

怒水橋下的猛鬼潭被填平,原有河道由鋼筋混凝土隧道取代,工程在1960年10月完成後,嚴重交通意外仍有發生。

1977年,政府將松仔園劃定大埔滘自然護理區,佔地面積達四百六十公頃。

松仔園下游發現屍體的猛鬼湖,2002年建成滌濤山私人住宅群落。

2010年1月,屋宇署收到市民投訴,松仔園第三十三約不同地段,正在進行違例建築工程。

2011年5月25日,屋宇署及地政總署,就大埔松仔園違例構築物發表聯合聲明,考慮根據《建築物條例》向業主提出檢控,以及安排政府承建商拆除有關僭建物,根據《建築物條例》規定,向業主收回工程費用和監督費。

大埔滘自然護理區,位於大帽山郊野公園及城門郊野公園以東,範圍東至鹿山(近鹿茵山莊及中文大學),南至草山、西至鉛礦凹,北至荔枝山(大埔滘測量站位置)及大埔公路一帶。

大埔滘自然教育徑由《怒水橋洪流肇禍記》碑起步,車道末尾處「郊野公園護理員站崗」旁有指示牌,標明是「大埔滘林徑起點」,有四條不同顏色路徑可供選擇:
「紅路」長三公里、「藍路」長四公里、「啡路」長七公里、「黃路」長十公里,另有自然教育徑,行程最短,長一公里。

每年六至八月夏季,螢火蟲活躍季節,黃昏後到松仔園溪邊,會看見螢火蟲飛舞。

猛鬼橋傳出不少都市傳說,其中一個與娛樂圈有關。
女演員程麗,是香港二三線多產女演員,1955年至1966年共拍了一百一十四部電影,1960年一年內拍了十七套電影。

1957年,猛鬼橋慘劇發生後兩年,程麗與新馬仔、吳君麗、譚蘭卿等,拍了一齣以清代為背景的電影《猛鬼橋》。

電影於1957年3月14日在香港上映,內容將《大鬧廣昌隆》、《胡不歸哭墳》,構成一個故事,被行家稱為雞尾電影。

《猛鬼橋》電影上映後,程麗與一眾演員到大埔松仔園郊遊,當地村民知道有明星到訪,出來在遠處觀看,兩名穿校服學生,大膽地要求與程麗合照,程麗叫隨行的攝影師為他們拍照。

攝影師把照片交給程麗時,程麗對着照片說,希望你們快高長大勤力讀書,為社會作出貢獻,之後把照片收在相簿內。

1964年,程麗接拍改編自《明燈日報》連載小說,在電影《女俠脫脫兒》,飾演素心女尼,電影分上下集,兩集原本都有程麗的角色,程麗拍完上集後就沒有接拍下集。

據傳程麗飾演素心女尼,穿着戲服整理相簿照片時,發現數年前在松仔園與兩名學生合攝的照片,相中的兩名學生已「快高長大」。

程麗發現該兩名學生在1955年猛鬼橋慘劇中遇難,1966年,程麗看破紅塵,離開娛樂圈,自我修行。

————————————————————————

附錄

《怒水橋洪流肇禍記》石碑,碑文為(原碑文無標點符號):
松仔園一地,山水清幽,郊遊者多趨之,一九五五年八月念八日,盛暑逼人,士女雲集,遊興方濃,洪流突至,趨避不及,葬身狅流者男女長幼二十八人,勝地多險,其或然歟?都人士恐慘劇重演,特勒碑誌之,使後之來遊者觸且警心而知所慎戒焉。
遇難者姓名列下:吳灼明、張丁加、邱華佳、梁國權、魏淑蓮、謝焯華、張富星、徐煥興、歐德成、潘宏志、張志勇、馬仁志、莫作彬、林行根、梁寶珠、吳學強、周振興、李寶根、鄭棣華、金碧、麥煥勝、梁牛、王效全、李靜儀、梁錦全、黃麗卿、譚立民、梁海。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吉旦立
大埔七約鄉公所全體委員同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